第九十一章 谋士,半是蜜糖半是痛/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噗——

自、荐、床、枕?!

谁——?

她——?

陈白起猝地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喉咙管,掩嘴撇过脸,不住地咳嗽定惊。

“怎么了?可是着凉了?”沧月公子一惊,立即摸向她掩嘴的手,拉过来感受其冰凉温度后,他立即解下身上的披风,十分自然地罩在她的肩上,并替她抚平褶皱。

要说陈白起几近比沧月公子矮一个头多点儿,而这披风是按沧月公子的身量设计的,自然落于她肩,明显长了好大一截,那腥红长摆尾端摇曳一地,深沉而华丽的布缎,不仅仅是在月光下折射出一层淡淡涟漪光辉,穿在身上亦是舒适而飘逸。

如此一来,陈白起玉身而立,风起,竟似长裙加身翩綎,身段婀娜纤软。

此时此刻的她,面庞轮廓清丽而温娴,便偏向了女性柔美之态。

只是败笔在她头发扎得像少年,沧月公子眼神略感不满地移向她发顶,不由自主地伸手将她头上发带一扯,顿时,她发如瀑散,直直垂坠而下,她发质很好,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

她微讶地仰着头,看着他——于沧月公子而言,此时此刻她这副表情有一种令人悸动的美丽,亦是一种如此惊心动魄的魅惑。

他一双细长的双眸一黯,显得深不见底,玉铸指尖轻轻划过的缕缕柔顺丝凉的触感,竟忍不住一掌将其攥入手心,细致地研摩轻挲……

陈白起表情更为怪异,她轻唤一声:“公子……”

沧月公子将她的声音入耳,便徒然回神,略怔地看着她那一双睇向他的水亮杏眸,那里面是埋葬一切英雄冢的所在,一下她竟觉四处的莹莹火光乍然太亮,他躲开了她的目光,耳尖透了一点红。

“公子……”陈白起视线移向他攥着她头发不放的那只手,慢吞吞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她在心中叹喟一声。

“陈三,你可是受冷了?”他避开她的眼睛,亦枉顾她的问话,却是一副自说自话,还不等陈白起否认,他却双臂一张,先一步将她娇小而温凉的身躯抱住。

只是松松地拢住罢了,似总忌讳着不敢踏出最后一步。

“这样便会暖些了。”

嗳?!

陈白起撞入他怀中,表情一僵。

取暖?……好吧,就当是取暖,可取暖并非一定要用这种最原始的体温互换的方法吧?再说,她也并没有冷得这么急。

“你可有话……与我说?”耳边,俯下的雄性气息吹拂着她脆弱而敏感的耳廓。

陈白起动了动耳朵,她盯注于空气一处,反问:“说什么?”

等等,他不会是知道了,她正进行着“自荐床枕”的任务了吧?

“随意即可。”他声音于夜色的静谧之中,居然柔软得透出几分宠溺。

陈白起感觉到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他们如今这种情况好似有点危险,而一向腼腆生疏的公子沧月……也好像变得具有侵略性了。

“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躺一下?”她沉吟了一下,方提议道。

系统:自荐床枕任务完成1/3。

“邀请”自然是“自荐”的第一步。

沧月公子闻言神色一怔,狭长的凤眸湛亮,他放开了她,肤雪生粲而微微泛红。

“躺……你可确定?”

陈白起心中自有打算,她微微一笑,敛下一切神色,轻轻颔首。

在这秋祭后方有一大片草药桑林地,夜色之中,常栖萤火虫于丛中自由游动。

今夜天空很亮,点缀着许多谜样星星,在朦朦胧胧的田野上,四处飞着流萤的银光,无数只萤火虫一闪一闪地飞往田头地角,宛如一串串、一排排彩灯,织成无数条纵横交错的彩带。

他们信步来到田野坡边,虽是夜晚,但四周景物却并不黑暗,那柔和而瑰丽的淡光将目所能及的范围全都披上一层迷人的色彩。

田坡之下,一大片紫云英正摇曳芬芒,紫云英开得十分茂盛迷人,亭亭玉立在那花海中,风中,似在那连绵不断的花海中翩翩起舞,优美的弧度,花朵颜色自花蕊开始,由浅及深,如同浸水的丝绸,又薄又轻软,微风吹过,散发出阵阵清香,沁人心脾。

这个地方离秋社并不远,是山戎族专门精挑细选出来,为族人们提供社祭野合滚床单的最佳地点,因此其风景靓丽自不必多说。

陈白起无意中带着沧月公子便来到了此处,一时两人立于坡上,皆静静地颀赏着眼前这一幕美景,陷入个自的心绪中。

……这样一直僵持着,好似也无济于事吧。

陈白起投降了,她见脚下有一处草茂柔软的坡地,便清了清音,迟疑道:“那在此处……躺一下?”

沧月公子瞥了她一眼,又飞快避开,从喉中溢出一声:“嗯。”

从陈白起别有用心的角度来听,这一声答得十分地……乖巧。

陈白起眼神狠狠闪烁一下,心中直呼……造孽啊。

沧月公子将马匹栓好自行吃草后,两人便平平整整地枕在草坡上。

没反应?

陈白起暗自挪了挪位置,朝一臂之远的沧月公子挪了一个拳头的位置。

还是没反应?

陈白起狠下心来,再次挪位,这次直接便压到了他的袖袍位置。

系统:“自荐床枕”任务已完成2/3。

这招果然行啊!

陈白起暗吁一口气。

自陈白起的小动作起,沧月公子便一直僵硬着身躯,不退避亦无法迎合,直到她停下来,没有了其它举动。

接下来,便是共躺着以天为枕以地为席的“天然床枕”,沧月公子等待了许久,亦不见陈白起再有其它动作,他握了握拳,觉得时机、气氛正好之际,欲反伸出罪恶之手臂之际……当事人之一,陈白起却已不知何时早阖目睡去了。

那绵长的呼吸,十分沉稳。

公子沧月一愣,许久……方抚额轻笑道:“原来是这样躺啊……”

他笑了一会儿,便笑不出了,他冷魅似紫鸢花般双眸泛着幽幽的光,总觉得此时此刻睡熟过去的陈白起,既可恨又可爱,他心中自是愤愤不懑,却又体谅今日她的辛劳,便偷偷将她的小脑袋搁放在他的臂弯中。

以一种不允许她动弹的姿态禁锢着她,搂紧着她,然后,他与她一同望向天空。

只是不同的是,她是闭着眼,而他是睁着眼。

天空很静,亦很明净空澄,广袤的天空几乎不染一丝杂色。

渐渐地,他的心,也仿佛被洗涤过般的天空一般,平静如初。

他低下头来,看着熟睡的陈白起,目光就像最轻柔的羽毛一样,轻轻地扫过她放松微张的双唇,秀挺小巧的鼻子,阖上的眼睫……他的眼神很静,但目光却很专注,乍眼看去的瞬间,他以沉静优雅姿态,仿佛以一种天荒地老的姿势,暗示他所不能言明的一切情绪。

远处的风吹过花香绕过树梢,花好星明,万籁寂静,仿佛将这世间的一切熙攘喧嚣都屏蔽在他们之外,一切似乎都变的不再重要,不再吵闹,天地之间只剩他们二人相拥相眠而已……

——

而此刻,被认为已经熟睡的陈白起,实则是被强制拖进了系统,正在接受……任务失败的惩罚。

系统冰冷而无一丝感情起伏的声音说道:“你的主线任务失败了。”

陈白起似早知道有此一遭,轻“嗯”了一声。

系统:鉴于这是你第一次主线任务失败,你可以选择相应失败的初级惩罚项目,如雷击/鞭笞/虫噬……

陈白起听了,额上有了汗,这听着全都是一些非人的惩罚。

“无论你选择哪一种,这次的惩罚将会直接影响削弱你的精神力,导致一段时间内的衰弱,具体情况你以后会亲自体验到的,与此同时,你的体力值与武力值都减损30%的效力,至直你受的惩罚伤势复原为止。”

陈白起面色肃穆冷沉。

这次任务失败的惩罚,着实不轻啊。

“你可以选择了。”智能系统道。

“不可以将功补过吗?”陈白起忍不住问道。

系统沉默一会儿,便冷然道:“没有别的选择。”

陈白起倏地攥紧拳头,张了张嘴,艰难道:“我选择……鞭笞。”

此话一落,陈白起被暗处射出的绳索缠住了四肢,整个人呈大字型被吊了起来,在她四周,是一片虚芜的黑暗,而黑暗之中,似有无数双眼睛正盯着她,接着,便是不知从何处甩过来的鞭子,就像蟾蜍突然弹出的舌头,朝她的身上狠狠地抽笞过来。

啪……

啪啪……

啪啪啪……

陈白起手脚抽搐着,面色煞白,她只能死死地咬着嘴唇,汗如水流,却不肯闭上眼睛。

鞭子抽打的速度并不快,倒像是钝刀在她身上一点一点地慢割,十分折磨人,而每一鞭又是实打实的痛,这种痛,是真的深入骨髓的那种痛,那种直接鞭打灵魂的痛,它鞭打着她的身体每一处,就像要将她整个人鞭裂撕碎一样,令人无处可躲。

而系统的时间流动与外面的时间流动是不对等的,她也不知道她要受多久这样的刑法,她只是硬撑着神智不昏迷,这是系统在惩罚她时所说的,她若能够撑得越久,精神力便损伤得越少,但在她感受,受刑时的时间就像被无限拉长了,没有时间限制,终于,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后,她终于撑不住,昏厥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