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谋士,大战前夕(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意识转醒时,陈白起首先听到系统机械性的声音传来。

系统:恭喜,“触发性任务”已完成。

“陈三……陈三……白起,陈白起,醒醒!”

陈白起惺松而疲惫地睁开了一丝缝隙,在一片朦胧刺眼之中,她见到她未来的主公正一脸严峻紧张地抱着她,口中声声地叫唤着她。

她发现她躺在他怀中,问道:“我……怎么了?”

声音一出,她这才发现,她的嗓子是如此嘶哑难听,就好像缺水干涸的河流,只剩粗砺的沙子。

沧月公子将她扶正坐好,半膝蹲于她跟前:“你方才一直在梦中呻吟喊痛,却一直醒不过来。”

陈白起揉了揉眉心,喃喃道:“原来……”她终究还是喊了“痛”啊,她还以为她能一直嘴硬强撑到最后呢。

“究竟怎怎么了?”沧月公子盯着她。

陈白起放下手,朝他笑了一下:“应该是做噩梦了吧,无碍。”

沧月公子道:“但你脸色并不好。”

陈白起也知道自己的脸色肯定不好,现在她头很很重,亦很昏,想呕吐反胃,动作间,有一种天眩地转的感觉,她能够感觉到,她此刻很虚弱,哪怕她外表看起来无伤无痛,无病无灾。

想来,这便是系统所说的,精神力受伤减损了,而生命力亦被削减了。

她白着一张脸,浅浅一笑:“估计是夜里着凉了,不过我身体好,大概过一会儿便会没事了。”

沧月公子倒是信服了她的借口,他将她搀扶起来,两人见天色已大亮,便考虑着接下来的行程。

陈白起先道:“我们最好赶紧去将赤木合给带回来。”

“嗯。”沧月公子应道。

陈白起抿唇:“还有一事……”

沧月公子看向她:“何事?”

陈白起道:“我于秋祭中曾走失一同伴,兵荒马乱中,亦不知他是否是逃是被抓,你可否帮我在被羁押的蛮夷中找一找?”

沧月公子问:“他是谁?”

陈白起考虑了一下,觉得这事不能瞒他,便诚实道:“是姒四,越国公子。”

沧月公子表情一怔,看着她一言不发,分明是在等她的后续。

陈白起道:“在这里,我且有一件要紧事情要告知你。”

接下来,陈白起便将从姒四那里得知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沧月公子,他听得认真,并深思了一会儿。

“他听到吾之死定会放松戒备,喜极设宴大庆,此事我早已知道,却不料……他竟荒唐如斯……”沧月公子语气十足恨铁不成钢。

看得出来,他对楚陵王,仍旧有几分兄弟情谊。

“公子,这天下乃有能力者皆窥探之,不是你,便是别人,而这江山,亦非让之便可稳固,这兄弟情,亦非退让便可修复。”她语重心长道。

沧月公子转过头,似笑非笑道:“你这忠臣还没当上,这忠臣的谱,倒是先摆上了。”

陈白起一听,便哑声了。

沧月公子继而一笑,眉目倒是将先前笼罩的阴翳散了个干干净净,那落于阳光下的面庞,如泼墨画染晕开来一般柔和氤氲,他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肌肤白皙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

“这话,倒也没有错处,且听你的。”

他不经她同意,便擅自牵过她的手,朝栓马的位置走去。

此时,他的表情带着几分亲昵的纵容与宠溺,令陈白起略感……有什么事情,好像脱离了原先的轨道。

她犹豫着挣开了他的手,沧月公子一愣,转过头,却见她身子却摇摇晃晃,好像下一秒便要倒下一样,他伸臂,立即一把搂住了她的腰肢。

“你怎么了?”

“头……有点晕。”她方才甩得太大力,惊扰了这一具“残躯”,如今被他扶着站了一会儿,便又感觉好了一些。

但一向斯文而冷静的人,也禁不住骂了一句——妈蛋!这系统是准备坑死她的节奏吗?!

明明她好不容易刚修炼成一名女汉子,却一瞬间便被它给打成一个病秧子了。

这任务失败的惩罚,她真不想再领教一次了!

像这种虚弱无力的状态,她思考不能行动不行,简直就像一个林妹妹一样窝囊,也不知道还要维持多久才算完事。

沧月公子见她实在难受得紧,一张苍白小脸跟风吹干腌了一样失去了光彩,他心中一紧,便不容分说将她抱上了马:“先回营帐让医师查看一下。”

陈白起上马后,不堪一路颠簸抖动,很快又昏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时,脑子仍旧有些昏昏沉沉,却不再反胃想呕吐了,只是她有些不明自己身在何处。

她记得……她好像与沧月公子在一起。

她此刻躺着一张铺着虎皮的软榻上,她撑起上半身,张眼四处搜巡了一下,这应该是一个临时搭建的营帐,前方有一方屏风,她听到从屏风另一边传来谈话的声音。

“主公,眼下三府与北境蛮夷大军对上,却是节节败退,情况堪忧。”有人在营帐内说话,听声音分晰,应该是一名男性中年人。

“眼下三府情况如何?”这把声音是沧月公子的。

“与蛮夷开战后,三府便领”冀、广“二部精锐与狄荣王率领的”豹、狼、虎、熊“四部军队在红河以南摆开战场,本三府情势大好,却不料狄荣王竟暗中派了人烧了三府设置前线的兵库与粮仓,而蛮夷狄荣王则率领一支强悍骑兵杀入疢蝼红河城,准备直攻甇长,如此一来,三府便左右为难,难以制衡目前情势。”

“狄荣王亲自领兵?”沧月公子的声音微讶。

狄荣王此人骁勇善战,在诸国人眼中,他简直比阎罗更恐怖。

“前线发来的消息,千真万确,狄荣王所带领的精悍骑兵,以一敌十,无论其攻击力或者骑术皆令人闻风丧胆,再加上疢蝼本就有许多蛮夷刁民,他们若里应外合,这便又是一股助力。”那中年人长声叹吁。

“三府不能倒,立即派兵前往救援。”沧月公子声音略沉。

“主公,可眼下吾等不过八千军,其实部队还需七日方能够到达,若全军出没,或许救不下三府,连吾等接下来的计划都会受到耽搁。”中年人有些迟疑,显然他在权衡究竟哪一种方法更妥当。

“那便先派一支突击部队,将三府的人先救出来。”沧月公子决定道。

他要收了三府的兵权与这些年来屯下的巨额财富,自然不能让三府的人被狄荣王杀光,捡下这个现成的便宜。

可眼下想从人多势众来势汹汹的狄荣王手中救援,却又着实很困难。

“狄荣王眼下摒弃旧怨,与林胡、楼烦等族私下结盟,明显意在拿下三府这个大饼,自然最大的观注力度是放在三府府邸中,想救人,着实不易。”

“再难,亦要行,否则此趟前往疢蝼,岂非无为而返?”沧月公子的声音明显带着一股怒意。

的确,他付出了这样大的代价,才能瞒过楚陵王前往疢蝼,如此轻易放弃,那么他先前的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

他所谋之大业,岂不是又平白横生干戈?

他虽拥重自重,但到底还是比不上楚陵王名正言顺拥有楚国的大军在手,若有了疢蝼的财力与兵力相助,这样一来,他才可安心与楚陵王决一死战。

听到这里,陈白起再也按耐不住,她翻身起来,先整理了一下衣着与头发,便绕出了屏风。

她向着沧月公子方向行一礼,请命道:“小可陈白起,愿为主效劳。”

“你醒了?”沧月公子一愣,但接着又立即沉下脸:“你身体不适,且不必出来。”

“公子不是需要一支突击部队,替您救下三府之人吗?正好,小可有一支部队,小可愿意请命。”陈白起正色道。

“胡闹!”沧月公子直接拍案而起。

这次突击三府救人之事,何其惊险,何容她一姑子前往!

“你如今连站都站不稳,何来如此大的口气出来请命?”

陈白起抬头:“公子,白起不是养在闺阁中的贵人娇花,您不需要太过担心,我自愿请命,定不会是专程去送死的。”

这时,之前与沧月公子对话之中年人,他看向陈白起,又转向沧月公子:“这是……”

“平陵陈家堡陈氏之女,陈白起。”沧月公子面无表情地盯着陈白起,板着脸回他。

明显,这是一个听过陈白起在平陵事迹之人,他笑着向陈白起点了点头,目带十分隐匿的研究:“原来是陈女郎啊,孙先生回到矩阳时,曾一度与老夫说起女郎你,那当是是赞不绝口,他可很少如此夸赞一人,只是今日一见,陈女郎果然有几分英雌不输豪雄之气啊。”

他的赞美倒也算真诚,陈白起转过头,目光在他脸上不着痕迹地扫视一下,看着他的眼睛,笑着自谦行礼道:“不过是凭着一具能动之躯为公子大业添一块砖石与瓦砾,此等区区小功劳,实着不值得孙先生如此夸口。”

“哈哈哈哈……还真如孙兄所言,是个会说能道的。”那人抚着美须,一双凤丹眼笑眯了起来,俨然有几分狐狸狡猾的意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