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谋士,拯救三府任务(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芙因陈娇娘而死,她知道姬媪这个人,是最重承诺与最看重德操之人,她故意在临死前说这样一番话,便是打算将陈娇娘送到他的面前,一点一点地磨掉他的耐性与仁慈,然后变得更加憎恶、厌弃她。

这种近不了,离不去,爱不得,恨不下,这样像泥沼一样的纠葛情感会一直地折磨着陈娇娘,羞辱着她,副迫着她,最终令她成魔发疯……

陈芙最终心中满怀恶意,笑着死了。

而最终陈娇娘亦如她所预料那般,变成了一个因爱而痴狂的魔……

陈娇娘最终揣怀着一颗因爱成恨的,怨着死了。

而她们姐妹这一生的纠葛,也终于尘归尘,土归土。

最后两句陈白起没跟姒姜说,只是在心中叹息。

讲述完陈娇娘与陈芙之间的恩怨情仇后,陈白起便对姒姜道:“如今想来,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我家小户尚且如此,更何况你王室贵族之人。”

姒姜愣愣地盯着她看了许久。

“倒没想到……原先,你竟也会是那这样……因爱而痴狂之人,所以,你对姐夫……”

陈白起无语地以眼神压制住他接下来要问的话,心中着实无奈,他听了这么长一段故事,便只感慨这件事情吗?

“过往旧事恩怨已随着人离去,淡忘了,方幡然醒悟当初的爱不过是少年嫉恨产生的执着罢了,恨既已忘了,爱自然亦消逝了,如今,他只是我的姐夫,我尊敬他。”陈白起尽量将过去陈娇娘造下的业障给圆上一个合理的理由。

姒姜见陈白起那冷静的模样,又回想起以往他们相处时的场景,倒也相信她如今对姐夫只剩兄妹之情或亲人之情,只是……他摇头,低声地喃喃道了一句:“你倒是干脆地忘了,可这被撩动了的人家,却陷入了你之前的沼泽难以脱身,这姐夫……嗳,倒还真是可怜……”

陈白起没听他小声嘀咕,她道:“我的事讲完了,如今我想听听,你与姒四又有何结是解不开的?”

姒姜见陈白起大方地将自己过往的黑历史讲出来安慰他,心中多少有些触动,他也不藏着掖着,沉吟了片刻,方道:“其实说来我与他,跟你过往发生的情况差不多,一切都只是阴差阳错造成的误会。”

“越势微常弱,前有强楚后有危赵,常年左右夹缝中求生存,父王实在苦于保存姜氏一脉能够得到庇佑,便曾找了我去前展商议入楚为质之事,父王问我,是否愿意去楚为质,虽说在楚为质会失去自由跟尊严,但至少能够活下来,然而当时我年少幼稚,只觉这种屈辱之事无法屈就,自然是不肯的,我一口拒绝。”

说到这里,姒姜那张化装成普通中年男子的面容露出一丝惆怅与幽暗。

“而这时,姒四却来了,我很愕然,父王与他说了同样一番话,他似乎很为难,频频地打量我,我当时不明所以,最终,他却是答应了,而父王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他苦笑一声:“而后来我才明白,父王是在我与他之间选择一人入楚为质,他以为父王本是让我去楚为质,在我拒绝后父王又找来他,便是默认了容许我留下而送他走,他这人有话常常喜欢憋在心里,他认为就算拒绝父王亦还是一样会被送走,与其被人押着离开还不如保留下最后一丝尊严,或许当时他也有一点赌气与对我们的恨意,他才出口答应下来。”

“……”陈白起。

这还真是……

姒姜又道:“姒四他从小便心事多,或许因为她阿姆很早便过世的缘故,所以显得有些阴沉,他认为父王与其它姜氏兄长们都不太喜欢他,所以,他只会跟我玩,爱粘我,而我只有他这么一个弟弟,自然也与他亦多有亲近,在他被送去了楚国为质的头几年,我经常会传信给他,然而他却从来没有回过一封,我起先以为是被楚武王派人给截取了,便不再送信,后来,我长大了,手中培育出一批势力后,便一直暗中派人打探他的消息,但回信基本都是安好无恙,直到后来……越国处境越来越艰难,我便常常忙得忘了他……”

陈白起终于明白这姒四与姒姜的过往,说来,姒姜的确很幸运,姒四因为在楚为质受尽了折辱方苟活了下来,这本是越王的初衷,但姒姜……虽拒绝了越王一开始的提议,到最后,越国姜氏王室都被赵国灭亡,他仍旧侥幸逃脱灾厄,活了下来。

是以,姒四才会心理不平衡,存在落差。

“其实你后来不再关注他,倒亦算是为他好,他这样默默无闻地活着,总比受有心人惦记更能活得久些。”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事实上确也如此。

姒姜看了她一眼,勉强笑了一笑,心中的阴郁与悲痛神色倒也是开解了许多。

如今姒四生死未卜,但至少还有一丝希望,他的确不该如此悲观的。

“你此次匆匆而归,是否发生了紧要之事?”姒姜一将姒四的事情放开,脑子终于恢复了正常动作。

陈白起眉目清瀞,抿唇一笑:“嗯,吾等养兵千日,终于用在一时了!”

“究竟怎么回事?”姒姜诧异。

陈白起讲她向沧月公子请命前往三府拯救穆、辚、檫之重要人物一事,并讲述了一番眼下三府与蛮夷之间的战役。

姒姜听后,若有所思,道:“如今狄荣王之狼虎之军势如破竹,而三府前线营中驻兵想来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我等若派一批精锐潜入莫漜河,在救人之前亦必须先确定好逃离路线,否则等敌人来个前后夹击,便等同落入水深火热,再无退路。”

陈白起眸光清亮:“这一点你毋须担心,你且忘了,我是如何从三府的牢狱之中逃了出来的吗?”

“你是说……”姒姜怔了一下。

“嗯,当初怎么从三府离开的,如今便如法炮制怎样回去!”陈白起道。

姒姜笑了,朝她比了一个大拇指:“厉害,这一招,估计还真没有人会考虑得到。”

陈白起谦虚笑道:“哪里哪里。”

“对了,有一事我一直奇怪,我是如何从牢狱中逃出来的……”姒姜努力回忆当初荒乱逃离,却似一下被卷入一个黑洞之中,下一秒便失去了意识,醒来却早已出了三府牢狱。

“你无意中触碰到了牢狱中的机关,阴差阳错之间便被暗道送出了牢狱,我与姒四本亦想如此离开,却不料这机关一次只能送一人,当时情况紧张,无法之下,我与他只好另寻它法。”

姒姜愣了一下,便沉默了,似相信了她的话又似在默默寻找可疑之处,但他却没再拿这事儿寻问陈白起了。

系统:天下苍生唯沧月,关中良相唯白起,你受沧月公子郑重所托,被委派前往莫漜河拯救“三府”之任务,接受/拒绝?

陈白起当场查看起任务详细。

任务描述:你受沧月公子郑重所长,被委派前往莫漜河拯救“三府”。

任务目标:拯救下穆、辚、檫三府家主及其直系家属成员,注意:穆、辚、檫三府家主必须全员存活,否则任务将宣告失败,三府其直系亲属成员,每死一人便扣除任务5万经验值,人数死亡不可高于十人,否则任务将宣告失败。

任务奖励:经验值800000,功勋值500,蓝阶武器(极品)×1

陈白起看完,考虑了一下,便选择了:接受。

这一趟任务相对而言是困难程度的,她必须进行充足的准备方能行事。

她首先要准备好足够量的血瓶跟各种救急伤药,这是上战场时必不可少的东西,另外,她还得用上策士智囊团,一人计短,众人计长,拟定一顶最佳的作战方案才能够行动。

“另外,还有一事……巨他一直都没有回来。”姒姜一边窥探着她的神色,略忧心道。

陈白起知道巨他一直活着,只是所在的方位却一直在不断地改变,她并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所在的地图位置却已是蛮夷所侵占下的村落范围。

陈白起道:“他不会有事的,他救了那一群蛮夷,再怎么样,他们若能够顺利逃出牢狱,定亦不会对他不利的。”

而且巨是山戎人,他们也不会对他有太大的敌意。

姒姜皱眉:“巨是与他们在一起?”

“应该是。”

见陈白起神色淡漠,既看不出是否在担忧亦看不出是否在怀疑什么,他犹豫了一下,便道:“巨……应该是有事耽搁了,这才不能回来,他……”

“放心,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亦不会怀疑他的。”陈白起笑了,她的声音是如此肯定。

姒姜见她如此信任巨,便脱口而出:“若是我这样……你也会这样相信我吗?”

陈白起看向他,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她道:“自然。”

——

回到山中,陈白起将陈家军三团飞骁将、飞羽与策士都召集在一块儿。

这段时间他们在山中按照陈白起布置下来的任务目标一直进行着训练,一日都不敢松懈倦怠,所以他们每一个的面貌状态看起来都十分精神奕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