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谋士,拯救三府任务(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见每一个再次增益了体质与力量值,心中大感欣慰,这无疑对接下来的突击救援行动又增添了成功机率。

对此,她对他们都表示了嘉奖,每人赠送了一瓶“初级创伤药”。

【初级创伤药】

说明:初级创伤药,对于普通刀伤、剑伤与烫伤有一定止血清毒之疗效。

配方:山丹、田七、飞花草。

这种【初级创伤药】虽说药效不能够与血瓶立竿见影相比,但寻常的刀剑伤口止血速度非常有疗效,而且制作需要的药材十分简单易寻,比起血瓶的“昂贵”,它完全是廉价到可以普及到人人一瓶。

当然这是对陈白起这种有系统辅助的隐形土豪而言,但对于这个战国时代的医疗水平而言,这种能够快速止血并疗伤的药品,珍贵与稀罕程度可非比寻常,一支军队内能够人人配备一瓶,那简直就是奢侈得令人难以置信。

但当陈白起的兵,就担当得起这种奢侈。

这次的嘉奖,陈白起等同多给了她的陈家军一人多一条性命。

明白了这一点,自然,陈家军都是满意且高兴的。

接下来,便是交付正事了。

陈白起之前带兵来疢蝼,并没有跟他们讲原由,眼下,却是最佳时机。

首先她将这次从沧月公子处接下来的任务内容详情与他等说明,给予他们一定的思想准备后,她方继续进行讲道:“相信你们应当明了眼下国家情势,楚陵王残仁暴政,楚国各地陷入重赋苦不堪言,尔等乃大丈夫之辈,岂可退忍龟缩,不为这个满目疮痍的国家出一份力?”

“眼下,沧月将军(战国但凡尊贵有兵马势手在手之人皆可称之为将军,此乃尊称)想还吾等楚国一个晴朗乾坤大地,可奈敌势吾弱尚需各方助力方可成事,眼下吾陈家堡与矩阳沧月军共襄大事,尔等可愿与吾,与沧月将军,共举大事?”

这一番话,直说进众人心坎之中,他等本是穷苦人家出身,一生忙碌不过吃食穿衣,机遇巧合下得了贵人陈白起的看重,在她足下谋了一份丰足的差事,便已感到自豪与幸庆,如今贵人又与这沧月将军共谋大事,并让他等有次机会参与楚国变天之大事,这则消息简直令所有人又惊又喜。

陈家军集体单膝跪地,他们挺直背脊,头颅却低落呈臣服姿态,高声沉吼。

“吾等誓死捍卫女郎之命!”

“吾等誓死捍卫女郎之命!”

陈白起举起手,陈家军千人的声音瞬间湮灭,寂静无声。

“白起以你们为荣,此战,定荣胜而归!”陈白起清亮的嗓音,开阔敞放至每一个人的耳中,清晰可辨。

“荣胜而归!”

“荣胜而归!”

陈白起朝他们笑望过去,高举手中酒盏:“山中无好物,唯有一杯清酒相鼓舞,诸位举起手中酒,让吾等大战前,尽情畅饮欢愉一番,就此约定,等荣胜而归之日,归返陈家堡时,白起定与各位再好好欢庆一番,到时大酒大肉,不眠不休至天明!”

“善!”

“善!”

——

完成了“鼓舞战士”的支线任务之后,陈白起终于升到23级了,虽然目前精神力仍旧不曾恢复到巅峰状态,生命力与体质亦被削弱了许多,但总体而言,她哪怕看起来再柔弱无害,亦是一头披着人皮的麒麟猛兽。

接下来,便是召集策士团聚营帐中为接下来的任务商议计谋策略。

一番口枪舌战,最终统一了意见,陈白起与姒姜齐定计,火烧三府,再趁乱救下三府之人。

首先,他们将得派几名策士领导一批先期侦察和监视部队前往莫漜河探路,他们将进行伪装,待探听清楚消息后,后续部队方能够挺进潜入三府,避免因情势不察而暴露行踪痕迹。

按兵力来算,攻占三府的蛮夷人多势多,且个个能战擅射,光体型都完胜楚国大多数丈夫,堪比秦国最强之精锐部队,而陈白起的陈家军不过上千,强抗,等同以卵击石。

所以陈白起决定施张一招“瞒天过海”之计,只带少数人秘密潜入三府,并不大张旗鼓攻入。

于是兵力的分布便是一条关键。

最终她与策士团商定一番,决定带她亲自领队,带领一百骁将与二百飞羽秘密前往。

而姒姜则为分队长,带领策士团与剩下人数巧设火计,暗渡陈仓引开敌人注意力,方便她们能够顺利潜入。

在先头侦察部队前往莫漜河时,陈白起花了点心思与时间将三府周围的地形图纸手绘了下来,她将水渠的位置,三府的三姓氏分布的情况,莫漜河周围环境着重点都刻描得最细致,方便他们辨别,这样一来,他们等同于清晰了然了周围地形环境,进入后不再摸眼黑,进可攻,退可守。

三府眼下已快被蛮夷大军彻底侵占,只等狄荣王获胜一路凯歌前往。

是以陈白起不能够再浪费时间了,她带队重返孤竹族地界的那条小河畔停留,由于上一次她跟姒四乃顺水而流,自是轻易,如今想要逆水而上,却不得不准备一些道具,费一些心神与力气。

首先他们自然是需要先准备竹筏。

陈白起让三百军士都前去附近的林中进行伐木,然后再按照她的指示方法扎船,她造的这种小型竹排小木筏比较轻快简单,但其本上属于一次性消耗品,不过必须得经受得住水流冲击。

因为它需要承载着他们划向上流与水渠管道接口的部分,而剩下的水渠暗道则是需要自已凫水游。

在上流部分,只需木筏便能够解决,难就难在接下来的路程。

凫水潜泳水渠的过程其实十分凶险,水渠之中一切皆为黑暗,水中更是伸手不见五指,陈白起倒是可以靠着系统地图的指引,进行辨别,然他们却无此法可施,于是陈白起便又另想了一个办法。

便是由她来当引路人。

水渠水流的冲刷力道一般人估计是抗不住的,哪怕潜入水下,想逆水而行亦需要足够强大的体力支撑。

所以她得先探路,她会随身携带一根长绳子,水渠下方有暗桩用来测量水位,然后她会找个机会在水渠暗桩上将绳子绑好,每隔一段距离便绑一根,这样一来,他们便可在水中摸索着绳索借力,这可以省下不少体力。

因有“系统包裹”,她打算准备五根绳索,这五根绳索乃“铁麻绳”,是陈白起研究“鲁班机械图纸”时造的,小指粗,比较轻巧但却十分坚韧,犹如钢丝,她假意将其缠绑在腰上,实则一下水便扔进了“系统包裹”中了。

接下来,便是不管不顾,直接朝前冲刺,等到可以上岸的时候,她便会再张一条绳索,借此阻挡跟提醒他们该在哪里停下。

陈白起另外给他们准备了一种“光石”(功勋值商城兑换的,1功勋可兑换一颗,她并没有人人都给,只挑了一百人,共兑了一百功勋值……),这种“光石”是一种比较特殊质地的石头,它可以在极暗之处扩散发着一种光亮,起先是微微亮,待在黑暗之中越久,它便会越亮,如同可以吸食黑暗绽放光芒一般,这样一来,即使在黑暗冰冷的水中,亦可以让他们勉强辨别到彼此的方位。

不至于走失或者溺水之际,无人救助。

想来这功勋值本就是陈白起一点一点攒下的,十分难得,她一直省着功勋值用,连一身极品蓝色套装看中了许久都没舍得兑换,如今她身上也只是几件普通的绿装罢了。

但为了完成这一次未来主公跟系统同时发布的任务,陈白起基本上亦是咬着牙下了血本了!

追溯至前几日,策士团的先遣侦察部队已将莫漜河与三府的基本情况摸索清楚,眼下的三府已被蛮夷军队围困住了,三府大部分府楼庭院已被蛮夷侵占,三府三姓之人如今分别被困着鹤雀楼、大敬堂中,其中穆氏最狡猾不知潜藏在三府何处,而蛮夷亦没有进行过激行动,只将他们监视围困住,等狄荣王到来,进行最后的“审判”处理。

其实,与沧月公子的想法相同,狄荣王一直窥视着三府多年来积攒下来的“肥油”,不得到它,他定是不甘心如此轻易将三府的人屠尽杀光。

三府的人目前已被大批蛮夷军才围困在府中将近三日,他们的粮仓厨房与水源皆被蛮夷占领,由于不敢出去与蛮夷对抗,而蛮夷军只恶劣给他们送些水吊着一条命等狄荣王前来,饿不饿与他们无关,这样看来,他们已断食三日。

这则消息令陈白起头痛,这三天不食没力气,又怎么带他们脱困呢?

没办法,陈白起只好又让潜伏部队每人身上多携带一包粗粟饼,省得到时候喂了他们的嘴,自己吃不饱。

在竹筏即将进入水渠之时,陈白起便对他们叮嘱道:“一切皆以救人为主,切不可恋战与追击,将三府的人都带到先前商议指点的牢狱位置后,你们便迅速带人撤离,毋须等待!”

“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