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谋士,拯救三府任务(七)/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总是选择最后一个离开的,她将一早看中的东西却不便在众目睽睽收进系统临时空间的,都一鼓脑给收了。

在这个“临时空间”内她能够任意储存非生命类物品,但只能够保存三天的时间,若超过时限,要么它会自动退回她的“系统包裹”中,倘若如果“系统包裹”内装满了,那里面的物品若没被取出,则会全部消失。

这点时间亦够充足了,于是陈白起看到一些值钱或者有考古价值,特殊性质的好东西都往自己兜里揣。

要说这些年来三府在疢蝼作威作福、私下黑市交易而积攒下来的财宝,多不胜数。

来到兵器库,陈白起特地摸了进去。

这一仗打下来,陈家军的武器都损耗不少,陈白起便带着他们一道逛了一圈辚府的兵器仓库,那里面可供应他们的所有需求,箭矢与长枪应有尽有,等补齐了装备之后,大家便又继续出发。

在路过一棵樟树下,陈白起偶然间看到系统在树下标示着——可疑物品。

字体是绿色的。

陈白起当即让众人先行,她独自蹲于树下,取出一阔刃大剑朝地底一挖,挖了大概七来寸,便触感到一硬物,陈白起立即弃物用手扒开上面掩藏的泥土,最后刨出一个冰冷的木雕盒子。

盒子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四方盒子,但却很重,连陈白起都能够感觉到重的话,这盒子内装之物,绝对不止百来斤。

她打开盒子,盒内装着几块十分滑润的金属块,似铁似钢似黑玉,材质十分奇怪罕见。

系统:恭喜,你获得天外金属矿×4。注:天外金属矿非凡物,可锻炼铸造橙色级别以上的装备兵器。

陈白起简直喜出望外,这种极品材料十分难得,而她竟然在树下便给挖到了!

也不知道是谁怀着什么目的埋下的,不过如今算是便宜她了,陈白起将“天外金属块”直接装进了“系统包裹”内。

因为一路收获颇丰,陈家军一众干起任务来便更斗志昂然了。

“辚府”的人因一度被转移,眼下一众残余辚氏则被严加看管关押在一座四合宅院内,这个宅院北面是正房,东西是厢房,南面是倒座,东西南北四面都是房子,中间是天井,整体由廊子贯通,造成东西南北互相互通的布局,视野开阔无阻挡,无法进行偷袭,只有进行硬攻。

陈白起让“飞羽”埋伏在墙垛下,她比了一个手势拳掌相击——“撞门”,又比了一下食指与中指合并朝下——以正路、下路进击。

她已知道敌人的大部分主力在正房,左右厢房的巡逻兵不足为患。

下一秒,骁将撞开了门,一众一个翻滚入内鱼贯而入,上百人迅速占满了院子,慕容复跃上了房檐,他步履交错似纵云梯,以扇内迅速敲碎数名蛮夷弓手的颈骨,身手利落简洁,却狠辣险毒。

秦红棉双刀交缠如风,虚影叠加令人眼花缭乱,她去势凌厉,直接杀入人群当中……

宅院中埋伏了上百人,他们听到动响,立即从东西厢房一涌而出,这时一直埋伏在垛下的飞羽则跃上墙头,立即乱矢激烈。

一片混杀当中,基本上陈家军以完胜的姿态出现,这时,早已得知战况,已无路可逃的正房蛮夷兵心一狠,立即返内,将辚氏人质一一击杀泄愤。

他们宁可杀掉这群肥羊,亦不让其它人得到!

系统:注意,辚氏族人被杀×1。

系统:注意,辚氏族人被杀×1。

系统:注意……

陈白起一听系统警报,顿时一醒神,她令黄忠主持全局,她则掠过庭院的主战场,进奔正房阻止敌人的屠杀。

倘若一个不小心让他们将辚氏家主给杀掉了,她的拯救任务岂非直接宣告失败了!

陈白起负起青龙偃月刀冲入内,她一直将青龙偃月刀用布绑住刀刃,揹在身上以防万一,如今她虎躯生威,挥刀便向那举刀准备砍杀下一个辚氏族人的人砍来。

那人惊觉身后有风,当即下意识横举宝刀,锵地一声,两刃相击发出巨大的冲力,那人只觉手臂发麻,便又加一臂托于肘下,用力向上一推,把陈白起庞大的身躯给挡了回去。

此人倒也不简单。

陈白起微眯起眼睛,细细打量眼前此人。

系统标示:鲁托

姓名:鲁托

职业:狄荣王虎将

等级:32

属性:生命力190;武力120;智力56;体力150;

技能:拔刀山兮(刀法)

原来,是狄荣王麾下的虎将啊,陈白起注视着他,阴冷下视线。

鲁托盯着面前这名身材魁梧不似中原人般高大的壮汉,他蒙着面,穿着一身不伦不类绑腿束臂的楚服,拿着一柄一看便知非凡品的青光大刀,明明不该认识,但鲁托却总从他身上感到几分熟悉之感。

“尔是何人?”鲁托用着语调怪异的楚话厉喝道。

鲁托跟在狄荣王身边征战多年,自然多多少少与一些中原人打过交道,会说一些中原话。

陈白起目光清冽,并无作答。

感觉受到轻视的鲁托气得脸皮直颤,手中宝刀一转,便呀咧咧地叫嚣向着陈白起的腹间横刀砍去。

本以为这刚猛一刀定会将此人横斩两半,怎料此人轻功了得,轻轻一跃,便跳到他身后,并稳稳落地。

而就着落地时的缓冲蹲下,陈白起刀锋划出一个半月弧度挥刀向鲁托的小腿砍去。

鲁托心惊其瞬变的速度,一个急蹿转身,持刀由下往上一挑,挑开了陈白起的快刀,刀锋忽地转而向她的脖颈挥去。

陈白起却不慌不忙,论身法鲁托不是她的对手,论力量他亦与她相差甚远,于是她不断转动手腕,架开鲁托又快又狠的刀,并不断向后迈步,看似在退,实则倒像是在引君入瓮。

鲁托也察觉到此人内功深厚,明明是他在砍击,但持刀的虎口却被其震的发麻,他瞪大眼睛,眼白涨着红血,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

数连砍下鲁托的体力已逐渐削弱,他听到门后传来的密集脚步声,眼珠一转,露出几分愤恨与窝囊之色,竟将手中宝刀抓起,朝陈白起正面使尽全身力气投掷过去。

陈白起偏头一避,哐当一声宝刀落地,而鲁托便趁此机会拨开一群挨墙躲避惊吓抱头的辚氏,从一窗口处一跃而出,接着一阵风从窗外吹过,一股异味的粉沫便被人撒入,陈白起立即掩鼻疾退,她眸光一斜,一把抓住一旁垂落的帷幕撕下一大块,将其卷辄成扇,将其粉沫吹出窗外,再“啪哒”一下将窗紧紧合闭上。

这时,已经赶及到门口的黄忠与陈家军一等正欲追撵,陈白起却陡然抬手。

众人立时全身戒备,停下动作看着陈白起,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来不及了,立即将辚氏转移。”

鲁托此人身手了得,且是一个能屈能伸之人,端是狡猾多端,他们去了亦阻拦不下他,而她此番首要任务只为救人脱险,毋须横生枝端。

眼下,檫氏已被护送离开,鲁托一逃脱,辚氏被救一事便会传开,很快他们的拯救行踪便会暴露在蛮夷眼皮子底下。

因此最后的穆府,她得速战速决。

先前的“救”部队迅速将檫氏一众安排好后,已重新归队,于是她让他们再次将辚氏一众送走,而陈白起与剩余部队则马不停蹄地进入了穆府。

她得趁敌人没有对他们进行全面围截堵击之前,找出这个隐藏起来的穆府之人。

穆氏一众在蛮夷攻破穆府之际,便当机立断地藏了起来,这个隐藏的位置十分隐匿,因此蛮夷一众将穆府翻了一个底朝天,都没有将他们成功找出来。

陈白起考虑,他们若要藏起来,定是藏在一些秘道、暗室之类,周边定有供应水与食的位置,这是他们建造暗室或秘道逃生躲灾时必然会考虑到的一个问题,否则这时间一长,岂非不是自取灭亡?

可问题是,这样的地方又是在哪里呢?

陈白起打开地图,立即锁定起穆府区域地图。

穆府共分有九个版块区域,分别是太湖、住宅居、观景林,林琅轩廊,狩猎林,洪湖,观星台、农圃、庙堂。

而住宅居位于宅院建筑的中前部,一般坐北朝南,其余则是后半部。

穆府整体呈一个“四”字型,中间有一条“通宝路”,可直达住宅居。

要说占地如此辽阔的府邸,要一座建筑一座建筑找人根本不可能,她必须先确定一个大致位置才行。

陈白起想,若她是穆府当家,若要修建一逃生或紧急避难用的暗室,定不会将其修在景观林内或者湖中外景,自然是越近最好,越方便的地方越好。

这个地方,通常要么是他比较私隐的起居室,要么便是他经常出入熟悉的地方。

可问题是,陈白起根本不了解这穆府当家的生活习惯问题,她自然猜不到他的起居室或常出入的位置。

而系统也不会将这些东西标示得这么详细。

于是,陈白起只能将她怀疑的一些重要位置,分别派人去查探一番,而她则独自带着一小分队人员徘徊在前廊后夏。

就她在正房内摸索踟蹰之时,突然感觉四周围的空气骤变了,像是一下便风止、林静,细微的鸟雀叽鸣亦消失了。

她立即全身戒备,攀跃上檐角,她伏卧着从高处视线四处游巡,只见林中出现人头攒动,疑似一大批人正朝着这边暗暗地围拢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