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谋士,拯救三府任务(八)/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全体——立即撤离!不准靠近前廊!”

陈白起已知自己中了蛮夷的埋伏,只见随着她那一声惊叱的示警声响,从蔚蔚芸芸的观景林方向掠出一红衣白发之人,他动作矫捷得像是在黑暗之中,闪电似移动的怪物,骤然冲向了陈白起。

陈白起瞳仁一窒,甚至来不及反应,便被一股灼热的幽蓝火焰气息笼罩面目,视野模糊间她似看见漫天潋滟血色,顿时胸前中了一掌。

“噗——”陈白起从喉中喷出一口血。

胸前肋骨响起令人牙酸的咔咔声,她似一下被人抽光了血,面色惨白。

她佝偻着背,连退几步,脚下瓦片“咔哒”破碎摔落地面,“赤木合”壮硕高大的身子一晃,险些从房檐上跌落地面。

好强之人!

陈白起猝不及防受了重击,第一时间便补上血瓶,但小瓶生命药剂恢复并没有那么快,她按着胸部,怔木着面无表情抬头,紧盯着站在不远处长脊飞鸾朝凤檐上,一抹艳红雪白的身影。

这里垫竖着脚尖,站着一个十分特别而鲜明的男人。

满庭芳,秋景瑰丽,尽寒霜色流丹,他就像一柄染满了晚霞腥红紫冷色的红色蝴蝶,整个人飘飘邈邈,火枫似重,落于不远处千重万重的山林永寂。

他头上披戴着一张完整的雪狐兽皮,远远看起来似一头银发与傲霜争辉,从白狐毛下垂落的头发很长,被束扎成蜈蚣长辫子,但这样的打扮却丝毫不显女气,倒有一种浓浓的艳情异域风情意味。

他逆背着光线而立,昏暗的光芒将他的面容模糊成一团凝重的墨色,唯有那一双较常人深邃而泛着妖异酒红色的双瞳,依旧流淌着微光。

他脖间围着一圈暗红色渐变偏紫的羽毛领襟,蓬松而飘逸,胸前与手臂间蜿蜒覆裹的薄铠甲上显浅纹路精细而流畅,像游弋的绿蛟腾漪,其下身敝挡暗红色绣着黑色图腾纹路,脚上穿着一双红色兽皮长靴。

而他背上插着七柄不同形状、不同颜色的剑,每一柄剑都给人一种骇世惊艳之感,很显示他背着它们并非是为了来炫器,这应当是他的随身武器,然方才他对着陈白起却并无出剑,而是摧枯拉朽的一拳,这明显是给她留了一丝余地。

“ёонэщсю……ррртюя?”那个看起来气势旦熔岩般炽艳的男子张嘴。

他的声线很好听,是一种融于冰山大地草原的低沉浑厚,这是一种属于游牧民族独特的声息,他邪恶妖异的面容上噙着一抹放荡不羁的笑,但声音冷冽,犹如冰山久积不化的寒雪。

系统翻译:无耻卑鄙的楚人,你是何方人马派来的?

陈白起用手擦掉嘴角边的血迹,口中的铁锈味道令她反胃作呕,她盯着他,只见他头顶上明晃晃地标示着三个红色大字——狄、荣、王。

系统:警告,敌方狄荣王实力过于强大,鉴于目前人物等级不高,不宜与其直接对上,请尽快撤退!

系统:警告,敌方狄荣王实力过于强大,鉴于目前人物等级不高,不宜与其直接对上,请尽快撤退!

系统……

系统打着红色大字,一连警告三次通知,明显示意着事态严重了。

这还没有开始打就被告知结果必输无疑,陈白起的脸一下便黑了。

她盯注着那个一身奇装异服,看起来就像传奇故事中或野史小说中描述的大反派模样的狄荣王,心道——此人便是那在楚北境肆无忌惮圈地为王,然楚陵王却闷声不出便咽下这一大刺梗的狄荣王?

狄荣王的嚣张跋扈与其骁勇善战一样出名。

狄荣王据闻乃狄族鬼方一氏,中国戎夷,五方之民,皆有性也,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有不粒食者矣……

这是一段历史形容北方狄人,狄人本该都过着以畜牧、狩猎为主的游牧生活,他们的衣着服饰是“被发左衽”,有的穿羽毛,有的则是披皮毛,他们因地而异,或穴居,或庐帐。

然,狄却经狄荣王带领,逐渐从这种较为原始而不断迁徙的生活状态改变了,他们亦开始学中原人开辟一地一国一方天地,供自已的族人生存、延续、繁衍。

狄荣王是从最北境逐步打入楚境边缘的,这其间他消灭了何止十百个小国小族吸纳融入才达到今日白狄大军的庞大规模,北边的诸侯国基本上闻狄色变。

这样一个历经千锤百炼成钢之人,光是其名,便足以令人生寒。

“狄、荣、王?”陈白起道。

她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狄荣王挑眉,他从长脊上跃了下来,飘逸的下摆弊挡哗哗作响,此刻他的面目半融入光中,稍微清晰了几分,他的眉一半乃乌黑的剑眉,一半几近整个面颊都描绘着一种献祭冶艳图腾,那古老而神秘的图腾引出一种庄严而妖异之感。

“θξγξξζγα?”

系统翻译:竟是个不懂得说狄族语言的?

他阴阴翳翳的眼眸之中,闪烁着一种残酷而冷血的光泽。

很明显,这是一个有种族歧视的人,他对于陈白起不能理解他的话,而感到不愉悦。

“ουψλαι,πδηπψ。”

系统翻译:这种没用的人,留下来也只是浪费时间,亦毋须多问了。

此话就像一个危险的信号,原本秘密潜伏的白狄军队开始露出了其狰狞的面孔,尖利的獠牙跟爪子。

陈白起一听这话,当即面色一凝,她脑中迸射着无数想法,另一边则瞬时跳起,便朝着后方的正屋方向逃去。

狄荣王“嗯?”了一下,讶异地看向陈白起,略感奇怪她眼下的反应——她好像听得懂他说的话?

抱着这样的疑惑,他并没有第一时间亲自动手解决,而是先交给他的属下去逗弄抓人。

陈白起自知观景林中埋伏着大量的敌军,所以她唯今之计只能够朝着后方撤退,却不料从廊下突地张开一张大网,也不知什么时候装下来,陈白起立即反应挥刀砍断,而后方又是一张大网同时罩来,一下便弥补好那个被她斩破的空缺位置,她扭头一看,躲闪不及一下便被裹成一个茧甬吊起。

“将她射死?”狄荣王高高站在上面,俯视着陈白起被抓获,便冷冷发话。

陈白起挣扎的动作一滞。

狄荣王倏地眯起眼睛,下一秒却又止制了白狄军的动作,他道:“先将她先放下来。”

陈白起维持着平静的面容,心中却讶异他为何会朝令夕改,便下意识看向他的眼睛,想从中寻找出答案。

狄荣王游移出现到了地面,他靠近陈白起,并不算太近,但依旧有一股饱含着麝香的雄性气息覆盖了陈白起,他看了一眼她如今这掩了面容藏头藏尾的模样,便道:“你……听得懂我所说的话吧。”

虽说是问句,他却用的肯定句式,显然他已确定陈白起能听懂他的话了。

陈白起直直地看着他,并没有应声。

狄荣王涂抹冶艳的嘴唇扬起,白齿森冷,透着一种虎狼的凶残:“听得懂,却不打算说,是吗?”

陈白起瞳仁微紧,却依旧没有应声。

“这嘴倒是硬啊,就不知道这命硬不硬了……”

他伸手一推,陈白起便在那悬空的网中晃荡了起来,这时从檐上、廊下,树上,林间各个地方都蹿出人头,这些人都是狄荣王的人,他们出现后,便一步步朝陈白起聚拢,他们手中拿着各种武器,有刀,有剑,有斧头,有弯刀,有短刃,有长兵,各式各样,恶意盈满眼眶,杀气腾腾冲着陈白起。

他们只待狄荣王一声令下,便可将这网中之人给直接剁成肉泥酱。

呵~狄荣王盯着陈白起,冷笑一声。

而此时,暗处不知哪里突地飞射出几知凌利非凡的箭矢,咻咻咻——只见一道身影凌空换气,施展着鹰徊之术,弓随人走,箭速如人电,在空中画出一道道弧线,所带起的冽风凝而不散,有增无减,将敌人完全锁紧锁死在弓箭范围内。

眨眼间,陈白起身前围攻的人,便倒落一大片。

全都是被一箭从左耳射进右耳,当场毙命。

人人鸦雀无声,不少人茫然回头无不露出惊惧神色,天下间竟有如此神奇绝妙的箭术?

只见一声深沉而又粗豪的声音猛地在空气中炸响:“谁敢伤吾主公!”

只见黄忠以其妙绝而迅猛的身法在空中转翻跃转,伏背张臂,力道惊人地朝着狄荣王方向使出了一弓五连箭矢,他一身气势积蓄至顶峰之际施展,目光铮铮,冒着钢铁般寒光煞意,确有三军辟易,无可抗御的力量。

陈白起见自己等的援军已到,当即便聚气刀锋凝刃旋转撕裂而破,转瞬便已脱困而出。

原来,她先前喊的那一声“全体——立即撤离!不准靠近前廊!”事实上,针对的仅是陈家军,她都对付不了的敌人,她的小部队即便来了也是给敌人增加人头,事前她便说过了,不能因任何原因耽误他们本身派置下的任务,哪怕是因为她。

当然,因为以防万一,她便特地招募了英雄来助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