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谋士,激斗狄荣王(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黄忠大开杀戒之际,另一道轻渺似烟的翩飞身影跃入庭院之中,他手中一柄乌骨金编华缨面扇像泣叫的血滴子滴溜溜地旋转,其残影掠过的扇光弧度收割人头无数,他收起一屈,宽大的衣袍鼓风呼呼,一股凝聚的气流蓄于掌心,看似慢得能够看清楚一动一脉,但拍出时,却疾如暴风雨点,“啪啪啪”“呯呯呯”地击碎成残花辗碎成泥。

此人正是“南慕容”的姑苏慕容复。

慕容复的祖传绝技是斗转星移,当然他亦学习了许多其它派的绝学,如宁波天童寺心观老和尚所创的“慈悲刀”,江南史家的“回风拂柳刀”,少林寺的“降魔刀法”,广西黎山洞黎老汉的“柴刀十八路”,这算是一个武博广路数应变精奇之人,所以他的武功百转千折。

他一出场,淡黄轻衫,腰悬长剑,飘然而来,面目俊美,潇洒闲雅,还有那一手掌力无穷变化,与扇旋力量控制之强,顿时亦看呆了不少人。

继慕容复出场,蓦地里嗤嗤嗤连响,从廊室内鼠跃蹿出一道纤瘦窈窕的红影,她舞刀招招连绵不绝,犹似行云流水一般,瞬息之间,便将敌人如罩在一道光幕之中,刀落人无不惨叫,此招刚断,她便又接连便射出数枝毒箭,中毒者瞬间便黑了脸,绝息倒地一大片。

众人又惊愕地掉头一看,却见一名容貌过盛的中年女子出现,她尖尖的脸蛋,双眉修长,相貌甚美,一身红衣衬得其风姿绰约,犹如花季少女。

陈白起至脱网而出之后,便凛然沉静地立于廊檐之下,这一俊男一美女,再加上一猛将收起方才一身雷霆杀意,安静地站于其身后,四人往翳翳树荫底下的廊檐下一站,风起云涌,便给人一种天地变色绝顶高手莅临的感觉。

白狄军为他等气势所慑,一时竟然无人敢于上前。

这时,狄荣王却是踏着旖旎红光瞬迅而至,其身后数名悍将虎豹兵卫随之而来。

在黄忠、慕容复与秦红棉等人出场后,他这才对陈白起有了不一样的看法,他那张野性而妖邪的面容盯着陈白起,充满猎趣与戏谑。

“楚人,今日不管你是哪一方势力的人,都得给本王留在这里!”

讲这句话的时候,他说的是楚语,他应当不常用这种语言,因此说得十分缓慢,口齿也咬合得很重,就像是一种风雨欲来的预示一样宣告着危险气氛。

陈白起乌黑眼眸平静如初,但心中却多了几分沉重。

早闻狄荣王之厉害,但如此能耐与霸道却是她不曾预料到的,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狄荣王竟非一蛮夫,他有心智有胸坎,竟不等大部队随行,而是避免夜长梦多先趋独一支精锐率先抵达了三府,想来定是他正好撞见她救人之举动,猜度到她的来意,眼下便直接出面抓人。

她挑目,远处萋萋茵茵的小树林中望去尽是一片黑压压的人头在蹿动,想来人数不止千余。

而廊房周围亦有数百人虎视眈眈,倘若她想逃困,接下来迎接她的定是一场恶战。

慕容复素来有智谋,这领头者既已发话,接下来若是混战起来,定会是凶险无比,眼下正是抢战机的关键时刻,他使了一个眼神给秦红棉,秦红棉不笨,结合眼下情势,便明白了他的打算,便轻轻地点了点头。

两人慕容复和秦红棉同时朝着狄荣王扑去,慕容复身形一晃,抢上前去,使出“斗转星移”的功夫,一带之间,手中的鬼头刀却一偏,砍向其身后一大将,而秦红棉一对修罗刀亦不攻主角,先解决其左右,断其手臂。

当他等迎击之际,陈白起从他们掩护的身后一闪而出,直攻狄荣王而去,当的一声猛响,两般兵刃激得火花四溅。

狄荣王因突发其来,亦祭出了武器,他用的是身后七剑中的其中一柄,此整个锋利的刀刃呈半弧型,他握着中间的手柄,以单臂剑刃相抵。

想来他臂力惊人,方能挡下陈白起此击。

他倏地眯起眼眸,狭长的眼线射出一种冷冽妖异的光泽,他目光紧紧锁定住陈白起,冷冷一笑,意态轻蔑轻松。

黄忠复力相助,而慕容复跟秦红棉则旋身,蓦地心念一动,慕容复“呼”的一拳打出,一招“直掏虎心”,慕容复的拳头刚柔并济,掌缘上布满真气,他的目的自是为了分狄荣王的神,令其左右支绌。

而秦红棉则身似轻灵纵身高跃,面容横厉,居高临下,三枝短箭从她袖中射出,第一枝迅速射向狄荣王的面目,第二枝射向他的小腹,第三枝却是对准了心脏,三枝箭瞄准的位置都是人体要害之处,实是毒辣之极。

“ομβφωθδ!”

系统翻译:让我来会会你!

一脑壳半边头发扎成辫子的男人突地凭平暴喝一声,当即抡着大锤子从后方旋舞过来,他身转像一个不知疲惫的陀螺旋起狂风黄沙,将秦红棉的毒箭叮叮叮地全部挡下。

此人乃狄荣王座下的虎大将之一,狄壮。

“ν!ψτσθπππ!”

系统翻译:哼,小儿交给我!

一人蓄着一脸络腮胡子的无眉中年男子,穿着皮褂兽裙,露出粗壮似树干结实的手臂大腿,不惧秋冬风寒,猛地冲向慕容复,他手中砍刀挥得光匝密集,可见手速多快。

慕容复与秦红棉被支开,黄忠则需对付大批白狄士卒靠近,因此庭中便只剩下陈白起与狄荣王两人。

狄荣王傲仰着头,他与陈白起一般高,但身形与体格却均匀如大理石肌理般,不似“赤木合”般高大粗犷野蛮,他如孤傲欹曲的红梅,栽于黑山白水间,终身流露着琉璃般的光彩,那一双偏异红色诡异不见底的眼眸,如一潭深水直淹没得人无处喘息。

“ομπ,χωυμβγ!”

陈白起抿唇成一条缝,盯着他的眼睛,气息不住于周身沸腾,衣袂翻飞,说的是狄戎话,礼尚往来。

【想抓我,且试试看!】

习武数月,虽说以神速来论亦无不可,但到底实是战经验过少,哪怕身怀有万钧之力亦使不出七七八八。

刀法既出,种种变化尽数收敛,融为最无花哨最纯粹的刀气,陈白起精气神意亦全部沉入,此时完全与外界隔绝,眼中所见,耳中所闻,脑中只有刀法变化,只有光凝练。

无数道细如发丝的刀中霸气自青龙偃月刀中喷出,丝丝刀气喷射而出,密集成一种杀伤力,以陈白起为中心,半径超过十米的一个半球内,几乎所有靠近的人都将被剑气所伤。

陈白起的“狂刀六式”乃层层叠加威力,待到最后一式使出时,力量可谓轰出几十米威力。

一开始狄荣王对陈白起是不屑的,轻视的,但随着陈白起的刀法渐猛渐烈,他被迫祭出二剑,接着三剑、四剑……

而陈白起的“狂刀六式”在青龙偃月刀使展下,威力可谓是成倍上涨,大刀划过犹如闪电,陈白起对于“狂刀六式”的领悟早已远远超过原创者,只是狂刀六式这种低阶武技秘籍用于对付像狄荣王这种身经百战之战王,却显得稍嫌下乘。

眼见狄荣王五剑已祭出,这剑落于狄荣王手中可转化成千百种剑法,他心中五剑剑虹翻飞,他一剑劈出,便破了陈白起的刀法阵,再一剑挥出,便击溃了陈白起凝聚的刀中霸气……

陈白起已知不可敌,慕容复与秦红棉等瞧见,亦心焦陈白起安危,纷纷不顾与之周旋的劲敌,上前救援,却通通不堪狄荣王第三剑,第四剑纷纷重伤倒地,只剩一层薄薄血皮维持生命,却已动弹不得。

陈白起心中一沉,倒也不担心他们,因为系统招募的英雄不会“死”,他们如果被杀了,亦还是可以再次招募出来,当然若他们没死,而陈白起没办法供应他们的招募需求,那么招募出来的英雄亦只会在她的世界停留一日便返回系统。

“刚才你说试试,现在……本王就试试将你留下来。”狄荣王头上的雪狐迎风而摇逸,他轻轻笑着,那从喉中低低哑哑逸出的笑意就像刀片磨砺石头的声音,那由一根细小的铁索牵连的四剑于他身周围舞动萦绕,就像吐着腥红舌信的毒蛇一般,令人生寒发悚。

“不过……能让本王祭出四剑,你倒也本事,那本王便送你一个体面的死法,就四剑穿心的死法好了。”

狄荣王双臂一展,掀起邪肆而霸气的剑气,那四剑便横直地对着陈白起,“咻”地一下并合成一股,带着一种开荒破破土的庞大气流冲向陈白起的身体。

陈白起当时脑中已瞬想出百种脱困的办法,却不料这时,一道像着火了一般的身影突地从后方横冲急撞地上来,他几乎是慌不择路地推倒了所有的人,便直直地张臂挡在了她的身前。

于是,那四剑划破空气,便这样毫无阻碍的刺进了他的腹部。

陈白起一怔,面上被溅上了温热的血珠子,她木然着视线,盯着挡在她面前的那一堵熟悉而高大似塔的背影,似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