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谋士,激斗狄荣王(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巨——”

陈白起瞳孔紧缩,惊诧地伸手扶住了被剑刺穿了腹腔的人,双唇止不住泛白颤动。

“巨!”她嘶声艰难地唤道。

巨猛地嘔出一口血,他嘴角不止地淌血,无力地靠在陈白起的身上,他那一双偏浅的褐瞳似赤焰灼灼地盯着陈白起,目光巡视着她的眉目,那种仿佛催枯拉朽能够直接燃烧进人的心底。

他此刻穿着一套狄戎贵族的服装,戴着翻皮绒帽,既英气威武又神色,倒与以往时常跟着陈白起身后的那个沉默寡言的仆伇巨有着天差地别的区分,只是从他身上唯一不变的便是——他看她的那种眼神。

永远是那样的执着而专一。

巨张了张嘴,伸手似乎是想拍她一下以示安慰,但却又怕冒犯了她,临终垂落了手,他无声地喊了一声“女郎”,便掉头望向不远处怔愣望着这厢的狄荣王一干人等,朝着她嘶哑着嗓子沉声喊道:“快走——”

陈白起眉目震动。

他……他是怎样认出她来的?!

她眼下分明就是“赤木合”啊?

陈白起略微迟疑的神色瞥向巨那被刺得血肉模糊的腹腔,顿时鼻尖一酸,她立即不计成本地在功勋商城中兑换了一颗“紫金回府丹”,这是一颗中等二品丹药,用于治疗外伤,并对外伤愈合有着十分显著的疗效,当然一颗中等二品丹药并没有一种药到病除的神奇效果,它只会加速跟密绵地在内部迅速愈合,不会让伤口有其它感染的可能性。

亦所幸这颗中等二品丹药正适巨此刻的伤势,而兑换一颗“紫金回府丹”需要五十功勋值与一万金,正好卡在陈白起仅有的全部,若丹药再昂贵一些,她估计便买不起了。

她将“紫金回府丹”捏在指中,便打算这样直接喂进他的口中:“巨,快吞下……”

巨却推开她的手,他一臂将她狠狠挡后,并勉强直起身子,这一动,伤势又被撕裂开来,血液哗啦啦地流了一地,他转过身,目眦欲裂,分明已急赤了白脸:“你——快走——”

“走——”

“快走啊——”

陈白起略呆地看着他,见他像疯了一样朝她叫嚷着,狂喊着,推搡着,脚步虚浮无力地被动退了几步。

而在巨突然出现地敌我对战局中,又替那前来救援三府的楚汉挡下致命一击之际,白狄军中便开始躁动了起来,他们交头接耳,议论声跟讨伐疑惑声不绝于耳。

而狄荣王身后的大将,也都是一脸吃惊又震怒地瞪着巨。

狄荣王面无表情,但泛着赤红色泽的眼瞳却越来越幽深阴暗,他冷冷地钉着挡在陈白起身前的巨,眼中分明蓄着暗火,他又转向陈白起,语气冰厉得令人发悚:“你以为,这样你便能走?”

“χθγππιμπφιμιγθ!”巨蓦地抬头,他噗通一声,重重跪倒地狄荣王面前。

“王,我什么都愿意,求你放了他走!”

“戎巨,别忘了你究竟是谁!”

狄荣王徒地瞪大眼,眼中的煞气溢出眼角,带着邪性魔意,他仰起下颌,道:“дфйьовшпппыышбааэятнсрролзизжвржю!”

系统翻译:本王虽然并不知道你沦落在楚境之地,究竟跟这些个楚人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但现在你已经回来了,你已经有了身份,你就该明白,所有防碍我们的人都只能是敌人,是敌人便通通要杀光!

陈白起听了系统翻译愣了一下,她低下眼,看着巨……他叫戎巨,他有姓了?

莫非狄荣王的意思是,巨……他已经认祖归宗,回到属于他的族群中了?

陈白起眸光快速闪了闪,她抑止住脑中繁杂的思绪。

“巨,先吞下!”陈白起按住他的肩膀,准备硬掰开他的嘴,将“紫金回府丹”给他喂了下去。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为她而死。

然而,她不肯走,巨却固执地抿紧双唇,哪怕痛得浑身直哆嗦,哪怕失血过多令他昏眩发冷,他亦不肯将就,他抠出她手中的药,将药夺走后,便用力将她推走。

“你走——”

“快走——”

陈白起不提防,身形不稳地连退了好几步。

“想走,没那么容易!”

这时,狄荣王被巨的一再忤逆而惹恼,他迅闪地追杀过来,两者距离不过数十米,他一动,便骤然缩短一半,那宛如枝节虬盘的蜘蛛脚的长剑扭动旋舞,带着凌厉而破空的剑气,杀戮而来。

陈白起瞳仁飞速凝聚起金光,臂中力量快速流动似喷涌的熔岩一样灼热发烫,她欲迎击时,却见巨单膝一蹬,整个人便阻接在她面前,陈白起动作一滞。

而狄荣王仍旧气势汹汹杀来,巨亦低吼一声似虎吟龙啸,他迎头俯冲而去。

“巨——”陈白起阻止不及,顿时被吓得面色惨白。

眼见巨迎头而来,狄荣王眼中恼意更甚,他本想不管不顾将这吃里扒外的孽帐直接劈死算了,可临了,想到某些细枝末节的过往旧事,终是没有狠下手来。

但他剑幕之中尤盛余威,巨便剑意割破了面、臂、掌、腿等外露的皮肤,就像一个血人一样血淋淋地狠狠地抱住了狄荣王的双腿,模糊了面目。

“快走——快走啊——”

他嘶裂的声音凄长怆烈,令陈白起脑袋一炸,脑袋懵了一瞬。

他从头到尾便只跟她讲了这样一句“走——快走”,但陈白起却好像听到他对她诉说了千万种话语,他的担忧,他的急切,他的无奈,他的不舍,他的忠诚,他的——不悔,他的一切一切……

陈白起曾对姒姜说过,她从不怀疑巨,但实则她也曾揣测过,因为在她的臆想中,她实在很难判断,在族人与血脉面前,在血亲与心中向往面前,他们的主仆情能够占几分重量。

而如今,她终于确切地知道了,却不曾料想过,会是以这样惨烈而儊然的场面出现。

虽然心神动荡得厉害,但陈白起惯有的理智仍旧存在,她看得出来狄荣王即便在盛怒之下,尤对巨手下留了情,她想,即便巨因她之事被迁怒,倒也不至于伤了性命。

犹豫间,她决定不辜负巨的一番襄助之意,正欲撤退,而狄荣王余光似察觉到她的想法,他狞笑一声,当即从右侧射出一剑,铁链快速扯动出咕噜咕噜的响动,陈白起朝身一仰,一个下腰折转几周,这时,又是一剑横空出现刺来,她举起青龙偃月刀朝上一拱,当一声切开剑气,然而仍挡不住那溢出的光缕。

剑气像是刮面的冽风撕扯碎了陈白起脸上那一层薄薄覆上的布巾,顿时“赤木合”的那一张粗犷豪迈的脸露了出来。

狄荣王动作一顿,震怔着双目,脱声道:“赤木合?”

这个楚人怎会是从部落中消失已久的赤木合?!

看到他的脸露出那一刻,其它人也都同时呆住了,两只眼睛就跟睁眼瞎一样,使劲瞪大,仿佛还是没有将他看清楚一样。

狄荣王在看到赤木合那一刻,却下意识地看向仍旧死死地抱着他腿牵制住他行动的巨。

他莫非是认出此人是赤木合才出手相助的?狄荣王心底的疑惑一闪而过。

要说一直流落在外的戎巨刚被山戎族认回,按血脉关系而论,他与赤木合乃是堂兄弟,两人血脉最近亦算是这世上仅剩唯一的亲人,如果他当真因为这个原因而不顾生死相帮,倒也合情合理,但是……

陈白起见所有人都被“赤木合”的脸迷惑住了,而这一刻,她知道正是她逃脱的最佳时机,这亦是她一早便算好的保命契机。

只是……

“快走——”

巨也看得出来陈白起的迟疑皆来自于他的伤势他的处境,他想了想,便咬咬牙,迅速将那颗“紫金回府丹”给吞下,好让她可以安心地离去。

陈白起见巨吞下那颗“紫金回府丹”后,这才终于多少放下心来,她想,他定然不会有事的。

于是,她最后再回眸看了一眼巨,便不再迟疑,她右袖一振,犹如风帆股在半空中一借力,身子向左飘开三尺,同时右手袖子飘起,一股柔和浑厚的力道发出来,却是将那早藏于袖中的青鸾扇祭出,挥出千百枚毒针射向周边。

而另一边的狄荣王却是蓦地清醒。

不对!戎巨回山戎族时根本还不曾见过他这个堂兄赤木合,又如何能够知道他,所以他认识的根本不是赤木合,这个人亦根本不是“赤木合”,亦不可能是赤木合!

“πιγπμ!”

系统翻译:通通散开!

那毒针像密集的网一样,密密匝匝地撒落,其它人无力回避亦来不及躲闪,狄荣王只有暂时撤回集中在陈白起身上的注意力,先替众人挡下这范围内的毒针。

而其它人则趁机快速躲开,而这时陈白起的身子便如一只轻飘飘的大纸鸢,朝北边悠然滑翔而下。

“立即全速追击!”

一声令下,白狄兵马快速准备出动,突见从林中、庭廊外、檐墙外、石壁假山处,倏地一批飞射如蝗的箭矢簇着火团将四周照耀得火红火亮,灼目而烫面,一时之间众人反应不及,皆被火箭烧得嚎叫惨鸣,慌作一团。

这祸及的只是一小部队的人,更多的大部队的白狄众人却挥动着手中兵器,边退边挡,只是这样一来,只能眼见陈白起潇洒自如的离开此处,料想到此遭定亦是这楚贼人狡猾布置所为,顿时心中郁卒不已,廊阶下纷纷响起一片雷般骂喝声。

而巨见陈白起终于顺利脱险离去,心神一恍惚,眼中被血水溢满酸痛生涩,他紧紧闭上眼,脱力了一般慢慢从狄荣王身上滑落。

狄荣王盯着陈白起离去的方向,面色黑沉,又见巨这副终于可以安下心来的模样,便是气不打一出来,直接一脚将他那倒在地上粗沉的身躯给踢出十几米远。

他盯着陈白起离开的方向,一双染上怒意的双眸赤红一片像入魔了一般:“楚人……我们定还会有再见面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