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谋士,化作春泥来护花/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拼着一股作气脱离了狄荣王白狄军队的视野范围,当即忍不住胸腔一阵翻江倒海,猛喷出一口血,当即形色枯萎,面容苍白。

她在被陈家军救援而走之时,视线已经逐渐开始模糊涣散,她倏地随手抓住一就近搀扶着她的人的手腕,紧声道:“可找到穆氏一众?”

她已故意拖延了许多时间,便是容给陈家军去寻人完成救援任务。

“女郎莫忧,人都已寻到了,吾等按照女郎所指示的方向位置,吾等最终在一书房中找到他等一众,并已将人先带下了牢狱之中。”有人迅速回道。

陈白起闻言,方疲惫放松地阖上眼,道:“立即撤退……”

——

陈家军一众将三府的人都聚集在牢狱水渠,不容多说,一群人在做足了安全措施的情况下,不再耽误任何宝贵时间,一伙顺流而下。

在河道下流处,姒姜等一接援部队早已等候多时,陈白起由一骁将搀扶着上岸,一看到他急步前来,那挂于嘴角的笑意尚还来不及展开,便直接一头昏厥了过去。

“陈三——”

陈白起哀叹,这倒霉的体质……还真是一朝回到解放前啊,自从上次受了主线任务失败的鞭笞之后,她就像一个从壮年一下迈入了老年的人,身体被掏空了,底子当真是大不如前了。

从这一点看来,她以后必须注意绝不能再懈怠疏忽了主线任务,主线任务失败的代价着实太高。

系统:恭喜,“拯救三府”任务已完成。(任务奖励请进入任务界面领取)。

系统:人物生命值正在匀速减退,请尽快补充生命值。

陈白起倒下后,并没有倒在地上,而是被人抱住了,她仿佛听到有人在她耳边说话的声音,只是她神智逐渐模糊,哪以辨认许多,然后她迷迷糊糊中,感觉她又被人搬运到了一个什么地方,再接下来的事情,她便再也不知道了……

——

陈白起想,在没有生命药剂的补充下,她应该会晕迷很长一段时间,而时间宝贵,她并不愿意让自己处在平稳休养身体的状态中,于是她强迫着自己赶紧醒来。

要说人的意志力多少有着决定身体强硬程度的影响力,陈白起亦不知道自己究竟昏睡了多久,只是她感觉之前一直疼痛欲裂的身体好似好了许多,接着,当她听到从外面传来激烈争辨的声音,她便悠悠转醒了。

“沧月公子,吾等虽然敬重你的为人,然吾等女郎在你营帐之中已躺睡了数日,你始终不肯容我等入内,吾等尚不知她伤势情形究竟如何,且请你将人交出来。”陈家军气恼不过,张声嚷道。

沧月公子负着手,漫不经心地瞥了他等一眼:“本君拒绝。”

营帐前有两排茅兵把守,陈家军一众被拦于营帐五米外的空旷位置,因不想将关系闹僵,他们一直容忍着,因此无法太靠近。

见沧月公子如此干脆利落地拒绝,有人便无奈妥协:“那且放吾等入内看看,方可安心啊。”

沧月公子,做人且不能如此霸道专横啊,那人虽说得你视若眼珠般看顾,可她亦是他等的主子,他等亦视她若珍宝啊。

大伙儿的心,不都一样吗?他为何就是不允他们这一小小的心意要求呢?

沧月公子压下眼,似乎已很难容忍他等的“无理取闹”:“此话本君早已说过好几遍了,她此刻经过医治正在好生养休,不得外人滋声打扰。”

“你说在休养就在休养,万一是你故意私藏了咱们女郎,不让吾等探看呢!”有人不满地嘀咕怀疑。

沧月公子:“……”

听到这里,陈白起终于无法再沉默下去了。

“简直目无尊长。”

营帐内,一道清丽而略带虚弱的女声响起,众人顿时吃惊却惊喜地望去,只见陈白起正撩开了帐帘,已聘然静立于帐前。

陈白起脸上戴的“残缺的面谱”早已在牢狱中便取下,此刻她乃女身陈娇娘。

她的那一身脏乱血衣或许是在医治时被人换下,此刻她穿着一身浅蓝色对振式收腰托底罗裙,水芙色的茉莉淡淡的开满双袖,她三千青丝因躺睡未扎束挽发,方才醒来时,她亦只是随意取过放在案几上的那根绘银挽带束上。

此时,她一身女装出现,风起帐帘飘动,舞起她腰间松松的绑着墨色宫涤,与那散涣的裙摆,似斜斜飞蝶搂银碎花华胜,在风中漾起一丝丝涟漪。

她不施粉黛,素颜清水,绰约的身姿娉婷,雅意悠然、大气婉约。

再也没有什么,是比见到她如此鲜活健康地出现在他们面前,更令他们激动高兴的了。

“女郎——”

“女郎,你没事吧?”

“女郎,你伤势如何了?缺什么,少什么药材,你有什么需要,都尽管吩咐!”

“女郎,你没事太好了!”

对于他们如此热情激动地争相问候,陈白起亦是感到心中暖意,她看了一眼带头在前的姒姜,见他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因她的出现,他眼中的焦急与担忧方散去了一些,顿时对他们责备的话便是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她转向,对着沧月公子柔柔一屈膝,告罪道:“白起家奴无礼,望公子见谅介个。”

沧月公子却一下将她的手握住,脸色幽沉似水:“谁允许你起床了?”

陈白起抬头,眸光动了一下,这倒是第一次被他这样指气颐使,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下一秒,沧月公子却一下将她给抱了起来,脚骤然离地,陈白起视线恍惚着,直到被重新送入了帐中的床上,他给她盖了一张温暖而厚实的毛皮毯。

陈白起不由得抬头看着他,而他则俯视地盯注着她面目许久,里面的幽深与意味深长,就像长了荒草的藤蔓随着时间飞快流逝而疯狂蹿长。

他突然对她道:“陈三,本君可曾对你讲过,你对吾而言十分重要。”

陈白起眉目一动,却是哑声不知作何回应。

“公子……”她张嘴欲言,却被沧月公子气势汹汹地打断:“倘若本君尚不曾讲过,那么如今本君便告诉你。”

陈白起嘴唇动了一下:“公子……”

沧月公子倏地攥紧她的手腕,面容似愤怒似痛心:“吾从不需要你帮我,亦从不需要你拼了命替了夺回三府兵力,更不需要你伤痕累累而换来的任何一样东西!倘若这些东西是若拿你去换,吾宁可什么都不要!”

姒姜一众人终于冲破阻碍一窝钻了进来,兜头兜脸便是听到了沧月公子这句话,顿时一个个都傻眼了,并且伴随着面红耳赤,尴尬与震惊。

陈白起盯着他那一双修长而魅惑的双眸,心中倒也是翻江倒海得厉害。

何以至此?

她不住地问自己,不该是这样的,她想要的,不该是这样的结果……她所做的这一切,分明是为了让他看中她的才干与能力,她想保护他,替他保驾护航,与他一起共就一番霸业……

而他的反应,却与她预料的迥然相反,这究竟是为何?

“公子,白起……”

陈白起沉冽下眼眸,正准备与他好生说道,却见营帐的帘布被人掀开,一斥侯火急炎燎地冲了进来,他跪地便道:“将军,军师让吾前返营中来报,狄荣王因三府一事迁怒了莫河一带,他的白狄大部队融合了山戎、胡林与巴鞑等族,兵壮势广正朝着北河带进发,看样子是准备对疢蝼北河一带进行屠杀肆虐发泄!”

疢蝼北河一带楚人与楚混血人种最多,倘若狄荣王想要拿人泄火,必是这片地域,顺便还能够将北河的楚人血统彻底清洗干净,让疢蝼彻底变成他狄荣王的地盘势力。

陈白起闻言,面色凝重一把掀开身上的毛毯,起身站在了沧月公子身旁。

“狄荣王性情乖戾,定是干得出此等恶事。”她道。

沧月公子一拂袖,便冷颜愤怒地阔步出了营帐:“立即召募全部兵力朝北河出发!”

陈白起顿了一下,便对一旁的姒姜道:“姒姜,你且先带着大部队随沧月公子一同前往北河增援,我尚有急事需处理,尽快便会赶过去。”

姒姜不豫,观察着她的面色:“可你的身体——”

前来治疗她的军医师曾说过,尽管她的身体底子不错又有真气护身,但这伤到内腑的伤势却不是一天二天能够完全痊愈的。

“姒姜,孰轻孰重,你该知道的!”陈白起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意为一切以大局为重。

姒姜径直沉默一会儿,在她的坚持之下,遂勉强地点头。

“我知道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安排,只是陈三,你需得答应我,得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且不可再这般舍生忘死地替沧月公子卖命了!”姒姜说着说着,便忍不住一副恨其不争地瞪着她。

他心道,这沧月公子也不知道身上究竟有哪一处如此之好,竟令她神魂颠倒到这种程度!

与姐夫一般,姒姜完全将陈白起这番拼命的举动行为,理解成“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