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谋士,二军交战第三者/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牢虎关位于籍西飞渡桥上,是离三府地界最近的一座城池,这座黄土埿城早已荒废已久,暂被沧月军接管驻营扎帐。

此刻,狄荣王带着他的洪狮猛虎将趋军于前,沙场铁衣碎流光,寒朔冷风夹不进军中,这座葱河道的城池城南已合数重围,沧月军子突营射杀一冲闯虎将,独领一支长戟骑军挡垒于前。

沧月公子骑乘于骅骑之上,猩红披风征衣卷天霜,手中蟠龙横头一指,剑杀凌穹苍,兵威冲绝瘼。

“尔且敢侵兵来犯,尽管一战!”

声似轰轰你洪水惊雷曜精芒,霹雳如掠过的惊电,骤然四周烽火昼连光,列卒城墙下。

另一头,荣狄王身着一身霸气凛艳的落日明珠袍,七柄星动寒山的殓神剑,杀人如翦草,那因领襟紫黑的裘狐毛映衬得更为雪白苍凉的面目,狄荣王拭拂领间的雪色,妖冶的黑眸偏赤,有种鬼怪精魉之残戾阴翳。

他撩动嘴角,眸色一暗便如午夜冥星晕了一层薄光:“原来……与本王作对的竟是楚国闻名遐迩的战鬼?”

沧月公子一上战场便戴上鬼面,一头俐落束扎起的头发如瀑布阵于肩臂间,他矗立阊阖生长风,于苍茫灰黯中展露出一种不一样的丽然风景。

“狄荣王,吾等至至上一次一战后,便好久不见了。”

狄荣王沉肃下面片刻,但很快却又恢复如常,他运声道:“三府之人,是你派人救走的?”

沧月公子不答反问:“吾之人,是你打伤的?”

果然是他派的人……狄荣王攥了攥手中缰绳,突地阴阴邪邪地笑了起来。

他看向沧月公子,万军众中,隔着数百米,他的样貌与身影早已模糊失真,只剩一翦影轮廓供人辨认,但于狄荣王眼中,沧月的一切都清晰可见,甚至他那一张被遮住夺天地之色的阴柔冷魅面容。

哼嗤,一个男人长了那样一张不男不女恶心的脸,也难怪他每一次上战场都得将它遮住。

“堂堂一国公子,身高权重,你不去争那楚国的大好河山,为故偏总来与本王争这小小偏隅小地。”狄荣王声调怪异而嘲笑而言道。

“与卿何干!”沧月公子冷笑一声。

沧月公子只除了在面对后卿时,会表示得不冷静易怒,其它情况下,他总是一面阴春白雪的冷清表情。

狄荣王使劲攥紧一把垂落于肩于的狐裘帽毛,深吸一口气后,霸气而阴狠的声音轰轰传来:“战鬼,哪怕尔运兵之策有多厉害,然就凭尔目前的那点兵力来对抗本王,简直可笑,今日本王都叫尔有去无回,在此地变成一个真正的孤魂野鬼!”

沧月公子:“本君手上的兵力确实不多……”他不徐不缓地说完,便又道:“但本君已掌握了三府秘藏于飞泉的军队,想来你拔途疢蝼屠城定也不会搬师全军出动才对,如此想来,孰胜孰负,倒亦不一定。”

他的声音伴随着一种得意与谑笑传向狄荣王耳中。

狄荣王一听这话,顿时面色一下便阴沉下。

三府的军团本该由他接手的,他舍了许多利益与其它几族共同攻陷三府,击溃了边城防军,却不是来白白便宜这在后面捡甜头的沧月的!

一想到本该沦落到他手中的东西却一下落入别人手中,这种触手可及偏错手而失的滋味够他呕恨许久了。

这一切,都是那个与戎巨相识的楚人所累!

若能再遇,他定会将他扒皮挫骨,一消此战之恨。

“尔等楚人便是喜欢这种口舌之争,今日,便让本王再来会会你吧,上一次,本王只可使动五把剑,如今五剑已齐,且看你这次还有没有如此运道,可以反败为胜!”狄荣王仰天狂笑一声,便哒哒哒哒策马扬灰,朝着沧月军奔去。

狄荣王修的乃【太乙九星幽卷】,此功法共有九章星幽卷,此功法乃一层叠重一层般练习,得一而乘二,得二而乘四,得三而乘八……而每习完一章,便可使用一章星幽卷的剑法,以此类推,当他习满太乙九星幽卷的九章星幽卷之后,便可共同使用九柄九幽长剑,而此时得九则是“大圆满”,威力不可估量,据闻习成九章星幽卷的大宗师,其九剑齐发,可达毁天灭地之功效能耐。

而如今狄荣王如此年纪便已习得七章【太乙九星幽卷】,这便说明他潜力惊人,已达“小圆满”境界,早已超脱了许多练习“太乙九星幽卷”的前人,但是否能够修练成“大圆满”境界却也未可知。

要知道“小圆满”达到“大圆满”,可不是只是两章星幽卷的问题,而是桓横着天与地的差别,若说七章前习的乃人修,而第八章后,却是一章一步成圣,二章二步成神。

修行“太乙九星幽卷”这种高深功法的人,连六、七章都较少习成,更遑论第八章,而从第七章至第八章,最后两章星幽有人乃至终其一生都摸不着门槛。

沧月公子得他邀战,两将头对头,心中亦是战意亢奋,他闪出腕中的剑光霹雳一般疾飞向对方所在的风中。

来到沙场当中,空旷的地界遥遥远远,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他们两人的存在。

沧月公子运气真气使蟠龙剑如获宝光一般,只听得那破碎一样的寒光闪过狄荣王面前,他桀桀怪笑一声,便一转手臂,从身后拔出一剑,而那一把九幽剑似有灵一般灵巧而活跃地于他的指间旋转起来,并越转越大,越转越高,脱离了他的手指后,整个飞入天空,搅动了那弥散在天空里的声音坠落下来,几乎将沧月公子的人与马都一并搅了进去。

马声嘶鸣,乱蹄而动,沧月公子身似跃起,手中长剑极速舞动而起,他用真气一震开了剑端,化解了狄荣王的攻击。

双人便正式对战了起来,两军见头头正酣斗中,两军的将领亦挥兵一并冲杀了起来,眼下的他们早已布兵完整,有着一套属于自己的战斗模式。

一场血腥恶战就在这样瞬间爆发,成千上万人人,一同冲击,刹时间,杀声震天。

陈家军的飞羽军轻键而灵巧,擅伏击与后方辅助,而骁将则与沧月军的斧军一并冲击前线,只见无数短斧翻着斤斗,冲着蛮夷军横飞而去,只见前一批兵卒来不及招架,便被无数短斧连劈带砸,杀得血肉横飞。

陈家军的骁将手中霸王枪用于对付敌人的骑将却十分得力,如那些侥幸躲过短斧的军将,被众陈家军蜂拥围上,倾刻被刀刃给切剁成残,要说这沧月军的实力便不容小觑,再加上陈白起训练的陈家军骁将专攻骑兵,直接横扫蛮夷前锋。

此时此刻,首批外围激战正酣,可以算是沧月这边胜算较大,可紧接着蛮夷白狄大军援军便有备而来,他们身着全套盔甲,刀牌长枪弓箭齐全,前面则是步兵方阵,担任攻坚主力。

后面又是有着骑兵纵队,担负机动兵力,随时待机追击溃散之敌,说到底沧月军内的杂牌军队太多,三府的主攻力分布三处,沧月公子只来得及收服其一辚家军,其余二支亦不赶得及而来支援,如今加上陈白起的军队三合一组成的新训推牌兵终究不够严谨,一下便被蛮夷攻陷了侧翼防线。

眼见侧翼被攻陷后,接着便是后方受难,军师不得不发号施令让前线的猛将跟骑兵返回后方救援,如此一来军队密集的前线进攻自然便有了无法弥补的缺陷。

另一头,沧月公子蹬身跃空,第一剑便破空朝狄荣王挥出,狄荣王索链九幽剑两柄飞挡,他便第二剑再度挥出,他的真气加上蟠龙剑的属性加成,实力大幅度提升,竟与狄荣王势均力敌。

狄荣王剑索似软鞭一般朝着沧月子绕颈,他第三剑当的一声出击,便击在沧月公子的剑刃之上。沧月知道他的太乙九幽剑法奇幻,倘若久战自己到底吃亏了些,但他胜利剑法拥有短时期的加护猛攻,但见他站立不定,正好凭内力将他兵刃震飞,双剑相交……

再次不约而同的纷纷跃起,在尘挨之间跳跃,两人的剑气都已经到了崩溃的极限。

在他们四周围的空气简直被绞碎得厉害,如重灾区一样一触不死即伤,谁也不敢轻易靠近,只能够隔着一段距离,避免被波及。

眼看着沧月军渐渐落了下风,此时从万军头顶上一道宛若蛟龙一般腾跃而起,此人手举一杆三丈高的标识竜绣大旗,身似轻烟浮光掠影,一个盘旋而立,风起而衣裙碧波荡漾,满地阴黑煞天开骸,她于深处雪浪堆中谪仙飘逸呈面目。

“众生苦难,诸君战且为何战,当今明悟透彻。可怜那无定河边骨,何不听吾一言,且休战事。”她一声嗟叹响彻整个激战的天空,就像晴天闷雷一般,直轰得人耳膜生痛,脑袋发懵。

这正是“音惑”达到一定境界时所产生的物理威力,如万佛之间穿耳,精神无不受雷殛。

此人就像那从天而降的仙人,她一出现,只见沧月军那边就似打了鸡血一样,霎时众人便觉体内的力量猛涨,鼓足了士气后,再兵刃交加,先前趋于弱势的情势便悄然转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