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章 谋士,阵法升级好处多/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此话何意?”狄荣王直直地看着她。

陈白起与沧月公子对视一眼后,见其并无不悦或抵触之意后,方开口道:“为表示双方友和之意,吾方愿意归还山戎大将赤木合,另外于疢蝼居住的当地巴哒族、孤竹族、林胡与楼烦等族人,相信以狄荣王亲民如子合盟友族,定会愿意看到他们平安重归故里,与族亲血脉重逢。”

狄荣王听到赤木合时,眼神突地忽明忽黯,像灯芯被拨动突地爆发的强光却又转瞬被冷空气冻结起来,他眼神牢牢锁定陈白起,却是隔空对着沧月公子冷漠道:“此女,能够代表你的话?”

沧月公子看了陈白起一眼,眼光斜挑暗视,于一派冷清之中,却于暗处流露出一丝柔情,只是转瞬已恢复常色,他人很难察觉。

“她可代表本君之事。”

这一句话,甚重。

不是指语气重,而是代表的份量重。

这世上君民有别,尊卑分明,以沧月公子之尊于楚国不可谓不是举足轻重之位,然,他却拿自己与一名姑子相提并论,且不论此姑子究竟有何能耐或有何特殊身份,但她毕竟是一介女流之辈,以他之骄傲,以他之清高,如何肯如此纡尊降贵。

除非……此姑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非同小可。

狄荣王脑中有了想法,面上却无动于衷,他考虑了许久,方道:“善,本王可暂收兵,不与尔等在此纠缠,并亦不计较你沧月趁人之危缴获了三府的兵力,然有一事,尔等必须给本王一个交代!”

沧月公子暂不置可否,只问:“何事?”

但陈白起却一看他神色有些不对,如此咬牙切齿怕是想起了恼怒之事,她转眸一想,便想到了什么,于是立即先声夺人:“狄荣王可是想问之前公子派去拯救三府之将领?”

狄荣王猛地盯向她,虽一言不发,但气势迫人,带着杀意。

明显陈白起猜对了。

陈白起嘴角微不可察地抽搐了一下,便正了正色,虽面容上的诚恳被斗篷遮挡住了,他估计看不见,但她力求声音能够力透纸张,拳拳诚意:“实不相瞒,那人并非沧月军中将士,他乃一名江湖的奇人异士,懂模范且拥有高超的易容之术,此人常惯于江湖中闯荡,过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此番只因公子于他有恩在先,他方相帮在后,如今他功成身退,自当离开了沧月。”

狄荣王一听陈白起满口虚伪推托之词,只觉火懑胸腔一阵起伏后,他不阴不晴地笑道:“那他是谁,何方人氏,面貌……”

陈白起截了他的话,一副为难的语气:“狄荣王有所不知,他擅长易容之术,即便于军中亦是易容打扮的模样,吾等不甚详细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知他唤贾闽,至于何方人氏,便难猜度了。”

狄荣王一噎,也问不出话来了,只管凶狠地瞪着她,只觉喉中的话都被堵完了。

此女好生地狡猾与厉害!

瞪久了眼亦酸了,却见此女挺直了背脊骨,但脸皮却跟糊了浆的墙壁一样厚实,他索性也不瞪她了,转头沧月公子。

“与此女相伴,战鬼你可倒是要小心了一个不留神,便阴沟内翻船了!”狄荣王斜向沧月公子,不阴不阳地笑了一声。

沧月公子薄凉地撩起眼皮,淡淡道:“吾河宽似海,不惧翻船之嫌,况且……”他看了陈白起一眼,垂下眼睫,勾起一抹似悬崖之花般冷艳高贵的笑意:“她从不舍得吾输,事事以吾为先,倘若此生让吾甘心因何事而失意,吾宁愿为她。”

此话一落,陈白起那虚伪的神色便怔呆了,她脖子僵硬,移不动一分。

不妙啊,不妙……

而狄荣王一听这话,却是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就像听见一则什么笑话一样,他这一笑,不复原先笑着总是那样阴晴不定,皮笑肉不笑,倒像是破除了满脸阴翳与乌云,露出了难得的真性情,那坦荡,豪爽,随着阵阵的笑气于空气震动中传扬开来。

陈白起下意识朝他望去,正巧撞见他的笑容,他面容涂染了荒诞而诡魅的纹身,这一笑,似魔花爬满了眉眼,冶艳生逦,竟混合着一种魔性的美态。

但这样的笑就如昙花一现十分短暂,尚来不及陈白起多看,下一秒,他的笑声便嘎然而止,他收起了笑,一双带着猩色的眸子带着饿色般危险地盯着陈白起,眼底竟流露出一丝诡异而晶亮的东西。

陈白起蹙眉,正察异样,却见狄荣王已然猝然出手。

“尔于本王面前长篇大论如此之久,尚藏头露尾,一副小人之态,且让本王看看这能让战鬼说出这样一番儿女情长的姑子,究竟是何等倾国倾城的娇俏模样!”

狄荣王出手很快,几乎就在他开口之际,身影已袭上陈白起的门面。

然而,他没有想过,陈白起的反应亦不错,就在他靠近的之际,她已有防备,并出手进行反击。

她身子如乘风凌虚般的飘行而后,几个起落,已到了棋杆之后,而狄荣王犹如附骨之毒般的掌力却是不为所动,他双手如穿花蝴蝶,顺势一个冲步,掌势不断变幻残影重重,令人辨别不清其出势,便欺上其身。

这一掌看起来气势迫人再加上先声夺人,一时间强大的压迫好似天崩地裂一般,但实则狄荣王的强项并非掌法,这掌势亦是造势多过实力,陈白起自知这狄荣王不出九幽剑,而使掌法便不是存心要致她于死地,顶多是教训她一番,顺便落了沧月公子的脸。

陈白起自是不能相让,她于沧月公子道:“公子,且借配剑一用。”

本欲出手相帮的沧月公子闻言,心中便了解陈白起的意思。

他抿唇阴郁于原地犹豫了一会儿,心中着实不放心她一个应付劲敌狄荣王,却又不想驳了她的面子意愿,就在他踌躇之间,配剑蟠龙已然被陈白起一个揉身探囊拿去。

无法,他眼下只能静观其变,倘若陈白起不敌,他定第一时间护上。

而取了蟠龙剑的陈白起,当即迎上战局。

狄荣王笑喝了一声:“好!想不到你除了脑子不错,武功亦不俗!”

陈白起对此评语缄默不语。

她实力的确差狄荣王一截,是因她不能再开口说话分神。

两人之间那快得便只能听见战斗的声音。

其实陈白起明白,狄荣王这人向来自负桀骜不驯,他虽心中赞同她所分析的道理,亦知道接受她所提议的条件是最好的选择,但他却不是心甘情愿受之,他好不容易进行到这一步,本想将疢蝼一锅端,却不料这锅中早躺了一只老鼠将锅中好物食了一大半,他自是又愤又恼,急于出气。

然,他身为一国之王,却又明白何为情势所迫,审时度事的道理,于是他在左右不顺畅的情况下,便借了一个由头,来以武发泄心中不甘的怒意。

想来他原本是打算以她为诱饵引沧月公子出手,却不料,陈白起竟亦能够招架他,于是,他便干脆与陈白起较起真来。

所幸,陈白起在来之前兑换了一颗提升战斗力的丹药,只是这类丹药一向很贵,于是这一下她又耗掉了一百功勋值。

但是,这一次她接下的系统任务却让她觉得这点损失是赚得回来的。

任务名称:【化干戈为玉帛】

任务内容:狄荣王于疢蝼势广人众不可小觑,请帮助沧月公子进行出谋划策,令疢蝼平息一场生灵涂炭,可使沧月公子保存足够的兵力反击楚陵王。(提示,可用支线任务目标人物赤木合进行谈判。)

任务要求:(一)让以沧月公子为首的沧月军与以狄荣王为首的蛮夷军平息战争;(二)令狄荣王退兵。

任务奖励:经验值320000,功勋值500。

这个任务陈白起自然是接受了的,在接受之后,她认为凭她如今的各方面状态可能无法抵挡狄荣王,便在服了一瓶中型生命药剂痊愈伤势后,便去功勋值商城兑换了一颗丹药来提升总战斗力,另外用符文石将“阵法”中的“*阵”进行了升级,提升成了“迷幻阵”。

随着阵法的升级,原来“*阵”的效果亦有了新的变化,原来“*阵”的效果是,使人的意志在阵中渐渐迷失,受到施术者掌控其身体意识。

但是这个“*阵”有一个很大的弊端,便是对于意志力较强的人,却很难使其受到干扰,可谓是用来对付一般人则太浪费,毕竟需要耗费大量的精神力启阵,可若是用于对付不一般的人,则又很容易令受控对象脱离掌控,失去了阵法的意义。

而“迷幻阵”却是不同的,它从原先的被动被新增了其它的效果,很大程度阵中是具有危险与攻击力的,它能令施术者自身受到的任何伤害—40%,速度+10%,而对敌伤害+10%,而当施术者生命值低于30%时,它甚至可以发动一次性精神攻击,受阵中人受到精神损失。

但这个迷幻阵其效果只能维持半个时辰,这其实对于精神力的消耗亦是不容小觑的。

不过,对于陈白起这种精神力远远超于常人,精神海比较宽垠的人而言,哪怕是受了一定程度的创伤,但用于支持一个中级阵法的运作,却是游刃有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