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谋士,疢蝼战役的结束/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说运行亦不困难,但若想催动阵法用于其它,如防御或者是攻击,对于陈白起目前精神海受损而言却是不容易了。

无法将迷幻阵发挥最佳效力,只小小地给狄荣王制造一些障碍,却不多费事。

狄荣王掌势滔天,他的掌法如人一般,攻猛刚裂,袭夹着暴风雪般凌厉,陈白起与其纠缠不多时,便转变了战技,不欲力击,她反手举剑,平举当胸,尽量避免与其正面交击,但目光却始终不离狄荣王之手。

如此便引得狄荣王更是趁胜追击,而在他认为一切都在掌控中的时候,而陈白起却是不退了,她抿唇一笑。

而从斗篷下露出的姣好白皙下颌,那轻微而从容勾勒的弧度,恰好落入狄荣王的眼中,他瞳仁定了定,他虽心中笃定此女绝非他的对手,但仍旧从心中谨慎了几分,只因她那诡秘叵测的手段。

掌面卦得她一身质地轻柔的绸面斗篷如水面涟漪般泛起,斗篷被掀起,她的唇、鼻,半面绽现,他正等着揭晓她的面目,但下一刻,他尚不及碰到她,只见她猛地一抬头,便是一只鬼头从她的面上冲卷张牙舞爪而出,那骤然放大的鬼面凄厉张嘴,似喷啸着毒雾瘴气,狄荣王眼眶瞠大,猛地收掌,下意识急遽退后。

只是,在那鬼头即将吞噬他的头部时,却又在转眼间消失不见,如同幻觉一般,狄荣王惊下心来,左右环顾,心中突生一念,他气势汹汹地瞪着陈白起,面色沉冷:“这又是你使的鬼把戏?”

陈白起一拂气流平息,搁下剑反背于身后,对着狄荣王平和而道:“如今两方军队皆被挡于阵外,时间若拖久了必另生事端,如今打也打过了,狄荣王可曾愿息怒。”

狄荣王自知他又着了这陈氏的道,这陈氏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如今被她困于阵中,先前不知,但此番一战试探下来,她武功亦不弱,算得上是当今的高手一流,倘若她再联手战鬼一同对付他,他或许亦难取胜。

眼下之势,分明将他由胜转劣,不得不妥协他等的建议。

“陈氏、战鬼,本王接受尔等的‘诚意’,今日便暂且收兵,不过……”他阴长的睫毛下,猩眸闪炙不定,拖长尾音,表情令人猜不透。

陈白起与沧月公子面色平静,静候其音。

但突变就在此时,“咻”地一瞬,空气中传来嗡鸣之声,从狄荣王手中划出一柄九幽剑朝陈白起直直刺去,而剑尖刺穿了陈白起头顶的帽檐,顿时斗篷滑落,陈白起一张微怔的清丽温婉小脸暴露在空气之中。

狄荣王邪邪地勾起嘴角,用一种挑剔又嘲开的眼神盯着陈白起,他的视线从她的眉眼滑上嘴唇,朝沧月公子笑道:“原来战鬼不爱倾国倾城,却爱这小家碧玉,倒是口味独特啊。”

的确,陈娇娘的这张面容算不得上是什么绝色美人,但却十分耐看,就像一本无字天书,内藏着无尽玄机与意味深长,值得深品。

关于这一点,沧月公子自知甚深,然,出于私心,他并不打算告诉任何人她有多好,因他想独藏这一份特别。

见狄荣王向陈白起出剑,他眸色霎时阴沉,杀意止不住,但见陈白起无碍,无伤毫发时,便又抑止住了,他冷冷一笑,反讥以唇:“关于这一点,本君的确比不上狄荣王的口味,据闻狄荣王不好红妆只爱……”

不爱好妆?难道他爱的是……陈白起表情诡异地看向狄荣王。

“闭嘴!”狄荣王已知他要说什么,顿时火冒三丈,朝着他掷射一剑。

沧月公子身影一旋,闪避开了,见他如被踩尾的猫一样炸起毛来,恶意冷笑。

狄荣王深吸一口气,朝两人冷哼一声:“战鬼,陈氏,此事,本王且记下尔等了。”

陈白起被提及,确也无奈,心知她定是得罪他了。

看得出来,这狄荣王可不是什么心胸宽大的人,被他记恨上绝非是什么好事儿。

虽心中无奈,但她面上却无表现,只屈膝一礼,端是颀然接受:“陈氏不才,承蒙狄荣王错爱了。”

狄荣王一听,脸由红转黑了。

此女的面皮果然够厚!

这两人还当真是绝配,都是如此的可恶、可恨、不要脸!

——

当迷幻阵破之际,困于阵中之人一下便如一黑洞中抛出来,重见了光明,而当狄荣王一众重新出现在众军的面前之时,蛮夷军将一拥而上,生怕他们的狄荣王中了埋伏诡计有任何的损伤,另一方面,他们亦准备发动全面围剿,势要将沧月军杀个片甲不留。

众军第一时间将陈白起与沧月公子围住,寒铁戟枪直指两人,眼中的杀意如血欲滴,眼看着下一秒便要将两人戳成肉酱时,所有一切都被狄荣王给阻止了。

蛮夷军茫然震惊,不明所以。

眼看到手的胜利,何以弃之?

狄荣王并不与任何人解释,他强蛮惯了,而他的命令既下,哪怕众军再多的疑惑抗拒,亦只有遵从。

陈白起见狄荣王遵守承诺,便让人将赤木合等一众带来,当着众军交还予狄荣王。

系统:恭喜,【化干戈为玉帛】任务已完成。

系统:狄荣王对你愤怒值+50。

若说前面一个消息令陈白起笑的话,下一个系统消息便令陈白起哭笑不得。

自从当了这“谋士”一职后,她就没少四处拉仇恨值。

狄荣王带着大军愤愤不懑离去之际,而陈白起亦被众人欢天喜地簇拥着与沧月公子一道返城时,只见从狄荣军中奔来一人,他起先是由两人搀扶着行走,到后来,见到陈白起的身影之后,他急俗冲破人群阻碍,却被反应过来的沧月军刀斧夹击、喝止。

眼看他已无法近身,他突地一下便跪于地面。

沧月军一愣,不知此人究竟要做什么?

他跪在地上,一点一点挪动膝盖,朝着前方的陈白起移动。

此时,见他如此卑微低姿态,沧月军一众竟下不去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这样跪着前行。

“女郎——”

前方,跟在沧月公子身后返城的陈白起听到一声熟悉的叫喊,脚步一顿。

她当即转过身来,当看到跪地移动之人时,目光一震,但却又很快便掩下来。

她先是向沧月公子告退,沧月公子看了那人两眼,便挥退众军先行离开,容她与那人单独相处。

待沧月公子带军离开之后,她方来到那人的跟前。

“你这是做什么?”她的语气带着苦笑。

陈白起想将他搀扶起来,却遭到他的拒绝。

陈白起知道他这人历来是固执的,便亦不坚持了,她道:“巨,这几年,你一直都跟着我的身边,却一直都是孑然一身,在楚国你无亲无故,如今却能够寻到你的亲人,恭喜你了。”

巨闻言,面色苍白。

“我知道你一直在左右为难,这其实的确是左右为难的事啊。”陈白起眼神望着远处。

“难”在立场与血脉种族之上,人这一生,一切的所有都是立足在这上面,倘若失去了,他还剩下什么?一具无自我的空壳,一个没有未来过去的空白之人。

她自是不愿意他为了她而变成这样,她希望他能够活得自由而快乐,除了他眼中的她,还能够拥有其它美好的色彩。

巨听了她的话后,脑袋低低地伏下,他颤抖着身躯,久久不语,最后重重地在她面前磕了三个头。

地面已染了血迹。

他哑着干涩哽咽得几乎失语的声音,道:“只有女郎一声,无论巨在何处,哪怕天崖海角巨亦定会回到女郎的身边!”

陈白起笑了一下,但笑中却有些寂落。

失去了他,她总有一种失了左右臂膀般的痛意,但她想,她是不能流露出来让他难受的,因为她想让他走的安心。

“巨,你起来,从此你亦不再是我的仆伇,而是白狄军的将军了,如此姿态着实不好看。”

陈白起将巨扶起来。

这一次,巨没有再拒绝了。

巨看着她,这是他第一次用平视的目光看她,但只一眼,他便像是冒犯了心目中的神一样,迅速垂下眼。

其实……他真的不愿意离开女郎。

当初在牢狱救下那群被三府关押的蛮夷族后,意外被人认出来了,在阴差阳错之间,被人带回了山戎族。

在最终确认了身份之后,见到他的那些盈着泪眶失散的亲人们时,他的内心竟是茫然而冷漠的,因只要一想到离开女郎的身边,他便有一种剜心削骨之痛,哪怕面对这些仅存的至亲旧友,他亦无法开心不起来。

只是,他以往可以埋头掩耳将一切都抛弃地留在她身边,是因他觉得她需要他,但随着她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她亦越来越耀眼时,他便显得无足轻重。

这样的他,他不知道留在女郎身边究竟有何用处。

既然,眼下她已不需要他了,那么他就趁现在这个机会,好好地让自己变得更有能力更有价值,到那时候,当她需要他时,他定会再次义无反顾地回到她的身边。

他是不会离开女郎的。

他这一生,即便是死,亦要葬在看得到她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