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谋士,新王登基(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郎,保重。”

“巨,珍重。”

在巨被拖着一身黯然病体经两随侍扶持离开之后,陈白起独自一人立于黄土旷野之上,面朝远处绵延起伏山嶙云海,怔神了许久。

风静悄悄地划过,她鬓角发丝缕缕散开,抚弄过她纤长柔细的睫毛。

姒姜不知何时便来到了她的身后,他抄着双,嘴唇几度张阖,却又百般无趣地咽下。

见日落西山,另一外城中之人挂心催得紧,他亦只能打扰一下她了。

他抬起眼皮瞥了一下陈白起木然的侧脸,她肤色莹玉,映着暮落霞光,有一种光华自转敛神收的韵味,只一眼,他便收回了视线。

“你说,这巨当真是块无情的石头,我与他好歹亦相识一场,他却只懂得眼巴巴跪着跟你来道别,对其它人却真是一点都没放在眼中,倘若下次让我再遇见他,定好好训斥他一番。”姒姜眺望着山涧处的一片薄云,似真似假地嗔骂道。

陈白起对他的话、甚至声音都没有反应。

姒姜呼了一口气,无可奈何道:“你不是一早便知结果会是如此,又何以拿早知道的事来郁闷自已,闷闷不乐呢?”

陈白起这下才出声道:“相伴数年,他总是最明白我的一人,如今人离开了,到底是不舍的。”

姒姜道:“既是不舍,何以不出声挽留?你知道只要你开口,他是绝对不会离开你的身边。”

陈白起摇头:“我是不会开口的。”

语讫,便一若往常般无事,她缓步转身朝回城的方向走去。

她什么都明白,又如何开口挽留呢?

而姒姜则站在了原地,他掉头望向蛮夷大军离去的方向,心中暗忖——其实说巨是石头倒是说反了,他其实很聪明。

他明白他继续这样留在陈白起的身边,迟早只会变成一种可有可无的存在,如今他毅然放弃她身边的位置,在外替她征战沙场铺立建业,只最到时候他功满归来,于陈白起而言,便是一种无可取代。

所以孰轻孰重,在这种大问题上面,他倒是掂量得清清楚楚。

大智若愚啊。

姒姜嘴角徐徐展开一抹笑,他道:“巨啊,期待你的再次归来。”

——

在山城的一处樟树林的隐秘矮坡处,叶叶片片遮影处,一名身着长襟青衫,披着青裘银鼠外袍的青年男子眺望着前方最终落幕的战局,意味不明地笑着。

“你说,这公子沧月究竟前世修了什么福,这无论遇上何等危难紧急,总能够化险为虞,令人啧啧称奇?”

这名华贵青年男子身后站着一人。

此人覆着一身斗笠幕蓠,容貌身形不详。

“再强的气运亦总有用光之时。”那人冷淡应道。

听那悦耳吐辞似水般纯澈声音乃一名少年。

“倘若不是运气呢?”华贵青年男子捏着下颌,沉吟道:“若是人呢?”

方才因与战场隔得较远,许多细节看不甚清楚,因此他只见一神秘之人突降战场,将那剑张弩拔的局势一下扭转了过来,而沧月军亦就此化险为夷。

不露山不露水的少年缄默不语。

一个人自言自语倒显得神神叨叨的,青年男子得不到回应后,亦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他侧过脸来,那张如沐春风的面容擒着笑:“姒四,你当真不愿再回到她的身边?”

“稽大人莫非想打算反悔?”清丽旎脓声音的少年一下沉下神色,不答反问。

“只是可惜了……”稽婴斜向他,眼中的柔声带着遗憾,他道:“毕竟是这样一名当世难觅之才女。”

“可惜的是她只是沧月公子的人,其它人……”少年抿紧双唇,潋滟双眸压抑着寒意,负气道:“在她的眼中,皆不屑一顾!”

“是啊,不屑一顾。”稽婴喃喃,他想起她那一双薄凉却透彻的玲珑双眸,笑道:“可越是这样,便越想让人想得到……这或许便是人的顽根性吧。”

姒三不语,隔着挡幕薄纱,他眼神却是复杂而忍耐地望着城中位置。

他知道,陈白起是因沧月公子而来,如今沧月公子现身于此处,她定亦会跟随而来。

或许,她就在那座城中吧。

那一日,楚国突袭秋社,兵荒马乱中,他被人挤推攘拥跌倒,眼看着即将被人践踏而亡时,却被去而复返的稽婴给救走了。

他当时,并不知道他为何而归,亦不知他因何而救他。

而如今,他却知道了。

他将他带到安全的地方后,姒四便央求稽婴带他去找陈白起,她当时与孤竹少族长一起,定会被楚人当成反叛者,若不救她,她只有死路一条。

稽婴当时亦犹豫了一下,却并没有答应他。

他言救他只是顺手,但若救陈白起,却是尖刀上行走,险境横生。

她与他,本就所处环境不同。

他只是一名不受孤竹族看中之人,他的生死无人关心,但孤竹族的少族长在如此险境之下却不忘带走一名楚人,由此可见,她很重要,他若想要带走她,必是不容易。

再加上,他并不愿意露面于公子沧月,因此他无法答应他。

虽然,他救姒四的初衷,便是因为她。

当看到姒四独自慌怆倒地,即将受乱脚践踏而亡时,他本欲冷眼旁观,却突然想起在台上,偶尔瞥见陈三望向他之时,那不同于其它人一般人那般冷漠浅淡的眼神时……

他想,他虽救不了她,但至少,在他的能力范围内,可帮她救下此人。

姒四被稽婴带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他派人看守着姒四,而姒四内心担忧着陈白起,便不断向稽婴打探消息,但稽婴却对他的请求不予理会,他原想直接跟稽婴不告而别,偷偷地再回一趟秋社查探究竟,稽婴却在这时告诉他一个消息。

陈白起还活着,并且如今是跟沧月公子在一起。

却原来先前带领楚军围剿秋社的人便是沧月公子,如今两人意外重逢相认,自是平安无事。

得知陈白起被救,并与沧月公子在一起之时,姒四却突然好像一盆冷水被人浇醒。

于是,对于是否重回陈白起身边,他有些意兴阑珊了。

他觉得他回与不回,好像已无关紧要了。

陈白起身边已有一个姒三,便也不再需要一个姒四。

可他不回去,又能去哪里呢?

这时,他已猜测到籍婴的身份乃大秦贵人。

于是,他再三考虑,便决定跟着稽婴回秦国,于秦国效力。

一切的一切,他决定重头再来过,若有缘,他会再次与她相会,只是那时,他冀望定不会再是如今这种只能够仰视她的卑微落尘的模样。

“你知道,吾将你留在身边是因为什么吧?”稽婴笑问道。

他有一双清雅的双眸,但瞳仁却偏浅墨绿色,若非反映着阳光便不易察觉,就像那长年累月不经光照的绿色藤蔓,带着一种摄人魂魄的寒悚感伸出将人纠缠住。

姒三面色微白,不敢与其正视,他掩下靡靡长睫,道:“小人自知。”

“留你于身旁倒亦无碍,别人怕那赵国寻算后帐,受你拖累,但秦却不畏……”稽婴顿了一下,眼波流转:“吾留之,便是为她,是以,你要随时谨记这一点,只盼以后,你能够发挥一点用处。”

姒三低下头,缄默了许久,方难堪艰难地回了一句:“诺。”

——

此番沧月公子前来疢蝼只为将养肥的三府宰了下锅,如今肉已煮好吃到嘴里,自然是准备搬师返回。

从前线传回来的战报,在偃师、登丰与渭京以北的战事已进入了拉锯战,而在沧月公子带着大部队重归之时,一切便有了新的转变。

沧月公子未死一事,霎时如春风一般红遍了楚国上下。

在南,孙鞅与勋翟离开了偃师,他们在滇池屯兵,前不久因争夺徐州与公孙珗宣战。

勋翟领军将公孙珗的一众大将杀得丢盔弃甲,直接破城而入,而徐州众能人、将领见公孙珗大败,皆嫌其无能,又唯恐自身遭到牵连,思前想后,连夜便纷纷主动前来投靠沧月军。

因离丹阳最近的徐州被沧月军给轻易拿下,并且沧月公子一众因沧月公子的回归更加气势如虹,许多沧月公子以往相识的旧部闻信,便不再瞻前顾后,毅然前来投靠加入,因此沧月军队一时更为壮大,如此一般势不可挡地直攻丹阳。

另一头,楚陵军听闻沧月公子竟死而复返,并不断壮大着军队势力,一时又急又恼,就像一头被逼入绝境的疯狼,变得更加骄横残暴。

他挠头槌胸,突然想起了要宴请百官。

在席上,他讲起朝中有许多人都在偷偷地传信想投效公子沧月,说着说着,他竟将他所认为与沧月公子以往有私的兵士与官员都抓了起来,并当堂切掉四肢,开胸破肚,用大锅进行炖煮。

看着那白花花的人肉与满地血黄,百官吓得直打哆嗦,连筷子也不会拿了,而楚陵君眼底暴虐猩红,命着他们必须将那锅肉食下。

这一夜,百官无不呕吐晕厥,哭求哀嚎,然楚陵君却疯狂大笑:“这便是想要背叛本王的下场,尔等且好生看着,谁若与公子沧月有信,本君便将他们统统杀了!杀了!”

百官看着如此癫狂的楚陵君,皆惊——楚陵王怕是已然疯了。

如此之君,他等莫非还要愚忠固守?

所有人都对楚陵君产生了离心之意。

——楚国因楚陵王的暴仁之政,终于要彻底变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