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身死香魂断(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陵帝青龙十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楚陵帝“病”故,楚沧月遂即位。

一切早已准备妥当,只待楚沧月于大殿祭祀后顺利上书告天。

在这之前传诏大赦天下,尊先王后为昭德王后,得升了大将军孙翟和太尉司马孙鞅辅佐朝政,另又封赏了百官,均晋爵加俸,如此一来,所有人都满载兴至而归。

目前着重的便是重新动工楚宫中被毁坏掉的宫殿台阁,让新君入住处政,而因大赦的缘故,宫中、官府及公卿府中凡四十岁以上的奴婢,都放他们出去做一般的平民,因此楚宫除了必要的守卫防戒,便犹如一座无声的空城。

胜利与安静总会令人麻痹大意,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夜深人静之际,苍幕低靡而温柔的夜色,所有人的精神都在疲惫一日后松懈了下来,晕晕欲睡。

一道仿佛错觉的流光划过,模糊的轮廓于檐廊下若鬼魅仙翼疾步而行,风吹起她宽大的衣袂与的发发,那轻拂过她柔嫩的唇畔,除了风,还有夜色的诡谲。

一路顺畅无碍地来到楚宫的一座偏宛之中,虽说这偏宛前载种着各色香花树卉,但仍旧到处飘荡着一股焦臭糊冲的味道,这处偏宛离后宫很近,那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后宫排房中不知无辜死了多少楚王的姬妾侍女,据闻楚陵王生平从未封任何妃子,哪怕生下子嗣的姬妾亦一样,所以妃殿寝房仍完整无恙地存活着。

陈白起站在寿康宫的偏宛一阴暗的角落内,她估计算了一下偏宛外驻守侍卫后,觉得问题不大,便纵身一跃绕过正门从侧墙跃于树桠枝上,见下方庭园中并无人经过,便跳落下去。

这座偏宛以陈白起的水平如若无境般,她目不斜视在廊阶上走着,直到看到其中一间房中的异样,她方停了下来。

房门紧闭,从房中透出的橘黄的光线与房内那低低缀泣的孩童声,令她确信这便是她要找的人。

她并没有第一时间闯了进去,而是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门外,恍若幽灵,无声无息地缄默倾听起来。

“仲夫,你说父王……父王当真死了吗?他死得很惨,对不对,我……我也会死的,对不对,呜呜……”她听到一个茫然无助的孩子一面抽噎着一面伤心询问道。

“公子……贱奴无能啊,奴救不下楚王,但您定要争气一点,将来好为父报仇啊!”听到这把声音,陈白起下意识皱起眉来。

只因这把声音太刺耳了,就像用刀将嗓子切得支离破碎后再缝补起来,用着这把残缺不堪的嗓音说话,犹如凄厉尖叫的乌鸦。

而且他说话的方式亦古怪,就像嘴里含了个核桃似的,吐字既慢又重,总之听他说话,便是一种折磨。

光凭这把声音陈白起却不好辨别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不过听这楚衍称呼他“仲夫”应当是一名男性才对。

“吾……吾不敢……”楚衍怯弱迟缓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不用看,陈白起都能够想象得到,他此刻应该是将小脑袋低了下去,只恨不得埋进自己的胸膛中去。

“公子!你岂能如此讲丧气话!莫非你忘了——”那徒然尖厉的声音嘎然一止,只觉一股冲煞之气直扑门面:“谁在门外!”

陈白起脚尖一踢,便退出门槛位置,她自没有想到自己竟会被人给发现了,她怎么之前没有察觉到这个叫“仲夫”的人竟是一名隐藏高手。

只见他如闪电般挥出手劈开门扉,却在他意料之外,只见门外空无一人。

他立即抬头望上,再左右环顾。

这时,陈白起于暗光之中,乍现在他的身后,仲夫立即感觉后颈的皮肤一阵凉意,还来不及反应,便觉颈间一痛,便已被人砍晕倒地。

陈白起收回手,低眸盯着地上之人。

她猜测的没错,是一个男人,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他戴着一张铜黑面具,很普通的款式,厚厚的一个铜片打造出眼睛跟嘴巴的位置,用两根绳子绑在发后,他摔落时,面具偏移了些许,透过微微的光亮,陈白起能够看见他那被火烤过又长得皱褶的疤痕皮肤,从脖子领间一直延伸直面具未端……

能够想象得到,他的脸跟脖子损伤程度估计差不相几。

而陈白起是如何猜测他是个年轻的男子的呢?自是通过他的手,那是一双修长而骨骼分明的手,光看手的话,此男子的长相定是不俗,只可惜……如今容颜尽毁,想来那破锣嗓子也是因此得来。

虽说这般毁容的确令人可怜,但与陈白起无关,她顶多是感叹一声,便开始做正事。

她抬头。

这时,房间中,一名瞪着一双受惊的大眼睛,眼含泪水,紧紧抓着绣满福字样锦服下摆的孩子。

他莫约不过七岁,长得比较矮小,长相算不得多出众,但那一身娇生惯养的皮肤却是极好的,在萤萤的烛光之中,透着一种珠光粉嫩的质感。

哦,眼睛亦是不错的,够大,而且会说话。

他看着她的时候,那一双乌溜溜的大眼浸着水光,内里诉说着惊惧、紧张、疑惑……最后竟有是一丝莫名的……解脱。

陈白起一把提起晕倒的“仲夫”拽进房内,她力气大,拎着一个大男人尤如擒着一个孩子,轻松而简单。

她完全不知道这种冲击性的画面落入一个本来就受惊的孩子眼中,有多恐怖。

见楚衍被她吓得确实够呛,喉中呜咽了几声,愣是不敢喊出声来。

陈白起将门关上,只听身后传出一声微弱的倒抽气的声音,她无声地笑了笑。

这孩子倒是十分聪明,没有乱喊乱叫,这或许是因为受惊吓过度忘了,亦或者……他担心他这样做,会彻底惹恼了她这个不速之客,生了杀意。

陈白起转过身,便顺势掀开了头上的幨帽,露出一张素净温婉恬静的面容,移步靠近了他。

只是她这样一副良善无害的面孔,并没有令楚衍放下戒备,他直直地瞪着她,瞳仁一动不动,却愣是没敢移动半步,直到陈白起在他的面前蹲了下来,与他平视。

楚衍很害怕,他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个人很强,她若想杀他,无论他怎么使诈狡猾,都难逃一死。

他额上滴落一颗汗,他呼吸渐渐气促,双手紧紧掐在肉中……他在等她开口。

无论说些什么都好,总比这样一直沉默着,令人感觉揪心。

陈白起果然开口了:“你,要跟我走吗?”

她的话完全出乎楚衍的意料,但他很快回过神来,一面摇头,一边警惕地退后。

陈白起站了起来,看着他:“倘若不走,最迟不过正月初一,你就会无声无息地死在这里。”

陈白起面无表情,很残酷地点明他目前的处境。

她知道,他是个孩子,亦不是个孩子,有些事情他听得明白也看得懂。

楚衍面色一白,如霜打了一样,整个人透着苍凉的惧意。

“尔……尔是谁?”楚衍终于开口跟她说第一句话。

陈白起笑:“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可知,为何名叫楚衍?”

楚衍抿唇不语,只紧紧地盯着她,等她的后话。

“千乘方毂,万骑骈罗,衍陈于岐、梁,东横乎大河……古有记载,衍有延伸,亦有繁衍之意,孳生繁茂……”她说完后,便看着他,正色道:“给你取这个名字的人,定是希望你能够就此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繁茂长大,而你,能做到吗?”

楚衍一听完她的话后,便咬着下唇,眼眶一红,泪水便不停地往下流。

陈白起看他如此难过,定是想起什么难忘的往事,便再加重一药剂,她道:“你可知你父王在临死之前,最后喊的那个人是谁?”

楚衍一听,顿时抱着头,蹲下痛声大哭了起来。

而陈白起因担心他的哭声引来侍卫,拂袍一闪便倏地靠近,掩住了他的小嘴。

硬抬起楚衍的头,见他伤心哭得是鼻涕横流,小脸憋得通红,水汪汪大眼又委屈又难过的瞪着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令陈白起忍不住在心中叹息一声,将他小小的身躯纳入了怀中。

“好生地活着吧,你可知,你是他在世留下的唯一的仁慈了。”而他在世唯一的仁慈也只给了他一人,为他保下了这一命。

——

最终,陈白起还是顺利将楚衍心甘情愿地带走了,原因是他想通了,留在楚宫中必死,跟她一块儿逃出去或许还另有生机,虽然他并不知道她是谁,救他有什么目的,但既然凭她的本事没有将他当场刺杀,这说明她将他带走后暂时亦不会要他的命。

他愿意将这条父亲临死前还掂念的命好好保护着,不轻易枯萎凋零。

在将楚衍带走之时,陈白起并没有将那个叫“仲夫”的人也一并带走,想神不知鬼不觉带走两个人,陈白起自问她本事还没有这么大。

中是,她奇怪楚衍在离去时,为何关不关心那个叫“仲夫”的人的事,他先前与他的对话她听在耳中,分明是相熟之人才对。

于是她便问了他。

楚衍缄默了一下,便十分冷淡道:“那个人不是仲夫,他是一个月前自动找上我的,我并不认识他。”

说完,他便低下头,像一个闷葫芦一样,不再开口说话。

------题外话------

昨天重感冒了,然后下午就赶紧吞了西医配的感冒药,然后……然后……竟一睡就睡到后半夜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