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身死香魂断(八)/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重重地摔倒在地,冰冷的石板跟粗砺尖锐的枝杆,令她伤上加伤,面容上的汗与地上的雪水混着肮脏的稀泥糊在了她白皙的脸颊,令她如一个被撕碎的破烂娃娃一样残败不堪。

而一直昏迷不醒的姬韫因她不支亦翻跌于一旁,他似感应到什么迫切危急的事,呼吸急急喘喘,眼珠子于眼皮下急遽转动,睫毛根根悚立,手倏然握拳紧紧松松,却始终无法挣脱黑暗,睁开眼来。

陈白起鼻翼不断加速地张翕着,眼睑被汗水的咸意给浸湿,一片模糊泛晕,苍白干涸的嘴唇无声地蠕动了几下。

她勾唇笑了一下,却是一副笑比哭还难看。

为何偏偏一切都是发生在今日呢?

若非是替换上一身楚沧月送来的一身普通宫装,她何至于一身装备的攻击力跟防御力都大幅度降低。

若非是她因赴楚沧月之约,而失了应有的警觉性,何至于半分退路跟后手都不曾留。

若非放心楚沧月,她单独入宫应约,又怎会落入今日这狼狈的境地。

若非是拒绝了楚沧月的求爱,为躲避侍卫四处的擒拿,于楚宫中迷途难返,又怎会陷入敌人精心设计的陷阱之中。

……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是……他也参与其中了?

陈白起猜不准,亦不想去细猜了。

她艰难地挪动了一下脑袋,斜向一旁倒着的姬韫,他似乎在梦魇中,脑中紧锁,痛苦异常,她眸底的黯淡与麻木渐渐消失,却是明明灭灭,如烛火被风吹得动荡忽闪。

无论姬韫因何而在此,她都能够猜得出来,起因定是因为用要专门对付她的。

她若无牵无挂,倒是不好拿控,但凡人都有弱点,她的亲人是弱点,她的手足亦是弱点。

拿他来牵制她,倒还真是费煞了一番苦心。

这果然是一场蓄意已久的谋杀。

事情已到了最坏的情况,陈白起想让系统暂时让姬韫进入躲避,但系统却并无反应,想来这便是拒绝了,她明白是她强求了,系统从来便不收任何活物入空间的,哪怕是她,亦总是入睡或者昏迷不醒之后方能入内。

陈白起已顾不得会不会有人在暗处监视了,她撑臂爬了起来,假借阔袍的遮掩,掏出血瓶便咕噜咕噜地灌进嘴中,中型生命药剂一入身体便如一股暖洋融入体内,细细滋润修复着体内的病灶,可惜不能将毒素拔除。

待觉身体感知恢复一些后,她便一翻而起,将身旁的姬韫一把拽起。

她的一只手臂受创严重,哪怕是连灌了几支血瓶亦只是暂时止血,因此她只能够靠着一条手臂将他扯起,她俯下身来,将他托扯于背上,然后再“嘶啦”一声十接扯下装的裙摆,将其扯烂成条状,将他牢牢地绑在身上。

她冷笑一声,大把大把地拿出各种能够用得上的丹药嚼吧嚼吧吞下,拿袖抹掉脸上不知是汗还是血的湿濡感,打算奋力一博。

无论最终逃不逃得出去,她都不会在这里坐以待毙的!

她陈白起,死,亦会变成一根永远的刺,狠狠痛、惧在他们心中!

夜,黑沉得可怕,天上挂着的缺月愈发阴暗,唯宫廊走道与门槛的衔接处的灯笼高高挂着照明。

北面小梅林要内传来了一阵急促脚步声,只见,一名血汗模糊的面容的少女持剑疾驰而过,她身后追击着一群如狼似虎的人。

“噗”的一声轻响,利刃已经没入了一人的体内,那人无意识地发出一声叫喊,眼睛不可思议地睁大了,静静地,静静地望着手中紧紧攥着长剑,面容冰冷而麻木的女子。

“鬼……”他指着她,只吐出一个字,便咽下了气。

陈白起用力地拔出了剑,因是正面迎敌,因此敌人身上的血喷涌而出,鲜红的,温湿的血就这么溅了她一身——如今,她头上,脸上,身上,都溅满了被她杀掉之人温热的血液……

陈白起已记不得自己杀了多少人,亦记不得自己这样持续杀人多久了,她好像不断地逃,不断地躲,却像兜转子一样,永远破不掉这个因她而设的迷局。

看来这暗中之人,想杀她之心甚重,不惜代价不惜人力,一环接一环,一波接一波,接踵而至。

她若非不断灌着血瓶跟体力剂,只怕早已脱力失血而亡。

只要她不死,屠戮还会继续。

此时,整个小梅林的空气都布满了血猩的味道,整个世界仿佛在颤抖,山崩地裂。

林中曾经一个个狰狞凶狠的生命化为乌有,他们有被斩断手脚,有人被割破肚子,有人砍断了脑袋,画面被好像千刀万剐一样,四处肢体崩裂着,躯干支离破碎,地上如修罗地狱般可怖,而整个天空则被血光吞噬。

陈白起手中的剑已斩得缺刃,系统包裹内这么久积攒而来的血瓶已尽,丹药已尽,体力剂也尽了,可她就如同一个不知疲惫,不知疼痛,永不泯灭的鬼魔一样,血红的手,冰冷泛着金光的眼,迫不及待地将一张张阻挡在她面前的脸孔躯体给碎辗、撕破。

她脑中早已失去了理性,只剩下失控的杀戮的……

如此漫长而智暂的一夜,终于将从深沉的黑,破晓了。

于天水相接的地方出现了一道红霞,红霞的范围慢慢扩大,越来越亮,楚宫迎来了初阳。

一夜寒流与冷月以及凝结于梅林的霜花,经山峦中升起来太阳一照射,就像魔镜一样,散发出奇诡的光辉。

山前山后,山左山右,是透着清香的树、烂漫的山花和飞起飞落的鸟儿,那蜿蜒在林间霜雾,被风吹拂得起了鱼苗似的波痕。

陈白起冲破了小梅林,来了湖泊柳岸边,恰巧初升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入她的眼中,这时候发亮的不仅是太阳,云与湖水,连一身阴霾翳沉的她,也成了明亮的了。

她如一具血人般丧失了感知般站在岸边,她身后是无限美好的瑰丽晨景,而她的面前,却是十八层地狱般血腥可怖。

一边极美极纯极光明,一边极丑极恶极黑暗,两相冲突对比,愈发衬得陈白起于界限中的身影诡谲而妖异。

她将姬韫解下,放于垂柳树下,脚步一踉跄,整个人已恍恍惚愡。

这时,湖水之中突然哗啦破水而出十数矫健人手,他们每个人手持一柄三尖猎叉,他们分别瞄准她的手臂、腿脚,腰腹,用猎叉狠狠刺入她的躯干之中,那三尖猎叉尖头带着倒钩跟尾柄衔锵着索链。

这本是设计给猎户渔人用于猎杀大型兽鱼的,这种三尖猎叉一旦刺中骨肉之中,便会牢牢嵌入血肉之中,非轻易能够拔出,一旦妄图拔出,必定会整块肉骨一起拔除不可。

便是这样,他们将陈白起控制住了,再将她整个人牢牢封锁住,利用树干吊在半空之中。

此刻的她,手不能动,身不能移,她脑袋无力地垂下,原本的发髻早已散乱垂下,发上全是染上的血,那猩红的血便顺着她的面颊轮廓滴答滑落。

此时,她已是气若游丝,无力回天了。

但杀人们却依旧谨慎如一,那小心翼翼的步伐,与紧张担忧的靠近,无一不显示他们早已被陈白起那妖魔化的形象给惧破了胆,哪怕她如今早被制服,他们亦是胆颤心惊,担心她还有余力反扑。

陈白起动了动脑袋。

底下的人顿时一阵倒吸冷气。

她似嗤笑了一声,缓缓抬起头,她此刻的脸完全不能看,苍白如鬼的神色,猩红的血液涂满一脸,唯有一双眼睛,却是极亮极黑,但却怎么看怎么瘆人。

“咳咳……难道……我如今已这般模样了,你……还要藏在暗处……不愿意露面吗?”陈白起边说边咳血水,声音已断续难继,沙哑破音了。

一直于暗处之人闻言,叹息一声,方慢慢踱步而出。

他一身青衣博服,外罩青狐裘大衣,根根发丝梳得整齐严苟,面容时常带着三分暖意之笑,美须长髯,看着像一名与世无争的好好先生,但唯有一双世故而精明的眼睛,出卖了他的野心跟抱负。

陈白起看着走出来之人,神色僵木了一瞬,等一连串被她忽略或者连贯不起来的事情终于汇成一个完整的画面时,她方面露讥嘲,神色一片死寂。

原来幕后之人……竟是孙鞅。

恨她,一定要除她而后快之人,竟会是他。

“姬韫……咳咳,原来是被你抓走的,难怪……”

难怪如此轻易便让姬韫失了防备,若是他,自然能够轻易办到。

孙鞅见陈白起如今已是板上鱼肉,便亦不隐瞒,道:“确实,他当初去疢蝼找你,却最后被我的人哄骗先来了丹阳。”

陈白起看着他:“目的……便是为了让我担心,然后再调走我身边的兵马,出外寻找他?”

孙鞅似不敢与她此刻的眼睛对视,他温声道:“陈姑子,你其智如妖,且总会一种诡异手段,你能够入阵却不受阵法影响,且懂得练兵之道,那样一支山野之民竟于短短几月变成了你手中的一支精兵,还有你能够随便出手的武器,几千件兵器竟随手便能够拿出来,你所做的事情每一件都令人不得不认为,你背后是否究竟隐藏着什么重大秘密。”

他的话,已是在袒诚,他必杀她的理由。

“所以你要杀我,是怀疑我别有居心……咳咳,还是怀疑我背后的重大秘密,是与其它几国有联系?”

“倘若你愿意将秘密告知主公,我并非定杀你不可,可你一直隐而不讲,这对于主公而言,未勉不是一件重大的威胁。”

孙鞅一心事主,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如陈白起这样一个不确定、却又有重大能力影响主公的人留在主公身边,只因倘若她有异心的话,那时候对于主公,对于楚国,其威胁与祸害,可想而知。

“因为我强大,有能力……咳咳,所以……呵呵,所以你要杀我?”陈白起竟不知,他必杀她的理由,竟如此地可笑而荒谬!

“你如何不知,这不是主公的意思呢?”孙鞅漠然道。

倘若主公只是一国公子,他或许并非定杀她不可,偏偏主公是即将登位的楚王,而陈白起既不愿嫁给主公,又身怀令人可怖可惧的深沉秘密,因此他不能冒险,宁可杀错亦不愿意放过。

他是给过她机会的,倘若她愿意入宫,以姬妾夫人的身份留在主公的后宫,不再干涉朝政之事遵守妇人本份,他或许会看在她过去为主公立下的汗马功劳份上,不会动她,若她愿意将她隐藏的秘密,向主公和盘托出,他更不会定要杀她。

可偏偏她一样都没选。

陈白起神色一窒,脸色更白了几分。

——是他吗?

幕后想杀她的人,是他吗?

她如今失血过多,伤势过重,脑子早已不复原本的清楚跟理智,她已经不确实了。

她中了毒,唯一服用过的便是公子沧月亲自倒给她的那杯酒,而她亦是在他的邀约中中了埋伏。

她曾经以为,她对他隐藏了许多,她以为他不问,便是因为对她的信任,却不料所谓的猜忌便是这样一步一步累积成仇的。

如今想来,亦有可能是他并不相信从她嘴里得到的话,觉得还不如直接调查来得更准确,只是谁又料得到,她身上所发生的奇异事情,又哪里是光凭人力来调查就能够知道的。

她曾以为她隐藏得很好,可事实上,对于熟悉的人而言,她身上满满都是疑点。

可笑的是,她对他的信任有错吗?

如今想来,是有错的。

所以……对于她这样的不确定因素,他在功成身退之后,做出的决定,便是第一时间……铲除她吗?

“果然这才是上位者的心胸,心狠手辣,眼中眨不得沙,我倒底还是……太天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