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楚王后事 (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没有他等没预料到,甫一入山,便遭遇伏击,敌人利用焄裕山的复杂的地形山势,将他们给困住了。

又道是由简入奢容易,由奢入简却难,以往行军作战,一惯有陈姑子这个万事通带路,不愁遇上不熟悉的路况导致作战失利、迷路或者袭击等等意外。

如今,他们虽考虑到这一点,却仍旧疏忽大意,只在当地找了一个猎头(附近经常入山打猎比较厉害在行的人)带路,亦没有经过细致考查或者派人侦察,直接大刀阔斧地入山剿匪。

可以说,人都是不经惯的,时常有那么一个人如山般高大的人在前面顶着,他们行进的路途便何往不利,但倘若这个一直在前面挡着的人不见了,那么一直仰望着他生存的人,便会因为惯性的问题,失了该有的警觉性与防备,暴露出他们一直忽略的细微缺点。

陈白起到底不是神,她能用这么短的一段时间来树立一支强大的军队,其主打的力道便是“刚”,力量与装备的结合。

相当于一支铁枪,她只反复打磨其枪头的锐利程度,只为一出击,便是雷霆万钧,拥有大刀阔斧之力。

至于,“枪”身的韧度,“铁枪”整体的契合度,与“枪体”本身量度问题等其它的方面的教导,却因时间与空间局限的不够,一直以来全靠她而平定全局弥补这一方面的缺憾。

如今她不在了,她将领导力将给姒姜,倘若姒姜不能够将陈家军的优劣势态分晰清楚,便更易突出这些“细微的弱点”。

倘若是一般战局,凭陈家军的“锐利之锋”,自可所向披靡,直捣黄龙,但若遇上一场“别有用心”的拖延之战,而恰恰便是这种“细微的弱点”,有时候,便能决定一场战事的孰胜孰负。

一入山后,他们请来的“猎头”便将他们带入歧途,再伺机逃脱,而陈家军在遭遇山贼杂乱无序的伏击之时,倒是应对有余并无慌张,那时,他们只道是这山下有这山贼的人,他们在探知他们准备剿匪的消息后,便来了这么一出劣拙的陷阱反击之战。

但在陈家军的心里,他们是连蛮夷狄荣王这般悍匪军都能不遑多让的陈氏正规军,哪会惧意这种不入流的虾兵蟹将,陈家军嗤笑山贼扔石投器威吓的模样,他们甚至没有一套正规的装备兵器示人。

而恰恰是因为他们此刻的大意自满,直接来便中了人家给精心设计的伏击。

山贼不思布局相形见绌的打法,哪敌陈家军的全力反击,见贼人步步败退惊慌跳蹿之时,陈家军等意气风发,不等上锋下令便冲步沿路追击赶上,直到他们追到一个狭窄的山坳处,却突围两边山体传来“隆隆”之声。

却是那些贼人故意将他们引来,橇起巨石将山坳两头仅可供一人出入的出入口给截堵住了,且是狠狠地堵实了。

当然,引他们入局的贼人亦一并被困住了,贼人见已功成,直接便抹脖子倒地身亡,其作风果断,半分不像为财贪婪的山贼,倒像是某种势力下培育出的死士。

一时之间,遭遇这种情况,陈家军一是愕然不解,二是被困惶然懊恼。

无论陈家军他们在山坳内如何推、挤、挖、凿,都撼动不了巨石一分。

这下可麻烦了,完全掉入了敌人的陷阱之中。

只是说来也怪,将他们困住后,原本流蹿的山贼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无论姒姜在山坳中如何威胁、利诱、哄骗,口舌费尽,都无一人前来应话或者谈判,整个光秃秃的山坳寂静无声,十分诡异。

这时,姒姜已觉察出问题了。

他立即与几名策士一同梳理整件事情的前后,蓦然在其中发现一个问题,那便是这伙山贼竟是故意针对他们而来。

作此结果的推论理由有二,一来这群山贼设下的陷阱,不是一两日便可促成,这一环接一环,若论他们的脚程来算,山贼从得知陈家军剿匪的情况,确认,再到布置,设下陷阱,再引他们前来,这前后、过程、顺序、时间上来推算,都着实不甚合理。

二来,瞧这伙山贼一计不成又施一计,且懂得利用人的防范疏忽心理来设计,便知这群人如厮狡猾多端,实不像一群愚民山贼该有的能力,另外,山贼向来行事只为求财,可如今既已抓到他们,既不杀亦不绑,就这样晾在这里,亦十分不合理,

另外,山贼既已将自己一群人给围困住了,他们为脱身定会忌鼠投器,何需定要决然自杀……除非,他们是怕被他们抓住之后,不小心暴露了些什么重要事情,因此,宁可自杀身亡。

按此推论,这伙山贼究竟是不是“山贼”还需得考虑一下。

如今想来,当初茶寮中谈话之人,倒是一点也不怕这周围的山贼报复,故意放大声量宣扬,倒像是故意拿山贼抓走一青年郎君一事,来引得他们注意。

这其中种种的不合理,皆令姒姜十分疑惑。

他想不出,这究竟会是谁在暗中算计他们。

被困了整整三日,寒冬腊月,雪霜加身,所幸他们身上都备配着足够份额的水粮,只是受寒受冻,倒并没有挨饥受饿,不然恐怕他们也扛不下这三日。

而这三日里,姒姜则是坐立不安,他看着苍茫天空飘落的雪花,回想他多次送出的密函始终得不到回应,一开始他可以安慰有楚沧月这座大山庇佑,陈白起不会有事,可如今……

他这颗心始终忐忑不已,他仔细考虑过了,陈家军被人设伏围困,必不是空穴来风,必是得罪了什么人,而这丹阳境内他自问没有暴露身份,亦得罪过谁,更谈不上有什么仇家旧怨,而其它人的身世他都曾经调查过,并无疑点。

思来想去,这事除了陈白起之外,他也想不出什么其它原因了。

若这暗中之人设计陈家军,是为了对付陈白起的话,那么估计这时候,陈白起该是出事了……

一想到这个,姒姜便倏地抿紧冻得泛紫的嘴唇,面容绷紧,心急如焚。

他瞥了一眼脱了外衣铠甲正在砍石的骁将,他身影一闪,便夺过一人手中大刀,一身冷冽寒意朝着巨石那斑驳横纵交错的石面,再发泄似的狠狠砍上几刀。

突然,他整个身子如遭雷殛,僵直在当场,猛地朝前吐出一口血。

“哐当”一声,他手中大刀落地,他双目呆滞地望着被喷出一片猩红雾花的石面。

“郎君,你怎么了?”周围人赶紧赶过来,关切紧张道。

姒姜一把推开他们的搀扶,伸出一直颤巍巍的手,抚在仍在跳动的心口处,面色惨白如鬼:“吾,吾突然感觉胸口处,好像被人挖掉了一块肉……”

他这没头没尾的话,自然没有人听得懂,甚至连姒姜自己都不懂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

那猝不及防出现在心口处的痛楚,简直让他以为,他或许在那一刻就会就这样活生生地痛死过去。

可事实上,这痛,并没有要了他的命。

只是,下一秒,他感觉他心口处一下变得空荡荡的,就好像原本饱满的存在一下被挖空了,那种巨大的空虚感一下席卷了他的全身,令他产生了强大的不安跟惶然。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感受呢?

这个时候的他,并不知道……那是因为,那个曾在他心脏上留上烙印的人,消失了。

——

至冬过后,丹阳的气候是一日严寒过一日,冰天雪地折胶堕指,然在这样的寒冬天气中,丹阳城中却汹涌暗流,并不安稳。

至十二月底,丹阳城便全城戒严,丹阳泜水朝南,东境西北门皆封闭,不允许任何车货人畜出入。

而丹阳城中无论贵族或平民家宅,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一批不讲情面只听命令的冷面军队取出牙牌,讲明来意后便挨家挨户一一搜索,一开始,只找人,后来却变成没有目标的入室地毯式的搜查。

如今丹阳城内外皆有重兵把守,看那军队冷酷无情且认真执行的模样,亦不怕得罪城中权贵,且准备将整个丹阳城里里外外都翻上一遍的架势,倒是令不少人惶恐震惊,莫不是有什么穷凶极恶的歹徒从牢中流蹿出来,或者是有什么能令楚国感到威胁的重要人物丢了?

无论如何私下猜测,这丹阳城中这番劳师动众,甚至目中无人的举动,并没有令丹阳城人有什么怨言,只因他们都知道,这是宫里那位最高权位者下的命令。

据闻,新即位的楚灵王正在找人,至于找的什么人,明面上并没有人知道,私底下,却是心照不宣的。

而楚灵王这般不计代价、我行我素不停劝阻一意孤行地找寻,着实令许多人看明白了一些事情,可问题是,他这都来来回回找了好几遍了,人却始终没有找到,着实令人觉得怪异。

按说,这人若找不到,也不用刻舟求得在一处找吧,要知道人是有两条腿的,这或许人是出城了,但这楚灵王,却像是认定她一定是在这丹阳城内似的,固执执拗地就在城中找。

一月初七,天气阴沉,浊云密布。

距离楚灵王开始找人已过去大半个月了,而这日,终于有人在丹阳淅水附近的小树林内找到一具已腐烂的女尸,这事惊动了官吏,引来的城户官兵,而这具女尸经人辨认,确像是楚灵王所找之人的体貌体征。

楚灵王得到消息后,搁下一切紧要政事,第一时间便马不停蹄地赶去了淅水。

那一日,楚灵王出宫后究竟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很多人都只是凭“听说”。

而种种“听说”中,有一则最令他们震惊,那便是当所有人都掩鼻嫌弃那具已腐烂肮脏的女尸不愿靠近时,楚灵王却是在呆呆凝望许久之后,竟亲自将这具女尸用自己身上干净洁香的狐裘将其裹好,沿途不经任何人之手,跟护易碎珍贵的宝贝似的,一路不放地抱回了楚宫。

而这一件事情,被人绘声绘色地纂写成各种版本,传遍于整个楚国上下,许多人都好奇这具女尸是谁,却经有心人披露,楚灵王洁好自好,唯一与他有过牵扯、且深入关系的,则是那个曾与楚灵王最艰难时相遇,最困难时相助,最危险时不弃的——平陵县陈氏姑子。

陈氏姑子在徐州一带倒是有些名望,只因她曾有功绩于那处,只因女身未曾公开封赏,但私底下却有不少知情人氏传颂她的事迹。

顿时“红颜薄命”“天公不作美”“福薄夭寿”等词,便一下搁置在她的头上了。

他们都一致认为,倘若这平陵陈氏不死,凭楚灵王与她的患难之情,她哪怕挣不了一个王后,亦必是楚国夫人无疑,然这好生生的富贵前程便这样被人给生生掐断了,亦不知道是何人作孽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