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主公,谋士的新生村任务/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等莫荆离开之后,便让牧儿晚些去将外面晒着祛水汽的药草,按照她所需要的比例均分成等份,而一份便这样一日三餐熬成药汁端给她服用。

牧儿知道这些草药服用后会对兄长身体康复有益,自是义不容辞地提起干劲去干活,根本不容她吩咐。

陈白起见牧儿像一个不停打转的陀螺地屋内屋个忙进忙出,心中感概又心酸,当真是穷人家的小孩早当家啊。

她醒来没多久,却又感觉到身体开始乏力,但却又不醒睡,她便打开系统,在系统的“人际关系”中查看起“莫荆”的相关资料。

职业:墨家?

姓名:莫荆(秦)

等级:?

种族:人类

属性:?

陈白起面露讶异,这莫荆竟会是墨家之人?

因姒姜的关系,以往陈白起对墨家颇有几分避之不及,竟没想到,以往她料定绝不与其打交道的墨家,现在却要靠一个墨家的人来庇护求生存。

想到这里,她面色怏怏不快,她如今已是“陈焕仙”了,便是已与“陈娇娘”跟“陈娇娘”的一切无关了……

这些日子她总是回避去想,亦不敢去想,“陈娇娘”死亡的消息若落入陈父耳中,他会是怎样的悲痛欲绝,还有姐夫、巨与姒姜他们……

陈白起面色徒然白了白,只觉心脏处一阵紧揪的窒息感,她攥紧衣襟,立即阻止让自己再继续想下去。

她现在这种模样,什么都做不了,不能再想了。

陈白起将头仰头抵在冷硬的墙面上,伸手抚额,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接下来的每一日,陈白起就像一个苦行僧一样,认真而不知疲倦地服苦药汁跟腿部复健动作,什么都不想,亦什么都暂时不去考虑,只专心恢复身体。

只是家中无粮无米,连根草都没有,谈何营养品来补身子,所幸牧儿会在上山采药时,偶尔会带回一些野兔野菇或者其它斑鸠等小动物的尸体回来,好歹这样一来,没让她继续喝臭草根汤喝到吐。

陈白起知道莫荆身手很好,因为牧儿常常会回来夸耀,因此陈白起明白,这猎物必是莫荆打的。

陈白起让牧儿将尸体清洗好后,通通拿来熬汤喝,汤中无盐无味,所幸够新鲜亦够野味,多少不会难以下咽。

如此一来,熬过半个月,陈白起基本上已经能够拄着一支桃木杖在自家破屋前的小圈院内慢慢地挪动了。

而莫荆在得到一份完整的“伤泱本草金经”内容后,便自此消失,不再出现在陈白起面前。

陈白起自在一笑,倒是不自取其辱朝他身边凑,却是让小牧儿将莫荆打的猎物炖好汤水,有空便捎一份给他喝,甭管炖得好坏自当是回报一份心意。

没多久,牧儿便喜滋滋地带回了一小袋子的白晶盐块,眼角露出一丝可爱的狡猾之意,朝陈白起献宝似的举起来。

陈白起摸了摸他的脑袋。

“牧儿真是聪明啊。”

这下,盐有了,终于不用再喝那淡得令人反胃的汤水了。

陈白起在稍能行动之后,有一日,一大早便接到系统颁布的一项新任务。

系统:青葭村任务(一)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初来乍到,古朴的村落深秋韵味,且回处逛逛吧,接受/拒绝?

陈白起眸中一亮,立即查看起任务内容。

任务目标:从陈焕仙居住的破茅草屋出发,行至东村井口处。(可查看地图路线。)

任务奖励:经验值20。

这奖励的经验值倒是刚好够升上一级。

陈白起查看了一下任务附赠的青葭村地图,这里距离东村井口位置不算远,她一个人慢悠悠地拄着木杖倒也走得下一个来回。

陈白起转过头,对着正在小窝棚内煮臭草根汤的牧儿喊道:“牧儿,兄长去村子里逛一圈。”

牧儿知道陈白起每日都会早起锻炼,便也习以为常,他从烟火中探出头来,应道:“兄长,别走远了。”

陈白起笑着颔首。

陈白起沿着村落铺建的软砂石小路,便这样慢慢地走着,这倒是她第一次看见齐国的乡野村落,与她想象之中有契合的亦有意外的。

这青葭村似远离了诸国的战争纷扰,安静祥和,村庄处绵亘着一长条一长条的耕地,陈白起走在铺落枯黄树叶的小路上,偶尔透过房嶂间,见不远处三俩个小孩在路上追逐欢笑奔跑,可以听见在浣池旁洗衣的妇人们七嘴八舌的闲谈,佃户田里吆喝使力的声音。

她行径于山坳处,越行越偏,虽难碰上一户人家,但沿途柿树上红灯似的果子和袅袅上升的炊烟,平添几分生气。

到底是出来做任务的,陈白起不愿意被人认出平添麻烦。

这样慢条斯理走到了东村的井口处,陈白起便顾不得形象,一屁股坐在石井橼边,一手扶着杖,一边擦着额上的汗,低低喘息着。

这一躺便养了近大半个月,锻炼的比较少,这一下瘸着腿龟速般挪出将近一公里路,当真有些累人。

系统:恭喜,青葭村任务(一)完成,获得经验值20。

系统:人物已达到1级。

刚升一级,陈白起便觉沉重的身子瞬间轻松许多,只可惜这现实的系统并不如游戏一般,升一级直接恢复到人物最佳状态。

任务顺利完成了,陈白起休息够了,眼瞧午时将近,便准备打道回府,却在不经意低头时,看到井中映出的一抹水漾浮光的倒影,顿时面容僵住,睁大眼。

这青光白日,井中之水清亮如镜,清晰地映出一个满头乱糟糟头发,一脸灰脏黯乌的人影。

完全像一个乞丐般不修边幅,脏乱得不成人样。

陈白起嘴角狠狠一抽。

她这才想起来,这段日子她一直都在专心养病,又因多少心理不适应自已突然变成了一个男人的身体,便忽略了形象不曾好生梳洗整理过自已,自然出来是一副不能视人的鬼样。

瞧这模样跟造型,倒是与那个一身脏兮兮无人打理的牧儿相差不远。

她摇了摇头,觉得实在有些看不过去了,便起身找了找四周,最后在井边找来了一个村民平日里打水的木桶,从井中打了一桶水。

她先将黑漆漆的手给细致洗干净,指甲缝隙不留余地,只是这冰冷的井水刚开始洗起来,着实冷得她打了一个哆嗦,却强忍着,继续清洗。

将手洗干净之后,她便咬着牙捧着水开始洗脸,水都换了几桶,才将手脸洗干净,她的头发没洗,这种天气用冷水洗她怕会生病,为了干净而再得一场病,自是得不偿失,她只是以手为梳,将打结蓬乱的头发一点一点打湿后,平整理顺,再重新束扎起来。

这脸手一洗,头发一梳,陈白起便觉得整个人感觉清爽了许多。

她再朝水里一瞧,这下不再是一个乞丐形象,洗干净后的脸,是一张清瘦却干净白皙的脸,乌黑的头发彰显了其得天独厚的本色,微微吹下的一缕遮住了眼角的位置,让这双灵动中透着朦胧的双眸增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息,展现出一种自已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这才是她一开始所选择的那个陈焕仙,陈白起满意一笑。

她撑起桃木杖要回去,却忽然看见不远处一棵柿子树下,正站着一个干瘦老汉,他正满脸愁容,长吁短叹。

这周围四下无人,却突然出现这样一个老汉,倒是陈白起停驻了一下。

系统:青葭村任务(二)助人为乐,前方有一老汉看来正需要人的帮助,接受/拒绝?

这老汉竟是任务?

陈白起当即查看起任务内容。

任务目标:前去询问老汉有何困难,并帮他解决。

任务奖励:经验值40,齐刀(币)×5枚。

一看任务奖励,陈白起便笑逐颜开。

终于可以赚钱了!虽然任务奖励暂时只有五枚齐刀,也不知道这些能够在齐国境内买多少东西,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陈白起当即选择“接受”。

“老人家,不知何事如今神色为难?”陈白起拄着杖,亲切友善地上前询问道。

那一头花白老汉正佝偻着身躯,长吁短叹之时,听到有人问话,便微讶抬头。

他仰着头看着陈白起,但见眼前少年虽穿着一件旧色布衣,但长眉如柳,身如玉树,这般亲切柔和地看着人,却是能够沁进人心底里般温暖,令人放下周身防备。

见这名气质不凡的少年问话,老汉略为局促地搓了搓手,心中一念,便直言道:“这位郎君,实不相瞒,老汉之儿前些年被征入孟尝君的军队之中,至今末归,老汉一直以为他怕是出了意外,却不料昨日他托人送来了一卷竹简信回来,可怜老汉目不识丁,只急不知内容啊。”

陈白起一听是这件事情,便唇带笑意道:“老人家莫急,某正好识字,可替老汉读念。”

老汉一听,便是面露喜色,他赶忙将陈白起邀至家中。

他见陈白起腿脚不便,便施手将她搀扶起,便这样两人一块儿进入一户普通农户家中。

老汉一入屋内,便急急忙忙从里间捧来一卷竹简递给陈白起。

“便是此信。”老汉心急道。

陈白起卷开竹简一看内容,却并不是这老汉的儿写来的,而是军中一名执笔文吏所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