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主公,朝着名士之步迈出/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县中鲁主薄一听有人在衙处弦唱聚集,这北集处乃是附近几县伍户出入最集中之所,心中恼恨,他四十来岁,面如钟馗黑壮髯腮,瞪着一双阴沉沉的大眼。

他本欲派人以武力将人驱散,便恰听外面的一声铿锵有力的少年清朗之声念到——“县官忙推脱,赋税从何出?”时,便是一个机灵,顿住刹了脚步。

“尔去将人请来。”鲁主薄喊那前来通报的衙差。

衙差应是,便赶紧出去将人给请了进来,这一次陈白起便没有搪塞他“无事”或“不愿”,人很轻易便随他而去。

这时,那衙差便越发笃定这少年郎君定是为了伍人战死之减赋税与战功补贴而来。

鲁主薄亦不是傻人,他将陈白起上下一打量,便道:“尔乃何人,是为了郯境边廷伍人战亡补贴一事而来?”

季老汉儿子参与的便是攻灭郯国一战,如今郯国被灭,齐国大肆瓜分郯国肥膏,便是余下一些给战殍盈野的伍人家属一些应有的补助。

此事亦是陈白起是经多方打探而得,她知道此次晋阳侯因大盛而开了恩德,只是这福泽却被一些心怀鬼胎的县中小官吏层层剥削,以种借口理由来粉饰太平,导致最低层最应受到补贴的伍户一家都没得到。

“此事小人尚且管不着,小人是为了那家中失去仅的一个儿郎的孤寡老人,最终却得不到丝毫来自国家慰藉一事而来。”陈白起道。

鲁主薄一掌拍在桌上:“尔是何人?”

陈白起一礼:“小人不才,陈焕仙。”

鲁主薄乍一听只觉多少有几分熟悉,再细细一思,蓦然想起了此人。

这陈焕仙的名字他是听过的,他亦不记得从何人口中传来,只听说此人本乃学子,却因变故搬迁至青葭村中,他本穷苦潦倒,好吃懒作,靠一幼弟乞食予他维生,然这样一个人,却突然有一日愤发图强,卖了祖上贵物(此乃谣传)组织工人,尽心尽力为贫脊的缺水的青葭村挖了井。

她本是穷苦人家,但挖井之事却行得大公无私,不为任何利益,甚至不贪取村民的一线一物,如此高风亮节的品德渐为士人圈中津津乐道。

穷,亦有志节,穷,却不失风骨。

鲁主薄不想冲其锋芒,此事若真当闹起来,上头自不会损失什么,但他却难以脱身,他当即想了想,便收起怒颜,淡淡道:“陈郎君,此事想来必是有所误会,我会立即查谒下去。”

陈白起知道他会考虑的,便只是应了她给季老汉办理补贴减税之手续之事,至于其它的,或说他此刻对她所说的会查谒下去只是敷衍,但她却料定,很快他便会认真了。

她今日这一首改编的“兵车行”的叙事诗歌词的形式演译出来,她相信,经过她在衙门前一遍又一遍渲染,不久便会在整个附近这几个县城中传唱开来。

她想帮的,何止是季老汉一户这样悲伤的伍户,却是更多失去家中顶梁柱的人,若是季老汉一户,她自是有别的方法来处理,但她要的并不是这样一家的结果,所以她才将事撕开了闹。

那时候,毋须她再费事,此事便是在县中再也压不下去了。

这便是扬起舆论飓风的威力,只是这事之后,她或许会有些麻烦。

只因伍户一受益,便意味着那些剥削的官吏会“瘦”了,他们怕不会将这笔帐记在伍户身上,只会记在她的头上。

陈白起扬颜一笑:“劳烦大人了。”

“小事小事。”鲁主簿摇手。

离开之际,陈白起笑了笑,想起了一句话,他此时对她想怒骂,只是因为不了解,等他了解了她之后,估计会想要打她。

隔一会儿,陈白起出了衙门,她喊来季老汉,告诉他可以了。

季老汉一时又是惊喜又是疑惑,先前他还担心陈白起进了衙门,却不料她一出来,事情便有了转机。

这次,季老汉“顺利”地得到了他应得的东西,他一时捧着领到的一袋年栗米,竟在驴车中再度伤心地哭了起来。

这都是他儿的买命钱啊!

陈白起一路宽慰着他。

回了青葭村,认识季老汉的,都知道季老汉这一趟去衙门领东西不权没有遭遇到以往的冷遇与漠视,还是被人客客气气地送走,经过一番打听,才知道是“陈焕仙”给他出的头。

他用一首弦诗,唱出一幕白头送黑发妻离子散,伍夫百骨牺牲,田亩荒芜征战凄惨场面,令所有人传唱后,都心酸与感慨不已。

这一次,因陈焕仙之故,不久后,伍户凡有功绩之家属都从衙门得到了他们应有的东西,皆大欢喜之余,便是对陈焕仙心存感激。

——当然,这是后话了。

——

系统:人物完成“帮助季老汉”最终任务,获得经验值1000,声望值+300,功勋值+100。

系统:人物成功达到6级。

系统:因人物声望值达到1000,可开启特殊板块——系统商城。

“系统商城”是什么?

陈白起立即查看。

原来“系统商城”与“功勋值商城”相同,都是让人物对等价值来兑换商品的。

只是“功勋值商城”的东西都属于稀罕且昂贵的,而“系统商城”则是以金钱来兑换一些物品。

有食物、衣服、药、装备、武器、日常生活用品等等,包罗万有。

比如“文房四宝”,根据等级来购买,100齐币估计能换购一套低级的。

在回程时经过西集街道时,陈白起驴车经过官文榜时,见一群士人围在一起,不由得注意了一下。

“明日则是樾麓书院对外开放的最后一日了,可恨吾等无才,连入门那一关都过不了。”

“可不是吗?入山有三关,一关难其才,二关难其品,三关难其德,吾等连第一关都过不了,便是无才啊。”

“听闻这沛南山长也会出现,并且听人说,他此番还会特地挑一士子收其为徒,只是这等好事,怕也是与咱们无缘了啊。”

陈白起只听了几句议论,车轱辘便辗了过去。

回程之后,她便一直沉默,陷入沉思。

这日从原乡县返青葭村已是大晚,牧儿正在准备晚餐,而陈白起则望着远处暮霭泼墨的山皑,站在院中杵立,脑中想了许久,终于下了决定。

她不甘再这样龟缩在这片小天地中,一年的择主期限从她重生那一刻开始又开始重新计时,眼下一眨眼便过去了一个多月,她还只剩下那么十来个月,可她却连个疑似未来“主公”的影子都还没有看到。

她想,若不爬得高些,如何从芸芸众生之中择出一个主公来?

晚上,陈白起与牧儿一块儿睡时,她道:“牧儿,为兄明日会去县城一趟办一件事,此事或凶或吉,为兄并无把握,但若能成事,却可与我陈氏翻冤案,将来可为亡父亡母报仇。”

牧儿静静地听着,小脑袋朝陈白起颈窝拱了拱,依恋亲近,他小声道:“我知兄长已与往日不同了,心中所想自有一番考量,牧儿不敢相劝……只是,牧儿却盼兄长能够平安归来,莫抛下牧儿。”

陈白起听了这番稚言哽咽之语,一时既心疼他的乖巧与懂事,一方面又心酸他如此通透。

她将他拥入怀中,轻轻地拍着他的背:“牧儿,为兄会替你挣出一片天地,但你且要坚强,凡事不可依赖,你的人生并非依附于兄长,即便兄长哪一日不在你身边了……”

她说到此处,蓦然想起了陈孛陈父,只觉歉疚与感伤,便又道:“兄长会教你习字、读书,让你懂大道理,交良朋益友,有更开阔的眼界,但未来的人生,却属于你自己的。”

牧儿两条嫩嫩的小手臂搂上陈白起的脖子,吸吸鼻子道:“那时候,兄长一定会在牧儿身边吧。”

陈白起视线望着黑魆的墙壁,似穿透而过,盯着那一片黑沉无边的夜色,她如今身似浮萍,飘零不由己,今日不知明日事,何以再敢给人这种承诺。

“牧儿,哪怕某一日兄长不在,你亦要尽心地安置自己的人生,不可放弃它。”

——

当夜的睡前亲情聊天颇有几分不欢而散地结束了,牧儿始终固执地认为陈白起不会离开他,而陈白起却怕自己某一日又不小心挂了重生,那到时陈牧该怎么办?

她本意是找个预防针,但听到牧儿耳中却变了味儿,像是她在刻意疏远他。

翌日,天不大亮,村中灰濛濛一片,一辆驴车便停在陈白起重新修葺过的茅土屋前,陈白起穿戴整齐后打开门,便径自上了车,便这样一人一驭夫,披戴着一身星月与寒雾霜气朝樾麓山而去。

在陈白起那辆驴车越使越远后,村道的一棵歪脖子柿子树下,一道黑森挺拔的高大身影目视其而去。

“还真是敢啊……这般一个曾受尽侮辱而被驱逐出山的人,再次出现在樾麓书院的人视线中,不知道他们该是何表情呢?”

莫荆摸了摸自己粗黑的胡须,将手上握着的的一块只雕琢出下半身,但面目却削得不成人样的木头人摆弄几下,便直接给扔进灌木丛了。

“还是第一次有人是我刻不出面貌的,倒是怪哉怪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