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主公,山中先生忙着挖坑/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选择独自一人去樾麓书院,并没有带一人,却有几分背水一战的意味。

她清楚自己腿脚不便,这要前往樾麓书院,先是要渡河又是要登山,便提前顾了两名壮夫用类似步辇一样的软轿来抬着她走一段路。

若非这樾麓书院举办的雅集结束得早,她必然不会以如此“匆忙”的状态去的。

陈白起摆渡岐阳河之时,下了轿,两名壮夫扶轿于般尾而立,清晨的雾意于河面萦绕成薄纱,令船头与船尾间隔雾探花,只余模糊轮廓剪影。

陈白起临水而顾,水面上倒映的那一张脸,她看入了神,她一时既觉这面容是如此陌生,却又觉得这眉眼透着铭骨的熟悉,面容是别人的,但神态却是她自己的。

摆渡人一槁将小船推离岸边,小船飘然离岸,艄公将长篙搁在船舷外侧,摇橹操船驶向江心。

“先生……齐国与楚国联姻……吾等且……”

“秦国之计倒也算是……”

“那先生,此趟来齐……”

“你与……联系……”

此时一大船正巧与陈白起这艘小船迎身错过,陈白起耳力虽不比以往却仍旧较一般人敏感,她不经意听到一些从船舷上传来的声音,因其中有一道声音令她莫名感觉到熟悉,便留了心,多听了几句。

可惜,随着船身彼此间的随水渐行渐远,对船上的声音已飘渺不可辨晰。

齐楚联姻?

秦国?

是何人在谈论这些政事?陈白起心中起疑。

听口气,对话之人应该非齐、非楚、非秦。

陈白起蓦然起身,踅身遥目而回视,只见隔着一层白雾的深处,两道身影在凤稽船尾漆红栏杆处若影若现,一高一稍矮,较矮的是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的少年,背光而站。

而另一个则身高近七尺,体型偏修长,穿着一袭白衣黑发,迎于风中处飘飘逸逸,那朦胧却线条美好的轮廓,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

“这位郎君,请站稳了,莫勿再乱动。”摆渡人见陈白起猛然站了起来,使得船身一荡,便于船头小心有叮嘱吆喝了一声。

陈白起立即转过身:“抱歉。”

她复坐落,再回头一看,却见那艘大船早已消失在浓浓的白雾之中,不见的踪迹。

付了船资后下船,两名壮汉便用软轿将陈白起抬上了樾麓半山腰,陈白起便让他们俩回去,这剩下的路途她得自己走了。

登高之际,陈白起舍资在“系统商城”中买了止痛药,又用木板将伤腿固定好,便这样一步一脚印尽量迤逦慢行。

樾麓山不愧是一块百年孕育人才的风水宝地,古木森森,风景秀美。

入樾麓书院有两条路,陈白起早就打探好了,一条路是直通樾麓山前门,一条则绕至樾麓山后南门。

陈白起朝左面而行,这是直通樾麓山前门,她行至山半腰,便见前方一凉亭,她抹了一下额头的汗,便想去歇歇脚,却见亭中站着一人。

是一名皂角色的士人服袍的青年人,他正眺目不远处的云海万里,墨绿苍翠,他双手交合,晨风吹鼓起他的衣袍与发,令其在庄严之中带了几分仙风道骨,他此时正吹着古道悠扬的埙。

此时黎明的阵阵清风遮不住朝阳的帷幕,晨曦未谢,天便已大放光芒了,陈白起看着他沐浴在阳光下的侧脸,只觉耀眼生辉。

一曲埙结束之后,他方转过身,从正面看,他容貌端正而素淡,但着与生俱来的泊然空旷气息。

他目光似水上下打量了陈白起一眼,便负手点了点头:“汝是来参加樾麓雅集?”

陈白起见过他后,便道:“然也。”

“可知要考检?”

陈白起微微一笑,一副无害单纯的模样:“已知。”

“方才此处刚经一燕国士子。”他盯着陈白起面目。

陈白起一时不知他其意,便不乱搭腔,静候其音。

见陈白起谨慎不接话,张师笑了笑:“他即兴于樾麓对赋了一诗。”

张师看着陈白起,今是的她特地换上一身湖绿色的葛袍,外罩半臂敞衣,戴漆纱小冠,少年一身得体服装令其俊美得似画中之人一般,虽说论样貌倒差几分燕国那位,但气度却是不相伯仲。

他从一旁石台上递过一份简牍给她。

陈白起恭敬接过,摊开一看,只见竹简上写着:“开篷一棹远溪流,走上烟花踏径游。来客仙亭闲伴鹤,泛舟渔浦满飞鸥。台映碧泉寒井冷,月明孤寺古林幽。回望四山观落日,偎林傍水绿悠悠。”

陈白起读完,只觉妙诗一道。

“可觉好?”张师道。

陈白起颔首:“自是好。”

张师冷淡道:“汝既觉好,那汝若自觉比不得他,便自行下山离去吧。”

并非张师要刻意刁难于这名少年,而是樾麓雅集之中近三月早已挤入各种风流睿督名士,这少年最后一日才来,若非一位才华超凡出众之人,若非比不得,又何必上山跑这一趟,徒生空虚挫败之感?

陈白起一听此话,表情略怔了一下,接着她想,她既已迈出这一趟,哪怕是跪着她都要爬至这樾麓山巅。

陈白起目光紧紧锁于竹简字眼,心想,若要即兴赋一道超过它的,必难。

陈白起问道:“可与它水品相等,不知可否?”

张师一听只觉这少年既无知又好笑,这作品的等级,全在他心中评判,不一样的诗有人处可拿高品级有人却只能拿中品级,这与心性与契合度有关,亦与赋诗的技巧与情景有关,这少年如何能肯定他的诗在他这里,必然是与这一首相等?

“且听听。”张师道。

陈白起便道:“那焕仙便献丑了,悠悠绿水傍林偎,日落观山四望回。幽林古寺孤明月,冷井寒泉碧映台。鸥飞满浦渔舟泛,鹤伴闲亭仙客来。游径踏花烟上走,流溪远棹一篷开。”

一开始张师听到“悠悠绿水傍林偎”时,便觉哪里不对劲了,在听了“日落观山四望回”时,便直接瞪眼,在听完整首诗后,只觉面皮抽搐。

尚可如此?

将别人所作之诗,字句倒转过来一遍……亦可成?

这种离奇之事,还是张师第一次遇见。

陈白起抿唇腼腆一笑,朝他拱了拱手。

“见笑。”

张仪皱眉看了她许久,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挑她错处,这诗的确改编得不错,通顺无碍,若说她对,这……

张仪想了想,突地失笑,这小儿啊……他摇了摇头,朝她挥手:“这一关,虽说汝有些投机取巧之嫌,但能霎时通透至此,并且能够对文字敏感至斯,倒也并非一庸才,这关便是让你过了,过来写下诗,署上名便上山吧。”

陈白起颀喜道谢,应张仪之所要求,一一办成后便离去。

而张仪盯着竹简上的字,与其最后署名——张焕仙时,表情闪过几分疑惑。

这名字……他怎生会觉得熟悉,却又记不起?

——

陈白起破了“才”一关,便继续往上爬,越往山上便越冷,陈白起感觉鼻子跟耳朵都被冻得麻麻地生痛。

她见四下无人,便搓热了手掌边按摩边温暖耳边,一边信步来到一片苍松挺拔的山路旁,橇立着一方圆大石盘,石盘直插入天际,一头接石崖峭壁,一头悬立于山中云雾之中。

陈白起探目而去,只见石盘中央有一人、一鹤、一琴。

十分高雅的组合。

同时,亦是十分装逼的配备。

抚琴之人席坐着正对着陈白起,他微垂着头,阔袍似莲铺阵于地,外罩紫红薄裘,眉目雅逸,墨发半束于冠半垂肩则,全身无一饰物,素淡净然,一白鹤温驯依偎,琴音渺渺,犹似山中之仙。

当他听见有细微脚步声欺近,便停下拂琴,微微抬眉,端是眉如清秀,薄唇淡樱。

“今日吾若令汝上不了山,汝可会气恼?”

他一开口,便是淡淡地轻嘲与冷谑,带着一种不好相与的气息。

陈白起止住脚步,人并没有踏上石盘,仍在山路上,她听这话,只觉得他这问话满满都是陷阱。

据说,这关是准备考“人品”。

若她答:气恼,便会被人指责气量小,若她答:不气,估计又会被指责满嘴虚伪与不诚实。

“先生,为何定认为我定上不了山?”陈白起奇怪地问道,一派稚懵之态。

既然怎么答都是错,那便干脆不答了。

乐颐挑了挑眉,朝陈白起一笑,只是那笑尚绽不及眼底,便如昙花一笑,下一秒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脸冷若冰霜:“自是因为不喜。”

这回答……着实任性哪。

只是人家乃出题先生,自有任性的资格。

陈白起道:“不知先生因何不喜?”

“自因你。”

“不知我有何错之?”

“你之错便是不该出现在今日、此处。”

“那若今日出现在此处的不是‘我’,不知,先生可会不喜?”

如此一问一答,一温和相询,一冷声相答。

乐颐倒是讶异这少年竟会这样一问,他手按琴弦,根根分明的指尖轻拨弦丝,似在考虑这个假设,最终他抬起脸,摇头:“不喜。”

“那敢问先生,无论是我还是他人,于你不过一介陌生外人,但你之喜怒却一直依附于一个外人,不知,先生你之心,置于何处呢?”陈白起问道。

乐颐的脑子被陈白起一下给掰到十万八千里的歪理还整短路了,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反驳:“吾何时……”

陈白起又道:“常言道,不以物喜,不以已悲,方可处事深远与有豁达胸襟,而这样的心境方可平静,敢问先生现下可算平静?”

乐颐一下哑口,特别是被“不以物喜,不以已悲”这样绝妙的字句被她用这样稀疏平淡的语气道出,只觉气闷又讶异,他最终,只能从齿缝中挤出一个字:“你……”

“倘若先生不平静,便意味着先生无法秉持公平之心来对待考生,既是如此,你之不喜,我可否不在意?”

这种奇葩结论如何得来的?!乐颐直接目瞪口呆:“尔之话完全荒谬!”

陈白起并不被他的怒叱而变色,只是平静陈述道:“先生你动怒了。”

乐颐瞪着陈白起,简直一时哭笑不得。

这个少年究竟是什么人啊,以往的考生都是被他几句话撩拨气得红脸跳脚,可今日偏让他遇上一个能将他给反气得半死的!

乐颐冷嗤一笑:“罢了,汝自当了得,句句有理。你且走吧,且让吾这等方才崴伤脚的伤者便这样躺在这处冷寒挨冻吧,看今日是否还会有考生人品上佳驮吾回书院。”

乐颐心中冷笑地想,这关考的便是士子的人品,他若想通过,便必然要被折腾的。

而陈白起一听他这话,便知道这一局真正要为难她的“考题”来了。

可问题是,这陈焕仙的身躯本就瘦弱单薄,再加上她此时腿上有伤,哪里能背得动人,这一路上山道路崎岖,自己走上去尚且吃力。

可问题是,如果她拒绝,岂非给了他借口撵赶她下山?

陈白起冥思苦想了一会儿,便小心地打量观察这位似白鹤一般孤傲又素洁的先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