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主公,谋士遭遇罪恶候选/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沿路莠木齐秀,偏生陈白起注意到石径路道两旁却有哞轰牛马车停靠,不禁奇怪地问道领路书童:“此处何以停了如此多的车?”

书童头不回,却理所当然道:“自是上书院求学之士子与诸国贵人之车啊。”

“上山之路崎岖陡斜,牛、马之力何以能耐?”陈白起眸水深静,不解。

书童停步,回看了她一眼,俏皮一笑:“累力而拽拖,岂非只有牛、马之力。”

这书童经这百年书院熏陶,其性已开智,自知哪些能说哪些不该说,因此他并没有直说出原因,但陈白起却也是听懂了。

这世上能够使力拽拖的,并非只有牲畜而已。

陈白起毋须闭上眼,便能够想象得到,一群*着膊膀的苦力汉子,汗水淋淋咬牙狰狞地将这些牛马承载的“士子”与“贵人”是如何用粗砺绳索磨破双肩,将人给舒舒服服地拽扯上山的。

春秋年代的门阀贵族有着极尽奢侈的挥霍权。

书童将陈白起领至一片竹林前,远远望山麓全铺着竹,一层又一层的,不但分不出枝竹、枝干和枝叶,连山石、小径和小桥流水都看不到,仿佛全被竹的海洋淹没了。

满山的翠竹,在风中摇曳,发出动听的声响,像是谁吹响了一支巨大的竹箫。

书童见陈白起怔神于竹林前,便躬身向她行礼,离去道:“愿朗君于雅集能一展宏图。”

对于这吉祥福语,陈白起含笑还以一礼,等书童走后,她便觉有几分渴了,她闻竹林深处似有水声传来,便沿着竹林小径行去。

一穿过茂密竹林,阳光终于照进了竹林,稀稀散散的阳光却显得十分温和,而展开她面前的则是一副风流千古士人林立的泼墨般震撼的画面。

一条绢流的银白溪水两旁,成伙结伴的士子们穿着襕衫博衣宽带,有铺毡席擘阮弄弦的,有相互辨难的,有酒意熏熏泻意挥毫的……

不远处,一信风红瓦檐角凉亭矗立于水上,上面亦是人来人往徜徉,不少人举着一卷竹简激烈地相互谈论,隐约能听到——吾不以为然,吾以为……

陈白起微微睁目,呼吸放轻,刚一步踏入画中时,便将画中之人都蛰醒了。

他们停下抚琴、辨谈、挥毫,都或大胆、或隐匿、或不经意、或讶异、或不耐烦地看向她。

今日据闻乃是樾麓书院对外最后一日开放,便有大批外流诸国士子涌入,书院不愿于最后一日引起混乱,便特地加严了关卡,一般而言,若要闯过这三关,便是一件难事,便是闯过这三关,一般而言,也该得消磨些时辰,何以如此快便来到竹林?

他等先是诧异“陈焕仙”的容貌风月霁光,但这只是一时的冲击,接着他们的视线便挑剔着代表着她身份的每一样物饰,交头接耳地询问此人是谁?

此时的陈白起,默默无闻,无人知晓。

除了一张脸能看之外,在别人心中无一丝痕迹留下。

陈白起方才还处于一种“我竟真的来到这种士人的世代”茫然中,但被这些刺身的眼神打量来打量去,便也没有心思感概了。

她查询过系统的“区域地图”,此处乃竹林琶,此处有竹离亭,不过竹离亭不过是雅集一入口,却没想到竟已汇聚了如此之多的士子存在。

陈白起志在“登高台”,便也不留恋此地,她欲渡溪河,攀盘石小径继续前行,却是被人拦下。

两僮仆拦下她后,便退下。

这时从高亭上凭栏一人,他打量陈白起几眼,凭第一印象(脸),倒是颀赏她,问道:“敢问郎君姓名。”

陈白起查看他的信息,得知此人乃原乡县县丞,当即朝亭上深深一揖,回道:“回大人,陈焕仙,尚无字。”

汪县令一听,这原乡县中还不曾听闻过有陈氏一门士族,原乡县在籍民万余,高门士族有七姓,其余诗书传家的寒门庶族足有百户,剩下一些零星的贫户也有学儒的子弟,想来这叫陈焕仙的不在高门士族亦不在寒门庶族中,便是余下的贫户寒士吧。

如此一来,县丞待陈白起的态度便冷淡了许多。

“汝且行留步吧,若想再登高,却需答题通过方可。”

只听旁边有人低声嗤笑:“这门槛便是专为寒门士子而设的吧,可没见那位大人上前拦那些名门士子。”

陈白起耳力好,听个正着,已深知这里面的门道,便从容不迫朝亭上一揖,微笑道:“请大人出题。”

县丞想了想,这寒门士子读来读去那就那几本儒学,他随便问一道怕她也是答不上的,便摇了摇头,意态慵懒道:“诗经桑扈,可会背颂?”

陈白起一听这个,心想还真是白给她送的考题,这诗经她可是最滚瓜烂熟,心中十拿九稳,但面上却中规中矩道:“读过。”

哦?县丞意外地看向她,便问道:“全篇读过?且背来。”

陈白起道:“交交桑扈,有莺其羽。君子乐胥,受天之祜。交交桑扈,有莺其领。君子乐胥,万邦之屏。之屏之翰,百辟为宪。不戢不难,受福不那。兕觥其觩,旨酒思柔。彼交匪敖,万福来求。”

县丞听完怔神,一字不差,她竟真是读过此诗?

他想当然一般的寒门子弟,可没有这种底蕴条件去读这种被名门士族珍藏的文章。

不过,他想,她即便是有幸翻阅过了,也不见得能解释其意。

县丞再下难题,沉声道:“此诗何解?”

陈白起正欲回答,却见县丞赶忙加了一句:“非直译,是领其意。”

这时已有不少寒门士子围于一旁旁听,无法深入“宝山”,他们却也不急着离去,便趁此机会,与同道中人好生在一块儿交流一番。

见陈白起竟能背颂“诗经——桑扈”篇,原是疑惑与狐疑,却见县丞并无反驳,便知她当真会,皆心中钦羡,这种诗经绝篇他们可难得一闻,纷纷竖起耳朵暗记于心。

刚记下,却又闻这县丞考题方过又出一题,却都面露愤慨,如今留于此地的人,皆是被这关卡给拦下的寒门子弟。

这县丞分明有意为难这位玉郎,她有幸可记下这篇已是难得,却还要让她再深一步解释其含义,要知道这年代的诗都是基于相关背景与文化才能够理解得了。

这无人讲解,又无人传授,普通士子从何而理解诠释得出来?!

但就在一众寒门士子认为少年亦会与他们一般被留下来时,却见那少年轻松一笑。

陈白起:“此诗先指出君子的快乐,是来自上天所赐的福禄,又强调君子与诸侯对于国家的重要性。”

县丞蹙眉,解释得倒也不错,他便也颔首。

陈白起却又道:“以学生见解,其还有一层含义,便是借此以伸正和性柔能使酒美一样,人不傲才能福禄不断。”

县丞如何能不知这诗是何意,一听她的见解正中其意,甚至更胜一筹,剥析得更深处时,竟忍不住对她生出一番激赏。

“过!过!”县丞两眼发光。

他连道二声过,可见共认同感。

就在县丞激动之际,从他身侧凭栏上却起身一人,他姿态斜倚显得有几分漫不经意,棠苎襕衫松松垮垮泻了下来,从上而朝下视之。

“陈焕仙,倘若你能过了御璟台,便可来薛邑投靠本君。”此人一身华服文绣冰纨,腰金佩玉,衣裘冠履,头戴之冠,两侧有组缨下垂系于颌下,脑后辫发上挽,包入冠内,不似士人那般文质轻狂,却一副清贵不可言之模样。

“此乃孟尝君,且还不好生谢过诸君赏识。”县丞朝一听此声,心中着实意外,便立即朝此人哈腰躬背,脸上谄媚的笑开了花。

陈白起则顺势向亭上抬眼看去。

“系统检测到你周围有能够引发麒麟血脉苏醒的主公人选,麒麟血脉上升3%、4%、5%、6%……麒麟血统达到6%……”

“你体内的麒麟血脉已唤醒6%,身躯正在进行洗髓划伐骨强化……”

陈白起没有想到这么快便遇上候选主公,一时便怔在当场。

系统:“宿主躯体、灵魂扫描。”

系统:“扫描完成,身躯强化6%已达成,体质可增强20%。”

陈白起又重新经历一番洗髓伐骨,所幸强度相比第一次遭遇公子沧月时轻了许多,她咬一咬牙也就硬捱过去了。

她调看孟尝君的资料,一看如下。

姓名:妫姓,田氏,名文。

年龄:27岁

身份:齐国封君名位,战国四公子之一,号为“孟尝君”,封地是薛邑。

生平简历:孟尝君嘴如舌簧,擅于沟通,暗通诸国使者,飘逸自如,广罗宾客,名噪一时,诸侯闻之,皆欲请立孟尝君为嗣子,其被誉为战国四公子之一。

重大战绩:孟尝君代齐发兵攻打秦国三年,则是借用公家军力以报私怨,他与秦昭王的私怨虽然报了,但“一战而六不讨好”,搞得齐国大受损失,而最大“业绩”就是“齐不加广而田私家富累万金”。

功勋值:30

罪恶值:S级

系统评价:中品主公。(建议:若择主时间紧张可择其一)

主公誓约达成条件:1、好感度80+;2、亲密度50+;3、双方顺利完成盟誓仪式;

怎么这个候选主公还有一个“罪恶值”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