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主公,我觉得我并不适合/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猜测这当与他生平“业绩”有关,一般而言,于国政有功者,便会有相应的“功勋值”显示,此乃主公候选的基本条件,非功勋值者不会影响她体内的择主麒麟血脉。

而相对的,于国政有碍害的,便有产生“罪恶值”,“罪恶值”并非单指个人犯下的罪恶,更是泛指国策政绩。

如今这位齐国国相孟尝君,在齐国的“罪恶值”已达S级了,可见其鹰犬结党之势有多大。

陈白起不用特地翻系统资料去抄他的底,便也知道这孟尝君定乃一个“罪盈满贯”的政治要犯。

一般这样的权贵,并不将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而是把私己利益放在第一位。

而这样的权贵历来喜拉帮结派,以巩固自己的权臣地位,朝内有能人,但是不肯跟他结好,或者跟他观点不一样,他就要利用职权打击迫害,朝外有能人,即便是与他无仇,若是能力强、功劳大,却归顺了他人,威胁到他的权位,他亦会迫害之。

这样一考虑,陈白起顿时有一种壮士志未酬,便被狼给盯上的悲怆感受。

这样一个视世间规矩于无物之人她真愿他当主公吗?

陈白起到底是三观端正之人,这样一位“罪恶值”S级别的主公,令她不禁有些踌躇,但她转念又一想,在这大争之世并非存有仁义良善之辈方能立足,反而是各种枭雄更有称霸之地。

只因他们有智谋更有心计——更不择手段。

陈白起在脑中考虑了一下利害关系,便暗忖——此人万不可得罪,凡事须留有余地,系统不是建议,当择主时间紧张的话亦不妨考虑一下他。

“谢贵君赏识。”陈白起深下一揖到底,将皎如玉树之风度表示得淋漓尽致。

无论答不答应,总之先道谢,反正他也给出了前提条件,便是能站稳“御璟台”,站不稳,那么这口头“协议”也就作废了。

孟尝君喜欢这美少年的作派,他靠坐在栏杆上,正午阳光逸洒竹林刺眼,他拿一君斓繁绣衣袖一挥,半掩一面,那不点而朱的嘴唇一笑,仅漫不经心地露出半张玉养金贵的面颜,那张扬而流珠韵光的眉目,带着如春花般的慵懒松散,似透着一抹粉色,顿时令鄙陋生辉。

“哦,听这话莫不是还在考虑不成?”

他不过随意哼吟的一句话,却令一旁侍立的原乡县县丞面色一紧,他掉转过身,立即收起方才对她的赞赏笑意,紧瞪着陈白起,威迫之意不言而喻。

“不敢,只是怕小儿不过了了,有负贵君所期。”陈白起对县丞这种趋炎附势的小人根本不放在心上,哪怕他瞪瞎了眼她也只当看不见,依旧保持原有姿态沉稳回答。

孟尝君翘唇轻笑了一声,他的笑声倒是与一般男子的粗犷笑声不同,十分低清悦耳,似溪水潺潺,风声轻和,他似被陈白起说动,点头道:“确也,汝亦非名士也,本君一向却只要最好的。”

这……是在嫌弃她咯?

陈白起扯动一下嘴角,竟无话可说了。

这时,上面的孟尝君亦不开口了,但他四周围的人都像凝固静止了一样,方才热闹的亭中一下便安静下来,他们感觉到不自在,便一个个从亭上都用一种十分锐利仇恨的眼神紧盯着陈白起。

不识好歹的小儿!敢驳了孟尝君的面子!

被这样多的人使劲盯住的陈白起,面皮再厚,也觉得皮痛。

只觉令这孟尝君心中不畅,实乃大大地罪过。

而此罪在她。

……冤死她算了!

“贵君可是觉得身边无人可用?”陈白起终于率先打破沉默。

她身边没有人给她助威胁迫,便不指望他先开口打破僵局了。

孟尝君晒着阳光,撤下袖袍,懒斜了她一眼。

“何以看出?”

当然是连她这种才绽露一点头角的小虾米他都看得上,还想要带回封地好生培养一番,必然是身边养的废物太多,想着干脆自己“养”一个用得合心顺手的算了。

当然这是陈白起心中的腹诽与猜测,而这话,也不能这样直白道出,还得稍加修饰一番。

陈白起仰起面容,阳光下的脸干净剔透,有着清除一切污秽的清澈动人的眼神:“世人凡事皆求最好,但其实这只适合普广大众而言罢了,实则真正独特异行之人,他所需并非一定是最好的,而最为适合的,最能懂他心思之人,如千里马与伯乐,无伯乐则无千里马一样道理,后世世人皆知千里马,却不知,若无伯乐,这千里马哪能被世人得知最好?”

孟尝君一听这话,细细一思索,方才的意兴阑珊淡了,顿时坐直起了身。

他沉眉,他的确觉得他收罗的门客能人颇多,却无一人能懂他,凡事皆要让他先行几步,方能识路跟上。

如这少年所言,莫非当真是他所求之所向有误,光求“最好”?

按她所言,并非世人认为最好的,便是每个人都适合的?

这个道理时人还不曾好生琢磨过,只因大多数人连自己的温饱问题都成问题,只求生存,何来得到了“最好”的,却还要嫌弃它原来并不适合自己。

这都是有钱有权的人,才会有的烦恼。

陈白起虽然并非全然懂这孟尝君,却也可以想象得到他这种地位所面临的问题。

“汝是暗指自己是最适合本君的?”孟尝君似笑非笑地问道。

陈白起没被这个问题难倒,她垂眼道:“贵君期待此人乃小人吗?”

孟尝君一听这话,却是蹙眉。

他堂堂一齐国国相,去“期待”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自是失了面子,可若说不“期待”,岂不是就这样白白放走她了?

瞧着倒是可造之才,孟尝君觉得遗之可惜,却也没有强烈的想留下她之意,毕竟能人名士他有的是,他并不认为她属于独一无二,只是她这番话,值得他好生思考一番。

“贵君不妨且思,先容小人先登御璟台。”陈白起低下头,行揖告辞。

孟尝君并无说话,陈白起只当暂且“安抚”下他的逆反心理,自顾退下,这次并没有人来拦下她。

而竹林内闲赋的寒门士子都这样带着羡慕与敬佩的眼神,望着陈白起高洁素雅的身影继续登上。

难得能在这竹亭中偶遇孟尝君此等高权人物,他们连想接近都不能,而这世上能不露颀喜孟尝君之招揽能有几人,更何况她还给婉拒了?

如此吃香喝辣的机会,她竟不珍惜一二,若不是傻子,便是还有更高志向,更想更进一步。

她志怕在御璟台,或更高之处啊。

当一个人攀至最高,何愁无人赏识。

当然,亦有部分人心中阴暗,上面高手如林,便等着看她是怎样灰溜溜地被人给撵出来。

陈白起来到了“御璟台”,这是一片林廊曲折,松林妙布之地,此处筑的小楼,亭台,石景,于一片空旷平地上,浓缩着各类雅物建筑,此处一见,士人之风更胜一筹,衣服,冠巾,鞋子,配饰,官服,无论衣着与气度学识皆显示其地位崇高。

陈白起只觉自己一身寒衣与此地格格不入,此处能留下的皆是名门望族子弟与极少数的寒门精英,因所有人都视对方为竞争对手,哪怕表面和睦相处,内心的竞争意识不会少,一见入口突兀出现一名相貌不俗的少年,一个个皆用一种审视与刻薄的眼神打量着她。

这眼神相比竹林小径的士子们,更多饱含了一种恶意揣度。

陈白起下意识竖起一身硬甲,她端整面部表情,以最沉重得体的微笑,从容淡定地踏入这个士族团体。

“何处小儿,只身上来?”有人嘀咕嘲笑。

周围士子皆随身带有仆伇,给他们抬物、磨墨,近身侍候,而陈白起却独自一人而来,的确挺显寒碜的。

陈白起不以为然,她现下只考虑她前来的目的。

这个“御璟台”乃“登高台”的选拔场地,所聚集的士子几近乃整个原乡县甚至多个地区最负声名士族子弟,竞争很大。

据闻中正官正于暗处巡视,观察着这些士子,再从中挑选具备上“登高台”的人选,她若想上,必须有所“佳绩”方可惹起人注意,毕竟寒门子弟博出位可比士族子弟艰难许多。

而她这样出场引起的这一个关注,倒算是成功了。

陈白起正准备想方设法之际,只见花树丛中,众人嬉笑欢乐之际,突然有一人看到她后,先是震惊,接着回过神后,却是直接抛下同伴,横冲了过来,指着她的鼻子便骂道:“你怎么会来到樾麓书院的?!”

陈白起后退一步,省得被人戳到鼻子,乍一看此人,只觉满眼的陌生。

谁?

“你这般看着我做甚?想不到,你竟还有脸来到这里了?你简直不知廉耻,一个被开除学籍的人,又因疯癫咬伤沛南山长被樾麓书院赶下山之人,竟又跑了进来!”这人见陈白起看着他,表情平静而冷淡,心中抑不住的怒火直冲脑袋。

一听这话,倒像是曾经的“熟人”,陈白起以他那“丑陋”“恶毒”的面相猜测,这人莫不是……“陈焕仙”的仇家,朱氏老七,朱春山吧?

“朱春山?”

“呵,刚才一脸不认识我的模样,现在倒是记起来了?”朱春山抖着满脸横肉,阴恻恻地瞪着她。

陈白起一听他承认,果然是仇人,便当即冷下脸来。

“你这副模样,还真不容易记起。”陈白起淡淡答道。

朱春山喷着鼻子:“尔等庶民无资格来此地,立即滚下山去,否则——”

“否则如何?”陈白起感兴趣地接下。

朱春山突地欺近她,瞪着她的面目,低下声音狠声道:“本来见你家破人亡、又沦为乞丐着实可怜,便打算饶了你,但如今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看来你是在找死!”

陈白起一听这话,只觉佛都生火了,眼底一阵寒光跃动。

她怒极而笑,亦学着他的模样,说道:“朱春山,如今我什么都没有了,除了只剩下这条命,可你还有很多东西,狗仗人势的家族,完好的名声,健全的身体,父母兄弟皆在……若我不死,你所拥有的这些东西,我便会一样样地从你身上夺走它们,直至你一样都不剩。”

她亦说得很小声,只有朱春山听得到,只是朱春山可不像陈白起这般稳得住,他一下便像是被点燃的鞭炮,两眼瞪得大大地,面皮像吹涨的气球涨得通红。

“尔这个该死的庶族,什么资格与吾站在同样一片圣地!”他猛地出手,一把便将陈白起大力推开。

陈白起没有反抗,哪怕看到他的动作。

她连连退了几步,险些跌倒。

这年代确实不公平,庶族若打士族后果会很严重,哪怕不受罚,亦会被人赶出去的,所以她不能动,不能给这朱春山有倒打一耙的机会。

当然,朱春山这般当众推人怒骂,引起了周围士子的侧目,让众人看到了发生的一切,失了士人风范,亦会遭周围人鄙视。

他想毁了“陈焕仙”,却不知,已先毁了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