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主公,最弱主公候选(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见姜宣突然生气,不解他这“气”从何来,但她却诚实道:“不了,明日……我会以最自然的状态去参加登高台,不会再这般自残了。”

她既已能够被选拔入“登高台”,接下来自是进行另一番打算。

姜宣见她不似说谎,这才将气给憋回去,实在不愿再见她那惨不忍睹的腿伤,他想了想,便从衣兜内翻出一小绿瓶子扔给她。

“此乃宫……呃,反正是外敷的伤药。”

陈白起看着他扔给她的药,她本是有伤金疮药的,却不忍拂了他的意,便用上他的药,重新将腿包扎了一番。

将腿伤料理好了,她便掏出自己的系统牌金疮药,道:“因腿伤的缘故,我这身上亦常配一些伤药,只怕是比不得你那瓶有用,我便先用着你那瓶。不过你既然随身备着药,怕是心中原考量着有用,我既用了你的,便不需要再多留一瓶,这一瓶你且先放着。”

姜宣一看,便明白陈白起是接受了他的好意后,又变着法子来弥补他。

他从来不曾遇过像“陈焕仙”这样令人感觉心悦舒服之人,他不卑不亢,却又风趣不古板,与她说话时,他感觉如获良师益友,看她行事时,古道热肠算不上,却每一件事经她手,便变得与以往他见识过的不一样,她会令他觉得,十分放松与自然,像与亲近之人一般,不讲究太多礼数与规矩,只需随心而动即可。

系统:姜宣对你好感度+10

陈白起见他一边暗搓搓地对她心生好感,一边又抿唇板脸,嫌弃地接过她手上的药瓶,他拔开药塞,嗅了一下药的味道,便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怎么感觉……这瓶药并没有中药的药苦味道,莫非这假货?

算了,权当留着当纪念,也不指望她这样穷苦之人能有什么好东西在身边了。

夜中竹舍并无消遣的地方,大多数人用过晚餐后,便差不多就寝了。

半夜里,姜宣在榻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一下抱怨床板太硬,一下子嘀咕被子太单薄,喷嚏声一声又一声,伴随着蹬腿踢被的声响,扰得一向浅眠的陈白起难以入睡。

陈白起突然翻身下床,披上外袍,大步走到姜宣的床边。

“你起来!”

姜宣迷瞪瞪睁开眼,一见陈白起站在他床边,窗外透来的阴凉白月光,映在她面无表情的脸上一片阴影,令人不禁一悚,他立即翻坐起来,茫然又无辜地看着她。

陈白起不与他说话,径直动手将他的被子抖好掸平整便铺在床上,然后让他躺上去,姜宣亦不知道是睡糊涂了还是被陈白起的气势所摄,便乖乖地躺下,陈白起问他床软不软,姜宣道“软”,可他又说,不盖被子,夜里岂不会更冷。

陈白起没理他,从自己床上取过她盖的那一床被子,让他挪挪躺进去一些,自己便躺在他的侧手边,将被子盖在两人身上。

如今陈白起是一个“男”的,再加上这姜宣看起来如此稚嫩,在她心中并无男女间隙。

姜宣以前并没有这样亲近地与别人一块儿睡过,在感受到陈白起的体温与气息时,一时浑身不禁绷紧僵硬,他想喊她起来,但一想,他们两人都只剩一床被子了,便又喊不出口。

渐渐地,他感觉铺垫软软地,身边躺了一个人,她不动,却散发着一种暖暖的气息,像阳光晒过的味道,他在胡思乱想之中,慢慢地睡了过去。

在他睡后,陈白起方侧过脸看了他一眼。

少年入睡后的表情,就像可爱的天使一样,恬静而稚气。

这才是少年吧,骄傲却不失真诚,满腹心计却亦有触动的片刻。

看着姜宣少年,陈白起不由得想起了牧儿,不知一人在家是否已经安眠了呢?

——

翌日,陈白起感觉身体像被一条大蟒蛇缠得快透不过来气,她一睁开眼,便看见一张放大的脸在眼前,她瞳仁收缩了一瞬,电光火石之间这才记起昨夜之事来。

见姜宣没醒,陈白起挣了挣,望向窗外濛濛,布满一层寒汽,她又转眸看向姜宣的脸,白天看跟夜晚看又有一种不同的感受,他的皮肤白皙而细致,满满的胶原蛋白,饱满而鲜嫩,几乎看不见毛孔,而且布上一层细细的婴儿绒毛。

陈白起这个怪阿姨一时心动,忍不住伸出手指轻戳了一下。

却不料,她的手指一下便被人狠狠抓住,若非陈白起立即调整姿势,估计得嘣地一下给掰段,姜宣睁开一双凌厉,但眸底却混沌迷糊的眼。

他看着陈白起一会儿,又感觉到自己手脚并用缠在人家身上,逐渐清醒后,猛地一惊,伸手便将她推去。

陈白起朝后一仰,忙喊道:“姜宣,我有腿伤。”

这一喊,姜宣脑子一根筋似被触动一下,他手比脑子反应更快,反射性地将她给拽了回来,陈白起一时不受控制地猛地撞进了姜宣的怀中。

姜宣被扑了个满怀,他一僵,几近无可奈何地咬牙道:“陈焕仙,你赶紧离我远一点!”

陈白起揉着被撞疼的额头,抬头,见姜宣一副凶神恶煞却又面红耳赤的尴尬模样,不禁扑哧一笑:“姜宣,莫急,我这就起。”

陈白起一下地,姜宣便赶紧从旁起身穿衣,他扭转过身,硬声交待道:“此事不准你告诉任何人。”

陈白起回到自己的床铺,也在穿衣服。

她怕他恼羞成怒,自是背对着他,她道:“这事本没什么,听你这么正经一交待,我都觉得有些奇怪了。”

姜宣反嘴:“哪里不奇怪了?”

两丈夫躺同一张床上,还……抱一块儿?!

“我常常与我兄弟一块儿睡,所以并不会不自在。”陈白起解释道。

“你有兄弟?”

“嗯,一个弟弟,叫牧儿,很乖顺漂亮。”陈白起想了一下,却想不出更具体的描述令姜宣感受牧儿的可爱,便脱口而出道:“与你一般。”

姜宣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却是狠瞪了陈白起一眼:“你说谁乖顺又漂亮了!”

陈白起睁着眼,立即从善如流:“我弟弟。”

姜宣瞪了她一会儿,便哼了一声道:“陈焕仙,不可哪这种词形容一名丈夫,否则……你会挨揍的。”

陈白起想起这时代的赞美词汇习惯与现代不同,便虚心接受点头。

这下姜宣才被安抚下来。

姜宣估计历来是衣来伸手之人,自己穿的衣服歪七扯八的,陈白起没有帮他,因为他那一身衣服太复杂她一介平民也不知道从何下手。

所幸,一出门便遇见一大早便守在竹舍的四士,他们先向姜宣行了一礼之后,便看向陈白起。

姜宣伸开手,一人蹲身给姜宣整理衣物,另外三人则趁机向陈白起来搭话。

“缁临,福棠。”一长相清秀的绿衣少年自我介绍。

“邹薛,子丹。”一身材高大的藻纹青衣少年自我介绍。

“滋县,丘郭。”一五官普通却气质上佳的黑衣少年自我介绍。

陈白起应礼,回道:“原乡,陈焕仙。”

“你有姓,可是哪一国贵族的后裔?”叫福棠的绿衣少年,扬起一抹清甜笑容问道。

陈白起亦回以笑,道:“据先父所述,吾乃殷国春申君的后人。”

身材高大的子丹眼梢微吊,淡淡道:“却也是贵族之后,只是奇怪为何落魄至此?”

他打量陈白起一身寒衣行头,评估奚落。

陈白起面上并无不快,她道:“时运不济,人便如这世道一般,总有风云起伏跌宕,”

这时,姜宣面露不快,上前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尔等四人且自行去登高台,吾与焕仙一道。”他面色如与陈白起第一次见面一般,带着一种高不可攀的冷傲与疏离。

四人一怔。

却是不敢多言,他们犹豫了一下,便看向陈白起。

很明显,他们想让陈白起代为求情。

陈白起却也开口了:“难道上登高台不只一条路?”

姜宣看向她,表情缓和许多:“自是,你不用担心,我会带你上山的。”

他暗示他会照顾她受伤的腿。

陈白起感受到他的好意,便笑道:“那便有劳了。”

那四人见陈白起并不帮口,便面色难看,却是不能够反驳。

他们四人意难舒地离开之后,姜宣便对着他们的方向冷下脸,道:“那四人皆是田文的走狗!”

田文?

陈白起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后,便知道这人谁了。

田文不就是她昨日遭遇的孟尝君?

那个罪恶值候选主公?

陈白起脑中一下便将其对等起来。

“他们是孟尝君的人?”陈白起问道。

“没错,他们名义上说是田文派来保护我,其实怕只是在监视我的行动罢了。”姜宣目露寒意,冷声道。

陈白起装糊涂:“你与这孟尝君?”

“你当真不识我?”姜宣以一种“明眼人不说假话”的眼神睨着她。

陈白起挑眉,这是要跟她挑明身份了吗?

这时,系统“滴”一声发出一大串提示信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