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主公 ,心胸狭窄的罪恶值/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番“登高台”的雅集之会在众士子得了圈评后,在登高台楼阁内一楼的大儒名士们纷纷出楼后,“登高台”处由僮仆纷纷布上席坐,摆上清酒膳食瓜果糕点,便可与之进行一番深入的交流。

这些学士颀然上前攀谈,有大表仰慕的,有求师的,有求学的,有攀权附贵的,当然亦有部分清贵名流之士,独自孤傲清赏于一隅,静品寂廖。

沛南山长随后,亦带着岳麓书院的一批风流蕴雅的师资浩浩荡荡地步入登高台,以沛南山长领首,他直裾深衣严谨,外罩绛纱袍,领间一圈绣角扎边的白绒毛,其面沐微笑,似烟涛微茫信,其轮廓似细腻的笔触投向静谧,云霞明灭,如曾见长生玉殿开,他披着令人心醉神迷的气度翩然而至。

姜宣本欲朝陈白起而去,但却因沛南山长这一众而搁浅了脚步。

长相不论,光是这当世独一无二的气质便可令人留恋品味再三。

世上常赞沛南山长似神仙一般的人物,以往陈白起尚不明这神仙似的人物该是如何等相貌,如今一观沛南山长,却发现好像一切的形容词都有了代入感。

所有的士子都失神地看着沛南山长一众,一时忘了行礼,除了沛南山长之外,其身后庞大的师资军团其气势亦是不可小觑之。

沛南山长此番亲自下楼,众士子心中了然这是要准备开始选关门弟子了。

能成为沛南山长的关门弟子,这对许多寒门子弟甚至是士族子弟而言,都是大为有益处之事。

他们一想及此处,便一个惊神,这才后知后觉赶紧行礼,每一个人都低眉顺眼屏声静气,那紧张而期待的目光就像粘胶一般,随着沛南山长的身影移动而移动。

他们都在等着沛南山长与他们说话,按理沛南山长身为樾麓的代表,理实会对这圈评最高者发表一番鼓励的言语,但事实上,众人只见沛南山长径直穿越人群,在失落了一双又一双的视线里,来到人群的最后方位置。

而樾麓书院的师资团在沛南山长扬臂时,便静候于一旁,沛南山长便这样礼贤下士地来到一株半空的红梅树下,那里孤身立着一人,便是陈白起。

他走到她面前时,所有人都齐齐变了颜色。

其中有惊讶怔愣的,有愤慨不满的,有了然失落的,也有羡慕嫉妒的。

如此这般,所有人的目光一下都集中在沛南山长与陈白起两人身上。

沛南山长就近看着陈白起,只觉这少年当真神清毓秀,特别是那一双乌黑而沉静的眸子,特别令人意味深长,亦难怪莫荆会注意到她,并对她的事情如此关注留意。

他静默观察了一会儿,见她不骄不躁,静心耐候,便笑道:“你是否愿意留在樾麓书院?”

陈白起倒没想到沛南山长是如此直接的一个人,她看着沛南山长,下意识将心中疑惑问出。

“山长还记得我?”

沛南山长倒是没有想到,“陈焕仙”会问到这个问题,他愣了一下,方道:“记得。”

陈白起一听,便面露“惭愧”与“歉疚”,立即向他作揖,双手交叠,一揖到底。

“你这是为何?”沛南道。

陈白起道:“这一歉,为当初恶口之罪。”

她指的是“陈焕仙”当初出口伤人,咬了无辜的沛南山长那一口。

陈白起又行一揖。

“这一歉,乃当初恶(第四声)心之罪。”

她指的是“陈焕仙”伤了人失了理智破口大骂之时,心中的那一颗丑恶之心。

陈白起再行一揖。

“这一歉……”陈白起顿了一下,郑重道:“乃眼下之罪。”

沛南山长不解问:“如今又是何罪?”

陈白起抬头,少年稚气洒脱的面容清俊而干净:“近利之罪,明知山长收下我并非纯粹,可我却不愿意放弃这个难得求来的机会。”

沛南山长闻言,深深地看着她,却难掩目光的颀赏,他的确颀赏她的坦诚,他缓缓绽放一抹微笑。

“陈焕仙,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果然已焕然一新了。”

这一笑,如青莲于雪池中绽放,迷煞人也。

陈白起得沛南山长当众一番赞扬,便略感“羞涩”垂眸,随之一笑。

沛南山长视线移至她的腿时,笑容却转淡了,心中叹息一声。

周围人看着他们的目光是一阵一阵地在变,这时,只听一道懒洋慢腔的声音至不远处楼阁的空中飘下。

“陈焕仙,你这样随随便便就答应了沛南山长留在樾麓书院,莫不是忘了与本君的约定?”

系统:孟尝君对你愤怒值+10

陈白起倏地绷紧背脊,顺势抬头。

便见二楼一人撩珠帘布出,一身疏发狂颜,风流不羁的孟尝君正朝她似笑非笑,不怀好意的眼神似鹰般锐利逼迫。

陈白起赶紧行礼,四周围的士子一惊,识得之人都赶紧弯腰行礼,只见登高台处一片黑压压的脑袋。

陈白起心底疑惑,这“罪恶值候选主公”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出面?

她答道:“焕仙不敢,只是目前凭焕仙一小儿之能,尚不足以留在孟尝君身边侍奉。”

“常拿自身能力不足来拒绝他人,倒是一个好用的借口。”孟尝君转过头,像是对身边的袁平说话,口语却是不咸不淡,意有所指。

而陈白起从中听出一种危险的口吻。

她在心中掀桌——她运气怎么这么衰,她本想安安份份地求学上路,怎么偏在半途上惹上这样一号人物了!

她本意打算先在樾麓书院里镀好金,再出去找一名上好佳主公辅助他一统战国。

可问题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一个身戴罪恶值的主公恶霸当众跑来跟山长抢人!

无奈眼下,她人小卑微,面对大人物的招揽,拒绝不是,不拒绝也不是。

系统:孟尝君对你愤怒值+5

陈白起猛地抬头,却见孟尝君一脸冷冷地盯着她。

喂!她究竟又做什么了天怒人怨之事,他这愤怒值跟不要钱似的一直在涨!

她考虑一下怎么了!

陈白起深感这反派BOSS的心胸狭窄不是她能够扛得住的,她便略感为难地瞥向沛南山长,指望着他此刻能够帮口一二,省得她被直接抢入孟尝君的府中。

沛南山长倒没有想到陈焕仙跟孟尝君有故,毕竟一个是一穷二白穷途末路之人,一个身高权重家财万千之人,因不明其事,便没有插嘴两人之事,可见“陈焕仙”一脸为难地面对孟尝君的咄咄逼人时,他终于开口道:“孟尝君门客三千,且个个技艺不凡,想来自不会勉强一初出茅庐之小儿。”

孟尝君挑眉,朝沛南山长道:“沛南山长此言差矣,所谓千金难买心中好,正巧这陈焕仙入了本君的眼,本君只觉不收揽入府,怕大为可惜。”

这时,阴氏郎君隔着珠帘出声,其清越悦耳的声音尤其惹人注目:“据闻孟尝君食的是珍馐佳肴,饮的是玉露琼浆,历来凡事只求最好,又何需去为难一行走不便之人。”

“呵,难得阴氏郎君也爱好管闲事了,先前本君便有些奇怪,这陈焕仙的出场乐器如此奇特,如今回想一下,不正是阴氏的埙器吗?不知,这陈焕仙与你阴氏可是有关?”

阴氏朗君顿了一下,方道:“并无关系。”

“既无关系,本君便好奇,阴氏朗君何以如此关心他?”孟尝君夸大口气疑道。

阴氏朗君默了。

他总不能当众说,他引她为知已,见她一脸为难欲推恶霸强抢,便想帮她出头吧。

棋间正室,正在下棋的两人听到楼外的争执声,赢溭两指夹棋,修长俊眉扬起,目光冷漠讥笑:“只闻女郎能引起丈夫之间的争风吃醋,大相争斗,不料这一瘸腿士子亦值得他们争得面红耳赤。”

与之对棋之人直起背脊,轻揉了揉额心,不一会儿眉心便揉出了一抹梅瓣红印,他精神不济,轻柔道:“绝世人才与绝色美人相等,都占个绝字,因难觅而难得,自是争相恐后。”

赢溭不以为然,下面那个瘸腿小儿尚担不上一个绝世人才的称号,他抬眸,观对方一脸疲惫之色,便敛容正色道:“相伯先生可是久坐难受了?”

相伯泛白嘴唇一弯,虚弱一笑:“连一盘棋都难撑下,倒是让殿下笑话了。”

“先生随我从秦赴齐,一路上奔波劳累,是溭之不是。”赢溭面露歉意。

相伯摇头,指尖轻点棋面:“某这都不过是一些小毛病,殿下毋须自责,眼下齐这一步棋下好了,接下来方可行大事。”

赢溭颔首,他沉眉道:“先生觉得这孟尝君可交之?”

“孟尝君此人野心勃勃,得知殿下在此,想来不久后,便会派人来邀殿下会面。”相伯笃定道。

赢溭道:“这孟尝君欲取齐王而代之,与这样的人合作,吾等岂不是与虎谋皮?”

“不急,棋是一步一步下,局亦是一步一步布,再凶猛的虎亦惧英勇的猎手。”相伯弯唇一笑,虽一副病容青白,但仍旧是俊秀无双。

------题外话------

估计美妞们也都猜到了,静断更是因为老腰伤了,伤的挺难受的,一坐下去就痛,坐起来就挺不直,头一天还好,以为没事,可第二天就难受了,看了医生除了吃、敷药之外,还得养,所以静便想趁着过年放松休闲一下顺便养养这老腰(静要跟家人回乡下陪老人过年,老人家没装网络,所以也上不了网),在此要请一个星期的假期,望妞们晾解,因为除夕跟春节没有办法跟妞儿们大喊一句——春节快乐——新年快乐,所以提前在这里大喊一声,新——年——快——乐!嗯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