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主公,我难道是变异了吗/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登高台铸巅越野山峰,山灍凌寒呼啸,立于高处背凉腿僵,莫非为了维持一惯士人风范,估计在这登高台上的一大半人都得凭风动而打摆子。

陈白起斯文地吸了吸鼻子,她觉得再这样僵持捱下去估计这破病身躯得染风寒不可,她清眸右一眼观察性情温和宽仁的沛南山长,左一眼飘去上方翳翳珠帘后方那腼腆矜持的阴氏郎君,心中长叹,这两个读儒学的正人君子,只怕不会是这个读法学五行缺德的孟尝君的对手啊。

她漆黑眸子微闪,整装亟待,正欲自食其力开呛,却突闻后方一道少年春亮微寒的声音逐渐朝她这方靠近。

“素闻孟尝君喜收门客,府上已笼络门客三千,人才济济,还真令宣好生羡慕啊。”

姜宣鼻嗤一声,朝上方遥遥一礼下。

陈白起转头,只见一道身姿如谢庭咏雪之态的翩雅少年登台而至,他旁若无人般站在陈白起面前,身材挺拔昂立似青乔木,神色清泠而骄贵,一瞬间,两名出色少年并立而站,众人只觉眼前一亮,似一对绝代双骄现世。

孟尝君一开始闻声而熟悉,一见姜宣的面,他便摆摆袖矮下肩身不羁地靠在栏杆上,视线倏地眯起,他盯凝他片刻,方直起身来,嘴边挂着似笑非笑,他扭了扭脖子,方双手交合,领着身边的随扈向施施然他行了一礼。

“这道是谁,原来是公子宣啊,倒是田文眼拙方才竟没有瞧见。”

听这口气傲慢而随性,却是半分没有对姜宣应有的尊重,他敢对姜宣放肆,不过是因为公子宣手上既无实权亦无私兵,孟尝君可连齐威君都不放在眼中,更何况是姜宣这一黄毛小儿。

底下士子一听公子宣在此,再次纷纷行礼跪拜。

姜宣挥手令其免礼,对这些人的存在如过眼浮云,他心中对孟尝君恼恨,但却不得不按耐住性子来应对他,他虽稚嫩,却也并非莽撞粗汉。

“宣得父王应允游历原县私府三月,与陈焕仙一见如故,引之为好友知已,此番留于樾麓书院便颀与之作伴,望孟尝君能成人之美。”

姜宣自知自己并没有跟孟尝君叫板的实力,他只能委婉地给陈白起推脱找说辞。

孟尝君一听这一向在齐宫见到他便绕路掉头的姜宣,如今竟为了这陈焕仙而敢立在他的对面,孟尝君心思转念,不由得将阴冷似蛇而深沉的视线移至陈白起的身上,但一瞬,又融化成一片无垠海洋般蔚蓝莫辨。

他还真有本事啊,不过一趟樾麓雅集登高,他便能够笼络了如此多人心。

一个阴氏郎君、一个姜宣、一个沛南山长……

孟尝君不知想到什么,那雍容大气的面容卸下阴冷,徒然笑了。

他掖手,似十分赞同地轻点头道:“好,既然公子宣如此说了,那本君也自不好再与你抢人,区区三月……本君还等得起。”

这话令许多人意外,从一开始的据理力争,到后来舌辨强夺,最后竟潇洒放手。

这孟尝君究竟在想什么?

若说他是因为姜宣之故,许多人都不相信,但又的确是因为姜宣出面此事才了结的,所以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孟尝君不理会底下的纷说纭纭,他深深地看了陈白起一眼后,便嘴噙笑意,利落转身走了。

在他身影即将消失在珠帘后,他慵懒带笑的声音传来:“呵呵~陈焕仙,你说一块璞石将其打磨擦拭干净后,会不会就会变成一件人人都想争夺的宝石呢,那时候……它会是最好的吗?”

陈白起闻言,面色深沉,却是静立不动。

系统:孟尝君对你好感度+10

看来,姜宣也只是给她争取到了三个月的时间,这孟尝君最后一席话则表明,他只是暂时松手,对她却并未放手。

这孟尝君跟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政治家,凡事得不到便想抢,抢不到便越惦记。

这下好了,她这块骨头算是彻底被狗给盯上了。

那么接下来,她估计也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就是埋了素节去顺了那孟尝君的意,跟着他手下那一群鸡鸣狗盗之辈混算了,二是找一个连孟尝君都会忌讳三分的人投靠求庇护,那时候他便会自动放弃她这块没啥肉的骨头。

……可问题是,齐国这片土地孟堂君基本上已经算是一手遮天,她找谁投靠都不好使,莫非她还得扩张……寻主地界?

见“陈焕仙”自孟尝君走后便久久没有反应,姜宣便轻推了她一下。

“你怎么了?”他看着她,眼底有着关心。

陈白起慢吞吞地看向他:“我这算是被烙上孟尝君的田字印了吗?”

姜宣表情一滞,被她这种略带哀怨的眼神给煞了一下,他垂下睫,抿住嘴唇严肃道:“我会尽量想办法,不是还有三个月……”

陈白起却不指望公子宣能够为了自己与这猛虎一般的孟尝君对抗了,她道:“方才谢宣出口相助了。”

姜宣见陈白起不欲再重提孟尝君一事,便吐一口气,拍了拍她的肩:“方才的话都是我的真心话。”

陈白起但笑不语。

这时,见两人暂告一段落,沛南山长则微笑如风向着姜宣行了一礼。

“见过公子宣。”

姜宣略有些受宠若惊,他立即向着沛南回一礼:“山长莫与宣如此客气。”

沛南山长舒眉含笑,扫了一眼陈白起,又看向姜宣:“不日收到齐王的信涵交待,只疑道你不曾上山,却原来在一众士子中啊。”

姜宣不好意思一笑,收起了一身的桀骜不驯,恭敬道:“宣顽劣,令师长切莫报上,如此欺瞒山长是宣的不是。”

“能凭一已之力上登高台,公子宣自当是才华出众,何谈不是。”沛南山长温言道。

虽说沛南山长一直温言细语,但姜宣总感觉这压力成倍锐增,简直快扛不住了。

这时陈白起忙上前救场,她道:“方才多谢山长替焕仙说话,另外,焕仙想向那阴氏郎君当面致谢。”

沛南山长顺声看向陈白起,目光若高山流水,虽清澈流萤污垢,却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威严。

“他暂会留在这樾麓书院一段日子,毋须着急。”

陈白起一愣,半晌方道:“山长是说,这……楼上的人都会暂时留下?”

沛南山长颔首:“嗯。”

陈白起黑眸愈深,这样说来后卿也会暂时留在樾麓书院,只是……亦不知道他究竟在图谋些什么。

有句俗话叫无利不贪早,说得便是后卿这种人,还有种人去哪儿哪便是血雨腥风,说得也是后卿这种人。

所以说,跟这种人待在同一片地界上,陈白起深感忧虑啊。

——

这一次登高台散会之后,凡得了好成绩的人皆可留在樾麓书院得名师指点深造,当然,你不愿意再寒窗苦读数十载,亦可荣归故里去,樾麓书院从不强求士子意愿,算是比较民主化。

而陈白起因腿伤之故,暂时无法下山去,只能托姜宣找人下山去一趟青葭村给小牧儿带个口信,莫让他一人在家中忧心,待她腿伤好些,便下山接他。

姜宣自是应允了。

如今陈白起与姜宣还暂时安排在之前那间竹茅屋中,等正式入学后便可分配学生宿舍,在用过晚餐后,陈白起便一个人百般无聊地躺在床上打开系统。

这时系统便传来一阵噼里啪啦之前屏蔽的讯息。

系统:恭喜你完成“登高台”副本任务一“闻名乡里”,获得经验值100。

系统:恭喜你完成“登高台”副本任务二“闻名县里”的任务,获得经验值500。

系统:恭喜你名望值达到50,获得“小有名声”的称呼,配戴可增加魅力值20。

系统:恭喜你完成主线“成为樾麓书院沛南山长关门弟子”的任务,获得经验值1000,获得经典儒学套书×1,获得士人袍×1(白装)。

陈白起立即翻坐而起合掌,这次上登高台她简直是大丰收啊,她逐笑颜开,正准备查看这系统赠送的“士人袍”是什么样的。

要知道系统商城内的装备跟药品都是死贵死贵的,一件白装都能坑穷她全部,而她如今缺衣短食的,能白白获得一件行走书院的衣服穿也是极好的,另外那一套经典儒学套书也不知道具体是何书籍。

可当她坐起时,却突感身体一阵火热火燎,像是突然眼前迷花乱雾坠入一个火盆里被反复翻转烤着,骨骼、皮肤与血脉都一阵阵地又麻又痒又酸又烫,这种感觉没比那血脉苏醒好受多少。

陈白起嘤咛一声,一下便咬着嘴唇蜷缩着身子又躺回了床上,在床上左右难受地挣扎了一会儿,正想着是不是中毒了的时候,突然那些难受的征状一下便消失了。

就跟她方才难受的感觉是一场错觉一般,她现在反而感觉整个人轻松宽敞了不少。

陈白起撑着身子奇怪地坐起,准备查看一下自己究竟出什么问题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视线内的自己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

她的手……怎么好像小了一圈?

陈白起一惊,便开始翻查看自己,发现自己腰、腿都细了,肩窄了,胸大了,屁股翘了,头发长了,脸变小了……

难怪她感觉整个人轻松跟宽敞了,原来是衣服变大了,而她竟再次重新变成一个姑子了!

陈白起怔神当场。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