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主公,女身遇旧故(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三确认自己确实从一名郎君变成一名姑子的陈白起,第一时间便是找系统问清缘由。

这副重生的身躯是由系统提供,她相信总不该是这“陈焕仙”天生便有这种男变女女变男的神奇基因吧?

呵呵。

最终系统给出了似乎挺能够说服陈白起的理由。

系统:由于人物传承着麒麟血脉,而随着人物的传承血脉不断复苏,本性征状则会一并唤醒,麒麟血脉乃上古四灵神兽之一,其血脉强悍霸道。天地诞生之初,飞禽以凤凰为首,走兽以麒麟为尊,人类自亦不例外,因此人类的血脉永远无法抵抗麒麟血脉。

陈白起睁大了眼,听了半晌后才明白,敢情她这是母麒麟的血脉,而随着这种血脉的逐步强大便能够擅改人类男女基因组。

陈白起试着用科学的方式来理解,也就是说她的麒麟血脉会逐渐将“陈焕仙”的人类基因链给替换掉,而在替换的过程中,也会纠正其紊乱的荷尔蒙,甚至一并改掉他整个人的身体构造。

这便是她突然男变女的原因。

陈白起头痛地抚额,问系统:“该不会以后我一直都这样吧?”

如果她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突然变成一个女子,这对所有人来说,该得是多惊悚的一件事情啊!

系统:当人物的麒麟血脉苏醒达到90%以上,人物则会完成改造成女性,否则你还是会变回人类男性。

陈白起一听这话,才吁了口气。

虽然她并不想成为一个男人,但目前她必须是一个男人才行啊。

如果“陈焕仙”一下变成一个女人,这“樾麓书院”她还怎么混下去。

“那我这副模样会维持多久?如果恢复了,以后还会变吗?是以什么频率,有没有提前预示,或者有没有什么办法阻止这种变化?”陈白起心中有太多疑问,便一口气问出。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方道:目前你麒麟血脉已唤醒16%,应该会在一个时辰内恢复,人类对于外基因侵入有一定的抵抗力,但身体一旦虚弱或削弱了生机,则会降低对外的防御力。

陈白起理解,也就是说,她如果生了病或受了伤便会有几率变身,如果生了重病或重伤,则有较大机率变身的意思。

而变身时间则是与麒麟血脉苏醒程度戚戚相关,越纯正的麒麟血脉,越容易恢复本体。

系统再道:而变身前的预示你应该已有体会。

陈白起想起之前那种双麻又痒又烫的感受,恍然眨眼,想来这便是变身前的预兆了。

系统继续:至于是否有压制麒麟血脉变化的方法,由于人物目前等级太低,暂无法查询相关信息。

陈白起:“……”

真不好意思,是她等级太低了!

既然变异了,那她这一个时辰内她绝对哪里都不去才最保险,若被人撞上她算是百口莫辨了。

陈白起满心警惕,将“区域地图”开启,虽然开启后视野略微“复杂”点,但好歹能防着点被人“突袭”。

突然,陈白起想起一件事来,她拜托了姜宣找人下山帮她托一句话给牧儿,糟了,姜宣这一趟估计很快就会回来,她总不可能将人一直挡在外面吹冷风吧。

陈白起思前想后待在竹舍内亦不安全了,她赶紧将身上过于宽大的衣物换下来,她男身变成女身直接小了一号,之前的“陈焕仙”按现代的身高估算,净身高大抵有一米七几,可变成女身后估计骨骼密度压缩了,估计截头截脚也就只剩一米六左右,这身上的衣服直接当裙摆撒一地,袖摆都成水袖款式了,行走动作着实不方便。

这样一身根本出不了门,陈白起将换下的衣服叠整齐后便塞进被子里,避免被人看见,她相信姜宣亦不会这样无聊去翻她的被子查看的。

她换上了一套系统奖励赠送的(白装)士人袍,这件士人袍与当下袍服相同,衣服宽博,大袖,领和袖初有皂色缘边,只是布料与别人的却是不同的,其布料乍看与它人无异,但一着上身触感却十分柔软质轻,如拿流水为丝拿白云为棉一般,十分保暖御寒。

并且系统出品的东西尺寸总不是问题,因为它会根据人物的变换而转换成最合适的尺寸。

所以,系统的服装谁穿都觉得跟量身定做的一样合适自在。

因为陈白起此次上山并无二物,也实在是没有其它的衣服可穿了,唯有让它提前亮相了。

“白装”的士人袍没有什么特殊性,只除了布料独一无二、款式跟剪裁上品之外,并无属性附加跟特殊效果。

看了“士人袍”的耐久力,目前是满格的,估计能穿不少日子不损伤。

这套“士人袍”毕竟是给男子穿的,所以当前突后翘的陈白起换上后始终觉得举足之间怪怪的,于是,她将一头柔亮的长发挽起,套上一双略大的鞋子,感觉大体背影能够糊弄得过去后,方打开门。

她朝左右看了看,确定无人,便独自离开了竹舍。

她决定到人越少越好、越偏僻越安静的地方去,等变回来了再回去,鉴于这种地方很少,她决定选择就近原则,从竹舍外围潜入竹林深处。

这片竹林本是一片天然林子,但樾麓书院在此教学建筑后,便将其修整了一番,如今的竹林被修缉成了太极形,中间分别衔接着两条弧度相左的半圆路径,路径铺了石子,而在衔接的中央位置则是竹林深处。

暮时已近,而片竹林深处则更鲜少人踏足,虽说陈白起是第一次来,可她有区域地图指引,也不怕走丢。

她只想寻一处隐秘的地方坐着休息一下,她变成女身后发现断腿行走时好了许多,估计是女身是麒麟血脉发挥得更彻底,但如今她一凡夫俗体,早前登高台上又消耗了大量体力,所以没有精力再慢慢游逛观景了。

她查看区域地图,前方有一亭子,那处估计能够休息,她便朝那方走,却不料刚走几步,却突地被一只无声无息的手一把紧攥住她的纤骨瘦伶的肩膀。

那力道刚劲有力,带着一种强大危险的威慑力度。

陈白起倏地一僵。

“尔是何人?”似悦笙香雾散,伴着一道磁性十足的低韵声音至身后而来,陈白起的心猛地跳动一下,方掉下来。

嚯!刚才看区域地图此处不是没有人吗?这人究竟从哪里跑出来的啊?

要么是他腿速太快,要么他……便不是人!

那人见陈白起久久不答,便一使劲将她整个人扯拽了过来,顿时,陈白起只见一张仿佛精雕细琢般的脸庞落入陈白起眼中,男子穿着墨色缎子衣袍,一头暗红色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非尊则贵。

“姑子?”

他上下打量陈白起一番,扬唇阴翳寡淡一笑。

他一眼便看穿了陈白起的“伪装”。

“这樾麓书院从不招收女弟子,你是何人的家属?”他微眯起眼睛,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陈白起没作答,只因她听到系统“叮”一声。

“系统检测到你周围有能够引发麒麟血脉苏醒的主公人选,麒麟血脉上升1%……麒麟血统上千6%,麒麟血脉上升9%……”

“你体内的麒麟血脉唤醒25%,身躯正在进行洗髓伐骨强化……”

系统:“宿主躯体、灵魂扫描。”

系统:“扫描完成,身躯强化25%已达成。”

赢溭奇怪地盯着眼前这个突然一下面色似抽空了血一般苍白,直冒冷汗的女扮男装的姑子,她方才还好好地,为何突然变得好似很痛苦的模样?

“主公,咳咳……可是遇上什么事了?”

这时,另一道气若蜉蝣的询问声音从林间传来。

而陈白起还来不及感受自己再次撞好运遇上一个“主公候选”时,却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却蓦然一震。

赢溭面无表情地扫了陈白起一眼,道:“此子鬼鬼祟祟于林间徘徊,特抓来一问。”

“哦,是何人?”

相伯先生至阴翳的林荫下步过来,落霞之下,他面颊清瘦白皙,没有丝毫红晕,脸上只显出了一种病态的苍白,配合他那颀长纤细的身材,愈发孱弱单薄。

他举帕掩嘴轻咳,但一双美睐双眸却盯着陈白起看,初时目光很淡雅飘渺,但渐渐却深了几分。

他心异,此人……他为何会觉得有几分面善?

而陈白起亦终于极控制情绪地抬眼看向相伯先生,她在经历了如此多的变故之后再见到以往亦师亦友的相伯先生,只觉过往之事如同事过境迁,一切皆如苍海桑田,不由得心中五味杂阵。

她今日再遇故人,没想到他竟也来了“樾麓书院”。

一年不见,以往隐居深山等候明主的他,终于也有了自己的主公。

她其实很想向他问一声,那些故人都如何了,但她却自知不能贸然开口。

她已没有了资格。

就在她失去了“陈娇娘”的这一层身份之后,就相当于是她与楚国过往的一切都一并给切断了。

如今,她只是“陈焕仙”,谁还认得她是“陈娇娘”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