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主公,我一定被人刷了/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最终陈白起的铺位还是被安排在了“丁”舍,其它宿舍早被占满不落空,并且隔壁邻舍便是道学院的毒瘤学生——穆青阳。

穆青阳是谁?

为何称之为“毒瘤”?

但凡沾染上一个“毒”字,便必不是什么经人传颂的好事。

陈白起经一旁道听途说,便对此人形象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再加上系统的注释,她便更能理解。

姓名:穆青阳

年龄:十五岁

简介:穆青阳四岁丧父,七岁亡母,流浪裴柔做了三年孤儿,后被道士白云子捡回樾麓书院当道童,十三岁医术初辗头角,为去年岳麓书院的特召生,擅医药、炼丹、观星测象,聪敏慧思。

看了穆青阳的相关简介,接道理来说这样聪慧的少年学生应得许多人喜爱传扬,但事实上,穆青阳的名声坏多与好。

常与柔奸成性,狡诈藏坏,坑人无形,巧言令色等词相匹配,私底下在学生堆里令人既惧又嫌。

只是对于其它人的偏见,陈白起却是半信半疑。

只因穆青阳一介孤儿,家世堪虞,并非有钱有势的世家子弟,这样无根基、无背景的人一旦得了势出了名,自然而然便会得罪那些嫉妒、羡慕、恨的世族子弟,如以前的“陈焕仙”一般,因才傲一等,最终落得个家破人亡的地步。

相比起曾经陈焕仙读过的那所私塾,樾麓书院内的情况更为复杂,在这里大多数都是门阀世族子弟就读,而世族本是一个庞大的势力体系,若他们愿联合起来抵制穆青阳,那么他的情况便会很糟糕。

只是这穆青阳亦并非一般人,他这人不自卑不怯懦,更不怕闹事,典型的窝里横,他擅医药,更懂得毒理,因此常常阴人于无形,令人找不着线索与证据去指责迫害,世族们虽说想祸害一介庶民很容易,但在樾麓书院却有明确规定不论身份地位,一视同仁,不可仗势欺人,而当穆青阳的能力越来越受众人的关注,他们便不可明目张胆地进行陷害、羞辱。

如此一来,忌鼠投器下,他们便想了一个阴损招,便是在暗中传播其坏名声,漠视与隔离他,哦,或许还有造谣跟污蔑他,令其如“毒瘤”一般令人厌恶退避。

而因此,毫无名声可言的穆青阳,哪怕他在道学院的本领在樾麓书院中算是“甲”等,综合评价下来,却仍旧住在“丁”舍。

陈白起哪怕知道了穆青阳在樾麓书院的名声,却亦并不避讳他,倒有一种同病相怜之感,她笑着与他道:“所幸父母还算给了焕仙一张对得起他人的脸。”

穆青阳愣了一下,一双翩绖斜飞的眼眸色随着情绪流转而温浅深不一。

他以为“陈焕仙”应该是聪明人,因为她的事迹在樾麓书院特招的一批新生中尤其广为流传,所谓聪明人应该是那种哪怕别人含糊其词,亦能从只字片语中悟出“真相”的人,这房内的人大多数都对他躲躲闪闪,含糊其词,哪怕是最单纯良善的陆师兄对他某些行为都是颇有微词的,除了基本的礼貌问候,从不与他多言多语。

而他……凭什么理由对自己笑脸相对?

穆青阳盯注着陈白起那一张阳春白雪般笑意融融的脸,勾唇,扬起一抹诡谲的弧度,唇红齿白:“性子亦正合我意。”

就凭这双忠诚笔直与他对视清澈的乌黑眼眸,穆青阳决定了,以为……会尽量少欺负他一点的,呵呵。

陆瑚在将陈白起的铺位安排好了,不经意与向笑得跟朵儿花似的穆青阳对视了一眼,只觉他这一笑整个人妖里妖气,颇感眼痛,不端庄啊不端庄。

他摇了摇头,便准备离去,却在舍门前被陈白起给喊住。

“陆瑚师兄。”

陆瑚向来便喜爱懂事又乖巧,再加上又懂礼貌的小师弟,因此他对陈白起是特别友善。

他转过头,嘴边不经意带笑:“焕仙,且先安心住下吧,明日书院将沐休二日,你可自行下山活动,只需在第二日日落前归来即可。”

“多谢陆瑚师兄提点,不知陆瑚师兄何日出师?焕仙愿前往相送。”陈白起道。

陆瑚考虑一下,方道:“这个月新生讲座尚需安排,估计是下月吧,具体时间还需与师长商议一番。”

“那焕仙不耽误师兄正事,且慢行。”陈白起拱手一礼。

在陆瑚走后,屋内的四人气氛一下就变得更奇怪了,之前陆瑚找来的三人,叫容棋、曹顺、马城。

他们一向不与穆青阳打交道,见他待在屋内,于是与表情难看地与陈白起随便客套两句,便赶紧出门了。

而穆青阳则步调轻慢似猫,错过陈白起侧身,一把便掀开了自己“过界”的东西,有衣物、竹简跟一些杂物,他偏过头朝陈白起道:“你打呼噜否?”

陈白起摇头。

“睡姿如何?”

“尚可。”

“千万不可越界哦,否则第二日变成猪头,这张漂亮的脸蛋儿可就难看了。”穆青阳阴测测地笑了一声,便转身朝门边走去。

穆青阳走后,陈白起便放下被褥开始铺床,整理好后便换上樾麓书院的学生服。

一片素色青色的长袍,并无特色,只是制衣用料轻薄,为防止薄衣缠身,采用平挺的锦类织物镶边,边上再饰云纹图案,如此一来倒有几分飘飘欲仙的味道。

这套常衣乃樾麓书院唯一的一套校服,虽说四季常配,但却又不分春夏秋冬。

只是如今寒冬腊月的,有钱的士族子弟会在外披上厚实的裘衣,而没钱的庶民不可穿裘衣,只能在里面多添衣服来防寒,因此与士族子弟“清虚静态、举体华美”相比,庶族则显得“臃肿笨重”。

因此有些虚荣心重的,宁愿挨冻成狗,亦不愿丧失了士人“美感”。

陈白起是一个讲求事实求事之人,她衣底穿了系统剪裁合体的“士人服”,系统出品的哪怕是白装,亦具有“冬暖夏冷”的功效,因此她褪了外衫,毋须多添衣服,直接套上素衣青袍,便不觉天寒地冻了。

只是苦了裸露在外的一双手跟脖子了。

若有围巾跟手套就好了,陈白起考虑得想办法攒点钱去“系统商城”买两套,自己用一套,给小牧儿用一套。

刚换好衣服,还来不及有进一步动作,只听见门外有一名弟子前来喊人。

“陈焕仙可在?”

陈白起上前开门,只见一白面青年站在门外,他与陈白起穿着统一制服,只是在袖口处用绣线纹了一个“叁”。

陈白起袖口处亦有一个绣线纹的“壹”,这是用来区别入学年限的,陈白起是今年刚入的新生,因此是“壹”而这位弟子则入樾麓书院有三年了。

“师兄,我便是陈焕仙。”陈白起道。

“我叫卫溪。”那师兄一双平板无波的眼眸上下打量陈白起一眼,便收回视线,道:“你随我来。”

这样没说原由,陈白起便谨慎地停留了一下,看着他。

卫溪转过身,道:“你莫是忘了山长已收你为内门弟子?”

陈白起一愣。

“莫让山长等,且速速随我去。”卫溪语气低沉下来。

陈白起不敢再迟疑,随步跟上。

——

要说这山长居住的位置,乃樾麓山顶之处,一路经奇巧布局的山岛、竹坞、松岗、曲水之趣,曲径通幽,移步换景,咫尺之间浓缩了自然山水。

但沛南山长居所并非陈白起以为的豪华舒适,反而简朴得不可思议。

登上山顶,寒风敕敕,直激得人寒毛孔竖立,陈白起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这包不住“露馅”的位置还真是冷如刀割啊。

卫溪在前,陈白起抬眼看去,只见不远处几棵歪脖子松树下有一间茅草屋,格局不大,估计顶多二进二出,屋外有一条石铺的小径,径旁矗立着上百副楹联和碑刻,大多是历代书法大家的墨宝,或狂草,或楷书,却无一不是精品。

“山长在内,你且自行前去。”卫溪站在院外,便止步不前了。

陈白起道:“谢卫师兄领路。”

卫溪不淡不咸地颔首,便摇步而去。

陈白起入了院,便见院中松树下沛南山长正背对着她,前面放着一张桌子,似在低头写着什么。

陈白起怕惊扰了沛南山长,便于原地静立了一会儿,但不一会儿便手冻脚僵了,却见沛南山长这时侧过身,脸没转过来,朝着她的方向招手。

想来是早知道她来了。

“学生陈焕仙见过先生。”

她不解地眨了眨眼,便信步上前,却见沛南山长正蒙着一双眼睛在写盲书,她嘴角霎时便狠狠一抽。

怎么连他都……

“焕仙,看一看我的字写得如何?”

你们樾麓书院的人还真会玩!

陈白起垂下睫,淡淡地看了一眼竹简,山长手感很好,字并没有新生的惨不忍睹,单个瞧着还挺像回事,只可惜连一起,却歪牙咧嘴。(竹简是竖着写,一支竹片可写一行字,闭着眼睛写便容易淌过界,越走越远而不自知。)

陈白起想了想,挑了一个最险的回答:“比起弟子第一次所写,好上不只几千万倍。”

沛南山长扯下面上蒙巾,顿时那张风月霁光,如残雪压琼枝的脸露了出来,他看着自己写的字,慢慢品味一番后感叹一声:“原来盲写着实不易。”

陈白起听这话,亦不知道是敏感还是第六感作崇,总感觉哪里有问题,她目光不动声色地一排排立于茅屋前的门楹与石碑上划过,又落在沛南山长先前盲写的那一行字上。

“笔秃千管,墨磨万锭。”

她突然若有所悟。

陈白起道:“其实若让学生选择,学生宁愿睁着眼睛写出一篇令众人惊才绝艳的字,亦不愿盲写出一篇规规矩矩的字。”

这话半是捧脚半是事实。

沛南山长搁下笔,目光悠远似白云般看了她一眼。

“你认为这是在哗然取众?”

陈白起一听这话,心道果然,她立即道:“学生认为人往往是靠真本事方能立身取处,焕仙自知书法一途尚且稚嫩无比,先前盲写不过只为一个赢字,尚算不得什么真本事,说来着实惭愧。”

听她如此迅速认错,沛南山长这才笑了。

有胆识,有悟性,有颗七窍玲珑心,还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巧嘴,这样一个适合培养成策谋一方人,真是好久不曾碰见了。

他又看向她的腿,可是她表现得越出色,他心底便越遗憾。

诚如燕祈所说,他的确后悔了……

后悔当初对于陈焕仙的事情任之、由之,造成这般苦果。

“你且来写下一字。”

陈白起不敢有问,听从沛南山长吩咐用心写下一个“诚”字。

沛南山长看了一眼,却是摇头,他接过她的笔,微收袖袍,亲自在旁亦写下一字,同样是一个“诚”字。

这时,陈白起不经意看到了他手腕处的伤疤,像狗啃了似的,一个洞一个洞结成齿痕。

她目光凝滞了片刻。

“观看一下,讲讲你的感觉。”

陈白起回过神来,立即看向沛南山长所写,同样一个字,却与她所写迥然不同,她动了动嘴唇,惊叹道:“骨气洞达,爽爽有神。”

沛南山长又道:“那与你的字有何区别?”

“区别甚大,弟子的字……有形无神。”陈白起低头。

沛南山长见她沮丧的模样,垂头耷脑,甚是可怜,便轻轻地拍了她的肩膀一下,道:“一墨大千,一点尘劫,书写欲,形生于精,唯神是守。”

陈白起:“……”

山长,如此虚幻的词,恕小的听不懂。

沛南山长见陈白起一脸懵懂的抬头看着他,眼神透露出一丝笑意,直接道:“这形都不堪妙境,日久成形,先练其形再与神为一。”

这句话陈白起算是听懂了。

这是让她平日里多练字,日积月累这字会有了字的“形”,等“形”成后再来琢磨神的问题。

这道理还是挺简单粗暴的。

其实陈白起的硬笔字还行,偏这毛笔字,呵呵,被坑来这个战国时期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发生的事情。

“弟子多谢山长指教。”

“我这里有一册范全碑,你且回去反复抄录一百篇,毋须拿来我看,自行勤勉即可。”沛南山长又道。

陈白起恭敬地接过沛南山长从桌旁边拿起递过的竹册,捧在怀中道完谢后,感觉这授课时间估计也要结束了,便将一直藏在心中的事道了出来:“其实,焕仙还有一事……”

“何事?”

“其实弟子家中还有一年幼的孤弟,如今弟子上山读书,恐怕无人照顾,弟子想……”

“此事公子宣曾与我提过,你弟弟的事情毋须担心,人燕祈已去接了。”

嗯?去接了?动作如此迅速?

还有这个“燕祈”又是何人。

陈白起心中虽惊讶,但此时的她还并不知道莫荆的字,所以只将“燕祈”当成一个侍僮。

“弟子多谢山长成全,弟子感激万分,只苦不知如何报答山长之恩。”陈白起长身一揖到底。

“焕仙你可曾怨过我?”山长轻飘飘地问来一句。

陈白起一怔,一抬头这才看懂沛南山长眼中的复杂情绪,她心中一咯噔,直言道:“怨你什么?”

沛南山长便将话说得更清楚一些:“燕祈说你这腿,十有八九是治不好了。”

陈白起与他一同看向自己的瘸腿。

沛南山长看着她,一眼不眨,却见她突地豁然一笑:“山长,弟子怨你什么,天作孽尤可活,但自作孽不可活啊。”

“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沛南山长从不曾听人说过,一时不解其意,但慢慢品味下来却心起波涛海汹涌,忍不住将其牢牢记在脑海之中。

此时此刻,沛南山长已然多少有些明白了陈白起此人。

只觉自己再提此事,倒显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要交待的事情也交待完了,你且先回去吧,只记得每日这个时辰来这茅屋一趟即可。”沛南山长挥挥袖,已转身过去。

陈白起看得出来沛南山长心中藏着事,便亦不打扰他了,再次行礼一拜后,便转身离去。

只是在离去之时,不经意视线扫过路旁的一块石碑时,整个人愣住了,目光有些发直。

“山长,请问这块碑的词乃何人……所刻?”

见鬼了,她竟见到了之前自己写给莫荆门楹的那句对词。

沛南山长转身,朝她的视线望去,看到那一块刚铭刻好不久的石碑,又看了陈白起一眼。

果然是她啊,这般才气、又是这般傲气凌云之人啊。

“这事问他作甚,何不亲自来问问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