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主公,我终于有宠物了/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午后陈白起与牧儿话别之后,便跟附近农家买了些腌制酱菜用土罐装好准备带回书院。

昨日跟牧儿在农舍用餐时意外尝到这种酱菜,既清爽可口又酸咸下饭,虽说是土家杂食,上不得台面,但陈白起却迷上了这种酸爽的味道。

樾麓书院的菜式虽精致却太寡淡了,陈白起吃不太习惯,总怀念以前现代麻辣酸爽的滋味。

这种小疏瓜果腌制的酱菜虽说味道亦不如后世那般滋味,却多了一种清甜的酸味,正好下饭,再加上陈白起上次从系统那里得了一些调料,她自己再加点作料下去,这酱菜便更加十分可口了。

想到自己这一路走来,多受人恩惠,她身无长物,暂时只能拿些“鸿毛”来聊表心意。

回到山上,陈白起将早已分配好的酱菜罐子密封好送了一坛给沛南山长,留了一坛给陆瑚师兄,又准备了一坛送给了姜宣。

陆瑚师兄据闻受师命领着二年学弟去了一趟莒城,暂时不在山上,所以陈白起那一份暂时还储藏在系统内。

沛南山长那坛因他人不在山顶,她便放在了山顶茅屋院中的石桌上,怕他以为是不明来问之物,她又捡了些石子在旁边摆了一个“仙”字。

而姜宣那坛倒是顺利地直接送到了他的手中,因为他一大早便来找她一块去“文殊院”选课,这便顺手送上了一份“礼”。

用早餐时,陈白起让他试试,姜宣打开坛塞,嗅到一股酸涩奇怪的味道,心中缩退了一步,只是架不住陈白起那双闪闪期待的眼神,便略有迟疑地尝了一口这平廉的乡下菜式。

这一口下去,嚼了嚼,只觉味蕾一下便打开了,顿时收不住口,只觉舌头麻了一瞬,马上便尝到了香辣酸甜,那味道简单是一吃便停不下来。

姜宣表示这“礼”他很喜欢,但觉得自己不能白收陈白起这份礼,又因着前几日他撇下陈白起先走一事,心中愧疚难安,想来想去,他便将之关陈白起在登高台吹奏的那只埙送给了她。

陈白起自知这埙价值不菲,且对姜宣有不凡意义,自是不肯接受,只言心意领了,但姜宣却执着要送,你推我往,她着实拗不住,只好接下。

其实姜宣的确也爱好埙曲,但是好埙还是要握在最适合它的人手中,方能真正演奏出能够打动人心的华美乐章,他知道自己在这一点上,如今无论如何是比不上“陈焕仙”的。

所以,将它送给“陈焕仙”,他虽有些不舍得,却是心甘情愿的。

用过早餐,接着两人便去了“文殊院”选课。

“文殊院”内有考查新生选课的值班先生,亦有替新生讲解并注译选课的内容,里面亦有许多关于樾麓书院的典籍文录、经路历程、名家风采等等。

其实按接地气的话来讲,“文殊院”便相当于一个拥有“图书馆”的“事务接待所”。

之前选课的事情陆瑚稍微跟陈白起也提过一些,她心中在这几天酝酿中已早有自己的打算了。

陈白起最终选了主课道学,辅修儒学与书法。

而姜宣则选择了主课儒学,辅修书法与算法。

主课与铺修不同,主课乃先生亲自授课,但辅修却是大弟子来教授。

接下来的日子陈白起十分繁琐忙碌,陈白起选择了道学院为主课,一来与她的巫医职业算得上的专业对口、相辅相承,二来她对其它几门课兴趣不大,却对这道家、宗教学的道教以及属于人体生命科学范围的内丹学比较新奇。

课一选好,陈白起便领了道学院的弟子牌,根据每日授课时辰起、读、歇,课歇后,便去山顶山长的茅屋额外“取经”,一般接七日算,便有五日正课,三日下午辅修课,陈白起便像一只陀螺一样,每日累得转个不停,既允实又感悟颇多。

随着她学道,这巫医职业的系统面板跟谋士职业的系统面板也开始了升级变化。

如今她已十级。

巫医职业系统面板前十级与谋士职业系统面板并无不同,但一过了十级之后,她便正式开始转职为一名巫医。

巫医前十级并无攻击技能,十级后便开启第一个职业技能——傀儡兽。

傀儡兽

等级:0

属性:奇门系

目标:亚种生物,僵尸或暗系生物(蜘蛛、傀儡人),已亡动物。

技能描述:巫医转职成功,达到十级+,将可制作与巫医相伴相随,共生共死的傀儡兽,随着傀儡技能等级提升,会有越来越多的傀儡生物在巫医身边徘徊。

这个傀儡兽技能令陈白起非常满意,比起惹眼的“药侍”陈白起自是觉得像一些不起眼又容易隐藏的傀儡兽更好。

陈白起当即给巫医技能——傀儡兽加了一点技能点。

傀儡兽

等级:1

属性:鬼系

目标:所有已亡生物。

技能描述:可用一药侍的元魂祭奠,召唤一头对巫医忠心耿耿的傀儡兽。

需要“药侍”的元魂?

陈白起目前拥有两名药侍,她找了一处偏僻的环境将药侍召唤出来。

系统:你已成功召唤出两名药侍,夺取元魂/其它操作?

陈白起看着两名身穿青衣、面目呆滞站立在她面前的“药侍”,他们就像两具僵硬的尸体,五官普通,身材普通,总之这两个人安静地站在那里,完全没有什么存在感。

陈白起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夺取元魂,而是好奇“其它操作”的内容。

陈白起选择了——其它操作。

系统:锄草/浇水?

噗——

原来初始等级的“药侍”便只能如同三岁幼童干这两样事情。

陈白起重新再选择——夺取元魂。

系统:确定要夺取药侍元魂,一旦夺取,此药侍身上的一切成长数据将全彻底消失,确定/取消?

这“药侍”打一生下来,她就没有养过,哪有什么成长数据,陈白起选择了“确定”。

当她确定夺取元魂时,便见两名药侍头上飘出一团青色的光团,像绵花团一样软软轻轻地落在陈白起手上。

这便是元魂?

陈白起诧异,只见两团棉花糖上标注着“元魂”二字。

她五指并拢捏了捏,元魂并无实体,她握着它们就像握着一团空气一样,可从指缝中流出。

那么……接着来便是召唤傀儡兽了吧。

问题是怎么召唤?

陈白起查看傀儡兽技能列表,上面有两个凹槽,然后融合成一个凹槽。

当她打开这个傀儡兽技能列表时,元魂便自动飘入了上面的其中一个凹槽嵌入,元魂数量显示为2,另一边的凹槽则空缺。

陈白起明白过来,这是缺一具需要融合的傀儡尸体。

根据傀儡的系统说明,傀儡兽要求需已亡生物(注:如为亚种生物,僵尸(傀儡人)或暗系生物(蜘蛛、毒蛇)等)。

相当于要属性为阴的生物,人类尸体什么的陈白起觉得在樾麓书院估计难找,但蜘蛛啊蛇什么的动物尸体倒是可以试试。

陈白起特地找了一日在樾麓书院阴暗角落四处巡逛,看能不能找到些可用之动物尸体,她找到一窝蚂蚁,弃之,她找到一只蟑螂,嫌之,她遇到一只硕鼠,其逃之……

找来找去,挑来挑去也没遇着一个合心意的。

她又去了射圃、仓库、储藏室,教室、藏书楼、学生宿舍、食堂……在一无所获返回时,突见前方有一群人围在一块闹哄哄的。

有吵嘈声、有辱骂声亦有拳脚踢打声,唯不闻惨叫呼救声。

陈白起一时忍不住顿步,穿过重重人影好像瞧见一双特别秀气修长的手,那双手好像抱着一样什么圆滚滚的东西,有毛、有爪子,任凭别人如何拉扯,那双手扔旧死死守护,绝不放手。

“先生,这里有人打架——”

陈白起躲在假山后,高喊了一声,只见打人者一惊,亦顾不得检查看伪,便做贼心虚,一窝而散。

樾麓书院重德性,如这般聚众伙同打架,一旦被发现必然重责。

在确认无人返回时,陈白起这才一步一步靠近那被推挤得跌倒在地的人。

在看到他抬脸的那一刻,陈白起并不意外。

那一张被人揍得紫肿泛青,却仍不改狐狸精本色的面容,舍穆青阳其谁。

“哟,原来是你啊,我道是谁会来多管我的闲事呢……”穆青阳后肘抵在地面,瀑黑长发铺了一地,青衣与发缭绕成清丽水色,他伸出红腥蛇信舔了舔嘴角的伤处,那双总是像蓄意妩媚的眉眼轻弯,眼尾轻撩,望着陈白起既冰冷又讥讽。

陈白起无动于衷,视线从他脸上落到他的怀中,他正抱着一只……

“师兄这几日夜不归宿,莫不是一直与这……只鸟在一起?”

穆青阳怀中抱着的应该是只“鸟”吧,只是相较一般普通的麻雀鸟类大上许多,又圆又肥,因宽大的袖袍遮挡下,具体的鸟样子陈白的起瞧不太仔细,它被穆青阳死死地捂在胸前,遮住了正面。

穆青阳古怪地嗤了一声,并没有回话,而是凭自己使力,慢吞吞地站了起来,站起来时还摇摆了一下。

他淡淡地、带着某种诡异而复杂的神色瞄了怀中的“鸟”一眼,便直接将它塞进了陈白起的怀中。

“身为师弟为师兄做点事情也是很应该的吧……”穆青阳附近她耳廓,唇畔带着笑,眼神却如结了冰一样:“我既害死了它,便不配替它入殓,你替我葬了它吧。”

言诮完,便离开了她周身,一摇一晃地离开。

陈白起看了一眼怀中被硬塞入之物,这一瞧才知道这只“鸟”是个什么品种,宽头大脸,嘴短而粗壮前端成钩状……她沉吟了一下,便道:“可它还活着。”

穆青阳脚步一滞,半晌,低沉的声音才响起:“它太小了……伤了肺腑,活不了了……”

“那倘若它能活下来,师兄便将它送给我可好?”陈白起抬起头,认真道。

穆青阳一怔,回头看了她一眼,凉凉地扯起嘴角。

“随你。”

等穆青阳的身影彻底走远,陈白起便抱着怀中小小的身躯逐渐变冷的长耳鸮朝附近的红梅林走去。

猫头鹰亦称长耳鸮,是一种比较罕见的鸮形目夜行性猛禽。

梅林清寒静谧,除梅香飘逸再无其它踪迹,确定周围没有人后,陈白起便将已经死去的猫头鹰放入傀儡兽技能的凹槽之中。

虽说她并没想过要一只猫头鹰的傀儡兽,可既然碰巧遇上了,也算缘分,那么她的第一只傀儡兽便决定是它了。

系统:是否合成傀儡兽,确定/取消?

陈白起选择——确定。

系统:傀儡兽正在生成中……请稍候……

叮——

系统:傀儡兽融合成功!

系统:恭喜你,获得(白脸角鸮)傀儡兽×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