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主公,借我一双慧眼吧/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用药侍的元魂与动物尸体融合而成的傀儡兽——白脸角鸮,与普通的猫头鹰区别不大,唯有腹部有腥红色似血漆的狰狞图腾,像一条红色骨链蔓延整个白脸角鸮的身躯,将其灵魂与躯壳都束缚于契约之下,永世遵从主令,不得违抗。

当然,这个契约图腾,非一般人可窥见。

经系统提示,傀儡兽——白脸角鸮的名字是可以任意更改,陈白起想了想便换了一个比较易记好养的称呼——傀儡兽1号,小白。

为什么说是傀儡兽1号呢,因为陈白起还有一个元魂,等她“傀儡兽”技能达到二级(需人物等级达到15才可以再升一级傀儡兽技能项),便可再召唤一头傀儡兽。

到时候这只傀儡兽她准备叫傀儡兽2号,以此类推,等“傀儡兽”的技能项点彻底点满(傀儡兽技能共10级),到时候便召唤十只+的傀儡兽伙伴,以免到时候傀儡兽数量一多产生混乱,她便以最简单的数字来标记名称。

另外,“药侍”亦需要用技能点来进行升级,“药侍”亦有十级,“药侍”升级倒不限制人物等级,这一点与人物技能“傀儡兽”不同,若你技能点足够,可一下升满级亦无不可。

0级的“药侍”可召唤二人,1级的“药侍”可召唤三人,以此类推至九级,十级封顶,而十级后,“药侍”召唤则不限量。

这个不限量并不是指无限制召唤,而是指你十级后,召唤了十二个“药侍”后,取走一个“药侍”的元魂便可再召唤一个填补,可十级以下,如0级召唤二个“药侍”,取走“药侍”的元魂后,便不可再召唤了,而1级的“药侍”本该召唤三人,也只能召唤一人,总之十级以下,取走多少“药侍”的元魂,便会占多少个“药侍”的名额。

目前陈白起的“陈焕仙”人物才十级,需要15级才能将傀儡兽技能升上2级,她并不着急将技能点用完,目前她点亮“傀儡兽技能”用了一个技能点,还剩九个。

她想了想,技能点很重要,还是先留着,不能全中在“药侍”技能身上了,等她12级将会解锁新的巫医技能,那时候还得用,毕竟升一级才得一个技能点,所以技能点十分珍贵,一定要将它用在刀刃上。

陈白起陷入沉思,一言不发,半晌,被手掌中的异样沉澱感引回了神。

原来是傀儡兽1号落在她掌心。

小白虽说是一头猫头鹰,但却并不大,其型号接正常猫头鹰规格而言,大约是XS号吧,陈白起估计它还不算成年。

它落在陈白起的掌中,圆圆毛绒绒的缩成一团,本该是一双橘色的眼睛,或许是因为变成陈白起傀儡兽的关系,隐约似盛了红酒似的偏深色,又大又圆,骨碌碌地,面盘白色,有耳羽簇,全身体羽棕灰,遍布细长纵纹,越瞧越憨态可爱。

更何况白与灰的颜色,一身干净、漂亮得不可思议。

它此刻站在陈白起手中,偏着圆圆的脑袋,一双橘红大眼盯着陈白起,有神、专注而……依赖,唯有偶尔闪过的腥红色泽有几分阴森的诡谲,像幽冥之火,不似阳间之物。

“1号。”

陈白起用指尖轻轻地挠了一下它下颌那一撮白色绒毛,不自觉露出一抹微笑,轻柔地唤了它一声。

“小白。”

小白伸直头,似乎很享受,惬意地眯起眼,便用小尖嘴拱了拱她的手指。

这样一瞧,倒真有几分猫的血统了。

陈白起又笑了一声。

她调出“傀儡兽1号小白”的资料面板。

【傀儡兽1号——小白】

等级:1

属性:生命力200,智力50,敏捷70

技能:1、隐藏(天赋技能,此技能发动可隐身一个时辰,冷却时间为12个时辰);

2、窥视(此技能发动可将目力提升70%,最远可达10里远,时限为半个时辰,冷却时间为24个时辰);

3、自爆(当主人遇上危险,或傀儡兽生命力降于1%时,便会自动开启护主模式,进行自爆,自爆可产生极大的杀伤力);

4、加速(天赋技能,此技能发动将提速15%,时限为一刻钟,冷却时间十个时辰。)

1号的生命力倒是旺盛,相较一般人还长不少,智力亦可爽比一般正常人的智力,敏捷亦高,综合这些属性跟技能资料,它是妥妥的前锋“斥候”类型,能藏能逃、还能刺探敌情。

陈白起发现这些技能都跟傀儡兽的原身白脸角鸮有一定的关系,保持了白脸角鸮的特性与天赋技能,并加以提升。

“小白,你展示一下隐藏技能给我看可好?”陈白起想具体地了解一下傀儡兽1号的技能。

小白不愧是拥有人类相近的智力,听懂了,便“呜咕”一声,展翅飞出一棵梅树的粗壮枝桠上,然后拢翅缩成一团,片刻,整个身影便与树色融为一色,消失了踪迹。

“小白,回来吧。”陈白起看懂了,便伸出手。

傀儡兽1号听了命令,只闻空气中传来扇翅“朴楞”的声音,陈白起伸出的手掌一重,小白显现出了身影。

“嗯,那再来试试窥视吧。”

小白脑袋一歪,“呜咕”了一声。

陈白起不懂兽语,没听懂。

系统:傀儡兽1号询问人物,窥视技能可与主人共享视角,是否开启,是/否?

哦?还有这种福利?陈白起自是同意。

“小白,你开启加速技能,迅速飞到……”陈白起想了想,便开启了区域地图,一番搜寻,最终在地图选择了一处人烟较为稀少的位置,这个地方她从没有去过,在樾麓南侧,只听闻此乃樾麓学院从不对外开放的一方地方,亦不知道有什么古怪,她道:“这个地方,然后找一个地方隐藏起来,可懂?”

傀儡兽1号啄了一下脑袋,长啸一声,便朴楞朴楞地飞起,然后开启了加速技能,瞬如炮射眨眼便失了踪迹。

陈白起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系统便传来提示——傀儡兽1号联线主公共享视角,接受/拒绝?

陈白起一醒神——接受。

一瞬陈白起的视角便一下一分为二,一部分的视线为正常视角,一部分则像菱形一样多了一个视角,而里面传输的内容清晰无比,如4D投影视频一样。

陈白起从小白的视线首先看到一排排飞速倒退往后的梧桐树,梧桐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乌金撕开一抹墨云射下,翠色欲流。

她仔细瞧着,笔直的一段软松褐石小树后,有一大覆雪的紫色花田,树影婆娑,万籁寂静,再往前,视野则霍然开阔。

冬日的阳光,暖而不腻,洒下时,将万物都晕染自带一层柔光,陌上初曛风雨晴,烟柳渐惺忪,只道春浓露重,风影恍惚轻。

紧接着,那移动的视线终于固定在一方位置了,陈白起便见一阵清风似吹开雾障迷懵,眼前的景色清晰逼真的触目惊心。

如画般唯美的景色,瓦蓝的天空,蓝得无一丝杂质,没消融的雪,一片片、一团团,漫天的白意,远处山谷与山峰,斑斑皑皑,茫莽连成一线,大地像一下变得无比纯净了。

近处,琼树玉枝旁,一片飞泉流泻溅起的水花,雾意缭绕,如染风霜的岳桦、温泉天池与瀑布一起,已经悄然成为樾麓山一道令人难以移目的风景线。

难以想象,在庄严而神圣的樾麓书院内,有这样一处旖旎而销魂的风景。

陈白起不自觉对这清丽出奇的风景而充满了神往,看得更加投入了,还嫌视野不够细致,将镜头更拉进,这一拉进,便发现了那瀑布底下的一池用白岩石圈界,清且润的温泉之中,好似有什么存在。

陈白起再拉近视线,竟见有一个人悄然无息融入了这一片风景之中。

由于是一下拉近视线,所以那人的一切便猛然撞入她的瞳孔之中。

首先是那一身比乳白色温泉更细腻的冰肌玉骨,在阳光下,竟散发着一层如玉的光泽,一头浸湿的黑发似海藻披散于于肩,他背对着她的视线,一个人如误入凡尘的神祇一般不染半分尘气半身赤裸浸入温泉之中。

陈白起蓦然惊神,面容倏地一僵。

等等,她好像干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她这算是在偷窥人家洗澡!

陈白起没有想到无意间竟自动掉了一层节操,她心道——趁还没有被人发现,快、快撤!

这般想着,可下一秒,她又顿住了。

嗳?等等——

陈白起看见那个裸着半身的男子竟不知何时侧过半边脸,眉藏千秋,目缀星辰,那轮廓精致的侧脸令她觉得十分熟悉。

是的,十分熟悉。

陈白起眼中露出意外。

那清雾薄纱弥漫中,那翩若惊鸿的脸,赫然是——后卿。

阳光打在他身上,渡上一层金色的光晕,他微仰着头,神色静宁而安详,颦蹙浅笑皆万千风华,这样的神色自然而放松,不像她所见过他的任何一面。

这下陈白起更尴尬了,无意间偷窥人洗澡就算了,还偷窥到一个熟人。

其实,陈白起并不愿再见他的,一看到他,她总会不由自主由思绪操控想起过往的事情,那样异常惨烈的死亡,要说完全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如今想起来她身躯尤为战栗。

过去说起来或许已经遥远,但对她而言,或许……却从未过去吧。

临死前,从孙鞅口中说出的话,一直在她心中是一道坎,她知道,哪怕一切都与楚沧月无关,她亦回不到从前了。

她……与他。

已变成了陌路人了。

在“陈娇娘”身死在楚宫之时,在孙鞅仍旧活着留在他身边,当他尤不知一切活得像一个真正的楚王之时……

原来,他们之间已不知不觉离得如此之远了。

陈白起神色惘凉,但转瞬又恢复了如常,甚至还笑了一下。

她清亮的眸子望向后卿,如眼下再看到他,却不知为何与那“登高台”时不同,倒像一下回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马上的他虽神秘难辨面容,却待她友善赠药,素昩平生,萍水相逢,君子相交淡如水。

虽然后面因立场的关系,他们一度为敌,但不得不说,她对他第一印象深刻,始终并无致他于死地的恨意。

他长得好,她一直都知道,可像这样他在明处一无所察,她在暗处毫无遮掩地打量,却还是第一次。

“谁在哪里?”

后卿突然出声。

他空渺的声音在温泉上空,冰韵似琴,偏又带着暖意,像三月的碧透湖水,乍寒还暖。

陈白起一怔,惊疑不定。

他察觉到了她?

接着,她又抿嘴浅笑,莫名觉得这样也是理所当然,他这样敏感而警惕的一个人,随时都在提防四周,哪怕是在看起来毫无防备的状态下。

只可惜了……

他身边其实根本没有他认为的所谓的“人”。

陈白起看着他,不自觉地喃喃道:“你这人常常无利不起早,必是又酝醇了一大波阴谋诡计待使吧,就是不知,你这次来樾麓究竟所谓何事?”

陈白起发誓,她真的其实只是随便地自语一句,但是没想到,后卿那边倏地一下傻怔了,那表情怪异变幻,竟似像听到她说话一样。

许久……

后卿嘴畔含起了一抹悲天悯人般的浅笑,唯有那一双眸子彻骨的阴森:“听起来倒是熟人,只是卿尚不知,这位在卿多有不便的状况之下出现的熟人,究竟是谁呢?”

陈白起猛然抬目,哑口无言。

怎么回事?!他真听到了?

陈白起觉得不对劲,她反应过来什么,便当即查看起“偷窥”技能的说明详细。

却发现原来,小白的偷窥技能除了与主人视角分享之外,还可以将主人的声音通过模拟传送到另一边场景中。

当然,这项功能是可以关闭的,它与视角分享一同开启,若想关闭其中一项,只是需要手动解决。

陈白起吁出一口气,事已至此,她也只有将错就错了。

难得与他这样“意外”的相遇了,而他又并不知道她是谁,仅凭一道不熟悉的声音,她不相信他能顺藤摸瓜将她找出来。

既然如此,往常一些藏在心中的疑问不能当面问出,便也不怕此刻肆无忌惮地问出来。

“后卿,你来樾麓书院究竟是为了什么?”陈白起问道。

后卿浸泡在温泉之中,温泉水滑洗凝脂,他今日拒了孟尝君的邀约,特地摒弃政务杂事,是来此处放松自在一番的,却不料会遇上这样一茬。

他微微沉吟,这四周林子内布满了严森的防线,怎会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身前,若说有人有能耐将他布下的暗桩全部拔除掉,且不露半分声息,他是不信的。

……莫非真有人能够瞒天过海到达此处?

他听到空气中凭空出现一道声音,声音凝润而干净,是属于少年的,但又因其主人刻意压低变色几分,显得装腔作势。

唤他“后卿”?

呵,后卿纤长手指轻抚过嘴角,笑了一声,完全不顾及自己裸身赤体在水中泡着,香肩裸露,锁骨蝶飞,轻轻地掬起一捧水,漫不经心道:“你识得我?”

相比起后卿的面皮厚,陈白起稍自羞了些,她瞥开眼不再眼巴巴地粘在裸男身上。

“不认识。”她答得干脆利落。

却由于太过干脆利落显得失真。

“……你既知我是何人,却还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后卿慢悠悠道。

陈白起一听这话,便恣意地挑了挑眉,暗道,如今她在暗处,而且还在很暗很暗的位置,还真不怕他知道,他分明是在色厉内荏。

陈白起转换了一个话题,认真道:“你既觉我是在装神弄鬼,那你可否相信神鬼之说?”

后卿没想到她会这样问,一时沉默了,他自是不信鬼神一说的。

他只信自我。

但却有一个人曾令他有过一瞬间宁愿相信有鬼神一说……

后卿突然瞳色似染墨一般,幽深得可怕,他道:“……是你吗?”

这话题转得太莫名其妙了吧。

陈白起反射性答道:“我是谁?”

后卿蓦然站起身,只见他前方一丈水面突炸起一片激烈冒白的水花,水花溅飞如珠如雨帘,迷濛了一片视野,隐约可见一道白花花的身影瞬是破水而出,陈白起霎时睁大了眼睛。

而这时小白似受了惊吓,当即从林中惊起,陈白起的视线一下便混乱不已,忽上忽下,她也没瞧清楚具体,再没多久,便跟断线一样,失去了共享视角。

而就在陈白起失去了这边的情况后,后卿不知何时已悄然披了一件红斓长袍站在岸边,他四处查探一番,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

“主上,四处无人存在。”

后卿身后垂头跪着十条黑色冷硬的人影。

他阴眯起双眸,额上那颗血晶流转着蛊惑而冷艳的色泽,他惊诧不已。

不可能!方才分明有人在说话,为什么查遍林子却没有人?

他因这一捉摸不定的变故,面色一下便如染冬日严寒风霜,彻骨冰冷。

——

另一头,陈白起突然失去了与小白的视角共享后,便蹙眉于梅林等了一会儿,小白便自己飞回来了,毫发无伤。

陈白起这才放下心来。

她将小白收入系统包裹,眉目一直不展,心中惴惴。

她在想,后卿那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难不成认出她来了?

陈白起一想,这不可能。

无凭无据,两人甚至没有见上面,只聊上这么两,他从何处认出她来?

但转念一想,后卿这人生智若妖,莫不是……真从支句片语中便怀疑起她来了?

陈白起顿时有些懊恼自己干嘛多寻事端,一开始见是他,直接撤退就是,何必……罢了,如今多想也是无用,陈白起决定暂时还是什么都不做,先按兵不动。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陈白起又恢复了先前那般平淡如水,每日除了读书习文,便是背书练字。

这段日子以来,她几近刻苦,每日埋头背诵研记各种医经药书,随余先生与众师兄一道辨认各种草药,终于迈入了“医道”的门槛。

陈白起的巫医职业,共修两个层面,一个是“巫”,一个是“医”。

修“巫”方面大约便是随着人物等级提升,开启各种巫师技能——如“傀儡兽技能”等,而“医”则相对复杂点,首先巫医的医者部分共有几个等阶,最低为学徒,最高为宗师,而她目前只不过是刚刚入境的一门学徒。

学徒首要的便是背。

死记硬背。

除了“道学院”余师布置的功课,陈白起也将系统生活技能任务(如采药、炼丹)当成堂下功课,努力升阶成长。

所以这二个月以来,她每日脑袋都充实得涨痛,所幸的是人物等级上去了,人也相对聪明了,脑容量大了,也渐渐适合了这种强度的填鸭似学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