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主公,任务汾海郡之难(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是关系户的缘故,陈白起成功地被编排进了“两仪”的对伍当中,顺利地完成了任务——汾海郡救援任务(一)。

支线(一)【汾海郡救援】

任务目标:顺利地跟随樾麓书院救援队伍一同出发前往汾海郡。

任务奖励:经验值50000,皮革登山鞋×1(绿装),益气方×1。

任务惩罚:随机抽取一次S级惩罚任务。(惩罚任务共有S,S+,SS,SS+,SSS,SSS+)

这次的任务具有惩罚机制,倘若随意接了没有完成,便会有相应的惩罚任务。

如以往的220V电击惩罚,应该算是S+级别的,这是任务失败后直接的惩罚,而惩罚任务,却是需要完成一项持有惩罚难度的任务,若完成了便取消惩罚,若完不成……估计她也并不想知道完不成惩罚任务产生的后果。

系统:恭喜你完成支线(一)汾海郡救援任务,获得奖励人物经验值50000,皮革登山靴×1(绿装),益气方×1。

系统:人物已达到13级。

陈白起顺顺利利地达到了13级,“陈焕仙”的升级路途相较“陈娇娘”的,可谓是顺风顺水许多,她循例查看起自己目前的属性面板。

职业:巫医(学徒)

姓名:陈焕仙(齐)

等级:13

种族:人类(麒麟血统开启7%)

属性:生命力79;武力47;智力89;体力70;

技能点:12

巫技——【傀儡兽】1

医技——【?】

根据属性面板上的显示,陈白起发现了如今的“陈焕仙”跟以前的“陈娇娘”属性增长有所不同,陈白起曾询问过“智能系统”,可惜它好像一下沉寂了,不再轻易与她对话,除了机械性的系统提示,并没有给予她其它回复。

所以陈白起只能自己动脑筋猜测,这或许与随机抽取的人物体质有关。

譬如“陈娇娘”升一级,她的各项属性值都会相应提升,但“陈焕仙”却不然,他有些属性值甚至二、三级才提升一点,但某些属性值却又提升得较快,不似“陈娇娘”那般平衡发展,完全偏科了。

陈白起有理由相信,这具陈焕仙的躯体是以适应“巫医”这项职业来进行升级的。

而巫医的身躯很明显,并不适合成为综合素质有一定硬性要求的习武之人。

一旦确信这个猜测后,陈白起便感到一种浓浓的危机感。

在这个几近茹毛饮血般残酷危险的世界,你不懂一点基础的防身术该如何生存?光凭一张嘴讲道理,摆龙门阵?呵呵。

更何况,天见可怜地……她还是一个实打实的瘸子。

陈白起忧愁地抚摸着下颌。

倘若她在汾海郡一个不小心便遇上了穷凶极恶的暴徒,她的道理根本说不通这群没文化的野蛮人,那又该如何脱身?

——所以,这是一个十分严峻需要考虑的问题。

说一千道一万,陈白起还是觉得尽快升级打怪做任务,解锁更多的“巫技”(巫术技能,简称巫技)与医技(医道技能,简称医技),看看这后面有没有什么适合用来“攻击”或者“保护自我”的技能。

所以在剩下宽裕的准备时间中,她决定尽可能抽出多一些时间来多做些支线任务提升一下等级。

之前为了尽快入道学,陈白起废寝忘食地学习,舍弃了许多系统任务,如今她打算挑一些支线任务出来做起。

在大干一场前,为行走时方便,陈白起便脱下了脚上那一双普通的短靴,换上了系统奖励的——皮制登山靴。

【皮制登山靴】

装备品质:绿色

装备描述:普速提升12%,登山攀岩等特殊地图时,十二时辰内可限时一刻钟提速最高40%。

普速提升12%,倘若平时一日一夜走下来可行走25公里,那么穿上这双鞋后,便可行走28公里,若遇上危机之事,开启一刻钟的40%提速,也可多拥有几分保命的筹码。

陈白起在得到这双绿色皮制登山靴时,只觉是久旱逢甘雨,有了它,她因腿疾一事出差在外的顾虑,终于可以得到一定的解决了。

虽然仍旧走路一瘸一陂的,可到底不会再拖队伍后腿了不是。

装备上“皮制登山靴”,陈白起低头看向脚上这一双丝鞣的墨蓝色长靴,色泽低调便于隐藏,鞋底是千层垫厚实蹬高,靴面皮质柔软,加高的靴筒正好包裹住小腿部位,从底部到筒壁处镶了一层羊羔绒一样的蓬松料子,哪怕不穿棉袜子,也既暖和又舒适。

陈白起随意地踢踢腿,原地走上几步,嗯,正合脚。

好不容易才有了这样一双适合冬日御寒行山路的好靴,陈白起以往只觉得自己是生活在理想的世界内,并不在意生活水品,可当一切失去之后,在她看来,在冰冷刺骨的冬日里,能有一双温暖的靴子,一件保暖厚实的衣服过冬,便已是一件幸运的事了。

接下来,陈白起又查起任务奖励的“益气方”。

益气方——主要成份:长舑参、黄芪……

陈白起一眼扫去,一张腊黄的方子上面标注着十二种中药名称。

【益气方】

描述:大量出血后服之,则可在一个时辰内恢复气血(注:外伤不可愈。)若配之“化腐生骨散”一同施治,伤势效果更加。

陈白起看了一下这个方子拢共需要的药材,大部分都是目前战国时期凡所记载的竹简内不曾记录过的,然而陈白起却大概识得。

这表示陈白起想找现成的或收购成品是不可能的,她需要自己去野外或山中采集,才能够用益气方制出益气丹、或益气汤剂。

查看了一下系统包裹,她早前做生活技能——采集任务时,采了七种类别的药草都用得上,还有五种比较少见一些,需要专程去密林深去找一找。

陈白起心想,虽然还得满林子里蹿觅,少不得麻烦点,但这种药方对刀、剑砍伤十分管用,特别适合用在打仗的地方。

可惜“化腐生骨散”的药方她暂时还没有得到,只能先多准备一些“益气方”,以备不时之需。

陈白起打定主意明天一大早便进山去采药。

当夜,陈白起趁书院宿舍中的人都熟睡了,便悄然起身溜出了宿舍,独自潜黑来到阴翳婆娑的梅林深处。

今夜无月,子星廖廖,唯灿雪莹漪流露几分光亮。

大晚上的,树影高高矮矮摇摆晃动,林间啸长风声,枝桠投影于黑泥斑驳,远片一片死寂暗幕,一个人行走在阴渗渗的偏僻寒林间,宛如鬼怪魅影,的确挺吓人。

然陈白起却神色平静,不急不徐,如闲庭漫步,花间月下。

她表示她都算死过一回的人了,胆子大,不怕黑,也不怕静。

琼林香雪,夜色弥漫。

陈白起立于一棵梅树下,淡华笼树,小小的花瓣,细而有劲的,妖艳的深红,一股清寒的芳香缠绕在她的周身。

她召唤出傀儡兽1号小白,小白一出来,便亲昵地冲进陈白起怀中,陈白起笑着无奈地将它的翅膀提起,放在掌心,以防皮肤被它的羽翎尖爪划伤抓破。

小白虽无生命体征,但却是有灵魂的,它的灵魂便是药侍的元魂,元魂对陈白起的好感度与忠诚度都是满值的,所以它亲近跟爱护陈白起的行为是本能的。

陈白起用手轻轻地揉了揉它的脑袋,它并不躲闪,而是愉悦且依赖地拱了拱她。

陈白起选择与它“视角同享”。

一瞬间,她的第二视角便看到了早上她离开后,小白在春山雅厅内记录的事情。

由于小白是躲藏在房梁上,视线比较高,只能看见下面的一个个黑色脑袋在动,看不清楚脸与表情,只能根据服饰来辨别谁是谁。

“山长,不知此番汾海郡施刑的暴徒乃何方人马?”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

下方沛南山长如罄如玉的嗓音响起:“虽官府声称这一群暴徒并无明显身份特征,却猜测乃附近南翢岗山寨的匪徒。”

“南翢岗?那处山麓荒凉,多年来从不曾听闻有过匪人啊……”有人惊异道。

底下的人闻言,顿时陷入一片沉默与思索。

沛南山长沉吟片刻,道:“确也,这些突然出现的暴徒并非空穴来风,子风来信,曾提及过似与某一诸侯国有着联系……”

“哪一国?”一道中老年的声音下意识脱口而出。

沛南山长沉默。

“如果是这样,吾等搅进去,岂非难以脱身?”

“难便难在孟尝君掺与其中,若吾等选择对此事视而不见,开罪了他,于齐行事难矣。”

“不是还有阴氏少主,他……”

“他不会出手的,阴氏一族一直隔绝于俗世,自成一方天地,虽济世为怀,却从不干涉周天子下的诸侯各国政事。”

“那在樾麓的另外几位贵人……”

“呵呵,吾等不妨猜猜此次暴徒与邪师之事是与哪一位尔口中所谓的‘贵人’有关?”

“……”先前说话之人一下便哑了。

哦,这里面还有如此多的内幕?陈白起仔细听取其中有用的信息,其中关于阴氏一族她略感兴趣,但他们对于阴氏一族却只是一句话带过,并无其它,于是陈白起亦只了解个只字片语。

“为何有人会对汾海郡出手?”有人奇怪道。

此时莫荆出声,道:“此事恐怕牵扯过多,书院毋须对此事牵扯过多,吾等只管前往汾海郡与孟尝君的军队帮助受难当地民众即可。”

沛南山长应声:“此事毋须再讨论了……”

一槌定音,众人噤声,接下来便是商议着如何安排救援人员。

本这没陈白起的什么事了,她也准备退出来了,但后面的讨论中竟提到了她的事情。

“不知山长,此次道学院在册的弟子是否全部出行?”

漠然简短的语速,这是陈白起熟悉的嗓音,此人正是道学院的余师。

沛南山长一时不明所以:“然。”

“……只恐怕其中有一位不便。”余杭先拱手,长长的袖摆垂落成两扉,遮住了他垂落的面容。

沛南山长眉远若黛,气定神闲地看了他一眼:“余先生所说之人……可是陈焕仙?”

“确也。”

沛南山长笑了一下,嘴畔的笑意像暖春的绿水温淡怡人,无半分攻击性:“既然余先生觉得不便,人便由吾这厢带吧,一来‘二仪’为先发,行程慢些倒亦无防,且陈焕仙的腿疾并不算太严重,步履虽不似正常人平稳,却行走无碍,并无不便之处。”

这番话算得上是软硬兼有,但若加上沛南山长通派温和亲软的气质,便不会令人感到被责难的尴尬与难受。

但余杭先是一个自尊心十分强之人,哪怕是这样的言语亦令他沉下脸,不答话。

其它先生看了余杭先一眼,神色各异,却不掺和山长与其之间的对话,唯莫荆低下头冷冷一晒。

沛南山长叹息一声,又温声道:“余先生,所谓有教无类,哪怕她身有不便,你亦应当一视同仁,更何况如今汾海郡形势严峻,民众苦难受害,多一人便多一份力量。”

余杭先抿唇黑脸半晌,方道:“余应下了。”

陈白起听到这里,便退出了与小白的“视角共享”。

不得不说,沛南山长对她的确是挺好,只是这种“好”,却始终有一种补偿在其中。

她很无奈,她并不需要他用这种心态来对待她,就跟对待一个受伤的保护动物一样。

估计也只有她的伤腿完全康复那一日,他才会真真正正地看见他眼前的“她”吧。

第二日,樾麓学院为了众士子准备去汾海郡的事宜集体沐休,陈白起则一大早便起身去了山里。

她自是去采药的,这一入山便到暮时才归来。

第二日,她又上山了一趟。

系统:采集——姜蓟根+1

系统:采集——姜蓟根+1

……

系统:恭喜你完成了生活技能任务(1/10)——采集十株姜蓟根,奖励经验值2000。

系统:生活技能——采药熟练度+20

这个生活技能可重复地接上十次任务,每一次完成都有经验值,以往陈白起没有时间,且很难遍地找到草药,如今樾麓书院后山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珍贵药值,于是眼下便猛地刷生活技能任务来升级。

劳累采集了一日,陈白起虽满载而归,却也疲惫万分,她刚回到宿舍便听闻姜宣来找过她,只是没等到她的人,便留下了一个布包给她。

布包挺大的,鼓鼓囊囊一大包,陈白起好奇拆开一看,里面杂七杂八装着许多东西,不知所用的瓶瓶罐罐、一些腌制的干肉跟用草蔑编成的袋子装了些干粮,另外还有一些布栉、布靴……

很明显,姜宣不知道打哪儿知道了她的“窘迫”情况,怕明日她会空手出门,便提前替她打点好一切。

对于这一番心意,陈白起会心一笑,摆弄半天,又重新将它们整理好包起来。

终于到了出发的日子。

所有师生都会在樾麓书院的南门前统一集合,“二仪”乃先行部队,一共二十四人,准备了四辆双辕牛车,其中两辆有车厢,其余两辆则是用来装载随行物品。

一般年迈体弱的先生们会坐车,而弟子们年轻虽不多体壮,但大多数都是步行。

从樾麓书院到达汾海郡保守估计至少需要接近二天一夜的路程。

而这大冬天的,下山之路既险又滑,自不敢走太快,泥路上的厚雪铺了一层又湿又软,走起来扑哧扑哧地,直朝下陷着。

沛南山长因担忧路况的问题,撩开车厢的布帘,朝后方看了一眼。

走在队伍最后面的自然是陈白起,她身形似松,清俊而雪净,只是走路的姿势较其它人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困难,她走得却相反轻松许多,完全不因腿疾而耽误路。

既然她行走得如此顺畅,又为何落在队伍最后头呢?

自然是因为她需要复制别人踏过的雪脚印,这样才可以“顺畅”。

发现这一点,沛南山长不由得失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