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主公,我的好友不上线/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暮浅霏,细雪簌簌,眼瞅着路况越来越不佳,沛南山长披了一件厚鹤氅衣拾级下了牛车,因车外的寒冷而不适地咳嗽一声,两旁师生立刻紧张围拢上前,被他挥手阻退。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沿云厚沉,夜幕低垂。

这雪只怕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了……

“让弟子们找一处干燥避雪的洞穴扎营生火。

因沛南山长的牛车停下,车后一众弟子都一并停止了继续前行,他们此时可谓又冷又饿,一路走来,只觉两条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冻得麻麻木木,可偏生又不能够抱怨生晦气,只得端架起士子惯有的骄傲咬牙坚持着。

——通俗点来讲,便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眼下沛南山长体谅着,让不食人间烟火的一众士子能够扎营烤火,他们在怔忡一下后,便忍不住面露喜色,纷纷朝沛南山长行揖。

从樾麓下山后步行了几个时辰,因道路多艰难,因此他们并没离开原乡县多远,此刻停置在原乡旧址——苦涡。

苦涡曾旧是一方比较繁盛的村落,后来因地动(地震)地板块下陷,导致下雨时易发生塌荒泥石流,当地居民便相断搬迁,如此苦涡便渐渐荒僻下来,数十年后便只遗留下一些农户修筑的半地穴式房屋(这种建筑有利于防寒保暖,与现在的窑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它有一部分深入地下,不仅冬暖夏凉而且能抵御野兽的侵袭)。

半地穴式房屋呈圆形,于半坡处,地表向下挖出一个方形或圆形的穴坑,在穴坑中埋设立柱,然后沿坑壁用树枝捆绑成围墙,内外抹上草泥,最后架设屋顶。

屋内,地面修整的十分平实,中间有一个坑,用来烧煮食物、取暖和照明,睡觉的地方高于地面。

屋内灰尘弥散,壁与柱间蜘蛛网张张,有一股腐烂潮湿的酸木味道,虽说这穴居内早已空无一物,还稀牙列缝的,倒也是可以暂时让人躲避风雪。

穴居内并不太宽敞,一间半地穴式房屋可留歇三、四个人,只是不可能都歇躺在床上。

各自找好晚上可以安歇的房子,便捡来可用的干材燃上火,如此一般阴暗的穴居便瞬间明亮了许多。

他们稍微将屋子打扫了一下,都是平日里不事生产的人,自是不仔细的,只将地上的腐木跟杂物都抬出去,但房内漏水地面潮湿泥烂,站着难受,蹲坐着又感觉屁屁凉,如何都不太舒服的。

系统:坐上客恒满,樽中饮不空,出门在外你认为孤军作战不如嘉友相助,请于“两仪“队伍弟子中至少加三位好友,接受/拒绝?

陈白起这厢刚扫干净一块位置准备坐上歇歇,却不料“叮“一声听到系统任务。

加好友?

陈白起查看起任务详细。

任务支线【添加好友】

任务目标:坐上客恒满,樽中饮不空,出门在外你认为孤军作战不如嘉友相助,请于“两仪“队伍中至少加三位好友,好友要求——好感度需30+。

任务奖励:经验值70000,500金(可兑换同价值齐刀)。

任务惩罚:无。

看了任务目标,这好友要求需好感度刷到30+才行,看来这任务有些麻烦,她并没有时间慢慢去刷别人的好感度。

系统:目前“两仪“队伍中对人物”陈焕仙“拥有好感度的人有:沛南山长、卫溪、张仪。

哦,陈白起调出系统“人际关系“列表,查看了一下这三人的好感度。

系统:沛南山长对你的好感度为35。

这个好感度刷来陈白起是知道的,这段日子她时常上樾麓山顶聼筠雅舍听课,因此好感度也勉强累积过了30+。

所以沛南山长可以直接加好友了。

系统:张仪对你的好感度为2。

张仪,便是先前陈白起来参加樾麓雅集时遇到的那位考验先生之一。

因为两人之故不过一面之缘,因此好感度为2亦属于正常。

系统:卫溪对你好感度为16。

卫溪,樾麓书院沛南山长的大弟子。

他在这“两仪”弟子队伍中,无论是学识与资历权威皆是头份,因此乃“两仪”弟子的领头者。

卫溪为人虽冷面漠颜,但却对陈白起是颇为照顾的,或许是领了沛南山长交待,亦或许是他真将陈白起当成了他的小师弟。

但两人实际接触不深,感情并不亲密倒也正常。

本来这好友任务陈白起是想拒绝的,但一看其中一好友明显已攻略成功了,另外一个也在无知中攻略了一半,只剩一个张先生好感度较低,这便让她有几分踌躇。

她眼下好穷啊,系统商城的许多有用的道具都只能眼馋着买不到了,若得了这奖励的话,刚好能升一级,还有这富足的五百金……

陈白起眼底的光闪烁一下,便咬一咬牙,拼了。

不就是个好感度嘛,她就不相信凭着陈焕仙这张人畜无害的脸还刷不满30+。

这三个有好感度的,沛南山长便不作考虑了,剩下两个好友攻略人选,陈白起首先选择的是卫溪,一来因为大家都是樾麓弟子,并且“凑巧”睡在同一穴室。

好吧,这个“凑巧”全是别人让的,“两仪”队伍的精英们,谁身边没有一两个相熟的好盆友,唯有陈白起这个空降部队遭人嫌弃,落了空,最终只有卫溪就将她。

因半地穴式的破烂屋空余得很,其它人都跟别人挤去了,只剩陈白起与卫溪单独一间,而卫溪并非一个读死书的书呆子,他学以致用,常年游学在外,自然懂得许多野外生存知识,也知道如何简单布置睡处,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抱干稻草铺在灰坑床上,又铺了一件厚冬衣,然后就这样在火堆旁边躺下。

这大冬天的,晚上又并没有什么休闲娱乐,所以一般都睡得早。

陈白起也躺下了,她睡在火堆的另一边,她的床也是卫溪给铺的,她略赧颜。

可赧颜归赧颜,她该办的事,却半分没忘记。

细密的白雪铺天盖地地笼住了房顶,冷气似从房子的任何缝隙中无孔不入,陈白起跟卫溪出门在外身上自不会带有被子,只能拢紧厚实的冬衣蜷缩着身子躺着。

这年久不修的房屋除了有一股子不大好的气味之外,总感觉四周都凉飕飕,那股子寒意仿佛能够钻入人体的骨子里去。

陈白起并无习武,再加上前不久大病过一场,这身子骨儿自然较一般人孱弱了些,而卫溪体谅她,便将自己包裹内带的几件厚衣服都给了她,只披了一件薄衣在身上,估计此时也冷得慌。

而陈白起心中有计较,便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只等一个机会。

夜深,屋中央的火苗忽扬忽灭,影影幌幌。

陈白起没睡,想来卫溪翻来覆去,应当也是睡不着的。

“卫师兄,给。”

火光渺飘,影色闪烁,陈白起抬起头,从身上(系统包裹)摸出一个圆鼓鼓的小皮囊袋扔给了卫溪。

卫溪下意识伸手一接,然后摇晃了一下,里面有液体在晃动,他撑起身子将盖子拔掉,在鼻尖嗅了嗅……是酒?

他眼睛倏然一亮。

这天寒地冻……能喝上一口酒,甚好。

卫溪隔着火光看了陈白起一眼,便仰头一口咕噜咕噜饮下,顿觉舒爽,遍体通寒的身躯也在酒意的发挥之下有了几分温度。

“谢了。”

卫溪那张常年不苟言笑的扑克脸终于露出一丝笑意,然后将酒袋抛回给了陈白起。

陈白起却又抛给了他。

“我酒量小,剩下的酒便由师兄处置吧。”

卫溪这次接过酒袋,却并没有再说话了,只有隔一会儿便响起的咕噜吞咽声让陈白起知道,他承了她这份情。

系统:卫溪对你好感度+5,目前好感度23。

“卫师兄,不知你祖籍在何处?”

先前屋内的静谧与生疏感好似有了裂缝,隔了一会儿,陈白起便趁机打开了话题。

所谓加深感情的方式之一,聊家长。

卫溪明显对这个话题不太感兴趣,他意兴阑珊地答道:“韩国。”

嗳?韩国?陈白起嘴角一抽,是那个被秦国灭了的韩国……

这个话题太沉重了,不利于交流感情啊。

陈白起干笑一声,立即转移话题:“哦,对了,有一事焕仙常忧患于心,不知卫师兄可知沛南山长有何禁忌之事?”

要说陈白起完全不了解卫溪,这才一开口便触了雷,所以聊什么话题还是得谨慎一些,并且还得彼此都感兴趣的事情才行,想她与他之间唯一有联系的便是沛南山长,所以聊沛南山长应该能够聊得下去吧。

一提到沛南山长,卫溪显然比先前要认真许多。

他道:“山长脾性冰壶玉尺,若非冒犯厥词,便并无什么禁忌。”

“……哦。”

怎么感觉卫师兄有一种自带终结话题的BUG呢,你将聊天的路堵得这样死,我又该如何接话呢?

陈白起忧伤了,接下来该怎么聊天呢?

或许这一次陈白起沉默得有些久,卫溪也意识到自己的回答太过生硬绝对,便又迟疑地补了一句:“不过沛南山长似不喜有人提及他的家族……“卫溪的声音嘎然停止,他自觉说错话了,便蹙着眉,挫词了半晌,最后硬绷绷地下了结束语:”呃,亦不算不喜,只是……你最好不要随意提及此事即可。”

陈白起好像听出些什么了,却只当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

陈白起换了一副表情,似羞赧微笑道:“望卫师兄莫见怪焕仙的无心之语,卫师兄乃沛南山长收的第一个门生,自是对山长多为贴心了解,此番山长能将两仪的一众弟子交由卫师兄带领,委以此重任,可见山长是极为倚重卫师兄的,甚至连焕仙都是对卫师兄备加推崇,想多加亲近。”

卫溪似顿了一下,半天都没再吭一声。

怎么又不说话了?

陈白起心中略为忐忑,拿眼神不动声色地瞅向卫溪。

只可惜他侧背着她,面容背光一片黑暗,根本瞧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都这样捧高脚了,难怪卫溪是一个听不得别人无故献殷勤之人?

看来“聊家长“跟”表达崇拜之情“的政策都失败了。

系统:卫溪对你的好感度+5。

陈白起:“……”

卫溪师兄你如此……闷骚,你家山长知道吗?

若非有系统这个作弊器,陈白起发现她完全摸不透卫溪这个人的脑回路,他甚至连表情都十分吝啬于表现。

喜、怒不形于色,说的估计就是卫溪这种人吧。

不过她既然摸着了他的套路,看来拿下这个好友名额应该不难了。

于是接下来,陈白起便无话聊话,找尽各种理由借口使劲地夸他赞美他,为了刷足好友的好感度,她简直将卫溪标榜为自己人生的楷模,生活的典范。

系统:卫溪对你的好感度+5。

很显然,她的方法是奏效了,可却并不是一直有效,基本上当她将卫溪的好感度刷至32的时候,这种言语上的交流已经无法再增长好感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