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主公,我这是遭暗算了/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里扒外的贱货!”

那肥肠肚大的中年商贾长得一双毛叉浓飞的粗眉,眼型小而尖锐,一横眉怒眼,便是凶相横生,他越过挡在他面前的樾麓弟子,指着那伏卧在地面饮泣的艳色女郎破口大骂。

正巧将商贾吼骂的话尽收耳中的陈白起,挑眉静凝,唇畔浅浅噙了一抹意味深长。

吃里扒外啊……

看来这其中的纠葛仇恨,比她一开始猜测得要复杂得许多。

“嘤嘤嘤嘤……”

那蜷缩成娇小一团的女郎五指节泛青,掐袖掩面,香肩半露,如夏夜雨坠的娇艳荷花一般轻颤着,肤白而娇嫩,看起来既香艳刺激又楚楚可怜。

陈白起仅瞥了一眼便转开了,感叹一声——在这大雪天的摆这造型,也算是舍了重本了。

周遭便有一大群雄性生物停伫,有君子的能非礼勿视,但更多的却是风流于眼,含笑颀赏司空见惯之态。

这些士族子弟,从不缺女色相伴。

“粗鄙!商人便是如此地低俗不可耐么?”正气乾朗的少年声音回荡四方。

与那中年商贾迎面对峙的樾麓弟子仅瞄了一眼那女郎,便迅速收回了目光,将注意力集中在商贾身上。

自古四民排行士、农、工、商,商贾自然听出此士子口中的鄙夷与轻视,顿时怒不可遏反驳道:“身为齐国士子尔却受这贱人摆布、不明是非!这贱人干了何等背主之事,尔可知晓?”

樾麓弟子闻言,略怔。

半晌,他稳了稳神色,方讷讷一句:“你与她过往……相识?”

说完这句,樾麓弟子目光带着凉意转向女郎处。

“不——”这时,像是受惊一般,那一直沉默哭泣的女郎倏地跪起,她伏压在樾麓弟子的腿上,至下而上,酥胸压成半浑圆,一双俏眸泪水涟涟:“奴与此人并无任何瓜葛,奴乃孟尝君府上奚女,平日大门不出,何以认识此等凶神恶煞之人。”

她的语气如此坚定与愤慨,倒是让不少人相信了。

那樾麓弟子想来是一个一心读书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之人,霎时禁不住此等声色犬马的香艳冲击,当即面皮涨红,下意识想退开一步避之,却因被女郎强抱压住了脚,进退为难。

“尔……尔且先起……”

那中年商贾见方才还一脸正气地喝责鄙叱于他的弟子如此受不得诱惑,便也不气了,直接与旁人嗤笑而讥:“哟呵,哈哈哈哈……瞧这位士子大人这青涩难为情的模样,好似家中不曾为你安排过侍候的妾婢吧。”

商队的其它脚夫稀稀落落地围拢在四周,因忌惮冲撞了士人,并不直接附和那中年商贾的言论,但那频频投来的异样视线与掩唇藏笑的动作,却令樾麓弟子气红了眼。

“尔等竖子,岂敢如此无礼?!”

那女郎惊恐地喊了一声:“大人……”却被樾麓弟子无意间一脚踢开翻倒在地。

女郎无故受迁怒,虽说他并非有意,却也无什么歉意,而女郎却被踹在地上许久都撑不直身子。

陈白起眸色一黯,面上的笑意微冷。

此事并无一人上心,这里的无论是士子抑或是商人、甚至是仆伇脚夫。

士人虽读圣贤书,却仍旧有浓浓贵族的顽固观念,对地位阶级十分看重,如这般比商人更低的奴隶,打骂不过一桩不值一提的小事。

中年商贾被樾麓弟子那一声怒给惊瑟了一下,眼底有了几分退缩与愤懑之意,明显敢恕不敢言。

哪怕有孟尝君撑腰,他也到底是不敢太过放肆。

看到这里,陈白起心中长吁一口气。

如此阶级分明的社会,有道理好似也并不是最重要的了,凡事与一个利与权沾上关系,便黑白难分了。

这时,有人在喊“山长”来了,紧张而僵持不下的气氛一下便冻结了。

“山长来了?”

“赶紧撤开,莫挡了山长。”

所有人都一下子回头,每张脸上的神色转变得比较不自然,特别是那个与商贾剑拔弩张的樾麓弟子,他当场变了脸色。

很明显,谁都懂这因一奚女与商人起争执,是一件极其不体面的事情,如若被长辈或师长知晓,更是丢份至极。

那樾麓弟子隐隐有些后悔方才见美起意,干了一件失了身份的蠢事。

君子如玉,悦者如九春,形容的便是一袭秋霜长氅在身的沛南山长。

他与张仪,还有“两仪”队伍的几位先生一块儿闻讯走了过来。

无论是樾麓弟子或者是“长稽”商队的人都纷纷向他们下腰行礼,不敢抬眼冒犯,这态度与方才迥然不同。

而那悲悲淒淒的女郎也耳尖,也听见樾麓书院的山长来了,她飞快瞟去一眼,那一眼后,眼中似集入了无限的精神,像被什么神慧之光冲撞了精神,极亮,她眼神灵动,似在衡量什么,也似在犹豫,但很快,她便有了行动。

在所有人都谨慎、拘禁,甚至僵直的时候,她却胆大包天。

“仙长,救奴。”

她飞快地拎着裙摆跑起来,越过了正在思量对策说词的商贾与举手无措的樾麓弟子。

她的这番奋起激进的行为,惹来不少惊诧、疑愣的目光。

这时她因为跑步动作过大,一阵刺骨的寒风邪起,女郎那一身本就无几两重的轻透蓝染衣衫飘飞扬起似蝶,几近下身只剩一抹胸半掩浑圆与盈盈一握的腰肢,后背全裸延伸至股沟。

这身服装很明显便是为了方便伺候贵人所设计的,若隐若现,婀娜多姿。

她的目标是冲着沛南山长而去,这谁一眼都看出来了。

沛南山长刚行至人群边界,霎时脚步一顿,还来不及询问事情,便见一穿着暴露邪艳的女郎神色凄惨绝望地朝他扑来。

他下意识拧起了眉,宽大翩然的衣袖轻轻拂动,却发现左右皆是人,很难避开,况且凭他的为人脾性,也很难直接出口喝叱别人。

而他身旁的都是一群讲求周礼厚德之人,见一衣不遮体的女郎如此大胆奔来,一时也都呆了神。

此时若是有旁若无人的莫荆在,估计会一脚将无状的女郎给踢飞。

可惜,他并不在。

他负责的是第二批队伍,与姜宣他们一块儿押运辎重。

而其它人也想不到此等辣手摧花之事。

但,这人仍然被人挡了下来。

沛南山长凝眸看过去,表情不知为何一下便宽松了下来。

女郎只见前面不知何时挡过来一人影,她刹不住脚,险些冲撞进他的怀中。

她愕然一呆,一抬眼,便看见她面前半臂之远,站着一面笑意纯良,眉眼弯弯的青衫少年。

他生得如此美好,就像溪水中折射的那一抹剔透无暇的阳光,令人心生好感。

但不知为何,在触及她那一双要笑不笑的眼睛时,女郎只觉心头一阵寒意,头皮发麻。

她……好像有些动弹不得了。

沛南山长与众师生都不知道陈白起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但见她突然挡下女郎时,都不觉松了一口长气。

特别是那个与商贾争吵的樾麓弟子,若沛南山长之身遭这贱奴玷污,他便真是罪不可恕了。

“这位……奚女是吧,不知你这番激动,所谓何事?”陈白起偏头疑惑,轻言轻语地问道。

那女郎呆了呆,一时哑口无语。

她自然是打算跟沛南山长求助啊。

可眼下……瞧见这突如其来挡在面前的少年,她心中紧了紧,发现他哪怕只是轻描淡写地站在那里,却令她有一种如山岳矗立仰止难以翻越之感。

“奴……”女郎眼神波光闪动,嘴唇阖动了几下。

“哦,对了。”陈白起似突然想起一事,十分纯良地问道:“不知道在孟尝君的府上,奚女可懂识字辨义,或者教化礼仪呢?”

女郎瞠大眼,莫名地看着陈白起。

“想来应当是会教的吧,那么不知这位奚女不掩面、不知羞,如此这番出现在吾等面前,着实有引诱勾龋之嫌,一般这种情况,在府上若被查出,孟尝君会如何处置?”

陈白起慢条斯理地说完,眼神便赤裸裸地在女郎身上勾了一圈,女郎当场面色便白了。

这话,周围人也都一下便听明白了。

奚女相当于家妓、奴隶,一向只听从郎主安排来侍候贵客,然本身她们的“丹籍”却是属于家主的,若个别擅自作主有心勾引其它恩客,便是对家主存了异心,其心当诛。

若是一般郎主便罢,但孟尝君绝对是一个独裁霸道者,哪怕只是一则谣言,他亦一定不会对她心慈手软。

这一刻,这个奚女开始有些后悔跑来闹这一出了。

奚女的存在既渺小又卑微,甚至见不得光。

女郎突地“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所有人都因这一幕而疑惑了,只见她双手紧紧抓住地上沙泥,低着头,纤细的长颈下弯着,心中既恐惶又不知接下来该如何。

“求……”

她正准备求饶时,这时,一件像晚风落葭的轻纱覆上了她冰冷的肩上。

女郎一惊,蓦然抬头。

却见方才还笑里藏针的少年,此刻却风光月霁,一双温和的笑眸。

陈白起捡起方才她掉落的外衫,借着披衣的动作,附在那女郎耳边低语了一句。

奚女完全僵住了,细看,甚至能看到她的身躯在颤抖着。

女郎虽不知这位少年如何看破她之事,却自知此地不宜久留,便慌不择路地抓住了轻纱,头亦不回,便飞快地蹿回自己的队伍车厢之中。

其它人被这一出比一出更怪异的情形看得一愣一愣,完全反应不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当然,亦有个别心有城府的,大抵看明白了。

而那商贾迅速反应过来,表情一瞬阴沉狰狞,偏在动手之时,听到不远处轻悠地飘来一句。

“某虽不知你的主子是谁,可眼下你好像是在替孟尝君做事吧。”

商贾伸出的手一僵,看着陈白起。

“既然如此,以往的纠葛情仇,便放在事后再处置,否则耽误了正事,孟尝君怪下来,罪论你等抑或吾等?”陈白起十分有礼地问道。

那商贾似被陈白起面上那瞧不出深浅的微笑刺了一下眼,伸出的一掌慢慢垂落,紧握成拳,他扯动了一下嘴皮道:“樾麓弟子都好风范!”

撇下这一句,他便愤然招手,将自己队伍中的人一并召走,远远避去。

系统:不知名奚女对你愤怒值+30。

系统:不知名商贾对你愤怒值+30。

陈白起挑眉,对此,置若罔闻。

她方一回头,便见沛南山长眉目温和,神色舒展对着她一笑。

系统:沛南山长对你好感度+10

系统:张仪对你好感度+10

系统:卫溪对你好感度+10

这下陈白起面上的淡定维持不住了,她禁不住唇边之笑缓缓漾开。

那一刻,少年面似桃花,明媚自开。

众人一伙都被少年这一笑给看呆了。

陈白起暗自咂嘴,这下任务完成啦!

三个好友都到手了,五百金也一并到手啦,也算没有辜负她这新鲜背上的这60愤怒值啊。

闹事的商贾与奚女走后,便要处置后续之事。

那名樾麓弟子被其先生挑走,估计是准备逮入“暗堂”好生教育一番。

其它人则通避则避,迅速撇清关系。

而陈白起则被沛南山长留下单独谈话。

“方才一事,焕仙如何看待?”沛南山长道。

陈白起沉默了一下,抬眼见沛南山长目光清澄似水,方道:“别有用心之人。”

沛南山长闻言,感叹一声:“焕仙果然是通透之人啊。”

“山长,焕仙可否能询问一事?”

沛南山长看着陈白起,道:“我自知你想问什么,只是此事我并不愿樾麓弟子掺与太多,剩下的事会由我与其它先生处理的,你毋须操心太多。”

陈白起抿着唇,拱了拱手:“先生之远虑自是弟子不敢攀比的,只是这近忧已逐步逼近,有人不愿意吾等樾麓弟子顺利前往汾海郡,这第一步便是欲以奚女之手挑拨士商关系,坏吾等名声,搅和池水,这第二步呢?是否手段更险恶更阴匿亦不可知。”

沛南山长道:“汾海郡一行,吾等既已承诺孟尝君,便使命必达,经后凡事多加注意,多行管束,避免再出意外,你稍后唤卫溪来我居处一趟,我交待他些事情。”

陈白起道:“诺”

——

由于陈白起采的药草有效,许多人的冻疮都有了好转,纷纷来向她道谢,再加上她挡下前往骚扰山长的奚女,相当于无意中拉了他们一把,如此一来,她又收获了零零碎碎的许多好感度。

这好感度虽说单个没用,但聚少成多却可以变成好名声。

因此一事,三方倒是相安无事,便是好静的读书人,夜里听到那些靡靡女笑,与粗鲁饮酒喝笑声,心中着实烦燥。

所幸,第二日是个大好晴日,天色甚佳,收拾一番,又可再次上路了。

三支队伍,像是无形之中商议好的一般,拥有众多拉货脚夫壮汉的商人在前,身娇体弱的樾麓书生在中,而香脂软肉的奚女们则走在最后。

而在入夜之前,他们三拨人终于抵达了汾海郡地界最近一一座破落城廓——奎城。

奎城是一座弃城,四周城垣墙体倒塌,破烂而腐朽的建筑,坑坑洼洼的街道,部分窟穴稀落的火光明明忽忽,只有偶尔会有几个瘦小而佝偻的它乡流民出没在臭巷窄道,其余皆鲜无人烟。

天一黑,基本上便不会再赶路了,一来太冷二来太危险,野外什么猛兽沙盗都有,一般直接找地方扎营留宿等天亮,如之前一般,各自分配好工作进行,陈白起则与几个弟子负责去城垣外的一处小树林子里捡些还用得上的干材回来生火,这活算是最轻松简单的了。

城外乌漆抹黑,她手上也没有照明的工具,只能借着雪光与星光摸黑前行。

外面还好,小树林内恐怕更黑,陈白起不打算进林子里面,只在周围打转找一些可用的干材便准备回去。

却不料,刚蹲下捡材时,突然耳边传来极速而迅猛的风声,她神色一惊,还来不及躲避,便感觉后脑勺一痛,那重重一击几巨将她的脑浆给震散,瞬间便眼前一黑。

系统:人物生命值急速下降,请注意!

陈白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