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主公,又得重刷一遍奎城/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杀了他——?”

拔高尖叫的女声压抑而隐怒地响起,陈白起从黑暗之中恢复了意识,但整个人昏昏噩噩,只有听觉能够接触外界,就像从另一个球体隔着透明的薄膜模模糊糊醒来,不甚清晰地听见不远处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声。

男子似为了掩藏什么,刻意压低了声线,冰冷冷道:“此子坏了吾等布置之事,为何不可杀他?”

女子咬牙道:“尔行事此般冲动,可知一不小心便暴露了奴家身份,便会坏了主子之大事!”

男子喉间顿了顿,方嗤道:“不过杀了一瘸腿的儒生,会坏什么事,大惊小怪!”

“今日之事郎君难道瞧不见,这个儒生敢当众主事,且言谈不俗仪容不凡,恐怕是与那樾麓山长关系不浅!若他出事,但凡那樾麓山长动用能力起疑一查……”

男子变了下神色,眯起眼,瞥向陈白起受伤晕倒的位置,道:“眼下如何,是上禀郎主处置……还是放了他?”

女子沉目思索了一会儿,便有了决定:“罢了,事已至此,他受如此重的伤,估计留着也是凶多吉少,且任之由之吧,反正夜下无人,此处沙盗流民亦多,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怀疑不到吾等身上。”

男子颔首:“嗯,就这么办。”

女子见男子肯听她一言,方才愤怒的神色也消褪不少,她想起此番约他而来要谈的正事,便道:“原先以为孟尝君已上钩,便会放松警惕落入咱们的圈套,却不料他会让樾麓书院插手这汾海郡之事,所以吾等接下来的行事需得更为谨慎。”

男子道:“‘暴徒’之事我已事先安排,到时候你与我里应外合,只等那孟尝君一到……”男子哼哼一冷笑:“齐国若无孟尝君,便相当于无爪的鹰无牙的虎,何惧之有。”

女子不等男子说完,便谨慎插话:“不可大意,一切皆需小心谨慎。”

两人又凑头密谋了一会儿,事情交待谈妥后,男子便先翻城垣土矮墙而入,于漆黑弥漫的夜色中迅速消失了身影,而女子却停留了一会儿。

她信步走向了陈白起受伤倒落的地方。

女子一双刻画了深沉幽邃的眼眸,静静地盯着倒在血泊中的俊雅苍白的少年半晌,缓缓地蹲下身来,用一只纤素小手……轻轻地覆上了他的额头。

那处,冰冷。

宛如死人。

“安息吧。”

女子红唇张合,似怜悯似无情地吐出三个字,便垂下眼睫,起身离开,她转身之际,那柔软而冰冷的红霞披纱似风,轻轻地拂过了陈白起那张苍白泛青染血的面颊。

等女子走远后没多久,突然原地爆发出了一阵强光,在强光之后,只见原本躺在地上的男版“陈焕仙”骤然换成了女版的“陈焕仙”。

而陈白起,终于睁开了眼。

她胸膛处的空气好像一下被排挤空了,鼻嘴大张,不住地喘息着,如梦初醒。

她如此反复呼吸之后,方恢复些许力气撑着酸软而无力的身躯慢慢地坐了起来,头很重,头顶像压着一铅块,沉澱澱地抬不起来,头痛欲裂令她难以正常思考,眼角模糊稠黏,只觉头上湿辘辘的。

她想她的情况估计很糟糕,之前被人暗算的那一下,伤得不轻。

她随手朝发际处一摸,不用看,一手血。

“再不补点生命药剂,估计血都要流光了……”

这样想着,陈白起便打起精神,她不知道自己在地上躺了多久,可这种雨雪天气,地面水汽很大,她早已浑身湿透,冷得打了一个哆嗦,只觉手脚僵直冰冷,嘴唇青白发颤。

取出库存的“小型生命药剂”×4,她觉得不能再省了,便一口气喝光,在第四瓶喝完后,才稍微感觉能够动弹了。

那男子手上有功夫,她伤在脑袋,又流了那么多血,没有猝死她都算是幸运的了。

这种能够立竿见影的救命药,真是存再多都不嫌多啊。

伤口还需要上药处理,但没见流血了,估计这四瓶灌下去令伤口暂时结痂了。

陈白起扶着晕眩的脑袋勉强站了起来,她摸了摸胸口,那里鼓鼓地软绵绵,意味着她身体已经虚弱得无法抵御麒麟血脉的霸道侵入,重新恢复了女儿身。

陈白起颦起柳眉,眼中冰冷眸光闪烁,心中暗忖,她男变女的这个秘密绝不能够暴露了,先前那一对行凶男女也不知道会不会突然返回,她眼下虚弱耐不得,除了尽快离开此处,还得换掉这一身樾麓弟子的服饰才行。

若不然等一会儿遇上熟人,他们见一陌生姑子穿着樾麓书院弟子的服饰,再加上这张相似度极高的脸,她怕她到时百口难辨。

陈白起打开了“区域地图”,上面显示“奎城区域地图”正在加载中……由于这奎城地图面积不大,只用了一分钟不到便加载完成,接着地图上便显示出她的位置,她好友(沛南山长、张仪与卫溪)与友方绿点位置,敌方红点已不见了,说明他们已经不在附近了,而显示友方则有几个绿点正在逐渐朝着她的这个方向靠近。

她隐约听到城墙内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可她不敢应,她先将身上那染血的弟子青衫脱掉扔进黑暗之中,然后就像一个关节失灵的老人,一步一步朝着相反的位置挪动,将身后的呼喊声抛之越来越远。

她不能这样出现在樾麓弟子面前,一来她随时有可能会变回男身,二来她一身是血的突然出现在奎城外,容易引来加害她的敌人怀疑,并且解释起来令人完全信服也不容易。

一切还得等她伤势稳定后再作打算。

她就这样一直闷头离开,最终也不知道自己这样走了多远,直到在区域地图上瞧不见友方的绿点后,她终于累得失去了自觉,双腿一软,便“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晕了过去。

陈白起想……在继头部受创后,她的脸估计这下也一并遭殃了。

——

这次又不知道在黑暗中过了多久,当陈白起苏醒的时候,她意外发现自己并不是躺在冰冷而潮湿的地面,而是一处干爽软绵而舒服温暖的地方。

并且她躺着的松软位置还很香,这种香味身为女人三十几年的陈白起并不算陌生,是一种女人身上的香粉味道。

她猜测自己可能躺在某个女人的香闺之中,可她多想了一下,又觉得不可能,这奎城方圆几里都是破落村庄与荒野,怎么可能还会有这样舒适的环境。

所以当她睁眼看到的却是一个封闭的车厢,彼时精神震作,便可闻窗外车声辚辚然,蹄声得得然,道旁似有交谈声、拍手嘻闹声,哗然沸然。

然而诡异的是,车内却静谧若佛堂经阁,自成一方天地。

车厢内除陈白起躺在一香榻之上外,另有一莲花坐式女子攘皓臂于车厢角落,她正挽一串不知是何质地的圆润黑珠子拨动,见启樱口,阖目不辨所念何经,却别有一种逸态。

也或许不是在念经吧,她只是口中念念有词,却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醒了?”

这个女人简单而清冷地两个字,不带任何多余感觉,不柔软亦不温暖,但声音却十分动听。

她并没有睁眼,却第一时间察觉到陈白起醒了。

陈白起支撑着一臂,半支起身躯,借着车厢内散发的幽幽黄光,打量眼前这个长相婀娜多姿的美艳成熟女人。

她的目光并不具有任何侵略性,相反是一种懵懂的好奇与单纯的注视,这并不会引起别人的反感。

很奇怪,眼前这个不过二十五、六的女子,气质与长相完全背道而驰。

她的气质像沉澱不动的死水,绵沉悠长,而长相却似跃动炙燃的火,浓艳张扬。

“姐姐,你刚才在念什么?”陈白起扯动起苍白的嘴唇,朝她虚弱一笑。

陈白起感觉自己可能有些低烧,喉咙很干,说话的声音嘶哑断裂。

姬妽拨动珠子的动作停了一下,闭着眼,那张浓妆黛粉颜色的面容,似笑了一下。

那笑容很淡很浅,如风过水纹痕,眨眼便消失了,但却莫名令陈白起感到一种熟悉的味道。

好似在哪里见过这样的笑。

“奴下以为姑子首先会问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她当然想知道,不过这样直接问的话,好像显得太被动了。

陈白起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润了一下喉道,方道:“还不知道救命恩人叫什么?”

姬妽终于睁开了眼,那一刻,陈白起在这个女人眼中看到了云蒸霞蔚的苍海桑田,那样浓郁而富有内容。

像是确认了些什么似的。

“愚园姬妽。”她将串珠收入,双手伏底,朝陈白起俯首一拜。

愚园?

虽然陈白起在齐国只算是初来乍到,并不太十分熟悉这齐国的贵族圈,但却也听出这个女子的身份。

不自报家族姓氏,只提来处,她只是一名低贱的……奚女。

陈白起挣扎着起身,想将她扶起,姬妽已看出她的意图,先一步起身,并取过墩几旁边的水,喂给陈白起喝。

陈白起依靠着姬妽的臂弯处,慢慢呡吞了几口,便摇头。

姬妽放开了她,重新扶她躺好。

“这里是孟尝君的野闾(野妓)车队,此车乃下奴居所。”姬妽突然道。

陈白起怔了一下。

兜兜转转,她竟然被孟尝君的野闾给“捡”到了,这岂不是又要回到奎城去?

抬眼看着姬妽。

野闾与家姬不同,眼下战国并没有设有专门的勾栏场所,野闾相当于民间或者某些官史商贾私下安排的机动性妓女,夏令便行夜市,夜半而往,天明始归,或进园啜茗,或并不下车,或直接车上熄灯停于树荫之下。

溽暑未消,夜凉如洗,少年轻薄之辈往往携美妓驾名驹,笑逐西郊,辄于车尘马足之间作神女襄王之会。

其余时节则随车队游历四处,居无定所。

所以姬妽才会说这车是她的居处。

一般而言,贵女们都会认为躺在这样的地方是在玷污她们高贵的身躯。

陈白起突然意识到,姬妽对她客气向她行礼,皆是因为她认为她是一名落难受伤的士族子女。

但陈白起亦不想点破,她露出一抹微笑道:“常闻齐国孟尝君仁义道德,却不想连园内伇下皆有此品性。方才唐突,吾乃楚国毛氏孟蔷(孟蔷即毛氏大女,不姓孟,孟代表的是排位),逃难于齐,不料路途遇上沙盗遭此横祸,家父兄母失散,而家中奴仆皆亡,唯有小女一人存矣。”

说到最后,陈白起嘴角的笑意略苦,似在悲痛中硬自打起精神来。

姬妽闻言,略诧地注视着陈白起的眼睛。

陈白起敢编造这样一个身世自然是有所依仗,一来她对楚国毛氏恰好有几分了解,二来她冒充贵女也并不算是无的放矢。

她望着对方那一双清亮而一尘不染的眸子,心底却多了几分思忖。

毛氏乃齐国御叔血脉贵族,这个姬妽是知道的,据闻楚灵王谋杀其兄登上王位后,虽名不正言不顺,却深得民心而巩固了王权,然亦有部分贵族对其行径保持着愤懑小动作,其中以毛氏为首。

如今毛氏逃难于齐,莫不是来投奔齐国求生?

“我们车队一向习惯夜半赶路,方才凑巧入奎城时见一人躺在地上,血泥混作一团,一查探人还有气,方出手搭救,一切只是巧合,当不是贵女称赞。”姬妽暂将心中想法压下,谦卑答道。

陈白起编了这样一个既真又假的故事,便是有意引姬妽对她有所顾及,她身为贵女,哪怕落难于斯,亦不可能与一名为妓者客气对等,所以她直唤其名,其接而道:“姬妽,大恩不言谢,等蔷寻回父兄后,定以百金相酬。”

姬妽一笑,道:“那姬妽便多谢贵女赏赐。”

无论她信与不信陈白起的承诺,都表现得十分得体,这令陈白起有些好奇姬妽的来历,她应当不是愚园的家生子,凭其谈吐礼仪就与陈白起之前所见的那个艳俗奚女相差甚远。

“姬妽,咱们到奎城了,不过城内东区有樾麓书院弟子们的营地,咱们不敢靠近,再择地而息吧。”一戴马帽的小矮子一跳一踱地过来,他黑瘦的脸掩于阴影下,挥着马鞭而道。

“让所有人都安份点,不可再去招惹樾麓书院的弟子。”姬妽探出头淡淡吩咐道。

陈白起心叹,果然她又阴差阳错地返回奎城了。

只是这次她的身份跟性别都完全不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