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主公,终于除了一害了/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妽将事宜简单交代完毕后,想了想,便对陈白起道:“贵女身份……特殊,此番奴等因郎主吩咐准备前往汾海郡一趟,不知贵女接下来如何打算?”

陈白起见她用一双顾昐谦逊的目光凝视着自己,抿唇浅浅一笑,道:“正巧父兄曾说过有要事需前往汾海郡一趟,不知我可否与姬妽的队伍一块儿。”

姬妽心底自是一番思量,面上却蹙眉,她犹豫了一下方道:“贵女乃齐国绅权之女,而姬妽的队伍却是卑贱参差不齐,且口舌杂乱……”

陈白起听懂了她的顾虑,但她认为等她身体康复,恢复成男儿身后,便会身遁出这支奚女队伍,因此别人口中的“她”不会存在什么大问题。

但掩饰身份与遮挡面容是有必要的,况且这个所谓的“毛氏贵女”的身份纵然存在,于她这个冒牌货而言也是见不得光的。

陈白起见姬妽语尤犹豫,审时度时,便放软了几分凛然,假意“恳切”道:“我不愿再生事非,况且我身上还带着伤,既然如此,我便以姬妽身边人的身份一般,你于外可随意介绍安排,只等我顺利安全到达汾海郡与父兄汇合。”

这话便表示她也不再维持高高在上的姿态,可与姬妽等人身份相等,不必特殊尊待,这样一来便可少惹怀疑猜疑。

当然,她此时这般“礼贤下士”的举动是正确的。

姬妽本也是这番想法,既然这“毛氏贵女”识相主动提出,她自是满意的,然其态度却还是需要谦逊,不可露出对其落魄的轻视与怠慢。

姬妽知道,谁也料不到这样一个落魄的齐国贵族是否还有翻身之力,若无便罢,若有的话,其后果便不是她这样一个无根无势的歌姬能够承担得起的。

姬妽低下头,眉眼垂落纤蘼:“委屈贵女了。”

陈白起回之以礼:“姬妽于我危难时出手相助,于我有救命施恩之举,我甚是感激,此番倒是又要麻烦姬妽一路相护,于我而言,姬妽并非仅仅只是一个歌姬,亦是可交之朋友。”

姬妽抬起描摹精致的眉眼,那略染风尘的精黛妆容勾勒起她神色的稳沉与世故。

姬妽会演戏,而陈白起亦不遑让,表现得诚心实意。

而姬妽看了她一眼,遂抿唇微微一笑:“贵女的话令姬妽受宠若惊了。”

两人看似亲近的客套一番后,陈白起因受伤的缘故精神不济,便躺下来休息了。

而队伍车轱辘入城后便开始整顿,姬妽于陈白起交待声,便由两名侍仆搀扶着下了马车。

姬妽一离开,空荡的车厢内便只剩忽闪忽暗的幽冥烛光射影的条条横横,陈白起睁开了眼,却感觉受伤的脑袋像快炸了一样痛,但痛意转瞬即逝,尚可忍耐。

系统:人物的生命值降低—1。

系统:人物的生命值降低—1。

陈白起起身,将姬妽给她绑的伤口拆掉,她摸了摸后脑勺处,那里有一块突起的硬包,上面已结了血痂子还有一层不知什么味道的草糊糊敷在上面,粗砺硬糙的怪难摸。

若非她先前当机立断连灌了四瓶生命药剂,估计这会儿她还在狠狠晕睡中,或者醒来也得脑震荡不可。

那暗中对她下手的男人果真歹毒,此事可不能就这般算了……

陈白起面无表情,但眸底却蓄星幽寒。

姬妽不过愚园的一歌姬女,身上所带伤药自是好不到哪里去,陈白起便重新用姜宣赠送给她的伤药敷好脑袋,重新包扎了一番,又磕了几颗自己炼制的益气补血的丹药。

她全身酸痛发软,便蹭着车板慢慢躺坐起来,脸正好对着敝挡车窗。

此时车窗正用木吱橇出一条指粗的缝隙,远处篝火红光燃起,射入她虹膜内,映得她瞳仁斑斓五彩,流溢生光,她听到一些男与女欢乐谈笑的声响。

奚女队伍除了女子便只剩一些身有缺陷或丑陋异常的男奴仆,这些声响自然不是与他们发出,陈白起将头一偏,再看去便见不远处在奎城落脚的商队靠近了这边,正与奚女饮酒大啖,寻欢作乐。

他们不需要遮天闭目的房屋,只原地搭了一个简易棚子,再用一块大布遮挡着,火光投射在黑布上,勾勒出一对对男女相互交缠的身影。

另火篝旁围满了男女,有赤脚短衣于冬日热情唱跳的舞姬,有拿金银珠宝投掷助兴的商贩,亦有相偎依交耳谈心的伴儿。

看着这边的热闹糜乱场景,相反,陈白起越过火光与人嘈,樾麓弟子那边的营地却寂静一片。

静得有几分不寻常。

明日过了荒废的奎城便要到漕城,漕城乃汾海郡境内最大的一座城池,孟尝君的军队与他们这三支队伍的目的地都会在那处汇合。

陈白起并不太清楚这姬妽为何会救下她,为何要留下她。

她相信凭她先前的一番说辞,并不足以令她放下戒备,完全相信于她,可偏偏姬妽如此简单地相信了,并且还愿意留下她。

但她总觉得在这里面的文章并不简单,特别是她在受袭之后听到的那一对男女之间的对话。

事出有因,并非单纯的善行,这一点,陈白起从姬妽的眼中可以看出。

这样一个世故且游历颇广之人,是不会干出这样一件不确定是否会存在危险因素的事。

所以说,她究竟留下她,意欲为何?

陈白起感觉口渴了,却不再喝姬妽车中的水,而是从系统内取出自己的玻璃杯来喝,喝完便放出了小白。

她受袭失踪一事估计过去几个时辰了,她猜测樾麓那边应该得知消息了,只是不知道山长他们会如何行事,她准备让小白去查看一下樾麓弟子的情况。

暂时她还得留在这支奚女队伍中,一来她女身可以得以掩藏,二来反正路程也很顺便,三来则是她要在这里查探一些重要的事情。

很快小白便飞回来了,它用了技能掩人耳目,所以并没有被人察觉。

如她所预料,因她的失踪樾麓书院那边虽然表面平静,但暗地里却分散弟子于城中不动声色地四处搜查。

陈白起脱下的那一件血衣已经被人找到了。

此事在樾麓弟子中大为震惊。

以沛南山长为首的众人几乎找遍了整个奎城,终于一无所获的众人气势汹汹搜查到了这边。

夜色之中,一群林行风中,衣袂飘飞的士人集拥而至,其势不可谓不张扬、摄人。

樾麓书院的弟子扎营在城东,而商人与奚女队伍则分别是城西与城门,城西与城门相隔不远,而城东则距离稍远,且地理环境最佳。

眼见城东的樾麓弟子举着火把迤逦行至,代表奚女队伍的姬妽神色一怔忡,立刻挥手令伶人停下闹乐,带上人疾步上前迎接。

这一次与上一次奚女与商人意外闹事不同,瞧见这樾麓书院的弟子们面色不佳气氛沉重而来,姬妽便知他们前来一事估计不简单,不可避之。

而商队的人却擗局于一旁,神色莫名。

沛南山长一身雪衣雍华,清俊似月潭清水,只是此刻他面色清冷,如皑皑雪峰,而张仪一改平日单薄穿着,披了一件青羽大氅,依旧清瘦颀长的身形,却因步履过大而显得沉重犀利。

卫溪则一身墨染青衫,束发握剑,利落拓爽,面沉似石,目锐扫射。

其余师生亦面染霜意,不敢面视。

姬妽拢了拢云袖,提起鸾彩裙摆,便带着人上前行礼,由张仪出面与她交谈商议了一番,最后,姬妽明显退步,容樾麓弟子前来车队处搜查。

陈白起远远看去,虽听不清楚他们说了些什么,却是能将事态的发展尽收眼底。

她知道,姬妽是无法抵抗樾麓书院的搜查,她的露面是迟早的事情。

陈白起叹息一声,早知道便不脱下那血衣了。

可不脱也不好使,她那时候受重伤倒地,地面自是留有血迹,她那种状态也不可能收拾残局,唯有赶紧抽身离开,避免暴露了最大的秘密。

如今她受伤消失一事,惊动了沛南山长等人,搜查四周嫌疑自是有必要的。

樾麓弟子皆是士族子弟,生来便比一般人高贵,他们要使横谁也挡不住,从商队那边一路搜查过来,眼看就要检查到陈白起这辆马车之时,陈白起见姬妽并没有阻止的倾向,想了想,便立即将头发披散下来,半身缩于阴暗之处。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下一秒,车门被推开,阴暗的车厢内光线大作,只见一柔弱蜷缩成一团的女子半躺靠在马车上,她发丝如云黛逶迤披散于肩、于地,低头矮首,苍白而无助。

卫溪一愣。

车门一开就有一股淡淡的靡丽香味扑面而来。

一位罗纱丽人静坐于宽大的锦榻上(衣服是姬妽车厢屉柜内的),低头半阖眉目,鸦静的黛睫半敛,长长的黑发仅绑着一条红色的缎带于侧,迤逦到绣满了花纹的地毯上,玉雕的瑞兽口中吐出乳白色的轻烟,车厢内的光暧昧朦胧,将整个空间都变得神秘动人。

卫溪怔愣了许久,便猛地转开了眼。

“下车。”

他声音冷静地透过糜离的熏香,传入陈白起的耳中。

陈白起在知道察车之人是卫溪时,便知道这历来有原则性的师兄是不可能因美色而有所迟疑。

怎么偏偏是他呢?

陈白起不愿下车,这一下车,若他们要看清她的脸,岂不是她又得编一个与陈焕仙“兄妹情深”的故事?

可谁都知道这陈焕仙只有牧儿一个兄弟在樾麓山下。

或者,直接矢口否认,男版的“陈焕仙”与女版的虽五官相似,但这身材气质却相差甚远,她这样一乔装或许可以隐瞒得过去。

姑且试试。

要说这干了坏事的人瞅谁都觉得在怀疑她,可事实上,这男变女一事这世上有多少人能够坦然相信,估计就算她叫嚷着自己是陈焕仙,这些人也会当她是疯了。

如此一心理建设,陈白起觉得女版的她,也没有那么不能见人了。

不过卫溪如此坚决地不愿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定要搜查一女子车厢,莫不是他们有什么想法?

正当陈白起准备一咬牙一跺脚下车时,却突见卫溪没管她,直接掉头走人了。

陈白起一怔,朝前挪了一些,见卫溪抛下这边的事情,疾步快行至沛南山长身旁。

“等等。”

只见,沛南山长忽然叫住了一名双手攥袖,垂头低默的奚女。

那名奚女一开始不知是在喊她,可等其它人都疏散后,留她一下在原处,她方面露惊慌地抬起头,却见沛南山长一双皓月当空、无垢却威严的眸子,直直注视着她。

奚女惊了一跳。

而这个奚女陈白起认出来了。

正是之前那名与商人起纠葛的奚女。

“过来。”

见那奚女傻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姬妽便瞪了那女子一眼,走至她身旁,面色无异,仅启唇道:“沛南山长喊你,还不过去。”

她推送了她一把。

奚女这才反应过来,忙掩饰住眼底的神色,朝沛南山长等人伏地一拜。

“小女扣环,拜见诸位郎君。”

沛南山长对她视而不见,只让卫溪上前去查看。

卫溪看了师长一眼,张仪以眼神回他,接着便与卫溪一道上前,卫溪自小便练剑,对血腥味道甚是熟悉,之前定要车厢中的陈白起下车便是嗅到车内有淡淡未散去的血腥味道,如今更是一眼便瞧见那女子的袖摆裙纱上沾染的乌黑血渍。

虽说因夜色与布料的缘故不太明显,但卫溪乃练武之人,眼睛聚精如神,自是不容错辨。

他当即面色一沉,剑已出销,只闻一声刺耳的鸣叫,便那冰冷的剑刃便抵于奚女扣环薄透的脖颈处。

“尔且说来,袖上的血迹从何而得!”

扣环先是不可思议睁大眼睛,接着面皮一抽搐,忙低下头去看,便看见不知何时她袖摆处与裙纱都染了些血迹,成竖条状,并不明显,所以她先前才一直没有发现。

她眼底的慌乱再也掩饰不住了,失去血色的嘴唇哆嗦,她不住地问自己,这血是什么时候染上的……分明不是她动的手,怎么会染上血……这血究竟是不是那个樾麓弟子的……

突然,扣环想起了,在那个樾麓弟子死后,她的确曾靠近过他,难道是那个时候沾染上的?

“奴……奴……”

卫溪冷着眼,将长剑再用力抵于她脖子:“说,否则定让你今日血溅此地!”

这一声如平地惊雷,周围人都惊呆了。

姬妽面色微变,她压住眼神朝队伍中某一处瞥去,与其中一人对上视线,从他那一双阴冷震怒的眼中,她看出了真相,顿时气急攻心,却也明白了她接下来该如何处置。

“奴、怒什么都不知道。”扣环泪喷而出。

“还敢狡辩!”卫溪面色一沉,便一剑刺入了扣环的右胸。

扣环顿时痛得尖叫,在地上打滚。

这一剑并不伤在要害,卫溪冷冷道:“若再不说,下一剑便让你身首异处。”

“奴真不知……”扣环十指掐入泥中,痛苦尖叫。

这时,张仪迈出,目光清瀞地盯着地上的扣环:“在寻到陈焕仙血衣的地方,我们还捡到一个香囊,这气味与你,是否一致?”

扣环闻言,终于忍不住嘶哑着吼出声道:“不可能,我当时并无携带——”

扣环的声音嘎然而止,然后面上的血色一点一点褪尽。

她遗漏的并没有什么香囊,而她却不打自招了。

奚女痛不俗生地、泪眼婆娑地朝人群之中看了一眼。

姬妽此刻一步迈出,声色俱厉道:“大胆婢奴,本以为尔带着一家老小来投奔愚园乃忠厚老实之辈,却不料干出此等歹毒凶恶之事,简直是死有余辜!何以苟且!”

陈白起闻言,眼神一下便变了,她看向姬妽,眯起眼。

她这番话……好像有点意思。

那奚女闻言,浑身一震,只见下一秒,她如泣血的杜鹃哀鸣一声,便迎向卫溪横指的剑,剑穿背而过,当场便气绝倒地。

一切发生得太快,所有人都只是刚觉得这个奚女有问题,但转瞬她便自尽而亡了。

卫溪将手中之剑从奚女身上抽出,转头看向沛南山长请示。

沛南山长面无表情,他覆下眼帘。

“走吧。”

人已死,线索已尽,再追究与纠缠下去也得不出什么结果了。

其实沛南山长一直相信,陈焕仙并未死,他或者被人藏了起来,或许是自己找了个地方暂时躲了起来,这两种推测其实沛南山长更认为是前者。

若陈焕仙真死了,那为何寻不到其尸首,唯剩有一件血衣在案发现场呢?

莫非是有人掳走了他,并借此要挟或者想要恐吓樾麓弟子?

那凶手是谁?是目前在漕城的暴徒邪师,还有另有目的的势力?

种种想法都只是没有证据下的单纯猜测,是以沛南山长发散弟子先于城中各处搜查线索,至于查到城西城门处,则是因为沿途有些微已经干涸的血迹朝这方划落,他们宁可仔细一点,也不愿放过,方来到奚女队伍。

先前他一直在观察所有的人,在听到他们要搜查一事,许多人的表示与动作都符合正常人的反应,唯有几人略显怪异。

然后他便让张仪着重留意这几人,很快张仪便查出什么,张仪曾是在赵国干过刑狱审讯,从一个人的神情跟动作便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于是,做贼心虚的奚女被揪出来了,而因为她一时的大意恍惚,又不打自招,这才将人给审讯出来。

只可惜,最后人死了。

“山长,且慢。”卫溪忽然喊住了准备撤去的樾麓一众。

沛南山长看向他。

卫溪握剑于手,反身几步便冲向陈白起所在的车厢处,再次喊话道:“下车。”

车内以为揪出凶手同党后已没她什么事儿的陈白起:“……”

下什么车?怎么还没有忘记这一茬?

他们当众杀了一人,便可转身离去,却无一人敢上前阻挠或出声斥责,她这一身是疑点的人下车,若她的话辞他们不信,便与那奚女一般对她严刑逼供,她这是招还是不招?

陈白起郁闷了。

卫师兄,以往我怎么从来没有发现,你这面摊的死鱼脸在书院内便是镇煞安宅,但搁在外边,竟会是如此凶神恶煞。

姬妽面色阴沉地让人将那叫扣环奚女的尸体抬走,并不看一眼,却在这时挡在陈白起的车厢前面。

“车厢之女乃献上给孟君侯的舞姬,因路上偶感病疾,身体虚弱方久待车内。”

陈白起意外,这姬妽方才分明因忌惮樾麓书院而选择置身事外,这下为何愿意出面替她打掩护了?

卫溪并不与姬妽对视,他目中无人,只盯着陈白起的车厢。

“她若此刻不下车,吾等便有理由怀疑,她是否与方才那奚女乃同伙,意图谋害樾麓弟子。”

张仪蹙眉,这卫溪为何定要揪着车厢内的人不放,之前凶案的现场他已查过,除了陈焕仙的脚印,便只有一男一女,女的方才也查出是那个死去的奚女,男的因线索掐断,一时难以辨别,但他相信,人并没有离开这座城。

同时,他亦奇怪,这车厢内究竟藏着个什么人,其它人都下车了,就剩她一人始终不言不语,不露面。

沛南山长则目光透澈,于夜色之中蕴染几分清寒,驻站于原处,身后簇拥着一群以他马首上瞻的风姿蕴藉的先生弟子。

他们不走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盯着陈白起所在的那辆马车。

“……”陈白起表示,压力挺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