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主公,画风太清奇了吧/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分相似?

像谁?

……莫不是,陈焕仙?

陈白起无奈,她都换装成这样,他都能从中找出“蛛丝马迹”来?

这人若不是“火眼睛金”,便真是执念太深了。

“奴、奴婢不知君上说……说什么,但……请君上下、下手留情。”陈白起两颊被按得鼓起,葡萄黑色的眸子溜溜,像个撅着的扁嘴鸭子,说话时小嘴一张一合,莫名有一种奇异的喜感。

她不惊也不叫,倒有几分软包子任人捏拿的妥协感。

她瞧出来了,这孟尝君身上有几十斤浓的酒味儿,看着是正常,却着实醉了,或许还有那么几分清醒与警惕,但这些行动跟言语全都靠本能在支撑罢了,脑子估计是不太清晰了。

这种时候尽量还是顺着他,哄着他,依着他。

其实一开始她便有着用这张与“陈焕仙”相似的面容来“交换”孟尝君的注意,她考虑着万一这孟尝君不喜她这般寡淡如水的模样,反而更喜欢那艳冶富贵如牡丹的模样,她凭着他脑中的这份印象,好歹也算加重了些许留下的“筹码”。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她觉着她这般费下心思做“舞姬”任务,再怎么样老天也该赏赐她些许“幸运”吧。

“留什么情?嗯?”孟尝君嘴角扬起,语调淡淡地,拖着抻长的尾音,笑得有几分醉意散漫的邪气。

好在刚才的煞冷之气消弥了不少。

陈白起见此,也不求情了,这人惯于得寸进尺,又不按常理出牌,她估计顺着他的话继续下去,只会被他耍得团团转。

若连个醉鬼都应付不了,她觉得她前半辈子的经历算是白过了。

陈白起叹息一声,她打算按她的节奏来谈话。

她抬眼,一双桃粉晕染若杏的双眸,眸清而丽,稳稳地,目露一分怜悯,二分无奈,几分谆谆诱善:“郎君、君如今四面环敌,自处狼穴虎窝……却尚不自知啊。”

她这句话自认为说得苦口婆心,却不知……并不一定入了听话者的心。

一阵南风吹来,将陈白起轻叹之声吹拂得飘渺而轻柔,却又带着微寒之意,像是本该温柔的话在吐出口之后,便染上了这月下的霜雪,变了味道。

廊芜下的光线实则比较黯淡,尚比不得台阶外那月铺阵雪般莹亮,再加上陈白起的巴掌面容笼罩在孟尝君高大深沉的身躯之下,更显得娇小而晦暗,连五官都模糊浅淡了。

但,孟尝君的脑海之中却只深刻印入了她说话时的那种神色。

孟尝君衣袂轻扬,馥雍的熏香散发出来,他嘴角噙着笑,手指慢慢地松开了她的脸。

像……

真像……

揭掉面纱时,他便有这种感受。

如今,只是更加……

他记得,那人当初便是这番模样,这般目空一切、从容而温雅在立于高台,那时的“他”,青衣如荷,眉眼空蒙悠远,长身玉立风神萧散。

众士环伺,“他”眼中却无一人,对手、师长、强敌、权贵,“他”都并不在意,“他”目的性那样的强,只为成为登高台的第一人。

他两次给他攀附的机会,他却两次都拒绝了。

孟尝君那醺醺然的目光浮起几丝趣味,他呵气带着一股浓烈的酒意,面颊浮红,半醉半醒之间,竟也不怪罪陈白起口的“危言耸听”。

或许,这番“危言耸听”在他耳中,都化成一番情景,勾起他心中以为已经遗忘却早已深刻烙在脑海中的画面。

他突然出手将陈白起拔地抱起,他双手像烙铁一样坚硬又厚实握于她纤细的腰肢上,将她高高地举起之后,一个转身便放在了廊下的栏杆橼木上放着。

如此一般,原本矮他将近一个头的陈白起便一下子高了,甚至两人对视时,女高……男低。

陈白起只觉莫名其妙一个晕天眩地,便已坐在摇摇欲坠的栏杆上,双腿悬空,手无依附,全靠着孟尝君的一双温度奇高的手掌支撑着身躯的平衡。

她微微瞠眼,放轻了呼吸,怔怔地看着孟尝君。

见孟尝君像一头慵懒又憨醉的黑豹般气势压人般欺身上来,陈白起背脊挺直,坐姿不稳,他借势挤入她腿间,那灼热而滚烫的结实胸膛贴近了她的,双手从两边绕过了她的腰部,将她从后抱住。

这种姿势令两人无限贴近,他面仰向上,那邪魅而钢硬的线条似柔和了许多,映着庭外的月光与雪色,那玛瑙石般的眼睛中透着一种难言的妖气,她低下了目光。

他肯定醉得不轻了,不然以他这样一个傲慢自大的人怎么会忍耐这种女上男下的屈辱姿势!

陈白起望着他,目光呆呆地,像遇上世纪难解的课题一样。

之前还一副准备撕了她的鬼蓄模样,眼下怎么画风变得如此……清奇?

陈白起发现自己动不了了,这说明孟尝君是用了多大的力道来禁锢她。

孟尝君眯起眼睛,软软地靠在她身上,笑了起来。

不是冷笑、邪笑,这笑容看起来很正常,完全不像是陈白起所认识的那个恶名昭彰的孟尝君。

陈白起收回呆样,她迟疑道:“君上,你怎么——”

他忽地伸手一扣,大掌罩着便将她的脑袋给压了下来。

陈白起只觉鼻息间一下充斥着一股陌生到令人颤栗的雄性气息。

他依旧仰面,只是将她抬起俯视的目光拉近,两人一瞬便近在咫尺。

嘶——

两眼相对,她都能够细致地数清他眼睑上到底有几根睫毛了。

幽深的夜幕内寂静无人,隔开了廊芜下一个烛火昏暗的世界,守护着孟尝君的侍卫有眼色,早已远远地避了开去,却仍旧将整个庭院严守得如铁桶一般。

陈白起瞳仁紧了紧,只觉他那带着热辣酒气的呼吸,近得快要烫伤她面上的肌肤。

她一动不动,挣不开他压按在她脑顶上的那只手。

男女的实际力量差距有多少,以往她习武并不清楚地意识到,可如今她为了能够维持女身,不通过自残的方式,便唯有服用系统商城售卖的一种“姑弱丹”,这是一种能够美颜护肤的强效丹药。

当然陈白起服用它并非为了美容,而是它其中含有大量的雌性激素,对女体维持有着很大的功效,随着身体的康复,倘若她不采取必要措施,便会重新变回男身。

当然这“姑弱丹”也非万能,能够作用的时间有限,所以留给陈白起的时间其实并不多。

服用了“姑弱丹”后,她体内的雌性荷尔蒙会大弧度增涨,相当于在别人眼中的她哪怕不用PS,也像用滤镜看一样无瑕疵,但同时,她的体能会被削弱,当真是赢弱无力,风一吹便倒的典范。

孟尝君因酒意作遂,眸似有水色,朦胧飘渺,碧波荡漾,唇红似朱,分明一张俊美的面庞却在此刻多了些邪魅妖孽之感。

陈白起忽然有些怀疑,到底是谁用了“姑弱丹”来施展美人计呢?

“到头来……你还不是乖乖地落在本公手上了……呵呵呵……”

他吐息时,轻缓而低吟,那像丝绒般细腻的嗓音听得陈白起一阵寒毛竖立。

喂喂!这句含糊不清的醉话究竟几个意思?

他仰着头,陈白起见他嘘眯着眼睛,越贴越近,她面皮僵硬,心道,如今她手无缚鸡之力,倘若他要对她不轨,她是召唤出小白来啄破他的脑袋呢,还是从系统商城内购买一根犯狼铁钉棒子一榔头给他槌下去呢?

若一个不小心将人敲死了,系统会撤消这次舞姬任务,还直接宣布任务失败惩罚她?

正当她有下一步举动时,却见他的脑袋竟耷拉下来,像断线的木偶一样失重,她下意识掉头一偏,却不想孟尝君的脸从她的侧面直直地滑了下去,这个角度刚好撞在了她的脸。

接着她感觉唇角一烫,似有什么柔软又滚烫的东西擦过,一碰即逝,再一回神,一颗黑色无力的脑袋趴下,人已经沉睡如石般倒在她身上。

陈白起怔傻了片刻。

目光直直地盯着孟尝君的黑色头颅,刚才不是幻听吧……她好像听到了……

他在醉意昏睡前,喊了一声——“陈焕仙”……

所以说,他刚才在醉时,其实是……将她当作“陈焕仙”了?

陈白起古怪又心惊地瞥了一眼压在她腿上睡过去的人,连方才被人无意识占了便宜的事情都给直接忽略了。

他认出她是“陈焕仙”了?!

这个怀疑一起,下一秒又被陈白起否定了。

认出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她坚信她这副模样再怎么瞧都只是与那陈焕仙有几分相似之处,两人绝不可同日而语,哪怕他孟尝君再厉害,也不可能一眼就甄别出来了吧。

给惊疑不定的自己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建设,陈白起方将心重新吞下腹中。

这危险的“黑豹”如今倒是安睡了过去,虽然看来今夜她是不需要再费什么脑筋便可以“平安”渡过了,可是她该跟他谈的事情却给耽搁了。

但这也没有办法,跟一个醉鬼讲机密要事,岂不是瞎扯蛋。

陈白起轻吁一口气,收起面对孟尝君时不由自主的浑身紧绷。

睡过去的孟尝君压在她腿上,死沉死沉地,陈白起动了动,推攘不动,她这姿势也略显尴尬艰辛,唯有大声求助庭院外的守卫,帮着将醉豹孟尝君扶着回寝室安歇。

等守卫将醉睡过去的孟尝君抬回房间之后,便目不斜视,训练有素地无声出了门。

陈白起尔康手:“……”等等,这就走了?难道不该留下一个贴心仆婢来照顾醉酒后的孟尝君吗?

陈白起以为会有留意她并给她单独安置一间房休息,这种想法简直太天真了,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将她独自一人留下,其余之人则铁躯冷面守在门外。

这时陈白起才恍然醒起,她就是那个被留下来照顾醉酒的孟尝君的仆婢。

无奈,陈白起只能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

她打量起孟尝君这个房间,才发现这孟尝君的卧室风格很诡异,主色有三种,红、黑、紫,都属于一种暗黑调,地上铺着沉冷色调的彩色毛毯,交缀以紫色刺绣飘纱,一片一片交错。很空荡,因空间很大却又无其它摆设,但又显得很逼仄,因为这屋内的视线都被这刺绣飘纱给阴隔着。

这房中唯一一间大型家具,便是一张看起来十分宽敞又最贵的黑褐色木雕床,床前以一片紫色布纱成扉遮挡,随着窗外吹进来的风,而起起落落。

陈白起感觉到冷,便想去关掉窗,却发现窗口两片窗扇不翼而飞了,只剩下窗口灌着夜间寒风,呼呼作响。

陈白起讶异。

看窗台痕迹不像是没有修建,而是被人人为拆除了。

转过头,盯着这间诡异又森冷的房间。

这般天寒地冻,既没有火炉火盆,还将窗子拆了大打开……怎么想,都觉得这孟尝君估计是哪里有病吧?

他不冷?

既然窗关不了,陈白起便尽量站在离窗边急风口处远些,省得风寒了。

她这一身穿得轻薄,哪怕有麒麟血脉加成,如今也已冻得面青唇紫。

她如今很怀念她的第一具躯体陈娇娘,那具躯体被她锻炼的多强壮啊,可惜……

想起她是怎么死过一次的,陈白起冷沉下了脸。

夜深人静,今日其实她也是累得够呛,这房间内只有一张夸张的大床,连个能让她窝的地方都没有,她不能离开孟尝君太远,却又不愿意跟他躺在同一张床上,所幸房间内的地毯很软也很温暖,她想了想,便找了个挡风的地方,直接在地铺上睡着躺下。

窗外清啸的风声呼呼,夹着树枝晃动刷刷的声音,房间内只有很浅淡的黄光,陈白起盯着光的方向,清晰的脑子逐渐开始模糊,可刚闭眼没多久,她便被一阵动静给吵醒了。

她睁眼,从地上站起来,却发现不知何时睡下的孟尝君起来了,他身上的那一套繁重的衣服被仆人给脱去,只穿了一件十分单薄而轻透的内衫,刚棱冷刚的身躯,浑身蓄满爆发力,头发去冠,一头漆黑的头发披散于肩,此时他正趴在床头撕心裂肺地呕吐。

深夜静谧,他喘息的声音尤其粗重,乍一听,像野兽一样。

陈白起愣了一下,心想着她是不是该上前去嘘寒问暖一下,毕竟那些侍卫将她留在房中,其目的便是让她来照顾他,顺便她也可以刷刷好感,争取在任务完成以前,能够留在他左右。

但很快,这个念头便被她暂时放下了。

因为孟尝君刚吐完,便霍然地站了起来,神经质地,开始东倒西歪地起来砸东西,他抄起床边的熏香炉,便砸在地面,哐当一声,炉盖与炉身砸裂,香灰撒了一地。

看着一地香灰,他嘴里桀桀桀地笑了起来,阴森可怖。

陈白起惊了一下。

他此刻神色清冷而森厉,动作癫狂而凶狠,眼角处眨着红色,那妖异延伸长的红,宛如勾起的一抹妖魔印徽,他披头散发地,冷笑淋淋,像某种鬼怪妖精般刺耳又瘆人的声音。

他这是耍酒疯?她皱了皱眉,这副模样……看起来倒也不完全像是在疯酒疯啊。

房内呯呯乓乓地吵闹得紧,奇怪的是,外面一直戒备的侍卫却并没有人冲进来,反而无半丝动静。

陈白起想了想,觉得不对劲,还是决定先站在一旁,观察一会儿。

所幸他也没有看见她,这房间内到处都是紫色飘纱,薄薄透透,似雾如烟,而她在的这个位置是一个墙角落,不发出动静不易遭人察觉。

她看见,孟尝君呼吸急促,额上泛着密集的细汗,额上青筋突起,似痛苦呻吟又似绝望挣扎,他那一双黢黑的眼眸此刻蒙了一层浑浊之色,整个人十分不对劲。

他力气很大,床边百来斤的青铜鼎被他一扫便翻了个头摔地,滚了好几圈,他只顾着将整个房内所有的摆设全部都掀翻在地,砸得呯呯当当作响,当然房内能够砸的东西也有限,只有些青铜鼎,台架类,都是一些伤不着人的钝物。

忽然,陈白起有了个猜想,这房间这么空旷,该不会是孟尝君历来便有这种酒后醒来砸东西的习惯,所以才干脆在房内少摆些东西,省得都砸没了。

就这样,孟尝君犹如困兽之斗,憎恨与厌恶着他四周的一切,他完全就像一个黑暗集结体,在幽暗的房内撕、砸、吼,陈白起相信,这种时候若有人出现,他亦一定会将他撕成两半的。

隔了好大一会儿,他发疯发够了,劲疲力尽之后,才一仰头倒回床上,不醒人事。

陈白起从孟尝君醒来一直注视着他倒下,其过程不可谓不心惊狐疑。

他这个样子,倒不像是在耍酒疯,更像是……精神病发作了。

见孟尝君仰倒在床上,久久没有动静,陈白起犹豫了一下,才准备走近他,却听到咔哒开门的声音,她又止住了脚步,站在原地。

要然,侍卫们这才进来,他们对房内的一片狼藉像是习以为常了,动作迅速地收捡摆置,反而是有人偶然一眼看到陈白起静静地站在那里,都惊愕了许久。

她……竟还活着?

并且瞧起来,毫发无损的样子。

他们想起,以往但凡是夜里伺候守夜孟尝君房中的人,瞧见孟尝君夜里醒来的模样,无不是吓得尖叫惨鸣,便是慌不择路地逃跑,但最后,无一不是落得个……

所以到最后,孟尝君房中便从不留任何人过夜,倒不是怜惜那些人的贱命,而是孟尝君不允许有人目睹他如此癫狂的一切。

并且,为了避免他在不清醒的时候受伤,哪怕天寒地冻他们也不会在夜里放上火盆火炉,而房内的布置尽量简洁。

他们突然想起,方才除了孟尝君吼叫砸物的声音,便再无其它声音,可见是这个姑子没有出声,悄然躲着……她安静得像一件无生命的摆设,难怪孟尝君发疯时没注意,一时忽略了她的存在。

不管是她吓呆了,还是无意识这样做,总之……今夜她的命算是保住了。

至于明日等孟尝君醒来……

他们眼神冷漠却又有几分诡异地瞥了她一眼,便不再注意她。

在他们眼中,陈白起如同一件摆设无疑。

之前留下她是为了给孟尝君发泄时所用,如今她既然还活着,他们便将照顾孟尝君的任务继续交给她了。

“好生地照顾主公。”一侍卫的领头处理好一切,临出门前,冷冷地看了陈白起一眼,眼神充满压力。

陈白起不与他对视,应喏。

嗒嗒的脚步声离去,陈白起这才抬眼,一脸平静。

不一会儿,有人送来了的热水跟节栉,还有一套干净的衣物,是男士的。

那侍卫领头没出现,但送东西来的仆伇却将东西放下便离开了,意思很明白,这是让陈白起替剧烈活动后出了汗又醉酒的孟尝君清理身体。

房内再次处于一片安静,陈白起走近床畔,俯视着睡着的孟尝君。

此时的他,既不像醉酒后邪里邪气、阴晴不定的他,全身散发着一种凛然不可侵的气势,也不像方才疯癫森冷的他,绝望憎恨如坠深潭沼泽。

他很安静,面如刀削,鼻直唇薄,看上去异常英俊。

陈白起叹息一声,将盆中热水先烫了烫手,待冰冷的手暖和后,再揪了一把热毛巾,给他擦脸。

替他擦身时,陈白起心无旁鹜,如同完成任务一样,有条不紊,目不斜视……但即使她真的心如止水,孟尝君那宽肩窄腰,伟岸古铜,犹如希腊的雕塑的体魄还是一丝不漏地印入了脑海之中。

陈白起疲倦地抚额,这一夜跟她曾预想的结果完全调转了好吗,她一丝不露,反而将孟尝君给完全看光了。

所以说,这到底是谁在施展“美人计”啊,这是今夜陈白起第二次怀疑了。

陈白起坐在床边,窗外撒入的月光水洗般白净,她沉静优雅的坐姿随着窗外的月光一点一点地挪移,慢慢地……慢慢地,趴卧在了床边,姿势显得拘谨而警惕,腿在床边,只有半个身子是躺在床上。

她的侧手边,躺着沉睡的孟尝君,微垂的眼睫下有着淡淡的黑影。

在陈白起彻底睡过去,呼吸均匀吐息时,旁边墨黑色覆下挡落魅惑的眼眸悄然睁了开来,他旋转眼珠,看向陈白起,眸底如墨一般浓得化不开,暗示他所不能言明的一切情绪。

在看到那种样子的他之后,她竟还敢靠近他……

这一夜,就这样在陈白起与孟尝君同样筋疲力尽地过去了。

叮。

系统:舞姬(一)任务进度已完成9%。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