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主公,我知道的太多了/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条支线任务啊,陈白起怔了一会儿,暗自沉吟。

按目前的情况而言,“找冯谖比剑将其打倒奠定孟尝君身边第一宠臣的位置”与“平安护送沛南山长离开地道”这两个任务,陈白起毫无疑问会选择后者项。

先不谈她懂不懂剑术,光凭她这手无缚鸡之力,哪怕这个冯谖是个剑术渣,她也不一定能够打赢一个高大的成年男子,更何况她也摸不准,这天天去哪儿都带柄断剑的冯谖手底有几斤几两,只可惜他从没出过手。

“我选择支线任务(一)。”她打开接下的任务列表查看详情。

任务名称:奖励支线任务(一)

任务描述:支线任务(一)——平安护送沛南山长离开地道。(不可拒绝)

任务奖励:麒麟巫医袍(蓝装)。

蓝、蓝装?!

陈白起一看到任务奖励是一件蓝色装备时,眼睛顿时便绿了。

不愧是奖励型支线任务,这一件蓝装在“系统商城”卖出已算天价,她之前连想买一件件绿装都要再三考虑一番才凑得够钱。

与谋士这个职业不同,这巫医的职业装备价格是谋士的十倍蹿升且十分稀有,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的,比如她想在“商城”或“功勋商城”找一件“巫医”职业的称手武器,可惜一直没找着,护具装备倒是偶尔刷新那么几件——鞋子与护甲类,却是全职通用的普通式样,就像是这种,那价格后面标示的0数量也是令人不敢直视的。

所以她重生以来,还一直还穿着之前那件白装士袍跟(绿色)皮制登山靴没换。

换不起,渴望得心痛也是白搭。

任务奖励暂时没到手,所以无法鉴定这件装备的属性,但陈白起相信绝对不错。

陈白起耳边被周围人吵得嗡嗡作响,她视线如炬,准备无误地捕捉到人群后面的沛南山长。

沛南山长宜静宜谧,虽一言千鼎,却常常淡漠于人后,并不渲染于热闹人群。

如今她来漕城的主线任务已完成了,触发了支线任务,而这次估计也不需要她特地做什么,她只需要将眼下这些一方人物一一送到漕城,便可顺利完成任务了。

“沛南山长,不知你是否有所高见?”陈白起忽然亮声问道。

众人一静,这才想起队伍中还有一个智囊沛南山长在。

樾麓弟子与冯谖也不各序己见了,反而像愧疚方才的忽视,都虚心与他求教。

孟尝君向来喜欢拿问题来头痛别人,见陈白起“调皮”地抛给沛南山长,便笑着不重不轻地捏了捏陈白起柔若无骨的小手,手指轻轻勾划着她的手心,调戏看劝两不误,也一副静候其音的期待模样。

这地道狭窄,顶多并肩站立两人不挤,不足两米宽,而沛南山长本在孟尝君等人身后,隔着约十米左右距离,越肩看去,中间阻挡着孟尝君的亲卫七八人。

而沛南山长则由卫溪与张仪左右相护,其中莫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只在沛南山长身边停留了一日左右,便离开了,所以此番并不在队伍当中。

莫荆忽然离开去哪里了,陈白起其实大抵也能够猜得到,估计是去接引救援部队去了,当初她曾让小白监控过樾麓车队,所以对于他们的某些计划了然于心。

秘道很黑,幽长可怖,队伍中三三两两举着火把,沛南山长半面阴影,半面涂金,身长如玉,低着头,肩身仿佛爬满了地道的阴凉与冷鸷,整个人孤俏而嶙峋。

他的状态有些奇怪……

而卫溪则目光冷冽地瞪向陈白起,张仪神情亦有十分阴忍。

陈白起蹙了蹙眉,正待开口,却听到沛南山长幽幽的声音像清淋淋的雪水淌过碧水清潭:“既然当初从漕城偷运出人的时间紧促,怕也是没有多少时间设置陷阱,只是这种地形怕是复杂。”

他一开口便是精华,也不啰嗦解释,只阐明重点。

他从垂落的宽袍下,缓缓伸出一只苍白而秀隽的手,指着地面:“大家看着地面,这些红泥较软,这些年来并没有多少人行走过,因此遗留下的脚印还算清晰,吾等只需跟着走,应当大致不会出错。”沛南山长声音很淡,却又带着些许喘息,他避于人前的面容,隐约透着青。

其它人闻言后,借着火光打量地面,皆露出恍然喜色,对沛南山长的睿智指引赞美有加,而只有陈白起眸色一紧。

或者说孟尝君与冯谖也瞧出些不对劲了。

忽然,一声焦急紧张的声音石破天惊响起在地道。

“山长,你怎么了?!”

几乎一瞬息,方才好端端站着说话的沛南山长倒地卫溪的臂弯中,卫溪半蹲在地面,一手搀扶着沛南山长不至于完全倒在地面,一手则紧张地无所安放,而张仪也蹲了下来,双唇抿成一条线,严肃而冷峻,眼中紧攥着难以名状的担忧。

“山长,醒醒!山长!听到我说话了吗?山长!”

“山长——”

“山长这是怎么了?”

“难道方才下地道时受了伤?”

樾麓弟子们迅速围拢过来,可惜地道太窄了,只能交叠着挤在一堆,后面的瞧不见情况,只能在旁边七嘴八舌地猜测着,很明显他们的主心骨如此这般脆弱倒地,令他们也一时慌了神。

不会吧,她刚觉得挑了支线任务(一)平安护送沛南山长出地道是一件不需要多惊险的事情时,便一下给了她这样一个大的意外?!

陈白起反射性挣开了孟尝君的手,冲进人群当中。

而孟尝君很明显没有预料到陈白起会为了一个不认识的樾麓山长挣开他,他怔了一下,攥紧拳头之后,表情一度阴沉得令人发悚。

冯谖并不关心沛南发生什么事,所以他很快便发现孟尝君的不虞,他眯了眯眼,眼底滑过一丝狡诈与恶意,他道:“主公,这沛南山长方才还好好地,为以忽然发作倒地,莫不是……咱们队伍中有可疑之人?还有这陈蓉,倒是对一个不认识的人关心得紧啊。”

冯谖的话意有所指,就差没直接将怀疑陈蓉别有用心的事点明。

孟尝君看向他,勾唇一笑,眼底却冰凉一片:“你觉得谁可疑?陈蓉?”

冯谖表情顿了顿,在孟尝君那双幽暗深沉的双眸注意下,背脊不由得泛起一阵寒意,他佯装无意道:“若主公信他,属下便信他。”

孟尝君收回了视线,他伸手打着圈摩挲着拇指上戴着的琥珀戒指,微低着头,视线却直直地越过重重人影,投注着那雌雄莫辨的少年身上,薄薄一片睫羽垂落在阴影下愈显摄人心魄的乌黑桃花眸,他嘴角笑容柔和,但带着令人无法忽视霸道与生人忽近。

看到他这般姿态,冯谖眼底震了震,再也没有了言语。

而魏腌一向跟孟尝君与冯谖两人搭不上话,所以大多数时间便是安静憨厚地站在一旁,只听令行事,并不插话。(魏腌:想插话也得俺能听得懂这主公与冯先生讲甚么才行啊。)

另一边,陈白起心中急切,并不清楚沛南山长是受伤了还是中了什么毒之类的,她拔开人群,哪管别人对她的推攮十分不满与谒骂,只顾挤到人前查看。

周围都是人,挡住了大部分光亮,陈白起左顾一看,便从一士卒手中取来火把,将火光送进沛南山长面前。

由于陈白起动作生猛又利索迅速,很多时候她都做完一切别人才反应过来。

卫溪被突然而至的光漂得眼波一亮,不耐地扬头朝陈白起怒斥一声:“尔做甚!滚开!”

张仪却皱着眉头对卫溪不满道:“声音小些——”他又看向陈白起:“此事与你无关……”

“我的事重要还是山长重要,赶紧给他查查,究竟是怎么了!”陈白起紧着面容打断他道。

张仪与卫溪倒是第一次见她有此番严厉的气势,愕愣了一下,却都面色难看,只是却又都不得不赞同她所说的话,眼下的确不是与她争执的时候,最要紧的是看看山长究竟怎么了。

借着火光大作,张仪开始查看类似整个人像冰水中打捞出来一样湿冷颤抖的沛南山长,他情况很不妙。

“张师,山长究竟怎么了?可是有什么旧疾复反,还是中毒受伤了?”卫溪也感觉到了山长浑身像冰一样冷。

张仪懂刑讯也懂简易的医术,可惜这般略懂的知识,如今很明显救治不了沛南山长的紧急状况。

他满脸是汗,一面与沛南山长说话,一面在他身上查看,却始终不明原因何处。

没伤口,也无所谓旧疾发作啊。

陈白起举着火把,弯下腰,也一并在看沛南山长的病症。

她观察到他一直在冒冷汗,面潮唇白,双眸似失了焦距,却又勉强着自己保持清醒,他嘴中有呓语,含糊不清,表情没有多大变化,像一具假人一样僵直着,只是呼吸不断地交错着,急切仓促。

他这表现……好像是在害怕?

害怕?

害怕什么?

陈白起知道他并非中毒,这表现也不像受伤,她顿了一下,便将手中火把随便交给旁边一人,对卫溪与张仪道:“让我看看吧,我稍懂医术。”

说完,她心中叹了一声,她终于知道系统为什么让她“平安”地将沛南山长给带出地道了,看他如今这副样子,简直是分分钟钟准备挂掉给她看啊。

“你说什么——?!”卫溪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他一手抱着沛南山长,抬起头,冰魄沉静的五官染上了戾冷,另一只手像凶狠的钳子抓住陈白起的手臂:“你有何本事——”

陈白起从不知道一向冷静自持的师兄在遇到山长的事会如此冲动暴戾,她忍着痛意,目光平静地回视着他:“我能帮他,不,我是说,我能尝试着帮他,但前提是你们退开一些。”

她的眼神内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渐渐抚平了卫溪内心的担忧与急燥。

他恍惚地想着,他曾经很喜欢这种眼神。

也很喜欢她能够这样专注又温和地看着他。

就如在城外那一夜,他因师弟失踪一事去搜查奚女马车,当他面无表情地撩开车帘时,她便安安静静地坐在一片黑暗之中,面容模糊,唯有那双与他对视的眼睛,没有一点畏缩与羞怯,像结冰的潮在雾夜中泛着光,冷淡而镇静。

可如今再看到这双眼睛,他依然不可抑止地心动,却再难颀喜了。

因为……她成了孟尝君的姬妾,从身至心。

卫溪撇开脸,压下心中复杂的感情,没再出声,而是将决定权交给张师。

比起现下冲动的他,张师的决定会更准确。

张仪如今也是无计可施了,山长的病情一切没有好转,反而有恶化的征兆,所以哪怕他并不信任陈白起,也只能病急乱投医。

“你可看出什么?”他目光紧紧地盯着她,锋利地像要将她整个人都穿透一样。

“他并不是因为受伤或中毒。”陈白起知道他这样问,是想确定她是否真有本事,所以她回答得比较慎重。

张仪闻言颔首,倒也让开了一个位置,容她一并蹲下查看。

其它人簇拥着,探头或疑或不解地看着这一幕。

陈白起伸手按了按沛南山长的心脏处,另一只手把脉,冷静道:“心跳过快……”她放开他的心脏,伸手掀开他的眼皮:“瞳孔微微放大,手脚冰凉……意识半褪……”她转过头看向张仪:“你知道他以前可曾有过这种情况发生?”

张仪闻言,眼眸快速闪烁了一下,迟疑道:“有过类似的一次,不过……不曾这般严重……只是流汗僵硬,不喜言语……”

陈白起又道:“什么时候发生的?”

张仪看了她两眼,嘴巴却闭上了,像是在衡量是否该据实以告。

陈白起并不想刺探些什么,所以也懒得浪费时间,直接道:“是否是在一种视野,呃,就是环境相对狭窄,光线不足,或者是密闭的地方?”

张仪惊讶地睁眼:“然、然也。”

陈白起这下算是确定了,她对众人道:“这是一种……对封闭空间的一种焦虑症。”

也就是所谓的幽闭空间恐惧症,这是一种心理疾病。

众人茫然懵懂:“……”少年的话就像外星语,完全听不懂肿么办?!

张仪与卫溪也没有听懂,随后过来的孟尝君等人也没听懂。

陈白起也不想再浪费口舌跟他们解释一遍,只敛眉沉目道:“这个病……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痊愈,我只能够想办法暂时缓解。”

张仪立即接口:“你有办法,那便按你说的办。”

眼下,张仪倒也相信陈白起是有些本事的了,虽然她所说的那个病名他前所未闻,但既然她言之凿凿,必有据可依,有案可询。

当然这是其一,另则他阅人无数,曾经干得又是审讯一行,自是有辨人之道,此少年眼清目聪,言态高雅不凡,他相信她绝非一妄图害人性命的奸佞。

“那好,我现在需要一个安静且独立的环境,如今山长呼吸急切,人围多了便抢了(氧)气,另外我需要替他疏通一下僵硬的经络,有人在旁炯炯围观实为不妥。”陈白起正色。

张仪没想到她要求要直接清场,这……这可有些难办了。

将山长完全交给她,不亲自瞧着,他着实又放心不下。

“你可以慢慢考虑再决定,可山长却等不了了。”陈白起垂下眼,盯着沛南山长那张虚弱空洞的面容,直接冷酷地下最后通牒。

樾麓众弟子一下脸色便被唬改了色,面面相觑,露出的是难色与犹豫。

陈白起叹了一口气:“有道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还要考虑多久?”

这句话或许便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吧,张仪瞳孔一紧,瞬间便有了决策,他转过头,厉声道:“樾麓众弟子都退开,给山长腾出位置。”

其它人皆为弟子,师长发话,自然不敢不从。

剩下的则是孟尝君的人,张仪一番情真意切的恳求自然也得到了允许,孟尝君只看了一眼蹲在沛南山长身边全神贯注的陈白起一眼,眼底涌出一层活骸骸,如若有似无幽灵般阴冷的光泽,但转瞬即逝,他仍旧笑呵呵着,带着他的人离远了去。

卫溪盯着陈白起的面目,紧了紧唇,方将人小心翼翼地交送到陈白起手上,他起身时顿了一下,便俯在她耳朵,凉凉说:“若山长有何意外……我必寒剑一尺,千里追杀。”

陈白起将人接过,也如他一般将沛南山长的身子半托着,却对他的威胁无动于衷,只是十分怀恋以前那个虽面冷却对她照顾有佳的师兄。

这男变女后,在他那儿待遇也忒差了些吧,难道师兄还有厌女症不成?

实则陈白起哪知道卫溪如今对她那副复杂纠结的心肠,想对她好,却师出无名,想无视她,她偏又常常出现在他面前,搅和了一池春水,却又不负责,不嫁何撩?

所以他控制不住自己恶言相向,就像小男孩面对自己喜欢的小女孩总爱扯她辫子惹哭她一样幼稚无措。

等人都挤着墙壁退开好几米并转过身后,她便替沛南山长解开交合的衣领,露出两翼优美锁骨,他已经开始出现呼吸困难了,陈白起强迫着他睁开眼睛,不让他闭上,让他注意听着她的声音。

“呼吸!不要急,跟我的节奏,来,吸——吐,吸——吐!”

所幸沛南山长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他知道自己的情况很糟糕,他也想自救,所以他在混乱中听见了陈白起的话后,便反射性地跟着做了。

见他终于能够顺畅地呼吸并没有再昏厥过去,陈白起便伸手握住他手,他的手是那么地冰冷,潮湿,像雨林沼泽中腐烂的树枝。

“山长!山长!”她喊着他,想让他给她一点反应。

但他却像整个人陷入梦魇当中,身子发着颤,下唇咬得死紧,喉中溢出一种痛苦、微弱的嘶吼,陈白起眼见他对她的喊叫没有反应,忍了又忍,便贴在他耳廓里,叫道:“百里沛南!百里沛南!”

这声量她是有控制的,并不会传很远被人听到。

沛南山长一震,蓦地睁开了眼。

他的睫毛密又长,眼球灰蒙蒙地依旧阴霾找不着焦距,却多了一层荡漾的水色,但深处却爆炸出一种锐利的光,像要射穿什么似的。

“你——”

陈白起见他恢复了些许神态,便扬声朝着地道的人群喊去:“山长现在需要足够的光,你们去将火把尽量全部都点上,然后将光尽量拉得远一点。”

他既然害怕黑暗与狭窄封闭的空间,那她便将空间延伸跟照亮,这样多少能够缓解一些心理压力。

听了她的话,卫溪与张仪立即着手去办,果然,黑长的通道不一会儿便亮了起来,沛南山长被陈白起撑着上半身,迷迷濛濛地眼眸看着,眼底的挣扎冷硬便少了许多,虽然身体依旧浑身冰凉发颤,却至少能够控制自己不再失去理智伤害自己了。

但这样仍旧还不够,陈白起偏了偏身子,一只手轻轻地捧起他的脸。

这个时候的沛南山长无疑是最脆弱最无防备的,他茫然地像被人受伤的驯鹿,怔怔地抬眼。

陈白起低下头,两人的脸便靠得很近,连彼此之间的呼吸都交错着。

沛南山长向来洁身自好,第一次与人如此亲近,像恐惧扼紧的脑袋尚不曾转过弯来,但那苍白的玉颜却先一步红了。

“山长,请看着我的眼睛。”陈白起柔声道。

沛南山长觉得她的声音好像一下子便从混沌的迷雾中一下清晰地冲入他的脑中,将他一下便捕捉住了,他本能地看向她那两汪水潭似的清亮眸子。

这时,她那一双漆黑的双眼一下如同黑夜里汇集了所有光芒,像揉碎了的太阳一样,焕发着一种摄人魂魄,九天骄阳般的色泽。

沛南山长瞳仁一紧,映着她的眼眸,那里面的光如此明亮,似能够一下便击退散他心底阴瞒的全部阴暗。

“你现在的脑中很空,什么都不愿意回忆了,你觉得很累,好像很久很久都不曾好好地睡过一觉,你什么都不想再想了……”

沛南山长扇动了一下两片黑翼,随着她的言语,身体很轻飘,没有重力,喃喃道:“我很累,很累……”

“是的,你很累,你看到了光吗?它就在你的眼前,你跟着光一直走,一直走,在光的前面,是你心目中的理想之所,那里很空阔也很漂亮,有一片无垠蔚蓝的天空,有碧水清粼的湖,鸟语花鲜,那里也有你最喜欢的人……他(她)是谁?你认出来了吗?他(她)正在朝着你伸手,你很高兴对吗?你也伸出了手……”

沛南山长随着她柔和而清亮的声音引导,之前僵直冰冷的身躯慢慢有了知觉,也有了力气。

他缓缓坐了起来,眉目如画,一双眼睛晶莹透澈,微微转动似的眼珠流露出一层梦似的光彩,然后朝空气中伸出了手。

陈白起仍旧看着他的眼睛,她的目光很亲和,不含半分侵略性,也伸出了手,然后握住了在冰冷空气中他的手。

却不料,他在握住她的手之后,却伸臂一张便将她整个人拥入怀中,紧紧地,仿佛还带着一种失而复得的颤抖。

“我真的很累。”嘶哑而破碎的声音,像挣破了一切束缚才抵达彼岸才显露出的疲惫。

陈白起:“……”她当然知道,都她给催眠的。

她其实也很累。

这副“柔弱”的躯壳开启麒麟瞳催眠着实忒累人了,像一下被抽光了力气,所以哪怕被人猝不及防抱一满怀,她也挣脱不了。

“母后,您放心,南儿一定替你报仇的,等杀了齐王,便剩赵王了……”

陈白起猝不防被抱了就算了,又猝不防地听到了一件类似……十分严肃到杀人灭口的秘密,霎时脸一僵,神经都麻木了。

呵呵,这世道谁身上没有一笔天大的血帐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曾经单纯过。

她好像在无意之中知道得太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