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主公,重城之下的围困/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夜,他们与城中的布防营寨接上头,有了夜宿之地。

布防营驻扎于偏城墙下,约十数个牛皮大帐篷,柴火旺旺地燃烧着,映着皮影婆娑横影,持戟的营兵七八人一组穿梭巡逻着。

这些营兵皆是孟尝君薛地的私兵,之前便派驻进漕城准备逮捕暴徒,维护城中治安,只是上头一直没有命令出动,便一直盘桓在城中戒备着。

像这种营兵城中有四所,分别于城东、城西、城南、跟城中,而与孟尝君接头的则是城东的一所驻营。

此处扎营是由齐锐士耄季带领,他听到帐外的士兵传报,得知孟尝君与冯老生道来,便立即惊喜交加地出营迎接,夜已深沉,并着重加紧按排他们休息住宿。

而从地道中出来的沛南山长已经醒来,只是醒来后的他好像忘了一些东西,比如在地道中他是怎么晕睡了过去的,只是听卫溪与张仪他们所说,乃是那名春玉少年“陈蓉”救了他后,他却久久沉默了。

而那些他们一开始撞见祭天的村民被孟尝君狠狠“教训”了一通之后,倒也凄凄晓乖,不再敢生事,只是孟尝君深谋远虑,却并没有将人给放走,而是在就近找了一间破落的民栈,将人全部都关了进去,派了几个士兵看守,不允许他们回漕城中泄露了他们行踪。

本以为如此一来便相安无事,却不料,他们刚歇了一夜之后,翌日,营帐外边儿便传来一阵高低不一的吵吵嚷嚷。

巡逻的营兵立即上前一看,却不知何时,数百名的漕城男女老幼已将他们的营地给重重围住了。

他们气势汹汹,手上有举着木棒的,有不知道哪里捡来的石头,还有农具,还有一些人举着火把,示威挥动,便站在营地木栅栏外喊着。

“将昨夜杀了咱们神使的人交出来!”

“漕城的事不与外人相关,你们偏生一再生事,快滚出漕城去!”

“若不交出他们,我们便放火烧营了!”

陈白起这一夜睡得不好,再加上身边有一个孟尝君黏贴着自然更加不舒服,因此她一听见动静,便立即翻起身来,便快步奔出营帐。

她快步而去,同时身边也跟来一些闻讯而至的人。

她见前方耄季带着营兵在前,挡着闹事的群众,只是对方人多势众,一时人赶不走,劝不退,双方呈胶着状态。

这些城民由主干道被雪山塌荒堵住,又霍乱缠生,远行不得,便生生困于这漕城数月,不与外界相通,吃水食用不晓说是简陋的,如今城中局势混乱,商家能逃难的逃难,不能逃难的便趁着霍乱发灾难钱,所以城中的普通民众几近腹不裹食,连身上的衣物都经生活搓磨而破烂腥臭。

他们也并非拿这种窘境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是这里面有许多人此时身染重病,这种病一开始并不损害人的思考行动,只是会在加重过程中一点一点腐蚀掉人的皮肉,他们裸露在外的皮肤长着一颗颗或大或小的脓包。

大的能有拳头大小,小的宛如豌豆,有溃烂冒脓的,有发炎红肿着的,他们不仅身上有,甚至有一些严重的连脸上都有。

一眼望去,他们眼皮浮肿,指甲脏黑,只觉像一具具死而不化的丧尸一样,皮肉腐烂,秃癞掉发。

陈白起一时停顿了一下,等到身后不知何时挨贴上来一具烫热的雄伟身躯时才反应过来。

是孟尝君醒来了。

他一手按着她的肩,也一并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而袖袍下的手已自动自主地牵起陈白起柔腻的小手,便朝着前方行去。

这时耄季察觉到身后的动静,一看孟尝君、冯先生还有樾麓书院的师生皆闻声而至,他忙吩咐周围两句,便赶紧上前将孟尝君等人一并挡下。

“不可,主公,城中如今霍乱,城中民众身染恶疾,不可轻易靠近,否则便会被其感染。”

此话一落,孟尝君身后的众人都面色一变。

当他们的目光在那些染病的人身上转了一圈后,都恶寒了一下,胆小者甚至悄然退后了一步,唯恐被传染了。

而冯谖眯着眼,看着他,语气怀疑道:“耄季何以不惧?”

耄季转过头,向冯谖露出一丝苦笑,面上闪过一种古怪的尴尬神色:“这病,防倒是能防,若主公与冯先生定要上前看了究竟,那一会儿只得暂时委屈一下诸位了。”

能防?

诸人一听这才将方才揪紧的心放了下来。

他们都眼巴巴地盯着耄季准备怎么个“防”法,却一时忽略了他口中的“委屈”二字从何而来。

耄季让身后营兵赶紧去拿“防帕”来。

很快,营兵便用一个竹编篓捧来一筐子沾有一种异样熏臭冲鼻味道的布帕,让他们拿它捂住口鼻。

帕子是人手一块儿,分派到他们手中,陈白起看那帕子还湿辘辘的,滴着黄水,那扑面而来的气味怪熟悉的,却一时又想不出是什么,所以当帕子递给她时,她虽拿手拎住,却没有捂住口鼻。

但其它人估计是惧怕病气,一接手便赶紧捂住了口鼻。

只是那一捂上,便忍不住叫唤:“咦,忒熏人了,这是什么药水啊?”

“嗯嗯,这味儿也太冲了……”

许多人直呼受不了,想摘了去。

耄季一时哑口无语,想开口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是好。

倒是取帕的那个营兵口直心快道:“这是尿啊,放心,都是干净的,咱们冲的是童子尿。”

噗——

此话一出,捂帕众人的脸色如何便不一一表述了,只见陈白起面色一僵,一下便将手中拎着的帕子给扔了回去,见孟尝君也是一脸嫌恶崩溃地拎着,便赶紧也给他手急眼快地扔掉。

“防恶疾不一定非得如此,主公与我便不用这个了。”

她无法想象,一会儿他用那只捏过湿尿布的手来牵她。

那岂不是糊她一手尿?

她从怀中(系统)掏出两颗益气丹,给自己先吞了一颗,又给他喂了一颗。

边喂边解释:“这普气丹能防病健体……我想至少比那尿帕子顶用。”

这“益气丹”功效虽说主以补气益元为主,却有一定预防恶疾、增强体质的辅助功效。

其它人反射性地将帕子也给甩掉了,忍着呕吐清洗手脸的冲动,满目含泪,惨痛悲愤地都挤了过来。

“善人,还有没有多余的,给我等也来一颗吧。”

“对啊,不知这位小郎君可否赠于我等一颗,以解这燃眉之急。”

“恶露冲鼻,简直令人发指!”

陈白起转眸扫去,见他们这般模样,忍俊不住,却还是很遗憾地摇头。

“此丹药取材不易,在下手中着实不多。”

其它人一听,如天崩地裂,雷鸣交加,也都惋惜不已啊。

陈白起其实有意留了药,准备给沛南山长与张仪。

却见沛南山长与张仪卫溪三人却也没有用那尿帕,想来张仪眼尖,很快辨别出帕湿何物便阻了下来,只是他到底反应慢了一些,并不能阻止众弟子那手快的节奏,只终只能咽下言语,默默叹息。

其实他们各自身上也都有防身的药物,毕竟早知这一趟会遇上霍乱的恶疾,岂能不有所准备再出发。

而这些樾麓弟子虽也有备药,却大多都只带有一些外伤药物,太过珍贵的必然没有,而张仪身边倒有几颗防身之用的药,不多,分派给众弟子自然是不够的,所以既然尿帕能防传染,便是忍一忍,也就过了。

他无不意重心长地想,便权当是锻炼磨砺心志罢。

如今樾麓弟子只剩两种选择,用尿帕捂住鼻子,或者干脆离得远远地,不再朝这方靠向前便是。

但最终,他们还是没有得选择,只因他们的山长要去,因此哪怕是刀山火海,他们只能忍着痛苦的味道向前冲啊。

还有孟尝君带来的人,他们虽然也觉着恶心,但到底是生活在军里过糙了的,所以心里的抵触性没有那么大。

只要能活命,他们不能忍也能忍。

陈白起学过医,知道大多数病只会通过人体亲密接触才会感染,一般而言靠空气是不会传播的。

也不知道这耄季是从哪里得知要用童子尿来捂鼻预防感染的。

这主意,还真够损的。

孟尝君也不知是真相信了她的药,还是嫌弃了那尿帕,服了药,便真也不用帕子了。

而其它人只能硬着头皮拿着帕子捂鼻,站在旁边,这过程简直坐立难安,如同煎熬。

没办法,一来他们没有药,也没有孟尝君他等如此坦然不怕死的精神,二来他们生怕挡晚了,会变成那些浑身长满脓包肿疮的城民一样,丑恶鄙陋。

“何人胆敢在此喧哗闹事!难道不知此地乃薛公驻扎之营?”魏腌一手掩帕,一手举起一柄长刀,狠冽地砍向地面,刀速很快,破风发出嗡嗡搅动空气震响的声响,只闻砰地一声炸响,顿时石面龟裂碎裂成几大块。

看到这般威力的一刀,想到倘若这一刀是砍在人身上……正来还在推挤叫哮的城民一时便鸦雀无声,都一怔一怔地,像被吓坏的鹌鹑一样,眼露惊惶。

这时,人群后一道声音却并无惧怕,甚至是理直气壮地气愤高声大吼道:“你们昨夜不仅杀害了神使,还将祭天的人都给杀了,简直天理不容,你们全都会受报应的!”

“你们只顾自己痛快,却不知道昨夜只将祭品送上天,我等便不会再得这怪病了,不用再日日夜夜啼哭痛苦了,如今你害得我等再无安宁之日,我等便是死,亦要拖你等一块儿下地狱。”

“漕城的祸端便是你们惹来的,你们害了我等,如今还想赶尽杀绝啊……”

一道一道不同嗓音的声音穿插在民众身后,一句一句地挑拨起他们内心的激愤与仇恨,悲伤与痛苦,所有方才害怕的人一下被惊醒了,他们赤红着眼,一张张被肿包恶瘤折磨得枯瘦苍白的脸悲痛万分,都捂脸痛哭。

陈白起目光极速地在人群当中捕捉着,听着周围哭声与咒骂声此起彼伏,很快便湮没了一开始声张的声音,她沉下眸,便想上前,却被孟尝君倏地一下抓紧。

陈白起看向他。

而他却看向不远处的沛南山长,唇抿一丝微笑,桃花眸微弯,甚至是有些彬彬有礼地道:“沛南山长,接下来,便劳你出面了。”

他特地请这些樾麓书院的师生来,可不是为了来一趟游山玩水冒险来的,而是为了能够用他们这张被称为齐国最佳道德模范的“嘴”来教化这群是非不分的愚民,否则一开始,他便直接用武力镇压即可,何必大费周折。

当然,他也不是一个善心之人,他这么做也自有他的目的与想法。

沛南山长闻言,朝他颔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