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主公,这里面一定有误会/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这一路,倒是对樾麓书院的人关注过甚,可有渊源?”孟尝君面露探究,那不轻不重的笑容,无端是有了几分百泉皆冻咽的阴冷。

陈白起早知会被怀疑的了。

这一路上,她干的很多事情有多冒险、有多出人意表,她自己其实也是知道的。

这一次也是,她全仗着事后他算帐找不着人的赖皮心态,才混摸至今。

她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掺入这“两派”之间的斗争中来。

(两派暗指沛南山长为代表的一股清流汪泉,一孟尝君为代表的污海浊流。)

可她考虑过,毕竟她马上就准备“消失”了,趁“陈蓉”这个马甲离开前,替她的师门攒攒福利谋谋待遇,到时候“陈焕仙”回归时她也能顺利蹭点福星不是。

“这话,主公不止一次问过,陈蓉回答依旧,陈蓉与樾麓门人当真是素不相识,只缘心中向往之罢了。”陈白起伏首作揖,语气诚挚得不得了。

“陈蓉”是真不认识樾麓书院的人,她确实并没有说谎。

“呵。”孟尝君点头,并讥笑一声,他睫毛弯弯,薄红染酒的朱唇像钩子一样。

“原来陈蓉亦与那愚昧无知的世人一般,见到那假仁假义的樾麓士人,便一心思仰慕而信任,便是从未谋面、素不相识,那也是满心盲目赞美,出手携助。”

孟尝君不淡不咸地说完,眼神便轻飘飘地睨向陈白起。

他心情不好,陈白起算是看出来了。

他的瞳仁映着火光,渐渐一片水色,像渡了一层瑰丽流转的红金,冶艳又危险。

而陈白起听了他这话,只觉听得古怪,一时之间还没有领悟其目的,便不由得看进他的眼中,想探究出里面空间有些什么。

孟尝君或许站累了,便重新回到方才铺在篝火旁的那一张完整的白色茹毛毡子上,只是这一次不是坐,而是躺。

这张毡子被缝实了两层,既柔软又厚实,他一头黑色长发因火光沾成暗红,打理柔顺整洁地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他身材高大,猿臂蜂腰,这一躺,压实了胸部衣物收紧,一身光亮华丽衣衫柔缎覆身,穿在身上舒适贴身,身材十足力量健美。

陈白起不由得多瞄了几眼。

她暗忖,当反派BOSS的皮相也到了祸国殃民的程度,或许真的能够逆袭也不一定。

全拼颜值了。

“方才你对本公夺城一事,神咄质问,心生抵触……”他慢慢从矮几举过一杯斟半满的酒爵挨于唇边,没喝,眸落荡漾的水中,沉沉浮浮,只道:“在你的眼中,也如世人一样,本公便如那蛇蝎别有用心,那樾麓之人,便如流溪高泉,你对本公只怕避之不及,而对他们却亲近向往,可是?”

陈白起在听完他这夹捧带棍的话后,嘴角抽动了一下,只觉像便秘了一样,有种不喷不快。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樾麓书院人家干的是育人树人的千秋之事,而你干的却是争权夺利、欺民霸地、杀人买卖的事。

虽然在这世上如后者这种人横行霸道,于乱世称雄令人惧怕,但人们往往从内心喜爱钦慕与尊敬的人,却并不是这种。

所以他“委屈”不满这种事,完全是因为他还搞不懂自己的定位与方向。

没错,你要当坏人,便别指望着别人会喜欢。

当他完全清楚明白了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后,他也就该麻木了才对。

虽说,她不吐不快,可她吐了,孟尝君就该不快了。

若惹他不快,这倒霉的还是她吧,陈白起无辜地眨了眨眼。

只是,陈白起想到了什么,又变了初衷,扬起一抹温和而纯良的笑容。

“其实……世人皆避凶趋吉。”陈白起道。

没错,避“凶”趋“吉”。

凶在于你,吉在于他人。

话音一落,这小小的帐篷内仿佛一下便冻结了起来,那红色的火苗被毡角漏过的风吹过“呼”地一下蹿升了,而“咕嘟咕嘟”的沸水声在此刻则显得更加清晰。

两人之间静默了一会儿。

“这样说来,你也是?”孟尝君袖袍下的拳头悄然攥紧,他看向陈白起,那眼底的讥嘲映着赤红色的光,几近逼刺而来。

陈白起哪怕站得离他并不近,却仍旧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压迫力,她又瞄了一眼火上架烤着通红的铁锅,小退了一步,叹息一声:“小的亦是世人啊。”

这一句话无疑就是火上浇油,孟尝君徒然变了脸色,一拂袖,便砸出了手中的铜爵,怒道:“那便滚——”

陈白起早知会这样,她眼眸一闪,倒是闪得快,没被砸到,只是被酒水泼到的火苗一下呼啸而起,伴随金属砸地时“哐当”一声,在整个安静的帐篷内显得尖锐刺耳。

她目光被火瞟了一下,忙敛袍收胸,神色倒还算镇定。

他的怒意,她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喏。”

她看了孟尝君一眼,行了一个退揖,便压着头,疾步后退,在估计着到了帐篷门时,便迅速转身,准备夺门而去。

“陈蓉,你敢踏出这帐篷一步,试试看——?”

阴冷又压抑着火气的声音从陈白起身后传来,生生拽出了她即将迈出的那一步脚。

陈白起不禁心头大为失落,呜呼,只差这一步了。

本以为惹恼了他,便能够借机趁机而出,眼下看来,他比她估量的还要更冷静一些。

或者说……他比她估计的,还要更包容她一些。

“过来!”

硬梆梆的两个字。

陈白起想翻白眼,内心是不愿的。

“过来——”

像催命一样阴恻恻的拖长的声音,温度比先前又降了几度。

陈白起垮下脸。

可现实是容不得她反抗。

她并不想现在跟他完全撕破脸皮,刚才惹恼他是为了让他一时生怒撵走她,如果现在再不识好歹的话,她便准备迎接那庞大的愤怒值数据吧。

据她分析,当愤怒值超过六十以上,人便会进入黑化状态。

而现在他对她的愤怒值已在短短时间内怒涨到30了。

这样的数值目前还处于安全范围,再涨下去她就不好说了。

面对黑化了的反派BOSS,她想,这结果,她是绝对不愿意承受的。

她吸一口气,转过头,视死如归地走向孟尝君。

帐篷内的空间很逼仄,不大的空间摆置着许多的物件。

有生活用品,盆罐等,有杂物,几案桌柜,有铺陈,茵席,有摆设,骨蚌青铜制品,所以她也无处可躲了。

她踏过布置在火篝两旁的跪坐毡,站在了他的面前。

他仰着头,支颐半躺着,而她低着头,站着。

视线从上而下。

这种姿势,她并无惶恐,他也并无异样。

孟尝君之前在议事时便喝了些酒,面敷薄红,又好像是被旁边的火熏染得。

他穿了三层衣,底为白,中为红,外为紫,层层叠叠的衣襟因斜躺着大开,露出一大片光滑平坦的肌肤。

近了,属于他独特的气息一下便浓郁了起来,像无孔不入的龙涎熏香包围着,席卷着,抚摸着。

此时此刻的他,完全担得起一句“美色误人”啊。

陈白起眯了眯眼,不由自主地弯下腰来。

她一缕秀发从肩上慢慢地滑落,被孟尝君顺手一把给拽住了。

他唇畔含笑如花,指尖绕着头发,打着圈,朝下轻轻地扯拽着,将她的头慢慢拉近。

而陈白起依着他。

“陈蓉,本公对你……从不曾真正‘凶’过,你岂敢逃?”他眸光大作,喷洒着酒味的呼吸带着灼热感。

他一叫她“陈蓉”的时候,便表示他是真气了。

陈白起默然。

“小妖,你过来……”

他支倾起上半身,将唇挨近她的耳廓边,呵气如兰:“服侍本公入寝。”

陈白起眼皮跳动了一下,垂下睫毛,看了他一眼。

她如今男装,少年英姿勃发,但俊透近乎色媚的相貌,令她雌雄莫辨,当她温柔时,如春山一笑,当她冷冷清清时,水沉为骨玉为肌,异样惑人。

孟尝君如同着迷一样,怔怔地看着她。

他的视线,从她的眉、眼、鼻、唇、颊一一流连过去,像温柔又缠绵的溪涧桃花瓣随风轻拂,托腮凝眸,看她那灿若琼花的娇颜。

他仰起头,发尾逶迤于地,将那滚烫的红唇,轻轻地挨向她的唇角,声音溢出透骨的缠绵,像欢愉时的花蕊,轻颤于风拂,花颜红透,如轻漾碧水缱婘的深情。

“小妖,低下头来。”

他的声音低哑难耐,带着一种祈求般的命令。

不强硬,却勾人。

陈白起斜下眼,睨着他。

她明白的,他表现得那么明白不是吗?

他在她的面前像抹杀掉一切“凶”的痕迹,想让她靠近,他故意将自己亲手送上,这是在让她来做选择。

陈白起想到此处,不由得觉得好气又想笑。

真是一个狠毒却又狡诈如狼的人,不是吗?

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折手段,他可以不在乎过程,却一定要达到他想要的。

明明是这样霸道果断的一个人,偏在这种男欢女爱的时候,喜欢用这样一种承欢小意的模样来引诱别人堕落。

他是吃准了陈白起抗拒不了。

他想让她靠近,却并不会考虑,倘若她真正的靠近了,他该如何对待她。

要说他对“陈蓉”是完全的迷恋深情,也并不是,只是有一种人,因为他拥有的太多了,占有欲,贪婪性,甚至独占欲过人,所以到了嘴边的,哪怕并不饿,也绝对要一口吞入腹中,绝不留给其它人觊觎。

陈白起感觉到他的手开始了蠢蠢欲动,慢慢地爬上了她的腰肢,强硬地、摩挲着,她蹙了蹙眉,按住了他的手,看向他。

表情很冷静。

在这种场合下,她神色冷静得超乎寻常,这种冷静过头,倒是有一种冷酷的意味在里面了。

“我接近你,其实一开始便是有目的的。”她启唇,如同陈述着一件很普通寻常的事情。

孟尝君动作骤停了下来。

“我替你找出暗桩与刺客,留在你身边保护你,也是有目的的。”

孟尝君没有动作,目光像火熄灭一点一点化为灰烬,却只是这样静静地听着她的话,听着她那些足以将假相撕得鲜血淋漓的真相。

但是,当陈白起的最后一句话说出后,却终于让他无法再无动于衷了。

“而我一直这样顺着你,并没有推开你,也并不是因为心悦于你之故。”

这一句话,甚至比那一句“避凶趋吉”更令孟尝君勃然大怒。

猛地一下,她被一道力狠狠地推了出去,她仰后倒退好几步,甚至险些跌倒在地。

她一抬头,便撞入孟尝君如恶狼一般射来暴戾阴森的目光,他眼角赤红,像染着血,涂了毒一样。

他在笑,狰狞又扭曲的笑着。

脸上早已没有了之前的柔情蜜意。

“你便如此迫不及待……让本公将你抓起来,严刑拷打,剥皮拆骨吗?”

陈白起抬头,原本淡漠而温良的脸色逐渐变得无奈而苍白起来。

孟尝君看见了,却以为她是终于知道害怕了,后悔了。

但其实,陈白起脸色难看,只是感觉到了身体发出来的警告信号。

她骨骼跟肌肉开始传来的撕裂的痛意。

她意识到她变女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除非她再继续磕药。

但她现在并不能够再磕药了。

至于无奈……她觉得面对反派BOSS这一种生物,她有一种十足的荒谬跟难以理解。

就算是现在这种针锋相对、愤怒仇恨的时刻,孟尝君对她的好感度竟还在上涨?!

系统:孟尝君对你好感度+10。

她并不愿意他对她有什么深刻的记忆。

她其实一直希望他对她的好感度只维持在一个正常的范围就行了。

毕竟好感度少了便意味着她随时可能惹怒他,而被他轻易处置掉小命不保,可如今莫名地多了,她就怕不好脱身,她又没打算选他当主公,不想多生其它纠葛。

可这世界上的事情总是这样,你越不愿意看到的,或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它总是最容易到来。

她一直抗拒着,抵触着,甚至不惜拿话惹怒他。

可他对她的好感度,竟猛涨到了80。

这表示,她对他而言,已经是一个相当亲密的人了。

他这种人,爱憎分明,愤怒值涨得快,好感度也涨得快,但翻起脸来,也不遑多让。

而这好感度一下涨得这么快,他若不是真的对她十分喜爱,便表示他是一个执着得可怕的人。

“孟尝君,我觉得……”

噗嗤——

突地,一声布帛撕裂的清脆声音忽然响起,陈白起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她猛地朝响声的方位看去。

只见帐篷被人用利刃撕划拉出一道口头,有一道如同暗夜魈魅的身影从中悄然无息地钻了出来。

是刺客!

陈白起一眼便看到了他头顶明晃晃的红字。

高、极、刺、客。

很明显,这刺客对她有杀意,所以系统才会有红色字样标示。

系统:暗夜中穿行的刺客似乎来意不善,请注意应对。

系统传来警示。

只见那道黑衣身影一扭身子,便静静地落在帐篷内,他墨黑色的发隐秘在黑布之中,冰冷的气息一下便充满了整个空间,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显示着他对杀戮的麻木不仁。

“守卫!”陈白起当即朝外大喊了一声。

刺客未动。

而外面也没有任务反应。

陈白起心下一沉,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妙了。

而那刺客只在陈白起喊守卫时冷冷瞟过来一眼,剩下的时间都是一直盯着孟尝君的。

那眼神,有着势在必得的杀意。

而孟尝君一见这刺客,便知道不好应付。

刺客亦分三流九等。

他见陈白起大声喊话外面的守卫都没有反应,便也知道情况有变。

他当即拔地而起,也不与刺客废话,用一个先声夺人的姿势冲向对方,一道风穿堂而过,便与杀手交上手。

在与刺客纠缠打斗之时,孟尝君朝陈白起大喝一声:“速逃!”

陈白起矫步后退,犹豫了一下。

孟尝君会武,但明显不是那种横扫千军的武宗级别,所以当他面对这个高级刺客时,应付地并不轻松。

忽地,心中还有犹疑的陈白起忽然感觉到了了血脉逆冲,全身的血液像冰河冲向了溶岩,一下将她冻结了似的。

她瞳仁一紧,额上冷汗涔涔,她看了看眼下局势,眼波转动几下,便攥着衣领悄然退后,帐篷正门被他们挡住了,她只能从那道破口子里钻出去。

孟尝君余光也看到了陈白起那仓促“逃走”的背影。

那么毫不犹豫,那般急不可耐!

他的眼神有那么一刻,变得十分逼仄尖锐。

好像被什么刺痛了一下,却还要硬逼着装作若无其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