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主公,北外巷子逃不出/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让魏腌带兵重返去孟尝君的营帐内搜寻过,里面除了一片狼藉的毁坏外,只剩一个死透了的剌面刺客的尸体,便再无其它人。

刺客尸首已将其带了回来,也彻查清楚其身份,然再多的线索却也没有了。

何人主使,如何潜入营地,又与何人合谋引火布迷阵调走了营地守卫等等,皆一无所获。

只是魏腌说,他根据营帐周围的血脚印判断,主公肯定是一直与陈蓉在一起。

至少最终找不着陈蓉或者陈蓉的尸首,这一点便令人觉着奇怪。

关于这一点,其实冯谖去过一趟,自然也能够看出一些痕迹。

只是,他有他的考量,却没有说话。

而正是他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因此误导了许多人对陈蓉有了偏见与诋毁。

他们许多人认为,当时营帐之中只剩陈蓉与主公,陈蓉必当以死相挡为主公护出一条生路,然而结果却是主公一人凄惨地倒在血泊之中,而陈蓉却失了行迹,明显是抛下主公独自逃跑,其行径简直令人痛恨、可耻。

没有人会真正在意陈蓉的安危,他们之中或许有人会猜测陈蓉是已经死了,也许是被什么人给带走了,可一来找不着尸体,二来失踪得蹊跷,他们便更倾向于相信她是贪生怕死,丢下主公逃遁而去。

甚至更有人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这陈蓉或许与那刺客有着莫大的关联,便是他勾结刺客里应外合来暗杀主公,只是刺客不敌主公反而被杀,而陈蓉则怕事后身份暴露后,便畏罪潜逃了。

西营地内人心浮动,左右奔走,灯火不熄,将营地护若铁桶,蚊蝇难入,而孟尝君则依旧昏迷着。

莫荆用水清洗着手上的血水,接过栉巾擦拭干手后,便退出了帐篷,只留下一些孟尝君的亲信在内看顾。

他一步出帐篷,面便浸入了黑夜的深沉,一抬眼,便见不远处旗杆处,夜色凉如水,正洽似站在那里的沛南山长一般。

他一人静静地站在那里,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冬野的寒霜将他南秀清润的轮廓覆上一层冷硬黯淡。

莫荆一双黑巍巍的眼眸看着他。

沛南山长的目光幽长而向浅。

两厢对视,莫荆最终,朝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像是早知这种结果,沛南山长被冻僵的睫毛颤了一下,遂,笑了,他站在无光照的阴影之下,笑意沁入了寒意与夜色的缠绕,有一种近于惨淡飘芜的颜色。

然后,他便转身离去。

而莫荆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良久,方有一声叹息留在了这片静谧的黑夜当中。

——

翌日,东方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大地也渐渐地光亮了。

陈白起在一阵头昏脑涨中醒来了。

昨夜,后卿将她丢下后,她便抱着腿蜷缩成一团,便靠在火盆旁睡着了。

后来火盆炭火在后半夜便熄了,她有些冷得睡不着,万籁寂静,天空一片墨蓝深垠,她处于半睡半醒之间,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终被这一阵寒流给彻底冻醒了。

见天亮了,她便起来了,却发现额头有些烫。

估计是有些发烧了,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睡一晚,能不发烧才奇怪。

好在她现在的职业是巫医,身上的各种药品并不缺,赶紧给自己又灌了两瓶小型生命药剂,小型生命药剂虽说没有限额限时服用,可一下灌到康复,倘若被后卿那智妖发现,她到时候又该如何解释。

接着,她磕上几颗益气丹,这才感觉好一些。

益气丹跟血瓶不同,它是一种丹药,吸收全靠个人体质,一时之间磕多了也没有用,还得等它吸收完了才管用。

只是系统的丹药药效向来不是普通药物能够媲美的。

她的伤口已经在逐渐愈合,无论是脑后的旧伤,还是腹、胸上的新伤,估计再连续喝几日血瓶,痊愈并不是什么问题,而失血过多还得慢慢药补,所以益气丹这类药也不能停。

她在醒来之后,便看见操场内空无一人,昨夜聚集在这里的北外暴徒不知何时离开了,后卿与婆娑也不见踪影。

昨夜她状态太差,除了休眠来恢复身体,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监控四周环境。

只是……原本如同一座鬼城空廖的营地外,开始有了烟火气息,不远处炊烟渺渺升起,细碎交杂的脚步声,寂静的石板街道上,陆陆续续出现了人影,某些木具器械响动的吱呀声……

陈白起懵然地站了起来,顺势拍拍屁股跟腿上的灰,走向营地闸门口处,看着外面一派的情形。

有穿着小贩模样的人推着一两木轱辘轮的小板走在道路上,沿路留下一串卡卡卡的响声,紧闭的房子也有人打开门,抱着一张湿沉的獐皮子趁着天色好出来晒一晒,也有人抱着一堆木头坐在篱笆院内边砍,边与邻舍笑谈寒喧……从她这个角度跟距离能够看到的画面不多,但是她能感受到原来沉寂一夜的北外巷子,好像随着天亮,整个都一并活了。

这些人,从哪里来的?

陈白起感觉到迷惑。

昨夜,她有刻意注意周围环境,她查看过并很确信,许多房屋内都是空的,并没有人的呼吸声。

所以说,这些忽然一下冒出来的人,是从哪里来的?

陈白起看着一个推板车的小贩从闸门口慢吞吞地经过,他行走得很缓慢,不是那种老人的迟缓,一推一停,身体侧重感很强,倒像是……腿脚不便。

这本也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一开始陈白起只当他或许是受伤了,或者得了风湿骨痛,陈年旧疾之类,可渐渐地她却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因为不止这一个人,她看了,很多的人都很不对劲。

凡是她入目所见的人,他们几乎每一个人都患有严重的缺陷,有腿上的毛病,有手的问题。

比方说,前面不远那个晒獐皮的年轻少妇,她前面架着一根竹杆,竹杆跟她差不多高,她在动作间,衣袖拉扯滑落,她便看见她一只手是完好的,另一只手却是没有手掌的,完完整整,只有手腕部分。

她看着这并不是受伤被切掉,更像是天生的,萎缩成一小个肉团包裹着骨骼。

就算有人四肢完整,他们的眼睛也是不正常,齐国内大多数人的血统都比较纯正,瞳孔颜色是黑色,并没有太多掺杂于其它种族的血,鲜少有褐色、浅褐色,或者绿蓝眼珠子等。

只是,这些人的眼睛却是灰白色的,一种怪异又不正常的颜色。

不知为何,一想到这整个北外巷子假如都是住着这样的人,她便有一种背脊发寒的感觉。

系统:你发现了北外巷子内的异样,你或许想在北外巷子内四处走一走,接受/拒绝?

陈白起知道这是任务指引,她的确想知道怎么一回事,便选择了“接受”。

天亮后,昨夜闸门口的守卫都不见了,也不知道是撤了还是规矩只是守夜晚,所以陈白起出入没有受了阻碍,只是她犹豫地低下头,看了一下全身。

她现在身上穿着的还是之前从孟尝君那里得到的细软麻布青色深衣,外罩一件圆领系带的灰白色狐裘大衣。

因于受伤,她身上的灰白色狐裘被染上一大片红褐色,特别是腹部,血与绒毛粘结成一团,估计也很难清洗得干妆了。

而据她观察,其它穷苦百姓基本上都只穿着粗麻或黑、灰色的麻布衣,冷了没有这种完整的皮毛裘衣,只会多穿几层保暖,所以无论她怎么掩饰,走出去都会显得尤其瞩目跟特殊,所以她考虑了一下,便也不再费这心遮掩了。

其实她系统内有一件蓝色的极品麒麟巫医袍,她之前鉴定过,因为等级不够还装备不了。

【麒麟巫医袍】

属性:智力+44,体质+12,物理防御+240,气血上限+12%。

特殊职业要求:巫医

等级要求:20级

扩展属性:当人物处于炼药状态装备,可提升成药率20%,出极品丹药率2%。

被动技能:1、当装备人物受到巨大伤害时,可将伤害转移到离人物最近、不超过百米的范围的其它人身上,若伤害转移目标≥2人,伤害转移目标可由人物自行选择,若放弃则系统随机选择。(CD冷却时间为一个月。)

说明:以万古神兽麒麟之血融合而铸,蕴含灵通,坚硬无比,当巫医拥有它,便可一路高歌前行,不畏险阻了。注:若能集齐麒麟套装装备,装备则自动升阶为橙色神装。

这件防御类装备可谓是陈白起目前为止拥有过最好的一件装备了。

虽是蓝阶,却拥有达到红装高度的属性。

比如那个气血上限。

气血上限,指的是人物血气值。

打个比方,假如陈白起的血气量可以数据化为100,普通人一拳少7,一刀砍掉20,一剑捅穿40,持续流血每1秒减1,那么她被揍上14拳便会挂,砍上五刀则会挂,刺上二剑后,流个20秒左右也会挂。

但有了这个气血上限12%后,数值则会增加,由100变成112了,别人14拳就挂了,她至少得16拳。

更别提护展属性跟被动技能,那都是赤裸裸地给她开了挂的。

只可惜她目前等级不够装备不了,否则这一次,她直接就这两剑的伤害全部转移给刺客,她用得着落入这样的困境,早就换好装回到樾麓同门身边,与他们一道开启拯救漕城副本,完成任务后回去,寻一德贤仁兼备的主公,与其征战天下,称霸战国。

苦中作乐地妄想了一会儿,陈白起便打开了系统区域地图,却发现北外巷子的周边地图她所处在的这个营地操场外,四周环境基本上是一片模糊的,像全都被掩藏在浓浓的黑雾当中。

当随着陈白起走出营地,周边的遮挡环境的浓雾便散开一些。

也就是说,这是一份隐藏性地图,需要人物自行探索开荒,等到她将整个北外巷子的角落都逛遍了,地图便会完整清晰显现出来。

看来也指望不上地图引路了,陈白起怕扯着伤口,便弯着腰慢步走着,她沿着主干道先行,平整的地面用板石铺着,偏窄的街道并没有商铺林立,相反,除了一些扭曲又古怪的旧式建筑群外,很少看到买卖的存在。

门前门内都有人,有在家中忙碌的,也有在外挑担搬运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小孩成群于坡上嬉戏笑转的,她慢慢地走,经过路上,有许多人好奇地看向她,也有许多人好像没有看见她一样。

她始终没有理会那些视线,只是静静地走着,每条街,每条巷子,每个陌生的地方,她都走上一遍,她走得毫不迟疑,没有左右顾盼四处留意,她甚至走的时候是低着目光,不与任何有敌意与抗拒的视线接触,只为不让他们情绪激烈,进而阻挠她继续“逛”下去。

她本不求记路,只求尽量将北外巷子都“逛”一个遍,将迷雾通通都扫退后,到时候她想研究只需好生研究系统地图即可。

在彻底逛完后,她发现这个北外巷子简直就是一座围城,并且很危险,除了生活区域安全外,其它的地方都布满了各种机关陷阱。

她这样做是想着,与其被人当成一个别有用心四处窥探的外来者,还不如被当成一个“慌不择路”想要尽快离开这个陌生地界的外来者。

至少后者比前者更容易让人放下警惕心理。

她知道,暗处有许多双眼睛都在盯着她。

他们放任她“自由”,便是想看看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快接近傍晚时分,城中刮起了凛冽的寒风,树桠摇摆晃动得厉害,树叶沙沙作响,陈白起赶在天没黑,便重返到了营地,因为她发现,街道上的人越来也越少了,他们不在家中,不在野外耕种,也不在山坡树下……周围早上密集的人气逐渐没了,好像某个倒计时的钟在响,气氛渐渐变得十分诡谲,令她感到不安。

陈白起也不再继续,她回到营地后,便发现闸门口的守卫再次出现。

而操场上再次点起了熊熊燃烧火盆,陈白起对这一切的变化假装视若无睹,没有跟任何人开口询问,甚至今日外出,没有跟任何一个北外巷子的人说过一句话。

跟昨夜一样,她蹲坐在温暖明亮的火盆旁边,对着“北外巷子”的地图开始研究了起来。

北外巷子的地形变小了后放在地图上看,比起肉眼看,却能够看到更多的东西。

而北外巷子的地形外貌大体分成三个总区域,中心部分是生活区域,这里是建筑群遍布的地方,住着大部分的居民,二环则是护楼区域与北坡那片田耕地区域,三环外则是各种戒备机关、陷阱、黑墙。

这堵黑墙修得很长,完全就像个铁桶一样将北外巷子整个包拢起来,隔绝了与漕城城中的连恰。

陈白起只到过二环,却接近不了三环地带,也就是黑墙边沿,因为只要她一旦靠近,系统便发来警告。

系统:前方地区十分危险,建议人物不要尝试靠近。

陈白起相信系统不会无矢放的,于是她仅站在高坡处远远地眺望了一眼,便转身返回了。

系统:你觉得北外巷子内的人好像不对劲,你决定去查探真相,接受/拒绝?

晚上,系统的指引任务又来了,陈白起却感到头痛。

她的确觉得他们不对劲,可问题是她在别人的监控下,这要怎么查?

今天她稍微靠近一点边缘地带,便感觉到暗处投射在她身上的目光一下变得危险尖锐起来,她怀疑如果她再继续靠近,估计下一刻就等着身首异处吧。

这个北外巷子里的人,明显对于她的存在,不是充满敌意便是刻意避退,甚至还有不少人对于她直接无视。

一回到营地之后,除了能够待在营地操场之外,她根本进不去营地其它地方,游荡一日回来还是没见到后卿,而她也离不开这里,倘若一时不慎引起骚动,估计接下来就直接狗带。

她决定暂时还是先按兵不动,她不相信后卿真的将她丢在这里了。

接下来二日,她基本上都很安静,每天除了照例灌血瓶,便是闭着眼,默默地打开系统炼药。难得一下有这么多的时间可以任她挥霍、养伤,她决定将系统内早前存下的药草存货全部一扫而空。

巫医共有五个阶级,医者、医师、医君、医圣、医皇。

达到医者称号的巫医,必须达到两个条件,一是人物等级,二是炼药等级,人物等级提升自然是靠做任务经验,而炼药等级则是靠平时炼药积累的熟练度。

目前她还只是巫医的医者,只能炼制一些初级配方药(初级配方炼制出来的药品熟练度较少,品级较低),而初级药方跟初级丹方可完成任务获得,也可去系统商城购买。

像青丹露(主治外伤)与益气方(补气血),都属于初级配方药,而小型生命药剂并不是初级配方药类,它属于特殊类药品,是陈白起上一次任务用大轮盘抽奖卷幸运抽出来的奖励。

像体力药剂也属于特殊类药品。

虽然等级不够没有穿麒麟巫医袍加属性,但她的炼丹成功率也不低,毕竟是初级配方药,所以她共炼制了小型生命药剂+17瓶,益气丹+48颗,青丹露+5瓶。

目前她拥有的方子不多,能够用得上也只有这么三类。

前两种是冶内伤的,后一种则是外伤,基本上这三类药一配备齐了,伤多重她也能给整好。

等她升到20级之后,则算正式开启了巫医这个职业的征程。

她可以除了巫医技能外,还有辅助药剂技能。

分别为——力量药剂、智慧药剂、敏技药剂、先知药剂四大类。

每一类别下方有许多药剂配方等待点亮后使用。

这些药剂可不是她现在炼制的这种生活类配方,而大多数是属于战斗类或辅助战斗类药方,十分稀罕而神奇。

巫医跟谋士这个职业有所不同,巫医完全是一个啃等级跟药方、必须十分勤奋的职业,必须做大量的任务获得大量的经验值来升级,才能够解锁更多巫医的技能。

所以巫医是一个后期十分强大的职业,而且堪称万能油,只是前期弱得掉渣。

下次倘若有机会,她还是选择一个纯暴力的职业吧,她发现如今光拼脑子她还真有些应付不了这些战国人精啊。

他们可没有耐心等你成长,就不准还不等你强大,分分钟就渣挂了你。

叮——系统:营地外好像发生了什么混乱,你决定出去看看,接受/拒绝?

陈白起这两日没有出去过,哪怕是白日,她都选择安安份份地留在营地里,所以暗处针对的视线逐渐少了一些。

她站在护楼下,靠着一根圆木柱,正是双目阖实,仔细研究着巫医这项职业的种种潜力,便听到系统的任务提示,她下意识地抬了抬眼。

她听到不远处有哭喊声,还有嗡嗡地许多人声嘈杂。

皱了皱眉,她步出了营地,见不远处一棵枯蚰的大槐树下,有一群人围着,哭声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她信步走了过去,看人还挺多的,她越过一个不高的人肩膀看过去,却见是一个七、八岁的孩童昏倒在地上,嘴角与地面都是呕吐出的秽物。

而小童旁边跪着一个哭着求助周围人的妇人。

“呜呜……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吧,他刚才不知为何突然间就昏倒了……”

妇人的眼睛是灰色的,流着泪水,越显灰翳。

周围这些人的眼睛基本上都是灰色,只是颜色有浅、深之分罢了。

陈白起垂下眼,掩住眼底的若有所思。

围在旁边的人基实都挺着急的,只是他们都不懂医,也只能束手无策,纷纷出声安慰。

“宝儿婶,你赶紧将孩子带回去吧,这么躺着也不好啥。”

“这吐了一地,莫不是食了什么不好的吧,估计喝些凉水冲冲估计能挺得过去。”

“可怜见的孩子啊,嗳,若是……回来便有救了。”

系统:支线任务(一)获得北外巷子居民的好感度,有药在手,救人我有。请拯救这个食物中毒的孩童,接受/拒绝?

陈白起没有看任务详情,直接便道:“接受。”

能救她肯定会救的。

她推开挡在前面的人,一边出声:“避避,我有一法可救人,请诸位避开。”

一听有人懂得救治,许多人都惊喜望外地回头,可当他们认出陈白起不是自家巷子的人后,都纷纷僵硬着脸,并没有人理会她。

陈白起目光闪了一下,总觉得他们的对外来者的态度很奇怪,说是有很大的敌意,但他们却从不主动伤害别人,或做出一些很激进的事情,若说没有芥蒂,那也完全不可能。

只是她现在也没深思原由,她板着脸,直接大喊一声:“他吐的东西有毒,若再不让开的话,大家都得中毒!”

这一喊,将所有人都一并吓到了,立即散开,纷纷退后好几步。

都又惊又慎,生怕自已也沾染上了毒,死于非命

全场唯一没有避开的只有那个孩童的阿姆。

而陈白起则趁这个空档赶紧挤了进去,她蹲下,迅速将那倒地的孩童扶起,孩童很瘦很轻,短短的头发稀疏卷曲,观察其面,唇紫面白,眼睑下方有一抹青色,疑似食用了不洁或者有毒之物,但应该还不算严重。

陈白起确定的病况,便将他扶坐起来,然后用力掰开他闭合的嘴,用手指替他抠喉,当即,孩童便侧在一旁,连番地呕吐了起来。

直到他再也呕不出东西来,陈白起才停下来。

陈白起紧接着,又给他喂了一颗益气丹,没等一会儿,孩童便睁着懵懂而迷茫的眼,清醒过来了。

他依偎在陈白起怀里,视线一睁开正好看见妇人,他瘪着小嘴,可怜又虚弱喊了一声:“阿姆……”

而孩童的阿姆早已经呆住了。

宝,她的宝真的醒了?!

周围的人却因为陈白起一开始风厉雷行的动作,还来不及反应,后来见阿宝呕了一地,熏嗅遍散四周,忌讳着先前陈白起所说的有毒,心理便不愿靠近,等再反应过来,却发现之前那奄奄一息的孩子,竟然重新活了过来。

一时之间,他们仇敌与准备责问厉骂的表情也不知道该怎么摆才好,一个个,都表情怪异地立在那里。

系统:恭喜你,完成了<支线任务(一)获得北外巷子居民的好感度>,获得经验值70000,其余系统奖励已发送至人物包裹。

叮——系统:人物已达到19级。

见人救活了,陈白起也松了一口气。

这益气丹倒是堪称万能药啊!感冒风寒气虚血亏呕吐脾寒头痛脑热,统统包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