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主公,弥生界碑与猎物/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营地的场坝后方用一排竹篱隔挡有一片废弃陋烂的逆舍。

以往陈白起只能够从一排排木桩前远处大约瞧过,两层木土建筑,远远看着就两块大型堆砌的土疙瘩,没有什么特别的外型设计,只是觉得年代久远了,倒有一种大工不巧之感。

走进了逆舍,陈白起便发现了这里面与她想象的空荡荒芜完全是两种情形。

逆舍前,这里有着一列茅草竹棚,棚舍不大,前端茅檐立起一页遮挡,里面铺着干稻草,舍前放着石制马槽,这明显原本该是马厩。

如今马厩已空,却容纳着许多端正漠静的黑衣甲士。

他们像黑色的石头塑就的雕像,双目视地,面色木冷地盘膝坐在稻草上,十几间马厩都占据着他们的身影。

赵军?

陈白起眼珠转了转,她曾见过赵军兵马的正军装束,与这些甲士类似,却又不完全相同。

但瞧其神色嵬嵬,身姿钢硬,便也知这是一支不可小觑的铁吏之军。

“这……是赵军?”陈白起顿足,她垂下眼,张了张泛白起皮的嘴唇。

本以为后卿乃秘密潜入齐国漕城,却如今早已暗中调来这样一批精锐驻扎于此默守不发,不知究竟所图所谋何等紧要之事。

后卿闻言,面上浮起一抹浅笑,偏过头看着她:“小子去过赵国?”

陈白起见被反问回来,面上神色更淡了几分:“并无此事,然,早年间见过赵军举凶狼之力于齐边郊城镇攻城杀掠。”

后卿嘴角轻抿,收回了停留在她身上的视线,抬起下鄂,半望着前方铅墨色的天空沉吟了一会儿,方道:“这世上聚穷凶之恶之力烧杀抢掠的……可不止赵国这一国,世道所趋,万物以灭造就生,以生养成灭。”

讲得这样高深又歪理,让人反驳起来也觉着如嚼生蜡,是以陈白起收声,不欲与他较真此事。

而后卿见她沉默,却意犹末尽又补了一句:“小子可见过孟尝君施尽手段夺城猎物?那可真是,令赵国亦忘尘莫及呢。”

陈白起闻言,不知为何一下便想起那夜她问孟尝君的话,脸一下便僵了。

她、她,无话可说了。

孟尝君这人的确从不干光明磊落之事,凡事所想所欲,皆以阴谋暗算夺之,抢之,得之。

如今她已侍他为主,也不好太抨击这类人。

但在她眼中,虽然孟尝君有太多值得诟病的地方,但有一点却是她看到的优点,那便是并不刚愎自用,他还是听得进好与坏的。

小雪飘落着,后卿闲若游庭般行走着在前,陈白起则面色冻得紫青在后蹒跚挪步,两人像贵族与落难的游民般继续朝着前行。

逆舍已被废弃了,所以住不了人,在越过马厩巷子之后,视野豁然开朗,数米开外是一片铲平的空地,有一块一人高的石碑立于空地之上,只见灰白的石碑上,字迹较为清楚地书写着四个字“XX界碑”。

这是一种古老文字,界碑两字与近战国的字迹有几分相似,陈白起勉强辨别得出来,但前面两个字却十分图象化,一个字像川,扭扭曲曲三条竖线,一个字像石头一样,两座交叠在一起。

“这是某种小种族书写的古语种?”

一阵雪风呼啸而至,冻得陈白起的声线轻颤,她轻声问着前面的后卿。

后卿没答,拍了拍肩上坠落的雪榍,问道:“你我所立……你道是何处?”

何处?

这自然是漕城内的北外巷子……

陈白起起先没反应过来,却很快便恍然大悟。

这是漕城,或者是还未开发启蒙,还没有并入齐国,很久之前北外巷子里的人所用的古文字。

界碑二字较小,且痕迹明显较新,估计乃后面添上的,而另外两字则是这石碑一开始所铭刻的意义。

“写得什么?”陈白起心里一紧,有些想法,她觉得这块界碑可能预示着些什么。

后卿偏过头,笑了,被风雪虚化的面部轮廓朦胧而优美。

“好奇心太多,并非一件好事。”

陈白起想出声,却感觉喉中一阵痒意,她掩唇咳嗽了几声,方哑着嗓子道:“不过俩字,有无不可告人知。”

后卿眸清似月,朗朗映着陈白起执意不移的目光。

他顿了一下,启唇吐出二字:“弥生,此处乃弥生界碑。”

弥生?陈白起又看向在风雪中冷硬矗立的石碑。

“弥方”是什么的名称吧,不知是地址方位还是某种事物的名称代表。

不知何意。

陈白起得知了,一时半会儿不知其解,便将其收入心底,在这块“弥生界碑”石碑之后,则独独矗立着一栋土石楼。

土石楼有两层高,周围的路径明显被清理过,而这正是陈白起在营地坝场远远看见的高大拙朴的红黑土木建筑。

后卿将她领了进去,第一层楼底看起来很宽阔,地面上还铺有木板,只是里面却没有任何摆设,没有厅、没有房、没有室,只有房柱形成的四方格局,陈白起踏入环视一周,便猜测第一层估计不住人,但地面有重物压辗过的痕迹,她想这个地方本有其它用途,只是如今废弃只剩框架。

从侧梯拾级而下,栏杆东西方位,暗角柱垣,陈白起抬头,余光有什么物体闪避而过,她眸光一闪,察觉到有人的存在。

进入了这个地方,忽然陈白起心中有了一个想法。

若说将人按排在外面听候派遣是因为需要,那么在居住所安排人手必然是为了防备或者在戒备着什么。

若这些人手是后卿安排的,那么他到底在戒备什么?

一个来狩猎的人,还会戒备“猎物”?

或者也不一定是“猎物”,而是别的什么。

无论是什么,对于后卿而言,他内心必定认为这个地方并不安全。

在这样一个居住着残缺异色人群的北外巷子,在她看来除了他们身上的诡异之处,在其它方面并没有特别危险的地方。

北外巷子的人不懂武,这个她特地观察过,也不会制毒或医,因为他们若得病只会秘密从外偷渡医者来,并没有办法自行解决。

而且他们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便是在夜间视力为零,五感几近丧失,大多数如木偶般,这样的人根本无足为患不是吗。

但令后卿这样自负的人去戒备,她觉得必有理由。

上了楼,后卿随意指了一个房间,便将她留下独自离开了。

他一离开,陈白起便压抑不住喉咙的痒意,猛地咳了起来。

看来还是感冒了……

不一会儿有人送上了一套半新的男装,还搬来了大桶与热水。

陈白起好不容易才止住咳意,看着摆放在画屏隔挡后雾霭成烟袅袅的热水桶,上前用指尖撩了撩,苍白的嘴角嗌出一丝笑意。

一番收拾之后,陈白起才感觉一身的湿冷与僵硬有所缓解。

等她重新换上一身干净温暖的衣服后,一出来,便见漆床上摆上一张四方食桌,食桌约四十公分高,食桌上已摆好了热汤与食物,而后卿也不知何时已悄然而至。

陈白起跪坐在方桌安静地用食,而也换了一身干净衣饰的后卿则坐在了另一边。

“陈蓉。”

陈白起听到后卿叫她,便停下用食动作,抬眼看向他。

他明知她是陈焕仙,却还喊她陈蓉,这令陈白起觉得,后卿比起陈焕仙更在意陈蓉的身份。

后卿却抬了抬手,让她继续吃,他温和地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陈白起大口喝完热汤,又咽下口中咀嚼的食物,方口齿清楚道:“十六,过了冬入春便十七了。”

其实“陈焕仙”的年纪陈白起问过陈弟了,陈弟告诉过她。

后卿在食桌旁摆了一个四方黑木木托,托上放着两只黄玉杯,杯身透彻而莹润,坐位旁边的火炉煴着酒,酒已烧沸腾起雾,酒气的香味氤氲着整个房间。

他替自己倒了一杯,也给陈白起倒了一杯。

后卿举起黄玉杯放近鼻端,轻轻地嗅闻着,道:“倒是不小了,有想过出师后准备参军投戎或者……另有其它谋处打算?”

陈白起不知他问这些有何用意,便问道:“你觉得我,只有这两种选择?”

其实大多数士人读书大多心怀抱负,择一明主而奉献一生才华,谋前程谋财富,待功成名就之时,以为后世的历史书上添砖添瓦为已任。

而也有少数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选择当一名隐士,不参与国策政变。

后卿啜饮了一口,酒色润唇滟朱,像赞同一样颔首:“或许你比别人多一项选择。”

陈白起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觉得我还能做什么?”

“你心思敏税,胆大却心细,其实你很能够适应官场,你懂医冶病,虽手上功夫不行,却还看得懂军事布局与堪破机关,倒也可当一个调兵遣将的将军,唯一缺憾,便是……”他目光如秋水横波,在她身上温柔又细致地扫了一圈,便摇头叹息。

言下之意,不就是说她长得太不够丈夫,太瘦小可欺了。

陈白起听到他对她的一番评价,桌下的手悄然握紧,心中又多了一番计较。

他观察过她。

他分析着她的性格,自然不可能是随便就能得出结论。

甚至在没有露面的日子里,他的眼睛也没有放松过一刻,目光一直都在她的身上。

她的伤势逐渐好转时,他猜出她懂医,懂得给自己疗伤,她第一日离开营地时,巧妙地避开了城中的各种机关陷阱,绕开守兵巡逻,平安归来营地,在他看来,一次是巧合,两次三次便不再是了。

陈白起想到这些,无奈地笑了一笑,但随即又想到一事。

“你说,一个人微言轻之人,如何才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爬上高位,成为第一谋臣呢?”

既然他打算跟她家长里短聊心,陈白起觉得眼前摆着后卿这样一个一出仕便已成功问鼎于一国的谋臣模版,不虚心请教一番都对不起她与他的再次相遇了。

“你选择当门客?”后卿放下黄玉杯,抬眼看她。

陈白起抿了抿唇,乌黑眼珠子一片澄清空冥,认真道:“我想当谋士。”

后卿见她一双杏玉黑眸睁得溜圆,抿唇严肃,不禁好笑:“凡是想当被人叫得出名字的谋臣必然不简单,比如……”后卿眸转流莹,笑意似一道涟漪划过唇边:“孟尝君身边最亲近的冯谖。”

陈白起怔了怔。

冯谖?

其实冯谖这人陈白起了解不深。

只觉他面冷心狠,不易相处,还有他对她有很大的意见。

而她眼中的冯谖由于不经常接触,认为太过片面。

所以,她想知道在后卿眼中的冯谖是怎么样的。

“冯谖,他本领很高强?”

后卿像是不急着回答她的回题一样,慢悠悠地用指尖地黄玉杯缘上滑动一圈,方微笑道:“某已回答了你很多问题了,而在答你这个问题之前,可否,请你先答某一事,这样才方显公平。”

陈白起早知要从他嘴里挖情报没有那么简单,他挖了这么久的坑给她,终于要开始填了。她道:“请言。”

后卿点了点头,然后面带笑意沉吟,似在思考想先问哪一个问题。

最终他敲定了,望着她的眼睛,问道:“你与那樾麓的沛南山长据闻乃有师徒名份,私下,不知可相熟相亲?”

陈白起听他忽然问起了沛南山长,两人自漕城好像并无任何交集吧,本来觉得奇怪,可她倏地想到那日在樾麓登高台上他也曾出现,想来他与山长是有些关系的。

她平静陈述道:“师长授我于知识,给我容身之所,我心自然是尊敬的。”

后卿听了她的话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只是他很快又问道:“那孟尝君呢?某亲眼所见,他对你也算是倾力相护,这两人之间于你,不知孰轻孰重?”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白起被他问的问题整得一头雾水,这前后有什么逻辑关系吗?为什么单单要拿这两人来做比较?

后卿定定地看了她一眼后,便不再于此事再言语,好像心中已有了什么答案一样。

“冯谖曾在北边有第一快剑之称,他手中那柄断剑并非虚物,此人剑术高超,为人谨慎擅精算与破阵之术,某先前在营地中设下的迷雾阵便是被他察觉所破,并且,他早年混迹于流江一带,招兵买马,私底下还有着一支十二精锐,这十二支精锐,每一支精锐拥有二百军。”

后卿将冯谖的信息都告诉了陈白起。

而陈白起听后只当对冯谖此人刮目相看啊。

也就是说这冯谖除了本身很强之外,手底下还有着二千多号兵来替其撑腰,想将他扯下来取而代之,说实话,还真不容易啊。

“另外再告诉你一事,三日之后,孟尝君便会兴兵前来攻打北外巷子。”他眸似辉月,闪烁着一种名为诡谲又妖异的光泽:“这样看来,你对他而言,比某估计的还要重要一些。”

陈白起眸色一下便深邃下来。

所以今日他特意去操场“接”她,是因为知道孟尝君要兴兵攻打北外巷子一事,他打算用她来牵制孟尝君,还是想利用她来达到一些什么其它目的?

“赵国,是站在哪一头的?”她探究地盯着他的眸子,不认过他一丝一毫的表情:“你不想孟尝君死,却又没打算插手他的事情,那么你来这北外巷子是为了什么目的?”

后卿笑意像一柄尖刀划过眼角,晕染成一狭长的弧度,带着几分警告的锋利道:“陈蓉,某并不打算管你的事情,所以你最好也不要在意某所做的事情。”

陈白起沉默了一会儿,并不打算松口,只是她先迂回道:“孟尝君曾亲口对我说过,这一次来漕城的势力确认已有赵国与楚国,你代表赵国,那来北外巷子莫非是为了楚国?”

“楚国啊?果然楚国的人也来凑热闹了。”后卿眸色粹然明亮,并顺势站了起来,他低下头,看着陈白起:“你倒是让某确认了一件事情。”

陈白起仰起头,趁机追问道:“难不成,楚国那边才是你这次的目的?”

后卿衡量了一下这个问题的回答重要,好像告诉她也并不会影响大局,便摇头:“非也。”

陈白起还想再问,后卿却将手指抵在唇边,给她作了一个“嘘”,示意别再出声的动作。

陈白起抿紧唇角,憋着股气盯着他。

然,后卿却只是朝她极其柔和神秘笑了一下,便下床,明显彼此之间的谈话与试探到此为止。

在他离开之后,陈白起也不再进食,她收起了一脸的不忿之色,面色平静无恙地一头倒在漆床上。

这一局,勉强算是打个平手吧。

她这里透露出一些消息,也从他那里套来了些信息。

弥生……

界碑的定义是用来界定两界区域,用作分界线,那弥生代表的则是……

吱呀……刚才后卿离去时半阖上的门,又被人不重不轻地推开了。

陈白起眼皮一动,却保持着卧躺的姿势未动。

一身紫红色奇装异服的少年大步地踏了进来。

他站在漆床边,看着陈白起,笑意盈眶,眉眼弯弯如钩,睫毛如翎翩飞。

“你叫陈蓉啊。”

甜如蜜一般黏人的声音。

“刚才先生与你私底下都说了些什么?”

陈白起充耳不闻,翻了一个身继续躺着,并阖上了眼。

婆娑挤上漆床,挨在陈白起身侧,又道:“听说那日你其实破了我的摄魂术,是真的吗?”

陈白起依旧没理他。

婆娑不高兴了,他用蛮力将陈白起的头给掰转了过来,他两只手撑着她的脸颊,不让她动弹。

陈白起受伤未愈,力气哪有他的大,她脸被压扁了,口齿不清道:“你欲如何?”

“我要再试试。”婆娑眸似琉璃,内里流转着奇光异彩。

陈白起看着他的眼睛,不避不闪,只道:“可以,只是倘若你再失败,又当如何?”

婆娑颦眉:“我不会失败的。”

“你会失败。”陈白起笃定道。

当婆娑意识到陈白起忽然诡异地笑了时,倏地瞪圆了眼。

“你……”

陈白起反手抓住了他的双臂,一个用力反转便将毫无防备的他压在了身下。

她那双阗静漆黑的双眸逼近他骤然失去了光泽的双眸,色泽骤然转变,黑色逐渐变淡,又变深,像一轮金光从黑夜中诞生,那足以令人神魂目炫的金黄色,如此强横而霸道,在它的注目下,世上其它的一切颜色与存在都会黯然失色,失去控制。

系统:警告,人物正在使用麒麟瞳,若精神力损耗过度,则极易陷入深度昏迷状态。

系统的警告,陈白起听到了,可眼下机会难得,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婆娑,你们什么时候来到漕城的?”

婆娑已经完全陷入陈白起所驻建的世界,迷失了自我。

他道:“二月前……”

“在漕城中失踪的那群暴徒如今何处?”

“走了。”

“他们去哪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