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主公,墨剑与龙蟠剑/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荆取下头上戴着的皮盔,褪下一身染血灰黑的铜甲,头顶刚硬毛发仿似如钢针竖起,他手中所持墨剑随着他横举而起,流光于剑锋外凸然后内收聚成尖锋,浑体玉光茫茫,给人一种霜锋血刃、墨海凝精光之感。

之前与北外败军、寿人混在一堆中跃出十数人,他等伪装成败军之装束,然手中兵器纷纷祭出,却是厚尺长剑,如闻声光,端是非一般普通剑客可比。

他们与莫荆一同,牢死守在这一群噤若寒蝉的寿人面前,视死如归。

莫荆本以为此番能顺利将人一并救走,毕竟他这一路准备筹划已久,却不料在最紧要关头却遇上他万万不曾想到过会出现的强大阻力——楚灵王。

曾有那么一刻,他想过哪怕是孟尝君或者齐王来挡亦好,他也有奋力一博之想,然偏偏是他,霸楚的战鬼楚灵王!

此人,哪怕不曾见过,仅闻其名声,他便在心中已为其矮低一分,气弱一分,退缩一分,只余七分赴死慷慨之勇气,方能够这般不畏半步立于前,与其作最后的殊死较量。

他莫荆并非懦夫,哪怕是死,亦会站着流尽最后一滴血!

目光并没有盯注着某一人,一身剑客拓衫,无束祚袄,衣袂随风起而飒然翻飞,哪怕一身单薄,亦有着猛虎下山,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他面无表情,眉竖而目赤道:“放了他们,我且与你走一趟。”

而楚灵王微微下颌,目光有几分斜睨轻眯,他垂下眼皮沉吟片刻,方冷冷讥起唇:“孤要找之人,非汝。”

莫荆一听,气势钝如震岳沉于脚底,衣与发皆飞耸而起,他皱起浓眉,呔喝一声:“非吾又当是谁。”

后方的寿人与败军都被其如闷雷炸响耳廓的声音所摄,纷纷惊退了好几步,而苏错、司屠等人只觉雷鸣灌耳,座下马匹扬颈受惊,忙勒马而稳身,都瞪目震惊地看着他。

此人内息如此浑厚,一口啖吞气喝,着实吓人!

而一时不知该不该插手莫荆与楚灵王之事的冯谖,悄然抚按上那柄常年与他相随相依的断剑,目光不着痕迹扫过莫荆手中之剑,只怔怔地感叹一声:“吾……恐不如也。”

系统——

【墨剑】蓝色

属性:力量50、防御力90、攻击速度+30%。

特殊属性——若为阵心,可为布施的阵法威力+10%功效。

需要等级:25

说明:曾为墨家巨子铸剑,剑身为黑,剑首为白,只道无极生太级,太级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如水无常势,墨家巨子曾以一剑行走江湖,行遍百川,无相无形,无声无剑,却取生死于一息之间。

而陈白起在获得“墨剑”的资料之后,顿觉这莫荆当真是来历不凡,当初系统给她的资料身份为含糊不清的墨家弟子,莫非……他便是墨家巨子?

可她转念一想,又觉得这年龄有些对不上,据闻墨家巨子成年已久,而虽然这莫荆长得粗犷老成,面貌五官不详,但绝无而立。

在场之人,在莫荆施展出一手惟剑画影的剑术手段之后,皆无不动容改变,唯有楚灵王不为所动,他眉目冷凝,像难以融化的雪峰,哪怕他莫荆剑术已达到峥嵘而崔嵬,他依旧醉斩长鲸倚天剑,笑凌骇浪济川舟。

不仅是他,他身后的黑骑军也像铁俑一样,没有半分动摇之色,稳如戍土。

楚灵王道:“既然他始终不肯出……”

莫荆察觉到楚灵王平静语气下暗涌的杀意,心中一紧,便大声打断了他:“我道是世人龌龊贪婪之人皆为戚戚小人,然楚灵王,汝乃高威战雄,领四方有兵,一剑所指,文明星辰,北垠山川,则如龙吟虎啸。”

这些话,莫荆讲得确也是真心实诚,非为保命而虚口夸称。

“而如今为谋私欲,为一求一则不普求实的虚渺传闻,便用一城之人来胁迫,如此行径莫不怕天下人笑话?事已至此,我已知,我机关算尽亦不敌你的处心积虑。”莫荆沉下声,握剑之手愈发用力,剑声发出一阵阵嗡鸣颤音。

他道:“荆虽不知一直隐藏于世许久的秘密究竟从何处走漏,但既然楚君已至此,便是打算找这寿人中唯一纯血脉的寿族人吧?此人便是我!”

莫荆的话讲得一派斩钉截铁,直接便道出了楚灵王突袭漕城的目的。

然而这些内容却除了当事人跟知情人之外,其它人皆摸不着头脑。

至少冯谖与苏错等人是毫不知情的,但他们得知楚灵王亲自率兵潜龙伏击于此,必定为一件志在必得之事。

此事于楚灵王而言,定非同小可。

而真正的寿人们则低着头,默不吭声,唯有一小孩看着莫荆张了张嘴,惊呼了一声,却在还没有引起关注时,先一步被其母亲狠狠地压下头,小心地躲藏在人群中,生怕被人发现了。

陈白起瞥眼瞧去,认出了那小童,正是小阿宝。

他惊呼什么陈白起没听清,但她看到他看着莫荆似在惊讶……

楚灵王看着他,靡靡长睫微眯,像两排扇子似的,但他眸光淬冰,冰魄神威,不曾因他的话有半分动容。

“寿人不可习武,你莫非认为孤没有做任何准备,便千里迢迢从楚赴齐而来?”

他那轻漫的话语令莫荆一下瞠大眼,那模样就像一捶子被人打懵了,哑口无语。

“不过,你既然肯为这些寿人挺身而出,怕也是与那人关系匪浅吧。”楚灵王染粉的唇瓣翘起一个角,语气像钝刀子磨肉一样:“看来你武功不错,剑也不错,你不妨试一试,今日可否能够从孤手中逃得掉?”

只见楚灵王摒退身后的士兵,迈步上前,他锵——一声尖锐刺耳剑鸣后,拔出岑长佩剑,赫怒震威神。

只见那剑长二尺一寸,剑身湛蓝色呈半透明状,剑体通直薄而脊深,透着淡淡的寒光,寒如冰雪、又吹毛可断的锋快感觉,剑柄为一条金色龙雕之案,显得无比威严,剑刃锋利无比,刃如秋霜,见两龙各长数丈,蟠萦有文章,光彩照水,波浪惊沸。

此剑一出,本只觉站在这冬日酷寒是身体发凉,如今却也从心底里发起一阵寒来,所有人只觉那柄罕世之剑像有着某种魔性一样,吸着人的魂摄着人的魄,都惶惶睁眼,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楚灵王在拔出此剑之后,白皙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抚过那能映透事物的剑身,动作十分轻柔,那如同冰川一样剔透的容颜终于从云缝中透出了些许阳光,他双眸似一泓深潭,长年清碧,光滑澄明得让你感到肌肤的软温。

“许久不舍祭出此剑了,只怕损了其身,却找不着那能将它重搠之人。然,方才它对你的剑却有了一番较量之意,孤……又不忍心让它继续封尘了。”楚灵王轻声道。

忆起前尘以往,那人千里送来此剑满心欢喜赠他,助他征战获胜,如今,剑在,而送剑之人却香魂远逝,他心中便是一恸,面容霎时冻结。

莫荆一见楚灵王手中所持之剑,眸睁光华大作。

“此剑……甚好!”

与此同时,冯谖擅剑,亦是拍腿震惊道:“又是一柄神兵!”

直说得魏腌与苏错等人一愣一愣地。

莫荆不容分说,便迎剑而上,只见一团墨色光华绽放而出,宛如出水的扶芙蓉雍容而清冽。

墨光一入空气,便如一滴浓墨滴入水中,激起的涟漪渲染成了一副水墨丹青,那剑身与阳光浑然一体,像清水漫过池塘从容而舒缓,而剑刃就像壁立千丈的断崖高耸巍峨,跃出黑白双龙……

而楚灵王亦迎剑而上,他凛冽长剑,霸道而强横,自出鞘便剑气纵横如划破长空之势冲入莫荆所在“水中”,他之剑堕水便波浪惊翻,从中跃出一头金龙……

三龙绞头相交,只觉那磅礴剑气激射而出,城门霎时飞吵走石,似有猛兽咆哮其中……

魏腌被风沙扑面,刮得脸上赤红作痛,便挥手朝后猛喊:“退、退,后撤!”

而其余之人也都在慌乱中欲行逃蹿,然而,一直严阵以待的黑骑兵却布阵成簸箕,但凡有被标识的猎物妄图想要逃跑,便笼罩而下,射出穿透胸膛的利箭,他们刚迈出警戒线,便被擦着身体而过射入地面的弩箭震摄当场,只能哆嗦地退离战区到安全范围,却再也不敢趁乱逃离。

南城门前,魏腌问冯谖:“军师,接下来我等该如何?”

冯谖道:“莫荆救过主公,若将其弃之不理,倒失了仁义,然楚灵王兵势强壮,不宜强碰,且他以重兵守于城外,来者不善,你且悄悄令人掩人耳目,趁乱入城报信,与主公求请支援。”

魏腌应喏。

苏错道:“先生,这莫荆与楚灵王,依你所见,谁胜谁负?”

冯谖看了一会儿战局,摇头:“势均力敌……难说,难说矣。”

——

而上方,后卿亦询问陈白起:“你端看,这两人皆乃不世之猛将,谁胜、谁负?”

陈白起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楚灵王手中的“蟠龙剑”,那柄剑,她记得,是她曾为了讨好楚沧月当她的主公时送出的,没想到,他至今还将它留在身边。

“我不喜无谓的猜测。”陈白起没有什么兴趣地回道。

后卿颔首,好脾气地建议道:“那不妨用这个答案一赌一个问题?”

陈白起眸色一定,口吻立刻变了:“我赌楚灵王胜。”

后卿见她这一下倒是来了“精神”,淡淡笑意染上眉眼间,他好意劝道:“或许你并不知这莫荆的具体来历吧,某也不妨多告诉你一些事情。这莫荆师承墨家的辩机老人,而这辩机老人有三绝,书法、礼乐与剑术,而他亦有三名亲传弟子,而这莫荆则师授其三绝之一的剑术,其他生性执着而专一,其剑术十年如一日苦练定修,甚至他为了能够精进其剑术而旁习木功,打算以细、巧磨练其精湛细微,你当真认为他这样一个天生武者会输给一个早已养尊处优之人?”

陈白起听了他的话,眸光没变。

她知道,凭剑术,莫荆不会输,会输的……恐怕会是他的剑。

这里面的关节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她却是知道的。

因为龙蟠剑就是她锻造的。

墨剑与龙蟠剑或许品阶相差不大,但它却是敌不过龙蟠剑的。

或许是天意吧,她在铸造龙蟠剑之时,是以水与锐火之齐,五精之链,用阴阳之候,截轻微不绝丝发之系,斫坚刚无变动之异。

因此,它一出世,便注定是一柄至刚至阳之性的剑,然而它又是从水中跃金而出,便有了与水亲近之意。

打个比方说,若说墨家的剑本质为水,取刚柔之和,那她这柄龙蟠剑则为土与金的属性,坚不可摧,却又能克柔。

土能克水,再加上属性上,龙蟠剑到底占了优势,虽两者皆为高阶武器,但遇上相克之器,其优势必然难以发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