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主公,漕城真相(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且凭方才那于清寒晨间乍响的声音,便已觉有些熟悉,再等将视线投去,这才真正确定来者何人。

她目光怔静,有那么片刻恍神。

她想,来人怎么会是他?

可很快她又自问,为何不会是他呢?

她或许曾见过他许多面。

有礼人诗贤的温和,有待人接物的平易近人,有孜孜不倦教诲育人的严厉,也有在僻静深处放空一切的孤廖沉思……而她,从未曾见过此时此刻他这种神色。

就像是处在深山古木参天,遮天翳日,一身趋不散的阴郁与深沉,神秘莫测。

陈白起抿了抿唇,唇珠霎时泛白。

这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仁心悲悯的师长,也不是那个执管樾麓书院上下先圣先师的沛南山长。

“该来的,看来都要来齐了……”

后卿按住了她的双肩,那意味深长的语气忽然在陈白起的耳旁响起,她眼皮不受控制地接连跳动好几下。

她觉得,接下来恐怕还会发生一些令她更意想不到的事情。

“且好生看着吧,你想知道的都在下头,楚沧月此番有备而来,为达目的面善心狠,而沛南百里如今如被逼走投无路的豺豹,引入陷阱后,必会择人而食……如今这两人相对,却不知谁会更胜一筹?”

沛南百里带着一群飞檐走壁的杀人不眨眼的游侠,越过冯谖等人的兵马,便站在了南门口前。

冯谖等人见目前情势不对,也曾劝阻着沛南山长不可再行前往,却被他淡声谢绝。

他面无表情,一身宽袍随风落拓,边角飘飞的狐毛如雪霜灿明,他身后的侠客祭剑胸前横,目光冰冷而凌厉,有着殊死一博的决心。

沛南来到寿人旁边,而那些已张弓成箭墙的羽军已将准头只转向了他一人。

他并没有第一时看向如同主宰一样存在的楚沧月,而是看着落败后被擒获的莫荆。

而莫荆却撇开了脸,不知是羞耻与他对视还是不愿让他看到此时他面上的情绪。

“你……这是何苦呢。”沛南长喟一声。

莫荆健硕的身躯僵了一下,他抬目,看着出现在这里的沛南山长,表情有着许多隐忍着的难受:“大丈夫只求无愧于天,无愧于地,亦无愧于值得用生命相托之人!”

沛南清浅的目光望向如薄鳞片片的晴空,道:“事已至此,你做再多亦无济于事了。”

“你不该来此的!”莫荆忍无可忍地朝他咆哮道。

沛南却淡淡一笑了,他道:“莫非你便可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值得用生命相托之人,而我……却只能这样悔恨一世的苟且偷生下去?”

莫荆闻言,不禁眼眶一红:“子期,你便不能容我任性这一次?”

沛南道:“那燕祈,你亦容我任性这一次吧。”

而沛南山长与他说完话,这才看向一旁静伫而凛冷的楚灵王。

“樾麓沛南见过楚王。”他向他行了一士礼。

楚灵王收回了蟠龙剑,目光在他面貌上巡视一圈,喃声道:“原来……是你。”

听到这里看到这里,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原来令楚王不顾长君之躯前来漕城“索要”的这位纯血脉寿人,可能便是樾麓的沛南山长。

冯谖皱眉不解,只觉这里面纷纷绕绕的纠葛太深,虽说他们也被牵扯了进来,却是一头雾水:“沛南山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与这些北外巷子的人……到底是何关系?”

若沛南山长是寿人,那自然与北外巷子的人是一伙的,那他一直伪装成孟尝君的人莫不是就是为了与北外巷子的人里应外合?还有此番他等攻打北外巷子出现的种种变故,莫非就是他与莫荆两人从中作梗?

想到这些事情,冯谖目光一下便变了,看向沛南山长的眼神也变得犀利刺探。

而沛南山长却没有理会他的问话,如今他也无须费神去应付冯谖等人。

他看了一眼如黑森城墙一样气势汹汹围堵在南城门口的骑兵楚军,又侧身看了一眼身后那站立不安气弱不少的齐军,摇首道:“本来便有些预感,却没有想到,这一切最终还是躲不了。”

先前,他对漕城所发生的一切也都是隔着雾里水里,一切皆有痕迹可言,却是是一片朦朦胧胧,瞧不清楚究竟是谁在从中作梗,目的为何。

他们寿人一直活得与世隔绝,只因不愿再生纷争。

他们家早在百年前便安在此处,家人在生活在此处,甚至祖祖辈辈的先坟皆葬在此处,他们从不曾考虑过离乡背井另僻居住,更何况眼下外面亦哪处不是战乱不休,因此这些年来他们便一直躲藏在漕城之内战战兢兢地生活着。

只是这样平静的生活,终于还是迎来了波阑。

从他那日在樾麓收到孟尝君送来“漕城祸乱”之竹信开始,他心中便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历来和平而繁荣的漕城为何忽然惹上了事情?

一开始,他只能侥幸地认为,一切发生在漕城只是“巧合”。

而至此,接下来发生的一桩一件的事情,都像被安排好的一样,开始慢慢将被隐藏在漕城一角的“北外巷子”推向无处可藏的明处,变成一个不容忽视的瞩目点。

而当孟尝君遇刺那一刻开始,他便已猜到事情已经发展成最糟糕的情况了,他们是不会放过“北外巷子”的。

即便这件事情并不一定与“北外巷子”的人有关,但当这个地方已经暴露在众人眼中,便意味着一种灾难。

因为寿人的存在,是一个不能被人发现的秘密。

为了掩藏这个秘密,当他察觉到可能产生的危机,也为此做了许多准备。

他让莫荆出使离齐最近的蔡、郑两国,以重利借来蔡、郑一批私兵驻守于墙内,并将他暗中招募的部曲潜伏于暗处,加上之前请墨家替弥生族铸造的防御守城器械,应当能够阻上一阻,然后他又多次派信函骗来苏错等人前来破城,只为倘若最后仍旧功败垂成那一刻,能够将他的族人们平安送走。

各方面他都按排妥当了,只奢望一切只是他多虑了。

他本以为,等孟尝君清剿完城中暴徒、邪师之后,便会撤离此处,却没料到,那些“暴徒”会顺利利用赵蔡的关系进入黑墙,后面又会发生如此多的事情。

而这些“暴徒”邪师是受何方指使,他大抵也心中有数了。

原来在很久之前,便有人在步步策划着这一切,只为诱“他”前来漕城上钩。

而他为以防万一的准备如今也都用上了,只可惜……当他竭力隐藏的这个秘密早被有心人发现了后,他的一切努力只是徒劳。

他曾猜测过,这人或许是蔡王或者是孟尝君,甚至是齐王,却没想到,这背后之人却会是楚王。

这样一个强大到他根本没有实力反抗的存在。

“楚王想得到纯血脉寿人,可是为了复活对你而言最重要之人?”沛南山长半含着眼,平静地问道。

楚沧月目光锁定于他身上,一瞬不眨:“然。”

沛南山长抬眸,与他的视线相对,从楚王的眼神之中,沛南看出了孤注一掷的意思,而这种眼神他并不陌生。

“不知楚王是从何处听闻寿人能够复活已死之人?”

楚沧月将剑配于腰间,手便轻轻地抚摸过腕间佛珠,眉宇冷漠:“你想说,此事为假?”

沛南山长摇头:“非也,此事确切。”

齐楚两边本不知详情之人听着他们这一对一答,在听到“寿人能够复活已死之人”而沛南山长承认时,一下全都惊诧不已,甚至连蔡郑败军亦露出一副震惊的样子。

这些败军实则是蔡赵两国暗中招募的罪人之后,他们被改头换面奉主之命伪装成齐国人驻守在黑墙后,并得令须保护这些北外巷子内居住着的人,平日里他们职责范围都守在黑墙与边界,实则他们也并不知这其中的真实情况。

“寿人……寿人能够复活死人?”

“此言为真?”

“还是第一次听闻这种奇世,倘若为真,那岂不……”

“简直难以置信,令亡者复生不是神明才能做到的吗?世间难不成还有拥有神一般能力的人?”

“这寿人是从何而来?”

所有人都惊奇地看着寿人们指头指尾,议论纷纷,那神色有好奇、有期盼、有疑惑不信,灼热而滚烫,亮煞溢面,当然更多的则是一种人性的贪念。

那些本就自卑怯懦害怕的寿人们仿佛感受到了来自于四面八方的恶意,都咬紧牙关瑟瑟地低下了头,避开与任何人对视,只相互抱着蜷缩成一团,甚至一些孩童都嘤嘤地抽泣起来。

沛南山长面沉如水,向身后横扫了一眼,而那些一身煞冷之气的侠客也立即摆出攻击架势,手中长剑杀气腾腾,如染血般剑露寒峰,与他等凶目而视,这才震摄得他们稍作收敛之态。

沛南山长这才又看向楚王:“只是……恐怕我救不了你想复活之人。”

楚沧月闻言亦不动怒,他心有逆鳞,触之则痛,然当他念起逆鳞时,却又会带给他一种所向披靡的极致冷酷。

“樾麓沛南,即便是孤在楚地亦曾听过你的名气,据闻你足智多谋慧心妙舌,你也不用讲托辞诓骗于孤,孤自知这番强人之态足令世人之不耻,然而孤有一愿,此愿若不弥补,便日日如火焦心,如刀割,只要能够令孤了却此愿,哪怕从此让孤声名狼藉,受尽天下的口诛笔伐,遗臭万年孤亦在所不惜!”

楚沧月语序并不快,过程中亦很平静,但每一个字他都咬得很重,就像这些话早在他心中压抑了许久,都快将执念化成了魔,一点一点在吞噬掉他的理性。

执此一念,等侯一生!

“此事于楚国无关,在此,孤亦并非楚王,仅仅是楚沧月!”

他,身姿挺拔如苍松,眉心诛砂落于雪颜,如琼枝一树,栽于黑山白水间,终身流露着琉璃般的光彩,剑眉他双眸犹如灼红的烈火,一路摧枯拉朽直焚烧到人的心底。

沛南山长一愣。

其它人在听完他的话后都一脸怔忡吃惊地看着他。

难以想象,那个雄姿英发、叱咤风云建立霸楚伟业,拥有所向披靡的战绩,在诸公争夺天下之际掀起了澎湃的浪潮之人,会当众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他们实难想象,究竟是怎么一人之死将他拖入冰冷的沼泽之中,令他从此执念成疯。

沛南山长长喟叹息一声,却仍是摇头:“并非托辞,而是……确而实之做不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