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主公,同归于尽(三)/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松了一身劲,垂落双肩心思流转多股,最终汇聚成一汪深潭。

“他已经打算玉石俱焚了,先生莫非还打算袖手旁观,只怕到时不是渔翁得利,而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吧。”她淡淡言道。

后卿闻言,秀峨的双眉舒展开来,偏头盯注着陈白起那平静得诡异的面容。

半响,他松开放在她肩膀的手掌,轻嗌一声:“好一张能言会讲的嘴,你讲得不错,确是收网之时了。”

说完,他旋目而扬眉,一转袖袍起风,便将“软搡无力”的陈白起推给了婆娑,婆娑一个箭步刺前,一招蛇臂便圈住了陈白起的脖子,勒其被迫仰头看向他。

婆娑盯着陈白起望上的眼,抿唇一笑,端是眉眼生花:“先生自有其谋算,你就乖乖地跟随先生行事,莫要有其它旁的心思,否则……杀掉你这样一介文生,我尚不需要出一成力。”

婆娑那犹如沾蜜的嗓音低低在陈白起耳畔响起,轻柔而危险。

陈白起沉默不语。

“先生,跋柝骑营发来信号,已布兵妥当,秦尉官与薛将军也已顺利控制住了漕城内外,只是这楚王并没跟预期一般跟随其军队一同撤离,只怕捕获会有意外。”娅出声道。

陈白起听得耳朵一动,心闷道,有人懂谋算,有人懂布局,可谁也比不上他这懂得捡便宜!

后卿低垂下眼睫,额间血珠坠贴垂,他摆了摆手道:“无碍,只要他不肯放弃这最后一个纯血寿人,哪怕他手段再高终难逃落网。”

娅颔首:“那娅立即前往收网。”

娅朝后卿告退,临行前瞟了一眼陈白起,便从一扇窗户一跃而下,继而失了踪影。

后卿望向陈白起,目光和善却深长:“你之出现倒是一件意外,虽你不曾参与最初,但你却陪在某身边见证了最重要的时刻,一切若当缘法,既然如此,那便不妨陪某一块儿看到最后吧。”

陈白起闻言却笑了,她回视他,启唇道:“我倒是愿意陪先生这一趟,可怕只怕先生所做一切,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后卿看着她,眸光一下变得犀利起来,一语不发。

后卿并非什么纯良慈悲之人,他手上染过血沾了孽,因此当他沉下脸来,那像骛鸦黑暗吞噬天空的气压一下便能令人悚然畏惧。

陈白起不再顶风作案,便噤声沉默了。

而婆娑闻言,却怔愣了半晌。

他虽识得些字,可拽文嚼字可比不得这些读过书的士人。

什么相什么虚妄,是何意?他舔了舔嘴唇,迟疑想问,但瞧见先生那神色,他忽然有些不敢好奇这病鸡文生所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总归……不会是什么好话。

“走吧。”

后卿哪怕听到陈白起口无遮拦在诅咒他最终机关算尽一场空,也没打算拿她怎么样,径直下楼而去。

而“软弱无力”的陈白起则被心情不爽的婆娑粗鲁地推搡而下,紧随其后,而陈白起亦不恼怒,只慢条斯理地亦步亦趋。

漕城南城门

冯谖等人终于确定了自家主公是被沛南山长与寿人挟持在手,之前一直默不作为,然此刻冯谖却怒极攻心,准备一剑取下那贼人百里沛南的头颅,以报这欺瞒、与敌里应外合、掳走他主公等等恶状之恨。

却不料被莫荆手中一柄墨剑给挡下,冯谖常年手中所卸那一柄破破烂烂的厚剑观而不显,实则与墨剑乍然相碰撞却不弱半分,堪堪一分为二之势,只是莫荆亦非吃素之人,剑道高明亦力大无穷,一时并不给莫荆有任何穿插的空隙。

而魏腌等人一面忌惮寿人之毒烟,不敢冲军而大面积压上,只得一些内耘武艺的将领仗艺而随冯谖其后,但他等虽勇愤于心,却碍于孟尝君性命在人之手,左右维艰,退不得进不得。

一时之间,局面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与楚军交锋敌对的寿人,一下便将全部矛头对上了齐军,这还真叫人乍舌瞪目。

“百里沛南!休得伤我主公一根毫毛!”冯谖见急攻不下莫荆,便隔空朝百里沛南怒喝一声,他内力深厚,这一声饱含真气与戾狠,直震得人周边人耳膜生痛。

上方立于南城门城墙桅杆侧的楚沧月与另一人放下棺材,盯注着下方的场面,露出不一的神色。

“出不出手?”

一身飒然冷然的楚沧月临渊而立,霞姿月韵,他道:“且等等,看看这百里沛南究竟打算做什么。”

下方,沛南山长本不识武艺,只当受其所力,面色白冷了一下。

他稳住手腕,左右侠客剑护,他将手中长剑更近孟尝君的肌肤一分,声音却没有一丝动摇,喟叹一声:“冯谖,你救不了他的。”

那话语中,竟是异常铁腕冷血。

想来,他要杀孟尝君的决心十分坚定,而这样一面的沛南山长是所有人不熟悉的,甚至是惊讶的。

魏腌气极败坏地赶到冯谖的身边,怒瞪了一眼阻挡他们朝前的莫荆,便看向沛南山长,他那张刚毅憨忠的面容上露出的全是失望跟震惊:“沛南山长,无论你是什么人,都毕竟在齐国生活了这么久,主公一向待你以诚,从不曾亏待,你何以恩将仇报,对我主公施以毒手?”

魏腌一直对沛南山长崇敬有加,却不料现实的一切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他没有想到,他竟是这样的百里沛南!

沛南山长回视他,清澈明鉴的双眸覆上一层薄冰,不淡不咸回道:“他孟尝君待我以诚?呵,魏腌、冯谖,如他这般早于私底下与秦国勾结通敌卖国之贼,我何以算恩将仇报?”

魏腌闻言,呆了一下,待听明白他话中的意思时,额上蹦起的青筋直跳,反射性反驳道:“简直胡言乱话!我主公乃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会做出此等事来?!”

不止是他,苏错、司屠等人亦怒懑攻心,斥口反驳。

而冯谖却明显一震,他攥紧拳头,看着沛南山长的目光有着惊愕与……杀意。

他……怎么会知悉此事的?

主公与秦国公子私下结盟一事着实秘密得紧,若非他插手从中牵线之故,只怕这世上唯有主公一人得知。

他既知此事,便绝不得留,待他救下主公后,定将他诛而杀之不可!

莫荆闻言,墨剑挽出一朵剑花收于背,冷哧一声:“他孟尝君窥探齐国最高之位亦不是这一天两天的事儿了,尔等身为其鹰犬走狗之辈,便也莫再替他讲这些糊弄鬼的话来掩盖事实了。”

冯谖等人被他狠狠呛了一声,只觉一股恶意憋在心头吐不得吸不上,一时之间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而底下也开始有一些闹哄哄的吵嘈声音稀疏响起。

所幸在这里的除了这些眼瞧着走投无路的寿人与寿人羽党之外,便是冯谖的人马,否则此事被传扬开去,只怕又是一场不小的风波。

“百里沛南,莫荆,若尔等当真敢伤我主公性命,尔等便休想——”苏错历来是火爆脾气,他长得三大五粗却是文官,尤其嘴特别损利,一生气便准备大放狠词,却被前方的冯谖伸手阻止了。

冯谖到底是跟百里沛南打过交道,知道这人不是一个吃软怕硬之人,威胁或者恐吓对于他而言都无济于事。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以一种交易缓和的口吻商量道:“百里沛南,若你愿意放了主公,我齐军或许能助你与你族人逃脱漕城,我想,但凡有一丝希望,你都并不愿意寿人一族灭族吧。”

沛南山长尚不曾开口,倒是莫荆先出声:“冯谖,世人皆言你乃口蜜腹剑,三刀二面之小人,你之言诺何以取信?”

冯谖瘦长的脸上露出一丝急色与真诚,他道:“你若不信,我可……”

“他必须死!”沛南山长遽然出声,却果然直接,明显不欲与他废话。

竟如此油盐不进,他孟尝君是杀了他全家,还是灭了他全族!

冯谖猛瞠炬目,气得鼻歪嘴斜,声大如雷咆哮:“是为何故!”

何故定要执意抓着孟尝君不放!

“可知为何?”沛南山长望向他,目光不似往日那般温凉清澈,而是渐渐染上一层郁色:“他孟尝君从来行事风格乃果杀狠绝,他一心意欲窃国,此乃叛国之贼,我虽非齐人,却受齐庇佑多年,只当以此权衡以报其恩,除其国之一害,更甚至……若今日他活着,这整个漕城只怕都将会沦为他迁怒下的牺牲品,我深知他秉性,我若不杀他,难不成就等着这一城之人最终拿来给他泄愤?”

他的背叛跟挟持誓必令孟尝君恼怒成恨,而若当他得知漕城一事只为楚、蔡、燕三国的设计,他被趋为踏路之石,被暗杀、被算计,种种一切定会令他不惜一切坑杀掉所有知情之人。

他百里沛南倘如是必死之身,那便带着他一块儿离世,权当为齐、为齐国百姓尽最后一点善意。

冯谖等人哑声,只因他们也知若孟尝君得知真相,的确会做出这种事情。

“住手!我定会劝阻主公——”冯谖看向百里沛南剑下的孟尝君,他双目呆滞平静,只有本能反应,对于此时此刻的场面并没有半分反应,就像一尊石塑雕像,也不知百里沛南对他施了什么手段令他变成这种游离神魂的状态。

但不等冯谖说完,突地如惊雷乍响,一批嘈吵脚步与纷杂的马蹄声从四面八方响起,一切都发生在猝不及防的时候,无论哪一批人都呆愣了那么一下,只见青黑金甲精锐迅速从暗处蹿出,将齐军与寿人全部给包围住了。

一道轻若晖烟,瞬若鬼影的身影一下闪入人群之中,冯谖刚察觉到异样,却已被一剑抵于腰侧。

冯谖脸一僵,暗为自己的松懈而懊悔。

怪只怪,他方才竟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薛公与百里沛南身上,而忽略了会被人暗算偷袭的可能。

其它人也很快被缴械制服,这忽然跳出来的人身手都绝非普通高手,并且因着他们早有埋伏,行动凫迅惊人,令人防不甚防,一招即中。

清晨的薄雾早已被风吹得七零八落,丝丝缕缕,溶溶晴朗日却因为这一支忽如其来的金甲军而显得冷冽万分,远处飘来的一片铅云与青黑的山峡连在一起,远远瞧着像铁笼一般将漕城围困住了。

天一下便黑沉了下来,一道闪电划破长空,吓的在屋檐下躲雨的鸟儿惊飞起来。

沛南山长动作一滞,目光沉暗地巡视左右,而在城墙之上的楚沧月与神秘男子则心生了警惕,相继握紧了手中兵器。

“沛南山长,想你你不带任何一名樾麓弟子前来趟这浑水,恐怕是想让他们能够最终置身事外吧,可眼下此人……不知,你可愿意大发慈悲,救他一命?”

在一片紧张压抑到落针有声的气氛中,忽然一道清琅而空擎若琴的声音落在百里沛南的身后,他的声音恍若带着一种怀柔的善意,也仿若四周一片黑暗,大地处于无知的混沌之中,鸢啼凤鸣却落下一片阳光下来。

没有人会对这样声音的主人产生防备之心,也甚少人能够在第一时间闻声而心生起任何恶意。

挟持着孟尝君的沛南山长回头一看。

他首先看到一身风雅的高山士者,他一拢淡青色狐裘,发束白玉冠,额饰血玉滴坠,然身上却并无任装饰与花哨,行走间如行云如流水,他所行之处,人流尽褪,若弦月暖阳雕成的俊脸上带着一抹雍容而闲适的浅笑,就这么意态悠闲的款款而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