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主公,同归于尽(六)/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沧月因高居于城墙之下离得较远,再加上下头人头攒多,对于某些画面只能瞧出个大概,他扶了扶面上玉色面具,那垂落的长睫若剪翼,他漆黑如墨的瞳仁如同鹰隼般盯着看着下方被众人所瞩之人,亦是被赵军用眼神杀伐之人。

他对他的第一印象是,此人肤白貌弱,还干出欺师救敌之事,只怕心性乃懦弱肖小之辈。

但后来的发展却又有一些出人意料,特别是当百里沛南讲出那样一番维护此人的话后,他跪地二次叩谢师恩,起身转身面对那些手中嗜血的军团时的镇静表现,他又觉此人虽身材单薄,但那一笑,却又如玉柳拂风,碧玉妆成,傲骨自矜。

一人能有这样的两面吗?

或许有吧。

这样的人与战士不同,虽无铁骨铮铮之豪气,却是可以不浊不骜,风流天下闻。

“你说,此人既认那孟尝君为主,偏又要留在百里沛南身边,是否太过矛盾?”

要知道这两人可是都恨不得手刃对方的仇敌,而被夹在这中间,只怕两头都不讨好,她到底想做什么。

讲完了一会儿,他发现身旁之人并无反应,便疑目瞥去,却发现他面目迷登登地,盯着下方那百里沛南那弟子入神。

这些年来,楚沧月少见他这般失态神色,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男子被连唤两声,这才回过神来,他看着楚沧月时目光有些迷茫怪异,他指着“陈焕仙”,甚至话出口时还有些语无伦次道:“你瞧着,觉不觉得他好像一人,不对,难道你没有……”

楚沧月听得一头雾水,正欲开口询问时,却听那男子像忽然惊醒过来一般,眼底那乍现而盛的光芒一下泯灭掉了,他转过头去,生硬地改口道:“他若有本事要救下寿人,那自是最好不过。”

他定了定神,不让自己再表露出多余的神色,只道:“无论他想做什么,我等只要等待时机即可。”

楚沧月闻言,不置可否,却多心地扫了他一眼。

方才他究竟察觉到了什么,竟会这般失魂落魄?

而那男子说完,便又专注地朝那个叫“陈焕仙”的少年看去。

实则,他已经拼尽全身的力量来克制面上跳动的激动,他试图让那颗鼓跳如擂的心脏冷静下来,好好地用脑袋去思考一下。

为何他在第一次见在那百里沛南的徒弟时,他的心口处会忽然一阵一阵发烫,就好像……好像当初那人留在他心口上的那道消失的烙印又开始重新复苏了?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不,不可能的!她当年分明已死,连她的尸首他都是亲自辨认过的,他绝不会认错,怎么可能会……虽然他在心中不断地反驳着自己,且一句比一句更有证据凭证,但他的眼睛却始终像粘在“陈焕仙”的身上一样,无法移动一下。

因为他无法想象一种可能。

万一……万一她又如同以往那般,用了些神神怪怪的手段,换了张面孔又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呢?

若她没死……

若她还活着……

他眼珠像枯萎的鱼珠,滞慢地转向那副静静地躺在那处的黑棺。

可能吗?

死去的人,竟还活着?

“陈焕仙,你……你竟又是在骗人,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能动的?”

下方的婆娑指着陈白起,简直气裂了嘴,他瞪着陈白起,那张狐狸精般漂亮的脸上此刻布满了雷电闪光。

自从上次他阴沟里翻船,在她身上栽了跟头后便像跟陈白起杠起来一样,眼下见自己再次被她愚弄了,自然爆炸了。

只是他的声线历来甜柔蜜腻,哪怕骂起人来,也像娇嗔,并没有多少威慑力量。

婆娑自陈白起冲身救人到如今与他们敌对而峙,便一直懵逼着。

之前还需要人搀扶着走的人,一离了他身,便健步如飞简直就是在作弊!

很明显,她之前的“虚弱”根本就是作作样子的,她早就恢复正常了!

娅亦深深地看了“陈焕仙”一眼,脸色亦不太好看,只是先生始终没有下令,她哪怕心中对“他”早生反感与抵触,也并没有做什么。

后卿倒还算平静,他眉拂而轻扬,淡淡道:“你一直等的便是这一刻吗?”

系统:主线任务(一)拯救孟尝君,已顺利完成。

系统:恭喜,人物达到21级,可开启“巫医辅助药剂技能”。

系统的提示音陈白起只分神听着,却并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研究查阅那所谓的“巫医辅助药剂技能”是些什么。

陈白起看着后卿笑了一下,却不再言语,她素衣浅拂,秀长的手腕微抬,直接一挥手,便凭空而召唤出了十名药侍。

这十人穿着统一的制服统一的身量统一的气质——黑衣黑裤、黑色发带,面色苍白,目光呆滞。

他们一出现,便如一堵人墙立在陈白起的身前,将她算不上多高挑的身影几乎挡个严实,令人瞧不清了。

因为巫医等级早已过十级,陈白起可以无限地召唤这种低等“药侍”到身边。

只是这召唤“药侍”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条件限制的,每召唤一个也是需要耗费精神力的,而她的精神力与她的等级挂钩,因前段时期精神力一下被耗费得厉害,因此目前勉强能够一下召唤出十个。

当然,即便她一下能召唤出成千上万的“药侍”也无用,这些“药侍”若不灌溉培养便只能像一个个木头桩子似的立在那里,他们只听得懂一些简单的命令,且动作僵硬缓慢,既无法攻击防御能力亦弱,权能充当个牌子立在那处。

而她此时将这十“药侍”召至此处,也只不过是想为她争取一点点的时间。

“这、这些人是从何处冒出来的?!”

“难道他有些什么神怪手段,弄出些假象来吓人?”

许多人乍瞧见出现在陈白起身前的那些个“复制粘贴”出的“药侍”时,全都目瞪口呆了。

前方原本凶芒毕露的赵军险些握不紧手上兵器,他等茫然四处张望,就像在空气中能找出什么线索似的。

当然,到头来他们仍然是一无所获,只能跟瞧怪物一样惊诧地看着陈白起与她的那些“药侍”们。

别说这些只懂上战场拼杀的将士们受了惊,连后卿、楚沧月等见惯大场面的人也全都一下愣住了。

凭空变人这种本事可非一般人能做到,且看这些人的模样倒也不全如正常人般,他们肢体僵硬,面貌相同,眼中无光而呆滞,与其说像人,倒不如说……像人型傀儡?

后卿想到此处,心中一动。

据闻墨家公输子(鲁班)可造如真人一般相似的木人,此木人拥有与人相同的外貌、器官与内脏,能动能听令。

眼下这十人,倒与传闻中描述的鲁班木人大同小异。

就在所有人惊疑不定时,而楚沧月身旁的那名男子却像被人一下夺走了魂,摄去了魄,他惊疑不定地盯着“陈焕仙”。

这样熟悉的事情,这种总在别人瞧来分明已陷入难以难逃的绝境,却总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神鬼难测的手段……

与楚沧月不同,他留在那人身边最久,亦离得她最近,所以很多事情,别人不知道,他却默默地将一切收入眼底,因此他早就看出来了,那人从来便绝非是陈氏陈家堡中简单的一姑子。

她拥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神秘之处。

他与她,竟是如此地相像!

到底是巧合还是……

陈白起在召唤出“药侍”之后,神色因精神力的消耗颓废了几分,然她的目光却依旧像钢铸一般的坚固。

后卿看着那些个“药侍”,双手微拢,指尖有节奏地轻点手骨结,眸光明灭难辨,他动了动袖,那滚绣着琼枝的袖边迎风而鼓,他朝她缓缓伸出手。

“陈焕仙,若你愿过来,本相可助你在赵国谋一高官权臣之职,且地位不在本相之下。”

他这是第一次在陈白起面前自称“本相”,而他用上这个自称谓,则表示他此番已打算以赵国相国的身份、在赵国无往不利的权势来招揽她。

听到后卿的话,陈白起便让药侍们退开一些,留出一个空隙让她能够看到前方。

看到他。

目光从他缥缈远离红尘的面容移触及他的袖边那银色琼枝时,陈白起忽然脑中什么一闪而过,他扫了一眼自己的衣袖处,那是同一样式做工绣的银叶琼枝。

她这一身衣服……是他曾穿过的,难怪从能从它们身上隐约嗅到他的气息,哪怕都浅淡子,也是无孔不入的。

看陈焕仙终于认真地看向自己了,后卿不由得轻轻一笑了。

后卿本就有一副上等的容貌,只缀着一枚白玉佩披着一件白色大麾,风帽上的雪白狐狸毛夹杂着雪花迎风飞舞,再加上周身常饰温柔颜色,连站在他身旁不远的婆娑那张精致奢艳无缺的面容都被衬托单薄模糊了起来。

或许只要他愿意,那倾世的眉眼一旦染了别样冶情,亦可撼动天下。

她看着他,因他对她这样温柔地一笑,有那么一瞬间失神。

她知道他眼底的忍耐已殛待消亡,他在警告她,也在劝诫她,让她放弃。

放弃与他作对,归属于他,依附于他。

看到陈焕仙因他而失神,哪怕极短一瞬,后卿的心情忽有了变好的迹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