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主公,红颜白骨(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知道那副棺里躺着谁吗?”

后卿的目光正凝注着的便是楚沧月那一副寸步不离守护着的黑棺。

他的语气便像陈白起的“邪巫之力”幻化出的幽渺黑雾,莫名有几分诡谲,似讥讽又像嘲弄,但偏用一股子慢腔软调说出,一下便化了尖锐,反倒如同佛口蛇心念出虔诚的经文一样。

陈白起倒还算有几分了解后卿,自然听出他提到那副黑棺时不自觉泄露的异样。

像是被人蛊惑一样,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随着他的话而看向那副瘦长篆瑞的黑棺。

它静静地待在那里,无声而沉寂,幽幽不知何处浸透而来的光斜斜地照在冰凉的棺木上,凄厉的风伴随着远处传来的脆铃声,像在吟唱着一曲安魂曲,为那里面沉眠的逝者悲哀。

忽地,心脏像被不知哪里伸出的手紧攥了一下,呼吸停窒一瞬,却又很快被放过了。

她不知为何总对那副黑棺感到悸动,明明不识里面躺着何人却偏又看不得,于是她疲倦地又收回了视线,垂下密匝的眼帘,倒显得有几分与世隔绝的冷漠。

“是谁与我何干。”

后卿听出她的冷淡,便没什么情绪地轻笑了一声,便又移向百里沛南:“那沛南山长也不想知道吗?要知道你们一族人被逼至如今这般境地,便是为了这具……不知何人的骸骨。”

没错,便是一副骸骨了,早死不知几年的尸体,血肉腐烂消散,难道还能保存完善不成。

百里沛南表现得比陈白起更无动于衷:“生死不过正常,生死乃自然法则使然,人固有一死,强硬地扭转命运,最终所得不过一场空。”

而后卿听了他的话,无机质地笑着,目光用着一种变了味的复杂盯着黑棺,他慢慢地道:“……百里沛南不愧是被世人称誉有生之年终会成圣的大家,只希望你在未来的哪一日失去了重要的人之后,也会有这样好的心态。”

失去了重要的人吗?

百里沛南敛了敛濪长的眉,抬眼看了“陈焕仙”一眼,又想到莫荆与族人,面上波澜不惊,不露一丝波动,只是那一层如坚冰一样般的内心,像被针戳破了什么,却莫名不想与他再争辨了。

这边,婆娑气力不继,唇白脸青虚得紧,但他偏不服输,手指尖飞跃的金铃摇得更欢。

姒姜一直从容而暇然地步步紧迫着他,他手骨软绵一掌扫去,急风骤起,婆娑偏头一躲,但却不料他掌下绵藏着手里剑,那尖锐利器寒光一划割破他的颈间的皮肤。

他恨恨一咬牙,一转过头,便见姒姜又是欺近一肘撞来,那肘弯处也是夹着一片刀刃。

婆娑暗啐自已倒霉,偏上遇上个懂得闭五识的人,光凭手脚功夫他跟他差距不可谓不大,而这姒姜身上每个地方都藏着利器,像一个毒物一样隔哪儿蛰哪儿,跟他这样面对面打斗赢面根本不大。

这一点,婆娑知道,而姒姜自然也知道。

不过,婆娑跃飞而攀过姒姜的头顶时,却笑了。

明媚而妖气四溢。

姒姜微沉眸,不解又心生警惕,他一个下弯翻身,手上那一势却不为他这一笑停下。

婆娑还没落地,浮尘而衣飞发舞,他避无可避,便径自张开了双臂,那模样倒像是放弃了全部抵抗,一动不动。

姒姜阴下眼,掌心一转,便是一柄柳叶刃从腕间射出,直直地刺入婆娑的额心位置。

然而却不料,当他的刀刃尖处在离婆娑半寸的位置,他却整个人动弹不了了。

他一抬头,微讶地睁开眼。

婆娑盯着他的眼睛,柔美的唇含笑如蜜:“耍手段,你还差那么一点。”

只见他指尖一勾,叮玲玲又响起一片铃声,却见姒姜身上不知何时已裹缠在了金铃,那些金铃像拥有倒钩一样,刺进姒姜周身,将姒姜的身子牢牢地钉在原处。

“你闭上五识,的确听不见这摄魂的铃声,然而自也听不见我将金铃嵌入你的身上,将你制成一具任我控制的傀儡。”

姒姜也笑了:“是吗?虽然对你好像大意了一些,但也不见得我一定会输。”

婆娑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顺着姒姜的视线移向他下方另一只手上。

却原来在他衣袖下,半掩半露着一只小巧的弓弩,弓弩已上镗的短箭正对准婆娑的心脏处,他中指以一个奇怪的角度弯曲着,似松似紧扣着一个环,那个环有何作用他们两人都暗明于心,但凡姒姜稍稍用上一分力,箭便会急促射出。

婆娑越看脸色越差,两人便堪堪以这样的姿势僵峙着。

谁也不动,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小人!”婆娑皮笑肉不笑。

“彼此彼此。”姒姜亦反唇相讥。

他们这边也算是应了后卿那一句“婆娑不会输”的结果,虽然也没赢,只是将陈白起的帮手给牵制住了。

“虽然你们都对那副黑棺不感兴趣,但那里却躺着一个对楚沧月而言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弃的人,想要逃脱眼下这个险局,何不妨利用那副棺。”后卿望向莫荆与楚沧月战斗的方向,看到莫荆已逐渐呈弱势之时,启唇轻道:“它虽然是死物,但对于某些人而言,却比更多的活物更加有价值。”

陈白起一听,表情有几分怔忡。

她再次看向那副黑棺……喉中莫名一哑:“不……”

“不可动那黑棺!”

姒姜离得不远,再加上与婆娑两人静止着相互牵制,静下心来自然将他们的对话收尽耳中,听到后卿唆使陈白起夺黑棺时,姒姜第一反应便是阻止。

那黑棺里……那黑棺里躺着的人……

姒姜额心突突,眸阴冽地眯起,再次气冲于胸,喝出一声道:“不可动那黑棺!”

而那头莫荆被渗入楚沧月的重重剑网,但见剑影龙光漫天彻地而至,封不住也架不着,那劲气令剑身迟滞,如同在水中挥剑,压力奇大。

不得不说,莫荆对楚沧月对剑意的领悟感到骇然,他虽也自少被家中称为天才剑客,但却不想比他年轻的楚沧月也不遑多让,如今加上有龙蟠剑的加持,他更如龙入雨,如虎入山。

他目的是护着百里沛南与“陈焕仙”,一头牵两处,心下两念自难专心一致,正危急间,“啪”的一声响,罡风呼呼,楚沧月一剑揉身切人,一掌拍出。

莫荆亦掌一翻,当真是硬碰硬拼上了,真力倏吐,用上了十成劲,这时,他猛地听到了一声急喝“不可动那黑棺时”,一分神,真气破了一个口,被楚沧月的真气辗压至全身,只觉喉中一腥,身形不稳,疾步而暴退。

楚沧月清潋雪眸平淡,只当他已是穷寇,却不料他长剑一敲地,突然身形一扭,掌双斜引,便袭去那被楚沧月搁置于战局较远位置的黑棺。

当场,楚沧月浑身气沉似海啸暴烈,面似恶鬼气喝一声:“尔敢!”

莫荆本就被他压制得痛苦,一时愤怒失智,便冷笑一声一剑挥去,用足了十分劲力。

虽此举有失德性,但却是他楚沧月逼人太甚,他有何不敢!

那强力的风气与凛冽纷乱的剑光挟裹着黑雾,整个掀起了黑棺,黑棺止不住力道,在地面上撞翻。

这时,楚沧月完全忘了莫荆,他纵身一跃,他的左手不假思索地疾探而下,“噗”一声响,手指猛抓住一角,指如中金石,深深地刺入棺木之中,手掌疼痛倏忽如裂,鲜血淋漓而下。

由于棺木厚沉如石,他哪怕使劲全部力量,也被拖行了数米方堪堪将棺木停下。

黑棺一停,他便巡目查看黑棺有无任何损伤,棺面外表虽有破损,但到底还算健全。

他方将那颗颤抖欲裂的心放下。

卡喀!卡答!

忽地,棺木传出一阵怪异的响声,像被沉重压辗而过的木地板发出腐朽欲裂的声音,楚沧月猛地一震,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做不出任何反应,只闻下一秒,那完整的棺木“轰”地一声整个炸裂,破碎成木渣木块掉落了一地。

姒姜在扭头看到这一幕时,目眦欲裂,眼眶红得像泣血一般。

“不……”

她的棺木!

所有人一下都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停止了全部动作,都呆愣地看着那副散架破碎的黑棺。

后卿也没有想到黑棺会一下便炸开,他狠狠地一下攥紧了拳头,目光恍恍惚惚,好像失音了一般,好像麻木了一般。

黑棺毁了,自然那躺在里面的骸骨便也摔掉地一片废渣木榍当中,暴露在空气之中。

与其它人关注着黑棺不同,陈白起一直在看着楚沧月。

她看到在黑棺被人毁坏时,他的紧张、急迫与恐惧,他在救下黑棺时,便他如同自身获救一般地安心与幸庆,当黑棺出乎意料地炸破后,他就像倾注的所有希望也一下被撕破,他也如一张白纸一样被一同撕破,整个苍白空洞得令人心酸。

陈白起虽面无表情,但唯有一直半扶抱着她的百里沛南才知道她浑身究竟有多僵硬紧绷。

那具尸体是谁,是谁能让他变成这副模样?

陈白起虽然一直刻意避免自己去考虑这个问题,但现在答案都自已暴露在她的面前了,她还能够做到视而不见吗?

她缓滞地将视线移向那具穿着一身华美衣裳、扭曲摔落在地面的骸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