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主公,三老考核(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深人静,树影如鬼爪桓粼于白色庙墙上,上空扑棱棱地一阵响动,立在庙院墙下的陈白起便仰头。

小白飞了回来。

陈白起伸出一臂,小白收敛羽翼,乖巧安静地立在其上。

从它的腿上取下一个竹筒,拔开后取出一块帛布卷开,她身后燃烧着的火光从门内斜阑洒出,上书的字体是她熟悉的——

焕仙,为师得知孟尝君将樾麓弟子关押在田府水牢之中,为师不日便会前往薛邑。

看这措辞还挺坚决的。

陈白起一见其内容,顿时只觉头痛。

她叹息一声,便揉了揉额心。

她暂时还没有想到法子能让孟尝君放了樾麓弟子,可这事由山长掺手,事情只怕会再次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她该怎么办呢?

春寒料峭,夜深愈是苦寒若冬,在外面站得久了,陈白起感觉手脚冰冷。

她放了小白继续去盯哨自家山长莫乱来,便返回庙中。

将手中指长的帛布扔进火中,“噗”一下布帛便卷曲变形,被烧成了灰烬。

“不如……这次便玩个大的吧。”

陈白起盯着明亮摇曳的火光,眸色愈发深长。

——

翌日,天晴而蔚蓝,旭日东升,薄雾渐浅。

姒姜靠在铺垫厚实干草的墙角醒来,便看到了站在庙门口的陈白起,她一袭白袍素净颀长,墨发飘逸,红光在身前,将她的身形轮廓晕成了模糊,也镶了一道光亮的金边。

她面向门外那片广袤天地,背对着他,飘飘欲仙,在阳光的重托下似能主宰整个世界。

这时,万籁俱寂,突然有了一声林漳鸟叫,划破这片寂静。

陈白起感觉到身方动静,掀睫悠悠回过头,看向醒来的姒姜。

姒姜一时竟有些狼狈地低下头。

“醒了?”

轻柔而雨露一般干净的醇新嗓音。

这把少年声音与“陈娇娘”少女娇绵脆铃般的嗓音是不同的,但偏偏他听了却觉得像是同一个人在说话。

姒姜摇了摇脑袋,让方才睡糊涂的脑袋能因清寒的晨光而清醒些许,他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他走到她身边,打量她:“你一夜没睡?”

陈白起抿起一抹随意的微笑,摇头:“睡不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

“别将自己逼太紧了,有事……可以与我商量的。”姒姜认真道。

陈白起眸盈盈,映入的光像彩霞:“不过一夜未睡,不妨事。”

姒姜见她精神颇为饱满,便也只能无奈放弃劝说了。

他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去樾麓山替她接弟弟,陈白起便交待了一下住址跟姓名,又递给了他一件信物。

姒姜揣好信物,叮嘱她好生照顾自己,他会快去快回,便不再耽搁即将赶路。

姒姜走后,陈白起则与狗二一块儿下山,按照原计划重回田府。

这一次,她倒是有所准备,她在薛邑的商铺中选购了一个中等的拜盒,以香竹制了拜帖,上书简介了自已的籍贯、姓名、一首敬词,拜送了帖子于田府上。

由于这一次她按照规矩而来,自然田府也依规矩待她,没有再随意撵赶。

她意欲效忠于田文,送上拜帖后,自然耐心地等在府门前。

约午后,府中便派人来,来者是一个挂着黄铜牌的管事,年约十八、九岁,他穿着蓝布衣,站在六步台阶之上,目光傲慢又刻薄地打量了陈白起几眼之后,便掉转头,吩咐门前守卫将人带去考核,便步不停歇地离开了。

守卫躬身听言,等管事离开后,便让陈白起跟着他入府。

“第一关倒是过了,接下来便是考核。”

狗二一直“低眉顺眼”地跟在陈白起身后,他本忐忑陈白起的拜帖怕石沉大海,但见那黄铜牌的管事来了,便心知事成了。

陈白起跟在守卫身后几步开外,与狗二小声说着话。

“方才那人是谁?”

“那个腰挂黄铜牌的是田府三等管事,这田府大事儿也多,连管事都分三等,一等是紫铜牌,二等是红铜牌,三等乃黄铜牌,方才那人便是专管考核事项的管事,有领人、引荐跟捧杀权力。”

“一个三等管事,还有棒杀的权力?”

“可不是嘛,这田府的一个管事可比一些小吏大夫更威风,不过,孟尝君历来对他门内的食客十分优待跟亲厚,你若能入了他眼,这些管事可不敢丝毫怠慢。”

陈白起想起一事,道:“你当初是怎么有了考核权的。”

她发现,还真不是跑门前一站,说自个儿有什么什么能力,便能够随便入府的,而这狗二却这般顺利地进行了考核,虽然最终败在了考核内容上。

说起这个,狗二便嘿嘿一笑:“狗爷我拾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士人的名帖,这才得以进府考核。”

陈白起倒是听出那个“拾”字怕得换成一个“偷”字吧。

“这考核若通不过,是否都得被捧打而出?”

狗二看了她一眼,见她神色坦然,不似害怕也不似犹豫,方小心地措词道:“若考核不过,便会被认为是骗子,呃,都会被捧打而出,不过……这只是一种形式罢了,你瞧我,其实伤得不重的。”

他其实多少怕“陈焕仙”退缩,他还想靠着她混进田府里呢。

陈白起听明白了。

说到底田府这块肥肉也不是谁都能来叼一口的,你有能力,便随你吃饱,若你没能力,便别怪田府落你脸面,将你捧打而出,在外落得一个沽名钓誉的恶名声,只怕捧打出田府的消息一旦流传出去,便如同落水狗一样,在其它诸侯国中再无容身之所。

而每个人只有一次的考核权,而狗二之前考核失败,如今只能选择当她的随从伴行。

守卫引小路迂回于田府行走,最后将他们引入一间客厅,便重返岗位。

陈白起礼貌向守卫道谢。

他们一踏入厅堂,便觉这厅堂十分气派,陈设严格有序,空间宽敞规整,由外进入内屋的通道,陈设较严整静穆,疏朗多空余。

客坐席摆放中轴线两侧,主坐席在正东方。

主席上摆放着三张凭几,三名稀疏白发拢髻的老者正扶靠着几上,威严而视。

此时,除了刚到的陈白起与狗二两人,厅堂内早已来了八个人。

这八人明显也是来考核的,他们施施一礼,正朝着三位老者行揖礼。

这八人陈白起不曾见过,她日日驻守于门前,来往皆有眼力,再观这八人衣饰与配饰上皆成套成讲究,一看便知不是普通平民。

应是士族出身。

一般而言,无论官场还是私人招摹,都是由引荐与考核两种方式,前者是走关系户,后者则是凭实力一步一步朝上爬。

陈白起本以为靠了樾麓书院的名望,以后出士便可顺风而上,哪知樾麓书院如今被孟尝君打压,她也并不认识什么大人物,引荐自然也是不成的。

这八人拜了礼后退至一旁,陈白起让狗二留在门外,她上前亦规矩地行了一礼。

系统:同僚之宜(二),为求一主公不惜使出浑身解数,你将力排众难,通过三大老者的考核,接受/拒绝?注:此任务为三个等级,普通(奖励:经验值40000),优秀(奖励:经验值60000),完美(奖励:经验值80000,特殊药材——紫金星*1)

陈白起挑了挑眉:接受。

不知怎样评定等级呢?

她看向上坐那三个干瘪又板着一张老古究模样的老头,他们唇角下垂,眼袋深坠,浑浑噩噩的目光时不时闪过一丝隐忍的锐利,分明性格古怪阴沉,不好讨好啊。

估计得……令他们三个都一并满意了方才达到“完美”等级吧。

三老手插袖内,坐姿倒算笔直,分别稳稳跪坐于三张凭几之上。

“你们今日前来考核怕也该知道田府的规矩。”一老者冷冷出声。

“弟子知道。”众人立即应声。

“我等三人共三项考核,能有一项入得我等眼,便可留下,若三轮皆为出局,便会被捧打而出。”另一老者也接话了。

“……喏。”众人这一次回应的声音明显底气不足了。

“尔等可唤我黑老,他乃灰老,他则是白老。”最后一名老者指着第一个说话与第二个接话之人向众人介绍道。

陈白起站在众人的最后,观察着这三老。

三老长得都差不多,只是叫“黑老”的穿着一身黑袍,“灰老”则穿着一身灰袍,“白老”是一身白袍。

陈白起点头,很好,很好记。

“见过黑老、灰老、白老。”众人再度向三人行礼。

“罢了,虚礼莫要了,下面便依拜贴的顺序来考核吧。”

众人听令闲散于左右坐席两排,而被喊到名字的,便上前自我介绍一番,得了老三应肯,便正襟危坐等候考核的内容。

由白老开始,他喊了第一个人的名字。

接下来便由三老进行三轮考核。

白老的第一个考核的内容与狗二先前描述相同,是考力气活——举青铜鼎。

举起则过,不敌便输。

灰老的第二个考核内容也没变,乃考学识,词不达意、量不达标亦为输。

黑老的第三个考核内容便比较随性了,可自由发挥。

看得出来,这三老的性子古板又认真,自玩不来什么新潮与花样,他们考核的内容则固定成这三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