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主公,三老考核(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说这黑、白、灰三老偏爱这三类,可偏这三类难倒的人却不在少数。

八人,却有八人完不成三老的全部要求,唯六人通过一项能留下。

首先在“力量”这一局,基本上八人有八人全部“阵亡”。

而在“学识”一项,士族子弟启蒙得早,各家族皆有几部藏书,虽大多数人能够勉强背下,可理解参透得却不够深入,要知那时候的竹册并没有释译,读过并不表示读懂,即便有师从,但填鸭似的教育总比不过自身的透悟。

而其结果自然无法令人十分满意。

只能算将就吧,这些士族子弟本就靠着家族关系混入田文麾下,不指望别的,就凭他们身后相互交织牵扯的利益,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就着留下吧。

而在“自由发挥”这一项,也基本全部阵亡,所谓书道、花道、茶道或道、玄、经、诗等,全部都需要时间历练来磨砺成就的内容,这些个“花架子”一个都拿不出手,图有其表。

这八人轮番上场的时间并不长,因为放弃头跟尾,只留中间内容,也耽误不了什么时间。

而最后便剩下“陈焕仙”。

要说“陈焕仙”从长相、气度上而论皆为出众,她云步淡然一上场便惹来许多士子的侧目。

她的礼仪毫无差错,优雅大方,文质彬彬,甚至比得上那些个从小浸染在家族教导的士族子弟。

许多人都在猜测,此人怕大有来历。

三老是看过“陈焕仙”的拜帖,上面有她的姓名,无字,有户籍,无家族介绍。

这样的拜帖实则并不合格,但偏她在拜帖上作了一首诗,而就是这一首诗,与她所写的字,令他们愿意破格接见这个来历不详焉的人一次。

当见到真人时,不得不说,他们三人都颇感意外。

意外有三。

一,少年十分年轻,厅中共九人,那八人皆接近而立之年,学识了了,在家族中亦不过混吃等死之辈,而她……只怕未及弱冠之年吧,偏能写得那一手好字与那样一篇诗词。

二,少年的模样太过娇贵,肤白而细腻,不似普通人家能够培养出来的人,偏她却没有介绍自己的来历。

三,将她安排在最后,以为在她看过这样多的失败之后会心浮气躁,偏她自始至终的表现都可圈可点,这般年纪便有这种心性,倒也可贵。

三老虽心中对她有了一番评头论足,但面上无显,与先前的人一般无二进行考核。

没有意外,她的第一项考核也是“力量”。

陈白起走到厅正中摆放着的青铜鼎前,这是一个圆鼎,三足,高约有一米,宽双臂伸展。

“陈焕仙”并不算矮,男子中也能算得上中等偏上,但站在这青铜鼎前,却显得尤其单薄瘦弱。

就这样打眼一看,倒很难估算得出这青铜鼎究竟有多重,但狗二曾说过,他搬过,它至少得有两百斤,他连挪动一下都困难,更别说扛起来。

陈白起暗忖,这“同僚任务(二)”要想达到“完美”级别,则表示她必须同时收到这三老的满意答卷,而“力量”这一项,她自不能放弃。

说实话,陈焕仙这身躯不曾习武,力量值不高,别说二百斤,一百斤的青铜鼎她都扛不起来。

当然,如果释放“麒麟臂”的力量的话,举鼎什么的倒是小意思一件,可眼下这样做未免太吓人了。

不过好在她目前已经23级了。

巫医职业在二十级之后,便能够开启“巫医辅助药剂”技能。

目前她已经将“力量药剂”、“智慧药剂”、“敏技药剂”、“先知药剂”四项点亮,剩下一些灰色的“巫医辅助药剂”因为等级不够,不能查看。

而“力量药剂”中,有个“英雄药剂”是加50力量值的,属于一级药剂。

50的力量值相当于一个三岁小孩子一下拥有成人的力量,也相当于一个手无缚难之力的书生一下变成了肌肉壮汉。

不过“英雄药剂”效力的时间很短,只有60s,一分钟,但并没什么副作用,可以持续不间断地使用。

见“陈焕仙”小弟站在青铜鼎前沉默的模样,狗二整颗心都揪成了一团。

他这纠结个啥呀,他那小身板还没他狗爷壮,这一关放弃不就得了,万一一会儿为了扛这鼎,弄伤了自个儿,那岂不是连最后的希望都瞧不见了?

就在狗二趴在门前急得直挠木门板时,陈白起在举鼎前,忽向三老禀请一事,想在举鼎前先喝一上口酒。

三老看她那少年弱柳般的单薄身子骨,心底皆对她的力气不抱以希望,但少年郎愿一试,倒也勇气可佳,想着她怕是打算酒壮怂人胆,便也允了她。

不一会儿便有仆役送来一壶酒,陈白起向三老道完谢,便侧着身子以袖遮面,借着饮酒的动作,一并吞下“英雄药剂”。

药剂一下喉,转瞬身上便涌上一股奇异的力量,陈白起深吸一口气,胸腔饱含,感觉身体有着从未有过的轻松体验。

她放下酒碗,重新走到青铜鼎前,她先将袖袍挽至手脏处,露出纤细而白嫩的小臂,十指若竹,骨结分明。

一瞧那文弱又白皙得双手,许多人只觉得接下来的画面简直不忍再看了。

“啧啧……”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简直愚蠢。”

周边传来的闲言碎语陈白起充耳不闻,别人的指指点点她视而不见,她时间只有60s,下腰以背臂之力,握起圆鼎一足,用力……

圆鼎被翘起一角。

很好!她眸光如电,又尝试着抓起另一足,这时,圆鼎已缓缓离地腾升。

嘶~

在青铜鼎“吱”一声离地时,整个大厅顿时响起一片倒抽气声,所有人都有些目瞪口呆地盯着陈白起。

“他、他、他、他、他……他举、举起了?!”

窝槽!他们一定是看见了一个假的士人!

陈白起在举起青铜鼎离地后,便咬紧牙嘈一鼓作气,猛地挺起腰背,那沉重浑圆的青铜鼎便整个给定在半空之中。

三老亦瞪大眼,“腾”地一下都惊站了起来。

而狗二已经直接傻掉了。

“你、你、你……都干了什么?!”白老指着陈白起,结巴道。

砰!

青铜鼎在举起后,停了约二秒,便重新被砸回了地面,陈白起长呼了一口气,方感觉涨红的脸颊逐渐褪了红。

她整了整衣衫,重返首席前,朝着三老再度文质彬彬地施了一礼。

“先生在上,弟子方才在举鼎。”回答得一副风清云淡的模样。

呸!什么文质彬彬,将“文质彬彬”用在他身上,简直白瞎了这个词的涵义。

“你方才真举了起来?”白老那耷拉下来大半截的眼皮都惊翻了,眼珠子都快被瞪出来了。

“莫非……”陈白起眨了一下眼,迟疑道:“三老方才没瞧清?要不……弟子再举一遍?”陈白起一脸无辜真诚地问道。

白老一愣,瞪了她半晌,见她一脸认真的模样,便当转过头,抚额摆手。

“不……不必了。”

那画面太辣眼睛,他不想再看了。

想不到这一读书的小青年都能干上武士的活了,他们简直就是活久见了!

陈白起抬眸看着三老:“那弟子的这一关,可是通过?”

她语气略带小心,将小少年的忐忑不安流露得掐到好处。

鼎都给她举起来了,众目睽睽之下三老哪能讲不通过,都一致点头。

陈白起方笑了。

“那你便留下吧。”灰老道。

陈白起一怔:“那第二关呢?”

灰老奇道:“你莫不是还打算继续考下去?”

只通一关便可留下,她却愿意费那劲儿继续考核下去?

陈白起为了任务的完美级别自然是要继续考下去的。

她下意识点头,然后一脸不自信赧然道:“弟子方才不过是侥幸罢了。”接下来,才是验证实力的时刻。

一时之间,厅中闻言的所有人一下都酸掉牙了。

能将二百斤死沉死沉的青铜鼎扛起的“侥幸”,哪里有,如果有,请给他们也来一打!

所有人对她群而愤视之。

而在不自不觉中,陈白起也成功地抓住了所有人的眼球,她从一开始被人忽略的存在,变成如今受人焦点关注。

“善!有志者,不该裹步止前。”灰老赞道。

“焕仙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陈白起谦虚接道。

她言下之意:焕仙尚有余力,自当尽力。

灰老“哦”了一声,来了兴趣,见她能接下他的话,他便继续这个话题,用来考核。

灰老问道:“图志而无力,图力而无物,三者之间,不妨谈谈你的看法?”

这个考核的题明显不再是之前那种固定题式,而是现场即兴考答。

陈白起拱了拱手,移步五出,又复返,心中已有答题。

她道:“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有志与力,而又不随以怠,至于幽暗昏惑而无物以相之,亦不能至也。然力足以至焉而不至,于人为可讥,而在己为有悔,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

大意是指,有意志之人,能够拥有自己的思想而不停止前行,而拥有力量与意志的人,也需在其它事物的辅助方能达成,而在别人看来用单纯的“力量”或者“势力”能达成的事情,不足以令人佩服,而自己也会有悔,而尽自己毕生之力而不能达成的事情,便可无悔。

灰老闻言,久久不语。

而白老也是满目怔忡,他们看着陈白起,只觉心潮汹涌,难以平复。

在他们看来,陈白起是唯一一个对他们的考核试题,回答出完美答卷之人。

白老考“力量”,而灰老考“学识”,在他们看来,这两者并一定要区分得很明白,反而可以融合得很恰好。

偏偏世人懵懂,读书者不擅力,而擅力者不识字,黑白分明,不容于灰。

悲矣,叹兮。

二老对陈白起的见解看法十分地满意。

简直太满意了!

“小子年幼,却看事透通啊,这一关看来于你也太过简单矣。”灰老那干瘪一脸的老脸露出一丝笑意。

陈白起见他们满意了,方松下一口气。

她自知傲慢使人退步,谦虚方才使人进步。

于是,她再度谦虚道:“灰老夸誉,焕仙受之有愧,焕仙自知万事不可只看得失,这其中的收获方是最重要的。”

灰老闻言连连点头,对她印象不可谓不好。

这叫“陈焕仙”的小郎君,既谦虚又有学识,简直成就不俗啊!

接下来便是轮到黑老了。

白、灰二老退居入席,而黑老出。

“前二项你得白、灰二老满意,可这第三关若不能令老夫满意,你便自请出门吧。”黑老一拂袖,对着陈白起却是冷眉横眼。

陈白起一呆,这黑老果然长着一张黑脸,一开口便如秋风扫落叶,毫不留情。

陈白起不解道:“这与方才的说法……不同。”不是说,获得一类考核认证便可留下吗?怎么连获二项反而更严厉了?

黑老哼一声:“你小子狂妄,不欲屈就,那老夫便成全了你,如何,不满意?”

“小子不敢。”陈白起一揖,垂下头道。

其它人见黑老对白、灰二老称赞不已的“陈焕仙”如此狠厉,顿时既解气又能看好戏了。

“那便亮出本事来吧,可别说你能一口气吃上十八个粟米窝头,这种人也能来考核,想起便觉粗俗、侮辱斯文!”黑老想起昨日这事,脸色便更黑了一层。

而正站在厅门外,头窥厅内“陈焕仙”考核进度的狗二听了黑老的话,脸色也一下变绿了。

什么仇什么怨啊!不就是想展示一下他这一口气吃上十八个粟米窝头的特殊才能嘛,有必要如此记仇?

当着这么多考生面前提起这档子事,他这是将他当成了反面教材了不成!

陈白起算是其中知道事情原委的人之一,一听这话便绷不住脸笑了。

她勉强忍住笑意,清了清嗓音答道:“这项绝技只怕焕仙是……不成的,唯有用别的代替了。”

“那便说说,你有何特别的才能?”黑老冷冷问道。

其实在来田府之前,陈白起便私下想过,在“自由发挥”一关里她要表现哪一方的才能。

要说,她在书法方面比不上大能,却已有棱角锋锐,毕竟“陈焕仙”的年纪摆在那里,也可以算一项技能,可偏她的书法师承樾麓书院的沛南山长,沛南山长的墨宝已有临帖,容易被人看出底细来,不便用。

另外便是颂词吟诗,她从现代而来,不说博古通今,却也算藏书不少,用这个来取胜倒也可以,只是她毕竟年纪太轻,作出一首人人称赞的绝世好诗容易被人质疑。

她需要的是,被人坚定不移地相信她的才干。

所以,她最终思来想去选择的是……排兵布阵。

她的野心之大绝非他们能够想象的,辅助天下之主制霸战国,从这一雄伟目标而言,单纯的出谋划策已非她未来的职业定位。

她想要让他们看到,她身上的价值,绝非是一名普通的士人。

要说,陈白起觉得自己出士之路何其坎坷,孟尝君底下的门客众多,比起楚沧月来,更是多得吓人,估计全部人围起来都能够绕薛邑三圈了。

而她一籍默默无闻之辈想从这众人之中爬上去,怒抢主公,那其激烈残酷程度,简直能媲美古代后宫中三千佳丽争宠!

不想被淘汰,就得力争上游。

“不知府上可有沙地?”陈白起问道。

黑老不解:“寻沙地做甚?”

“焕仙所展示的才能,正巧需要沙池辅助。”陈白起答道。

灰老道:“后院倒有一方沙地,约六尺宽七尺长,可够你用?”

陈白起笑道:“足矣。”

------题外话------

嗯……静感觉之前写得不太满意,在上传前删了一些又改了一些,所以耽误了正常更新,望小仙女们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