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主公,崭露头角(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老领着陈白起出了厅,而另外八人也有心想瞧一瞧这正太外表却拥有力大无穷抠汉内在的少年能有啥技艺,便也默默地跟随在其身后。

黑老跟到身后密集纷多的脚步声,皱眉两撇灰白浓眉,回头瞥了一眼。

那八人、哦,不应该是九人,其中狗二也混掺进了人流之后,他们本就心虚,如今见被黑老发现,便脚步一顿,纷纷僵了僵。

白老与灰老不作声,却朝他摇了摇头,黑老的脸黑黢黢地,他收回了视线,拢起袍,冷哼了一声,便几步垮前,继续前行。

陈白起却在旁笑了笑。

这白老与灰老的性子虽亦不苟言笑,但却比黑老随和上许多。

田府最近打算在西郊圈起的一片护林地挖掘一片河塘,栽种上夏荷、青柳,修筑走桥凉亭,所以这府上才会特地空落出一僻地来堆泥沙土。

河塘是过冬后才开挖的,如今三月春却仍没竣工,这片工地上除了府上管事与佃户,另外还有一些城中招来的杂役工在劳作、搬土。

三老带着这些考核的弟子一来,那宽袍猎猎风动优雅的一行人,便引来劳作的众人观注,管事见他们都停下手上工作,便一挥鞭啪哒一声响亮的空响惊得周围一缩,他不耐地喝斥一声让他们赶紧干活。

而他,便端起一副讨好的笑容快步来到三老跟前卑躬曲膝。

“三老今儿个不是在瑞祥厅考核吗?”怎么响不丁地跑到这脏乱的施工场地来了?

黑老瞧不惯他这欺低攀高的谄媚模样,凉凉扫他一眼,负手不答。

而灰老亦神色懒淡,唯白老道:“你选一块周遭安静少人的沙泥地出来,我等有用处。”

管事虽不知“有何用处”,却也忙点头,他道:“这会儿许多沙泥地都清到杨林边儿了,那边儿除了搬土的杂役鲜少人会去打扰,让小人领三老前去吧。”

白老颔首,而黑老与灰老不与这等下人闲语,便先行迈步在前。

管事那三角眼眯成一条缝在三老身后跟随之众人身上溜了一圈,心中有了估量,便立即快步而前,在前殷勤领路。

杨树林地离挖河塘的工地并不远,一排排整齐挺拔的树木一字排开向前延伸,俊美而笔直,远远望去,这些疏密有致排列整齐的数木,春意盎然地就像一道“绿墙”。

来到杨树林前,那管事便被白老给打发走了,而管事虽不知三老打算利用这片泥土地做什么,却还是留下二个粗工杂役给他们使唤。

杨树林内堆着许多土包,干沙与湿泥土混成一堆。

“这边沙池可够用?”灰老道。

他先前曾经过杨树林边,瞧着有一地干沙地摆着,却不想这段时间来来回回的运土已经堆砌了这般大一方的土坡,所以他之前描述的池地明显“货不对版”了。

陈白起其实并不在意沙池的大小,大有大的用法,小有小的用法。

她于四周打量一番,便有了主意。

“自然够用了,三老与诸位请稍候在此,容焕仙前去准备准备。”陈白起向他们拱了拱手。

灰、白二老颔首,而黑老则嫌弃地瞪了她一眼,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屁事儿真多。

陈白起让那二个粗工杂役来帮忙,她与他们讲解要求,将堆垒的沙土包堆平、堆平整,离地约三四公分高便成,怕没读过书的杂役听不懂高度,她是用手比了一个距离。

由于陈白起讲得详细,再加上他们手上有工具木耙,很简单快捷便完成了第一道工序。

其实陈白起只是需要一个用来指点风云的“画板”,比起耗费大量的帛布,与大量拼束的竹策来当画板,明显这种一次性沙池既简易又方便。

“画板”布好后,陈白起便移步丈地,捡来一根木枝,在“画板”上开始描物。

趁着空隙时间,陈白起问道:“不知三老可听过纸上谈兵这一说?”

黑老一直板着脸严肃看着陈白起搞东搞西,又是堆土又是东一笔西一笔在沙上划着,完全瞧不出意味来。

“自是听过,你莫不是打算与老夫讨论兵书?”黑老眼珠转了转,哧笑而问。

三老各有各的长处,白老年轻时乃一名著名的剑客,而灰老则是公卿大夫学识渊博,而黑老则是一名赫然威声的将军。

陈白起笑转过脸,少年眉眼鲜活而漂亮:“今日机会难得,不如请黑老指教一下焕仙?”

黑老闻言,自傲地哼了一声。

“且看你是否值得老夫指教一二。”

虽这样说,但黑老大约知道她准备考核的内容是什么了。

不过这小子只怕不知他的来历吧,敢在关公门前耍大刀,且看他一会儿如何收场!

陈白起但笑不语,她用一根木枝,面色认真而专注,在沙地上游曳、转动,丈地划度,方圆矩正。

“你拿根树枝在地上画什么?”

黑老性子并不好,等了一会儿便禁不住疑惑,便迈步上前,在沙地旁一杵,便压目一瞧。

一开始他看到上面有“线”有“坡”有一个“圈”,瞧不太明白,却莫名又觉得熟悉,但等陈白起对这些摸不准的图标示了字后,他便整个人傻了。

黑老瞪圆了眼,指着沙地上的“图”,指尖发颤:“这、这是……”

白老与灰老见黑老神色怪异,似激动、似难以置信,整个炸毛了,便赶紧也踱了过来,三人一同站在沙池旁一同观看,很快三人便同一种表情了。

那些人本来还等着无聊的士族子弟见此,也都奇怪不解,纷纷聚拢过了来,但部分人却没看懂,但却也有懂的。

“这……这池地上的是舆图?!”一名士族子弟不禁惊呼道。

他这一声就像解锁新地图的钥匙,一下便解开了所有人的疑惑。

这样一说,这上面有“线”与“坡”显然是山川地貌、与河流走向嘛,而“圈”便是城邑。

“舆图”便是“地图”。

“这是何处的山地走势?”有人瞧不懂舆图,便不解嘀咕。

“我看着倒是挺熟悉的……”由于沙池比一般“舆图”要大,乍一眼看去,也难辨别详情。

这时,黑老冷沉着脸,咬牙道:“这是薛邑……与周边的地势图。”

在薛生活了几十年的黑老只瞧个边角就知道是哪儿了。

黑老自然看得懂“舆图”,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名唤“陈焕仙”的少年,竟懂得绘舆图。

“你怎有薛邑的舆图?从何处而得?”灰老惊异地问道。

陈白起这时正好完成收“笔”,她看着这副拥有县治地域、水文、地界的简易的“薛邑”地图,她抬头,沉吟片刻,方道:“焕仙曾无薛邑舆图,这是焕仙自己以身度量,凭印象刻度,再加上从高处瞰俯,方简易了一份谈不上多公整的舆图。”

“你……你当凭自身之力,便能做到如此?!”白老也是一脸受惊样。

这时的人们管“地图”叫做“舆图”是比较形象的,因为“舆”字的本意为“车厢、车辆”,恰好就是概括了那时人们测绘地图的方式——坐在车上(或骑马、乘船、步行等)前往尚待探索的地域,再凭借一些简单的定向设备确定位置,再将亲眼侦测到的地理信息记录下来,绘制到图上。

那时山林崎岖,野外猛兽密布,许多地方都是没开发的原始地貌,想制图那便是一种费时费力又容易摊上危险的事情。

所以,陈白起一人能将薛邑的大体地貌绘描在池地上,于三老而言,便是一件不易且难之事。

当然,陈白起给三老解释的话也纯属扯蛋,她哪里有那时间去勘查薛邑的地貌地形,她完全是靠系统的区域地图来作弊绘图。

当然,这“舆图”她刻意简化成只剩几笔寥寥,只为接下来的排兵布阵作准备。

“不知黑老可愿于在这薛邑地貌上与焕仙对阵一番?”陈白起怕一会儿不能自圆其说,便转移了话题。

黑老此刻已经冷静下来,他看着“陈焕仙”这个少年,一扫先前的冷淡与傲慢。

第一次,这个征战沙场的老将军她看进了眼中。

“便让老夫来试一试陈郎君的深浅吧。”

在黑老称呼“陈焕仙”郎君时,周边的人一下都变了脸色。

而狗二的脸色更是五味杂阵,精彩得很。

谁都能够听得懂来,这表示黑老真的将“陈焕仙”这个少年当成对手来面对了。

这也表示,黑老认真了。

白老与灰老对视一眼,眼中所包含的意思只有彼此最清楚。

陈白起看着黑老的眼,能得他以这样认真的态度对待,她必须谢以一礼。

“以两局定胜负,第一局攻为五千人,守则三万人,因为规矩是因焕仙所定,公平起见,第一局可由黑老先选守与攻,而第二局则调转。”陈白起道。

黑老皱眉沉吟,“攻”反而人数少些,“守”却更多,这是什么规矩?

想不通,他便道:“老夫便选守。”

陈白起并没有异议,她道:“那焕仙便以五千人进攻黑老的三万人,若焕仙侥幸能够破城,则算焕仙赢,若黑老能够守城完好,则算黑老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