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主公,文人与武者的罅隙/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得不说,这是一场看过后令人叹为观止、甚至是酣畅淋漓的模拟真实城防博弈对战!

在现场这些个生于优乐的、并没有参与过实际战争的士族子弟在一旁听着、看着,都禁不住满腔热血沸腾。

对战时双方的每一步详解,每一种策略连贯成计,他们哪怕从来不曾接触过,也都能如同亲眼所见,见到这一场以少胜多、诡变致胜的攻防之战!

这名为“陈焕仙”的少年着实不简单啊!

在黑老讲出那一句“老夫输得心服口服”时,灰老与白老也都怔怔地看着陈白起。

春日午后的阳光,穿过密叶杨林,透射出片片光斑点点,风吹起满枝杨絮沙沙飘飞,杨絮霎时漫天如四月雪,而那洁白的“雪花”与“陈焕仙”都在阳光的照耀下萦绕着柔和的光晕。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而一片稍隐匿的杨林后,阳光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有一行人不知何时而至,他们潜立在林中看着黑老与少年的那一场沙场对弈,已悄然静立多时。

直到黑老这一局攻防战时被逼入绝地而无奈认输时,这行人才施施然晃了过来。

“哈哈哈……想不到,披锐长胜将军黑老竟然会输给区区一个无名少年,这可令人不由得感到意外啊。”一道吊儿浪荡的年轻男子的声音在杨絮飘飞的流光之中传来。

听到这道流里流气的嗓音黑老神色一僵,已知是谁了,便隐怒地转过头去。

而陈白起亦偏头望去。

来的这一队人高矮不等,一身穿着打扮也不似普通平民,更不似士人一般广袖猎猎文雅,他们长相普遍黝黑粗纩,胡子邋遢,穿得服饰亦杂七杂八,麻布草鞋黑、灰长衣,腰挂长剑。

来历很杂,甚至有着不同文化的混淆。

陈白起见这十来个人一出场,哪怕没做出什么过份举动,但那一身土匪盗气、目光酝煞的模样,便有着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势。

她再定睛一看,由不得眼角抽搐了一下。

只见系统给他们的名称标示着“X国流犯”、“X国逃犯”、“X国罪犯”……

总之,这一行人全都非良善之辈,都是在别国犯了大罪后逃蹿到薛国,继而被孟尝君收留在城中当食客的。

这些人手上都沾过血,犯过事,做过恶,但因身有一技之长,孟尝君便可以给他们提供衣食住行。

不得不说,孟尝君便是这么一个三观很模糊的人。

这一群人既有佩剑,便表示他们所司职为武者。

而领头者、亦是方才出声调侃揶揄黑老的却是一个两手闲闲,流里流气的政治犯——苏放。

“政治犯”?

陈白起见系统给他标注的备注有些讶异。

一般而言政治犯,也被称作政治异见者或持不同政见者,往往是被当政政府认定为反对政府和颠覆政府,并且在其管辖范围内进行通缉或关押的人。

想不到这个苏放看着年纪轻轻,却来历不凡啊。

在系统内陈白起可查阅苏放的生平简历。

姓名:苏放

年龄:25

身份:孟尝君客卿。

生平简历:战国纵横家,洛阳人,出士初事燕王,后主事韩燕之乱后,便辗转至齐、至宋、至卫,在被卫国召为上卿半年后,叛出后复返齐,目前事孟尝君。

虽然简历只有短短几笔描寥的字眼,但陈白起着实也被这苏放的彪悍多职业生涯所震。

这人能够这样从容辗转在诸国当一名“间谍”,怎么就没被人给灭了呢?

哦,估计的确还挺多人想灭了他的,可偏偏他总能找着“靠山”。

祸害完人家燕王,便跑到齐国、宋、卫三国混起了职业,等卫国又被人灭掉之后,他就弃卫而投入齐大国的怀抱,事薛国之主孟尝君。

不知为何,看完苏放的简历,她忽然觉得孟尝君的称霸之路有些不妙,像这种混哪儿哪便灭国的人,孟尝君还将他留着干甚,难不成是嫌自己的薛国太安稳了不成?

“苏放,老夫的事还需不着你来置喙。”黑老不喜苏放,这种不喜露于表面已无须隐藏。

苏放领着一群恶贯满盈的“罪犯”武士迈步而来,他穿着类似胡服的衣服,上衣下裤,穿着一双包裤脚的绒靴,打扮较士人更利索简洁,又比剑客那落拓不羁多几分清贵。

苏放模样并不差,但却长得跟一般传统性审美那般的精致,他浓眉大眸,只是眼角比一般人较开,削直笔挺的鼻,嘴唇厚而长,一笑时,便有一种又坏又帅痞的感受。

“黑老莫不是输了,当着咱们的面儿上过不去,便恼羞成怒了?这样不好不好。”苏放皱着眉,一脸不赞同地摇头。

而跟在他身后那一群抠脚糙汉子,便一同毫不客气地大声哄笑了起来。

这笑声混杂在一块儿嘈吵得很,跟闹市笼中起哄的鸭子一样。

白老拦下冲动的黑老,他迎上苏放道:“苏放,主公不是命你去边楚抓拿逃离的樾麓弟子吗?你何以会在此?”

苏放看了一眼白老,抿嘴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白牙:“自然是已经抓到了。”

灰老一怔:“张仪与卫溪等流都被你一并抓获了?”

陈白起在一旁默默地听着不露痕迹,在听到“张仪”与“卫溪”的名字时,方唇角抿紧,眸色微暗幽深。

苏放道:“这事我稍后自会与主公汇报,到时候三老不妨一道亦于一旁听听我是如何擒取此等逃犯,而如今,我却对另一件事更感兴趣……”

苏放歪着脖子,整个人懒懒散散地扫了一眼灰老身后站着的九人,一眼打过,便转眸看向一旁独自伫站的陈白起。

当眼神落在她身上之后,苏放便敛了敛眸。

“这些人,便是三老今日考核合格之人?”苏放问完,不等三老回答,便兀自摇了摇头:“啧啧,这种混汤混水煮一块儿都凑不齐一碗的模样瞧着便令人心酸啊。”

黑老听苏放又在此处“放屁”,便表情一沉:“苏放,你太放肆了!你只管招揽你的武士团,我等这方不需要你来插嘴!”

苏放这类面皮都厚得可以铸墙的,完全不将黑老这类恶声恶气放在眼中,他甚至将它们当成一种怡耳的“乐趣”。

苏放笑了,那似狼豹一样的眼神牢牢地盯着陈白起。

“不过,有一人倒是瞧着有些特别。”

苏放慢步走到了陈白起的面前。

他比陈白起高上许多,而苏放的身形算不得壮硕,但男性钢硬的线条却拥有十足的侵略性。

他身子顷斜洒下的影子几近将陈白起整个人笼罩起来。

“小儿,唤什么名字?”他的嗓音十分低缓,带着磁性的笑意。

但这种“笑意”却带着不善与恶意,令人发寒。

陈白起颦了颦眉,眉心的褶皱转瞬便又消散了。

小儿?这个人……竟如此地小瞧她?

陈白起倏地眯起双睫,漆黑的眼底闪过一道危险,正当她准备有所反击时,却不料这时系统竟然叮地一下发布了任务。

系统:同僚之谊(完)——与苏放交好。眼前此人看着挺有本事的,若能与他攀上关系,混好同僚之谊,想必未来将会更容易爬上食客高层,侍奉主公。注:“交好”程度需达到好感度40+。

目前苏放对人物的好感度:-12。

陈白起一查看到苏放的好感度呈负数之时,只想对苏放着“呵呵”他一脸。

这苏放的脑子有坑吧,她与他素未谋面旧日无怨眼下无仇,他竟对着她默默狂刷起了负值,而且还是这么深沉的数字!

偏系统还要让她去刷他的好感度,这任务恕她真接受不能!

系统:提醒人物,同僚之谊(一)(二)(完)同时顺利完成,系统将会有“同僚之谊”额外特殊奖励。

陈白起一愣。

她纠结了。

虽然她很想威武不能屈地拒绝,可偏偏她……她狠不下心啊。

一般系统的“特殊奖励”都十分超值的,要她就这样放弃了,她又不甘。

因此,考虑不过二秒,她便屈服在了这“诱惑”上了。

要说这些食客虽被孟尝君一视同仁,但实则有人便有纷争,这些人私底下的党派自也是分了三六九等的。

如三老这般贵族士族出生的,也有如朝上数三辈平民突发奋进的侠客。

孟尝君的对门客的待遇依据门客的地位与才望,也分为三个等级。

上等住“代舍”,食有鱼,行有车;中等住“幸舍”,食有鱼,行无车;下等住“传舍”,就供应些粗茶淡饭。

而三老自然为“代舍”,而苏放的待遇亦是“代舍”,但是他的跟班们却没有混上这种上等待遇,大部分为“传舍”,而三老招揽的人却大部分住“幸舍”。

因此,自古“将相”由来以将的矛盾,也在这薛国门客双方之间激化上演着。

陈白起不想被苏放拿来当炮灰,可又不能对他的话视而不闻,于是她还是回声了:“陈焕仙。”

苏放念了她的名字一遍后,便道:“这名字……甚娇啊。”

“娇”乃形容女子之态,苏放当众调笑她的名字“娘”,也是在侮辱她身上毫无丈夫威武。

他那些跟班闻言,也都拿怪异又暧昧的眼神上下打量起陈白起。

陈白起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一阵冷笑。

看她长得嫩,便这样聚众刷团来欺负她是吧,那她一会儿便好好让他们瞧瞧什么叫真、丈、夫!

陈白起退后一步,双手一举于额,语气平静道:“方才苏大人携诸位于一旁也算看够了焕仙的才疏学浅,黑老本与焕仙还有一局尚未进行,既然苏大人拦众于前有兴趣,不如便将这一局换成焕仙与苏大人对决?”

周围人闻言,一下便安静了下来,有拿眼神轻藐陈焕仙的,也有惊讶她的大胆发言,也有疑惑她邀战的目的。

唯苏放由始至终最为冷静,他不受陈焕仙的激,也不受她的邀,更不打算顺着她的话行事。

他摇头,嘴角咧开的笑容像一把镰刀:“陈小儿,拿你的强项与我来对决,着实不公啊。”

方才他隔得有些距离,虽然没有瞧清楚陈焕仙与黑老是怎样在沙池中对决,但却将两人的对弈之语尽收耳底,他知道这“陈焕仙”在作战方面有些怪才。

陈白起被他这样果断地拒绝,亦不着急,她问道:“那不知大人的强项为何,一腔蛮力否?”

说完,她便望向他,清粼粼的目光流澈到底,面含温润入骨的微笑。

他不是瞧不起他们这些士族子弟的“弱鸡”模样吗?他不是喜欢带着一群抠脚大汉满林子巡游吗?

她倒看看,他会怎么接她的话。

苏放闻言,毫无羞耻地点头:“然也。”

果然,陈白起眸中遽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转瞬即逝,没有任何人瞧见。

他像是早就准备好一场试练来故意为难陈白起,偏过头,漫不经心的目光在杨林的土坡四周寻了一眼,忽地定睛,他指着不远处从泥底被挖出搬放在沙土上的一块大石,道:“你不是打算与我对决吗?不如我们便选此石,此石必需蛮力方能搬动,不如你便与我的强顶比比?”

苏放笑意盈盈地睥着陈白起,眸底却闪烁着暗嘲与讥讽。

陈白起扫了一眼苏放所指的那块大石,便沉默了。

那块石头约半人高,一人合臂抱不拢,石表面既粗砺又坚硬,肉眼打量估摸能有个一两百斤。

而听到苏放的对决内容之后,之前一直担忧与心中愤懑的黑、白、灰三老俱一愣,而他们身后的九人在怔仲一瞬后,却都露出一种似极力忍耐的古怪表情。

------题外话------

静这几天有事在外,更新的时间要根据静办完事后的具体时间安排,所以更新可能没有那么准时,等静回家后才会恢复正常更新时间,呃……也就这几天吧,或许会晚一点,一般八九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