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主公,混上一等待遇/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前厅中臂如细竹的少年扛起巨鼎过头的画面,仍在他们这群人的脑中挥之不散,那种既懵逼又卧草的心态,他们觉得也是时候该让这些人也来试一试了。

陈白起迟疑地指向那倒在白杨树下深陷泥中三分之一的大石:“苏大人……你确定,要拿这块石头来定胜负?”

苏放仰起下颚,坏坏地颔首。

苏放身后的一名虬髯剑客笑言:“小子,瞧你这小胳膊小腿的,只怕连挪都挪不动吧?”

“哈哈哈哈……”

“将你与石头放一块儿,都不知道最后是谁被推倒了,哈哈哈……若你肯当着咱们这群人认输,咱们也不会硬逼你这样狼狈丢人的。”

“所言甚是,只不过这小子方才好像赢了黑老,黑老是什么人啊,那可是咱们薛邑最受人尊重的三老之一,小子若赢了黑老,却输给咱们这种没文化的粗人,这事要传出去,还真是令人感到通体畅快啊!”

“可不就是嘛,小子能在沙场上指点风云、征战千百军,实则现实却不敌一顽石力沉,哈哈哈哈……”

陈白起周边此起彼伏的闲言碎语声量越来越大,他们无非是拿陈白起来作妖,坑损黑、白、灰三老。

若搁平日里三老早便勃然大怒,口若悬河吐出“三字经”,但今日却有些反常了,他们三人神色冷然,用着一种别有深意的眼神瞥了瞥苏放等人,却对这场对决并没有多少的担心。

接着,他们三老表情一致地给陈白起深深地使了一个眼神,那眼神中只有一句话——去吧,狠狠地打脸去吧!

陈白起见这稳沉自持的三老被这一群大老粗给逼得露出的意气之争,隐下眼中浮起了一丝笑意。

她面对着苏放一群来者不善的人,始终风度极佳的模样,不嗔不怒,唇畔如沐春风含笑。

“苏大人,这既是你的强项,那想必大人定有信心取胜,那我们不妨再设下一个赌注,若我能将它搬动,你们便就将这块石头分而食之吧。”陈白起温温一言一出,声音倒是挺动听的,但话却十足难听了,瞬间便激起了众愤。

食石?!

苏放伸臂拦下身后的“咆哮一众”,意外地打量了陈白起几眼,他思量着她哪儿来的底气提赌注,若是三老给的,那他只能讲,小娃儿究竟太天真了。

只是他历来行事谨慎,便也打蛇顺棍上,又提上一条附属条件:“仅仅能够搬动可不能算得上赢,若你加上赌注的话,你便需得将它搬过来,摆放在咱们面前。”

苏放这条件俨然将“对决”的悬殊定得更为苛刻了许多,这下连苏放这边的人都觉得加上这条要求对少年而言,着实不太公平,就像大人在欺负小娃儿一样。

因此,他们怒容一下变得讪讪地,也都不再好意思理直气壮地去“找茬”了。

陈白起则看着苏放,感叹一声:“苏大人,还真是……锱铢必较啊。”

苏放咧出一口白齿,却不以为耻:“你若使些小手段将石挪移一分,也当是胜出,那我等赌注食石,岂不是亏大了。”

陈白起听着他这一番自我辨解的狗屁道理,表面亦像十分赞同地颔首。

“大人果然思考周密,然,仙也并非一个只懂得耍些小手段、哗然取众之人。”陈白起扫了他们一眼,黑眸轻挑,却自有一股傲气扫荡苍穹。

“我要赢,便堂堂正正。要赢,便必会让尔等心服口服!”

清亮润泽的少年嗓音掷地有声,一落下便将全部的声音都镇住了。

陈白起倒没理会他们可能产生的想法,轻袍缓带,一转身便走向那大石摆放的位置。

而这时有人反应过来了,一时恼自己方才被这黄口小儿给噎声,便张嘴道:“夸大话谁不会讲,有本事你便试试看,倘若你真有本事,咱们就一人一口生啃了这块石、石、石、石……?!”

不知这人是看到了什么惊吓场面,最后一个“石”字被反复吞吐,最终拔调成一种扭曲的惊呼。

所有人的情绪都在下一刻嘎然而止,只剩一种……见鬼啦!

只见那如春苗嫩生的少年将那双臂难合的石头稳稳地举了起来,这还不够……她再使力,然后将它举过头顶,她此时负力沉重,之前如杨柳纤瘦的身姿显得笨重了许多,她转动脚尖缓缓转过头来看着他们。

眸似点漆,表情幽静而含笑。

“伤人者人恒伤之,辱人者人必辱之。以小人之心观人,则人尽皆小人。如此一大块石头,想必亦能堵住尔等启齿恶语几分。”

少年连骂人都如此风雅,有部分人在这种时候竟脑抽地想到这个。

苏放不知何时已放下双手,他吸了一口冷气,看着陈白起举起比她个头还壮的石头一步一步地朝他走来。

这怎么可能?

苏放很想伸手揉一揉眼睛,看是不是他眼花了。

直到一块遮挡住他身前大半阳光的大石“砰”地一声砸在了他脚尖前,掀起的一阵急风吹得他额前发丝凌乱飘飞。

他方惊奇地像头顶响了一个巨雷,表情十足懵了。

“你……你……”他指着“陈焕仙”,已不知如何措词了。

而方才转身之际偷偷灌了一瓶“英雄药剂”的陈白起拍了拍手上沾的石灰榍,然后指着那块巨石道:“愿赌服输,嗯?”

系统:苏放好感度+10。

苏放目前对人物好感度为:-2。

陈白起扬起一抹恶魔微笑,将苏放身后之人一一扫过,尤其是方才大放厥词的几人,他们回想起种种,又瞧见那逼近面前而被放掷的大岩石,一时不禁往后退了两三步,脸上先变得青白,随后又涨得极度的黑红。

真要分食这玩意儿?

别开玩笑了,这石头入腹,绝对会出人命的啊!

陈白起也不催促,她道:“蛮力,有时亦可智取,而智力,却无法用蛮力强夺。因此,温恭自虚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们都能够拥有。”

苏放身后一等恶汉闻言,嘴唇跟脸颊都涨红拉长,一时呼呼粗气喷哧之声响起。

“今日我等眼拙认栽,愿睹服输!宁肯吞石而死,亦不受你侮辱!”只见一剑客瞪红一双眼,举起手中之剑便准备削下一石块,握吞入腹。

但却被陈白起伸手挡住了。

“还有何事?”剑客横眉怒眼道。

陈白起看着他,压下他手的力道更大一些,她道:“这般食法,只怕没入腹便已被噎死了。”

剑客怔了怔。

“你……你是何意?”

这阴险的小子不就是打算看着他们吞石而亡吗?

喂,喂,这腹诽得也太狠了吧,她真有这么恶毒吗?

陈白起无奈地朝他叹了一声:“我第一日入府便以一赌约以一方巨石噎死十方剑客,这名声若就此传扬开去,也不知是你们更倒霉一些还是我更憋屈一些。”

剑客茫然以示,表示这些读书人的脑回路太绕,他压根儿就没听懂!

陈白起一瞧他这蠢傻蠢傻的模样,不知为何忽地觉得好笑。

“你们就一人摸一把石灰在手回去兑水食下,此事便算了解了。”陈白起放开了他,没好气道。

闻此言,之前还颓废阴沉的剑客们一时都齐齐抬脸,惊喜地齐喊道:“当真?!”

十几个粗狂的男声跟一阵闷雷似的炸响在耳膜内,陈白起忍了忍,方没对吼一句——滚。

“自然当真。”

而见苏放这群“恶狼”都一时被“陈焕仙”给镇压住了,黑老那常年被压抑灰暗的心情一扫,大爽大畅,便不由得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善!这一局,苏放你好像也输了吧。”

苏放早已回过神来,只是面对输掉的赌约,他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摆脱。

他自然不会跟身后那群“热血过头”的大老粗一样,宁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活。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怪力少年竟这样轻易地便放过了他们。

在初初见到这个少年以旱魃之力扛起岩石时,一直以为已可以达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苏放,内心真的在一瞬接近崩溃了!

这么真汉子的稚嫩少年,真TMD令人绝望!

接着,他转过头见黑老与那群考生他们的脸上虽也有叹服,却并无诧异,心思一转,他便很快明白过来了——

“他……他通过了你们的力考核?”苏放问三老。

灰老颔首,他虽极力隐藏眼角的笑纹,但还是不经意地泄露了几分好心情。

苏放一听,脸便纠结成了一团,他阴恻恻地又问:“她既然通过了一关考核,为何又会与黑老来此处对弈?!”

白灰一听,便摇头道:“你错了。”

苏放愣了一下。

白老看向“陈焕仙”,沉重道:“不是一关,她是完整地通过了三关考核。”

噗——

苏放一听,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来。

他满脸是血地盯着三老。

这三个老贼夫!

叮——

系统:恭喜,同僚之谊(二)任务已顺利完成,经评定达到完美级别。

陈白起听到系统提示任务完成,并达到完美级别,便猜到了她虽才与黑老对弈一场,并没有完全令黑老“心满意足”,偏她误打误撞击退了苏放,正好契合了三老的兴奋点,这三人都齐刷刷地给她点赞了!

所以,她才在这个时候被系统提示任务完成,并达到完美级别。

苏放是被坑惨了一把,而他身后的“牛鬼蛇神”却因为不用噎石而亡,多少都觉得欠了“陈焕仙”一个人情。

黑老难得在苏放这里能胜了一筹,而这全靠“陈焕仙”,于是他心情大好,便当众宣布:“他同时通过了你我四人的考核,这在田府历来是从不曾有人能做到的,这样的人物我等自不能草草将其安排了,不如……先将她安排在代舍,想必苏放你应该没有异议吧?”

“代舍”?

这一来田府便能受到一等待遇,何其幸运啊!

狗二在人流之后,瞪着一双含着酸意的眼睛盯着陈白起。

而一时之间,在场各种羡慕、嫉妒的眼神都一并放在了陈白起的身上。

自然,陈白起自已也有一些意外,“代舍”乃上卿待遇,她好像……还没有这样的名望与价值吧?

苏放斜了陈白起一眼:“考核审查乃三老的职权,你们觉得她值得,我自没有什么异议,不过……这事三老最好还是征求过主公的意见再安排吧。”

“自然。”三老道。

苏放也算接受了被陈白起坑了一手的事实,他恢复了一开始的笑得荤素不忌。

在他的视线下,少年温和素衣,除了在下赌注时的强硬态度,其余时候都像无害的温驯白猫一般。

但偏偏就是那撕破温和面纱时,露出的那种锋利令他不由得回味再三、耿耿于怀。

这少年讲得不错,她不需要耍手段,也有着让人心服口服的本领。

系统:苏放对人物好感+5。

苏放目前对人物的好感度为3。

不过,方才没注意,但“陈焕仙”这个名字他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似的,苏放不由得捂唇回记忆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