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主公,生活技能缝纫/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是那一夜姒姜所说的话给陈白起提了个警醒,她觉得她现在已经可以开始筹备路上可能发生的状况。

而在完成任务同僚之谊(二)后,陈白起便顺顺当当地升到24级,而由于这几日她跟苏放的时间都比较紧凑,两人难碰上一面,因此同僚之谊(完)的任务始终没进展。

而苏放对她目前的好感度始终保持在3。

24级的陈白起控制面板属性变化不大,而麒麟血脉的苏醒也没有将“陈焕仙”这具废材体质改造成骨骼精奇,她想这大概与她选择的专精职业有关。

职业:巫医

姓名:陈焕仙(齐)

等级:24(90300/430000)

种族:人类(麒麟血统开启54%)

属性:生命力84;武力60;智力129;体力89;

这组属性数据增长得缓慢,跟蜗牛爬似的,许多数据基本恒定不动,唯智力方面递增得较为明显。

这也表明“巫医”这职业明显属于用脑体弱型,再怎样升级,也只能靠着辅助、装备等外作用力将弱化的体质推上去。

之前十分幸运陈白起获得系统奖励的一件蓝阶装备——麒麟巫医袍。

【麒麟巫医袍】

属性:智力+44,体质+12,物理防御+240,气血上限+12%。

特殊职业要求:巫医

等级要求:20级

扩展属性:当人物处于炼药状态装备,可提升成药率20%,出极品丹药率2%。

被动技能:1、当装备人物受到巨大伤害时,可将伤害转移到离人物最近、不超过百米的范围的其它人身上,若伤害转移目标≥2人,伤害转移目标可由人物自行选择,若放弃则系统随机选择。(CD冷却时间为一个月。)

这件麒麟巫医袍十分强大,陈白起一度眼热想将它装备上,但同时这一件装备外型着实挺骚包,却没有隐藏功能。

她考虑过,到了秦国只怕他们面临的处境将危机四伏、变化难测,这种时候,她怕也顾不上别人的眼光了,到了秦国最好还是将这件保命的装备给穿上。

她将白装脱下,再将麒麟巫医袍穿上后,再重新查看控制面板的数据。

职业:巫医

姓名:陈焕仙(齐)

等级:24(90300/430000)

种族:人类(麒麟血统开启54%)

属性:生命力102+12;武力60;智力74+44;体力80+12;

这一穿上,属性各项数值便一下飙升起来,尤其是生命力与体力值,基本达到一般战士的水准!

陈白起表示十分满意。

如此一来,她也接受了麒麟巫医袍那不低调却奢华的设置。

麒麟巫医袍是一袭双色刺绣的蓝袍,底色为深海蓝,浮色则是月银色,袍镶边绣有天青色的麒麟火,阳光下,布料抖动折射光线之时,便有一种碧海晴天浪潮翻涌的惊艳美感。

而此袍的质地也非寻常的布或丝绸类,而是一种更为垂顺又飘逸的布料,系统出品,陈白起表示不知是何材料的缎料。

陈白起试穿上它,便发现一般的鞋子、腰封跟头束都被衬得太地平庸,陈白起无法,眼下只能先将就着吧。

不过她的鞋子是绿装——【皮制登山靴】

装备品质:绿色

装备描述:普速提升12%,登山攀岩等特殊地图时,十二时辰内可限时提速最高40%。

这靴与这麒麟巫医袍从外形上而言,着实不搭配,可她也没有一套完整的麒麟套装,于是,她想了一个法子,在麒麟巫医袍外私搭添加了一件黑色流苏线褂。

这件线褂并非陈白起自己勾织的,当然她自己也造不出“毛线”来,这是她在看到生活技能的“缝纫”一项时,忽然有了灵感。

这巫医袍质地太过耀眼,样式却单薄飘逸,如今正值初春,她尚可以在外面加上一件衣物遮掩一二亦可。

而要毛线就得先有“绵线”,而“绵线”则是陈白起将旧衣物放进系统一件一件分解得来,一件衣服分散开来,运气好便有“绵线”,运气不好,便只得一块普通“布料”。

而“绵线”是有用处的,它可用生活技能“缝纫”来制作新“服饰”,只是陈白起的“缝纫”乃初级,是造不出什么有品阶的服装。

“绵线”*5可以生产一团“毛线”,而“毛线”*10才能制造一件黑色流苏线褂。

而一件旧衣服95%的几率能分解出“绵线”*12-14。

换句话说,十件旧衣服如果没出现那5%的意外的话,便可以分解出“绵线”120-140。

绵线*120可以生产毛线*24,也就是两件黑色流苏线褂。

只要材料足够,颜色与样式系统可供随意选择。

当然,陈白起的生活技能“缝纫”级别不够,那只会是一件普通白装的毛线褂子,并无任何增益属性。

陈白起身边并没有十件旧衣服拿来挥霍,而这年代衣物都十分紧缺,估计别人也不愿意提供,她想了想,便出府去周边商贩处直接买布料,反正布料分散了,也能有“绵线”。

衣服的方面解决了,紧接着,陈白起又开始加紧时间炼制了一些“巫医辅助药剂”。

只是目前她缺乏许多药剂的材料,只能炼制一些最简单的。

力量药剂——“英雄药剂”*5瓶。

智慧药剂——0。

敏技药剂——乘风药剂*2瓶。

先知药剂——解毒药剂*4瓶。

另,包裹内有“小型生命药剂”+13瓶,益气丹+21颗,青丹露+5瓶。

鉴于她的勤奋炼药,目前已经晋升为“医师”,可进行中级下品药、丹方炼制。

在准备方面陈白起已利用这三日周全,而在离开薛邑之前,陈白起唯暂将陈牧交托给了三老照看。

如此小事,三老自是应承下来。

而在临出发前一日,苏放才收到来自秦国的密信,内容他在阅过一遍后,便将内容告知了三老,而陈白起也因此知道了目前秦国发生了什么事。

前段日子,周朝不知受何人所挑唆,厉严下诏削夺赵、魏国的封地,而此时的蛮夷(北狄、南蛮、西戎、义渠、杨越、东胡、山戎等),则趁国力衰弱之际,陆续建立的北方政权,形成与南方诸侯国政权对峙。

这些事从因果而言并无秦国无关,偏事事与秦国有了牵扯。

首先是周朝下令秦国前往赵、魏两国进行“劝说”,秦国自不愿意掺和这麻烦事儿,几番推辞上书,令周朝天子不满,落得个里外不讨好,而据闻近日秦穆公因此事烦不胜烦,大病了一场落不得地,而他的几个儿子人人拥兵自重,国内纷争一片,而这时蛮夷这一方也有了趁乱兴事的征兆。

而偏在这时,孟尝君到了秦国咸阳,他这一来时机不对,见不着秦穆公,反而受了其三子的各自招揽,许诺他若为秦国之主则奉他为秦国丞相。

三子态度皆强硬,孟尝君一时无从选择,便被硬留在了秦国,相当于变像囚禁。

得到这个消息,他们既担忧又松了一口气,至少孟尝君目前的处境看来暂时还不算太危险。

只是如今秦国陷入内乱,若秦穆公有个好歹,而孟尝君在没有选择秦国未来主权者时,恐怕也将难以回国。

三老本想上奏齐湣王,让他派人召令孟尝君回国,可转念一想,又怕这其中多生变故,毕竟这齐湣王一向不信任孟尝君,只怕会落井下石。

因此,他们还是按照原计划,先赶赴秦国探明具体情况。

三日后,他们整装待发,每个人基本上都轻装简衣,行李包裹带得不厚重,衣物也就随身那一套,基本上这种天气他们一个月不换洗地赶路都很平常。

随身呢,有条件便带一些药材,如止血或消炎的草药,最主要便是水与食物。

这年代交通落后,商铺饭馆很不发达,所有人出门在外,一行数十里,基本上碰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候,即使腰缠万贯,也没地儿买吃的。

而这种时候没办法,只得在出门时,多带上些干粮。这些干粮,就在“箪”(用竹子或柳条编的小圆筐)里装着。

这次一行出行共二十人,基本上全部都是孟尝君府中待遇较好的剑客。

陈白起站在这一群壮汉堆里面,基本上被遮得连身影都难瞧见。

这一行,姒姜与狗二她都一并带着,可苏放却不放心这两人,而陈白起却道,这二人到了秦国必有用处时,苏放将信将疑:“这二人若出任何问题,责任便由你一人承担。”

陈白起应下。

他们一行人上路,由于人数众多,并没有乘车,基本靠步行,而这一日步不停歇地走下来,人疲倦得不行,基本上晚上一躺下便扯呼秒睡着了。

有时候睡到半夜会被饿着醒来,便听着许多人在黑暗中啃着干粮,传来扑哧扑哧地咀嚼声。

什么东西吃起来会发出这种嘎崩跪的声音呢?

这个时候最耐贮存、最适合携带、也最常见的干粮,就是“糗”。

“糗”是一种大麦、或者大米、大豆、小米、小豆之类炒熟之后,加水捣制、揉搓成形、最后再晾干的锅巴。

这种“糗”由于水份少,存放的时候很长,也方便外出携带。

当然,像他们这种有组织有背景的“干部”出差,带的干粮自然不光有“糗”,还有“脯”。

脯,就是腊肉,不过跟现代卖的那种熏制腊肉不太一样,其加工方法,是在鲜肉上擦姜抹盐,然后搁石臼里使劲捣,捣得稀烂,再搁锅里蒸,蒸熟之后,再抹姜抹盐,然后挂起来晾干。

换言之,脯是熟的,拿桑皮或荷叶给包着,饿了拆开就直接可以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